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04)

4.

江波涛从训练日志上抬起头,一脸若有所思。

眼前情形实在有点不对劲。

面前一排桌椅,周泽楷坐在他惯用的那台机子前,手指联动神情专注。他身边是方明华,再之后隔着四五个位置,孙翔坐在训练室最靠门边的地方,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

其实训练室里座位安排一向也就是这样,把周泽楷和方明华位置放在一起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遵守的很好。现在不过多了个孙翔,江波涛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怪异的感觉。

“副队。”

江波涛回神:“怎么了?”

杜明撑着桌子站起来,探头看江波涛手里的训练安排,问道:“今天还什么项目没练?”

训练安排上一溜刷刷刷划好的勾,毕竟还在夏休期,提前归队配合战队融合性训练完全靠自发自觉,只是常规恢复性训练的话,江波涛没打算给队员们什么太大压力。

“第一天回来就这么积极啊?”江波涛笑笑说,“不过也差不多了,下午给大家放假,东西还都没整吧?”

“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怎么样?”方明华插进来,“算是给小孙……”

“——不用了。”孙翔立刻打断了他。

气氛有点尴尬。早听说孙翔的性格难搞,alpha之间斗起狠来更是这样,但这样直白的拒绝还是让江波涛额角抽搐了一下,他刚想开口缓解一下气氛,孙翔一推桌子,长腿一伸站了起来。

“今天训练完了是吧?”

“……”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回见。”

孙翔就在所有人的注视里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可能也没那么简单。

江波涛收回视线,在心里已经下了判断。

——完全没向那个方向看过去一眼,神色平淡,但微皱眉宇间流露出的那一点不安还是暴露了周泽楷的情绪。

“到底怎么回事?”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放软了音调,“队长,你和孙翔……”

“没什么。”周泽楷小声说。

“……”

江波涛在心里叹气。

进来之前他敲了好一会儿的门。出于礼节,当然——也出于alpha的保护本能,轮回战队全员都对周泽楷相当照顾。出入队长宿舍这类事情一定要提前敲门,没人有过什么异议。

可周泽楷开门的速度让江波涛很怀疑。

更值得怀疑的是他这时的表情。

周泽楷刚才回答的太快了,眼神闪烁,也没有直视江波涛的眼睛。

江波涛重复了一遍:“到底发生什么事?”

江波涛对周泽楷情绪的变化已经很熟悉,但周泽楷打定主意不开口的话,就算是他也没法得知这股怪异气氛的来源,还有孙翔的态度。

这才是真正让他头疼的事。

孙翔讨厌周泽楷?

江波涛从今天上午的训练里捕捉到了这种倾向,并且更明显的,是孙翔的不满。

他的各项训练数据都非常优秀,就算是脱离了一年职业比赛,孙翔的状态恢复却很快。只是那些数据在被周泽楷更亮眼的数字刷新下去之后,孙翔情绪明显开始变得焦躁,手指翩飞,卯足了劲要超过周泽楷,两个人的训练数据唰唰唰不断攀升,只看apm曲线,还会以为这股杀气是在决赛场上。

没什么才有鬼。

江波涛耐心地:“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但是队长,我和明华哥也商量了一下。”

“夏休期马上过半了。恢复性训练量不大,这之后就要开始正式训练……你知道的。”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我是说,瞒着他不好。”

之前孙翔签约时,包括领队、经理老板,还有所有队员都达成了共识——先不告诉孙翔这桩秘密,等他真正融入到这个集体之后再作讨论。

周泽楷是omega这件事实在太有噱头,之前不说,为的就是避免给孙翔造成太大冲击。

周泽楷何尝不明白江波涛的意思。

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低声开口:“他…知道了。”

什么?这次换江波涛愣住。

江波涛反应飞快,过滤了一下周泽楷难言的情绪,立刻明白过来:“你是说小孙他……”

江波涛没有说完,因为周泽楷已经难堪地别过了脸。

在听到周泽楷艰难地讲出原因之后,就算是一向自持的江波涛也皱紧了眉。

——竟然被孙翔捷足先登了。

而且是这么荒唐的理由。

孙翔才来多久?短短半个月不到就发生了这种事。

他一直小心翼翼对待着的,用心呵护的人……

江波涛内心苦笑了一下。

暗恋队长这件事江波涛从没对别人说起过,对着周泽楷的时候也一直维持的很好。但轮回全员alpha,彼此之间的竞争意识心知肚明。

他一向比其他人都更有自信,和周泽楷之间的默契经过这几个赛季的磨合,轮回的两冠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

江波涛冷静了一下,他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没让alpha信息素的压迫性的力量泄露出来。

江波涛尽量平和地:“我知道了。那队长,你好好休息。孙翔那边……”

“会让明华哥处理。”江波涛笑笑,“不用担心。”

可是怎么能不担心呢?

江波涛离开后,周泽楷打开抽屉,摸出一个粉色包装的袋子。

打开封口,周泽楷拿出验孕试纸,深深呼吸了一下。

他走进了洗手间。

片刻后周泽楷推开门,表情终于和缓了点。

好几次了,都很正常。

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周泽楷垂下眼睫,把东西收好,拉上抽屉,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他向后倒在床上,鼻尖涌上一点若有似无的乳木果清新的甜香。

从回到房间以来,它无时不刻地提醒着周泽楷不久前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激烈情事。

那是更换被褥、频繁通风也没法驱散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

都这么久了,这种味道居然还没有完全消散掉。

身下的床单干净清爽,可那样的记忆却挥之不去。

周泽楷侧过脸,淡淡苦笑了一下。

算是…搞砸了吗。

周泽楷第一次真正经历的发楍情期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

从性别觉醒以来,除了规律不间断地服药,周泽楷还按照父母的安排定期接受家庭医生的检查,一切正常,他从来没想过一直按捺着的生理性发楍情居然会爆发这样的力量。

整整一个星期,他不知餍足地缠着身上的alpha,敞开身体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颈侧的标记在三天后开始淡去,但孙翔不依不饶地反复用牙齿研磨他的腺体,咬破那里,留下标记,而后再次掐着他的身体深深插楍入。

周泽楷陷在这样的情楍热里,开始时还能维持的清明终于被汹涌的情楍潮彻底席卷。他开始配合着孙翔的动作摆出迎合的姿势,临时标记的作用让他根本无从反抗,两个人除了补充体力之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床上。

室内拉着窗帘,昏沉里周泽楷偶尔疲惫地睁开眼,孙翔的眼睛湿润而异常明亮。Alpha低头亲吻他的嘴唇,甜美缠绵的触感从唇齿间一直蔓延到了全身,孙翔拉着周泽楷的手摸到两个人相连的部位,手指很快就被泛滥的水液沾湿,孙翔低下头,在周泽楷耳边轻楍喘着,含住他的耳垂,而后下身猛楍然插楍入,这个alpha像是打定主意要逼他发出最楍耻的声音,而事实上,孙翔也确实做到了。

他们之间的意外本来就是个错误。所以当他从那场荼蘼的梦魇中苏醒过来,周泽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将要成为自己队友的alpha。

他想起今天训练时孙翔冷戾的、不屑一顾的侧脸。

还有眉宇间凝成刀锋般的漠然。

周泽楷想孙翔会是这样的反应也实属应当。

可是。

能怎么办呢。

一墙之隔的房间里,孙翔烦躁地站起身,绕着床走了两圈。

一个星期之后的现在,再次见到周泽楷,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焦躁。

孙翔没打算按捺自己的情绪,但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没法让他对周泽楷摆出什么好脸色。

本来,算是帮了周泽楷的忙——任何一个alpha面对那种情况都没法控制自己。

这么经历下来,孙翔觉得和周泽楷做还挺不错的。他一向不爱关心别的,其他那些事情,周泽楷不主动说,孙翔也完全没兴趣知道。

总之和谁做不都是做。

周泽楷一直很配合,孙翔也很尽兴。这么安静又听话的omega实在难得。

然而,就在周泽楷发情期将要结束,当孙翔心情很好地提出来可以继续帮周泽楷解决这个麻烦的时候,这个人前一秒还低垂着的眼睫忽然颤动了一下。

周泽楷抬起脸,对孙翔笑了笑。

“不用了。”


评论(7)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