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突如其来的婚姻(01)

先婚后爱,男男结婚,狗血小白,天作之合,阴差阳错,情有独钟

背景设定是婚姻全面解禁性别限制,男男可结婚,受法律保护,和男女婚姻平等,不受任何歧视的现代AU社会



1.

“你说什么?”

孙翔从iPad上抬起脸,不可置信道:“你再说一遍?”

“你没听错。”

陶轩叹了口气,重复了一遍:“孙翔,你得结婚了。”

孙翔嘴唇抖了一下,大脑瞬间空白。

结……婚。

结婚。

——结、婚?!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怎么可能?!

孙翔立刻皱起眉:“少开这种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玩。”

“我没和你开玩笑。”陶轩把他手里的iPad拽过来,扔到一边,声音低沉道:“你必须得结婚。”

陶轩看着孙翔,苦笑了一下:“没别的选择了。”

孙翔这样的反应全在陶轩预料之中。

他这个儿子——哦,说的不好听点,他的养子孙翔,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长到二十岁,没花过陶轩多少心思,花的,基本都是钱。

嘉世家大业大,从孤儿院领养个小男孩什么的本来不在话下。当然陶轩本人可不是什么慈善企业家,凡事都有自己的考虑,收养无家可归的孩子只是其中之一。

而最开始的时候,在陶轩众多‘养子’里,孙翔只是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一个而已,算不得什么特殊。

随着孙翔越长越大,越长越高,事情却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没有人知道这对父子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孙翔确实渐渐从陶轩那一堆参差不齐性格各异的‘儿子’里脱颖而出,坐上了如今孙少爷的位置,养尊处优不说,公司里也早已为他安排好了位置,只等孙翔修完学业,历练几番,就可以正式接手嘉世。

可那都是之前的事了。

一夜之间股价暴跌、上亿资产瞬息间蒸发、投资的楼盘惨遭缩水、不动产被冷冻查封、受到商业联合促进会集体投诉……嘉世的覆灭简直是商界不可复制的传奇性事件。

饶是经历了如上种种,孙翔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怕。本来嘛,只要不被逼到破产清算的地步,董事会还在,陶轩总会有办法的。

可他完全没想到陶轩想到的是这种办法。

“你让我结婚?”孙翔还没从这震惊里反应过来,“和谁结婚?不,不对,为什么要结婚?”

陶轩沉重地开口:“本来是没这个必要的,但是对方要求……”

孙翔瞪着他。

“……所以现在,你得嫁人了。”

陶轩花了一点时间让孙翔明白他们面对的情况。

孙翔忍耐着怒气,一点点消化着陶轩话里的信息量。

走投无路,被逼无奈,趁火打劫——什么都好,孙翔匮乏的词汇量只能给上述谈话得出这么个结论——他的养父陶轩,是要拿他去抵债了。

孙翔满脸的怒气简直要冲破天际。

像是提前已经预知了他的反应,陶轩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跑?”

孙翔心里猛然一跳。

陶轩慢悠悠地开口:“你所有的信用卡都被冻结了。”

“……”

“想给你的朋友们打电话帮忙?”

“……”

“不是我逼你。”陶轩叹了口气,放缓声音说,“其实也不是没有转机,等我——”

“你闭嘴吧。”孙翔冷冷开口,事到如今他也不用装什么孝顺儿子了,要扯破脸皮也不过如此,后知后觉,受制于人,但要这么认栽,孙翔才没那么傻。

“我问你,”孙翔深呼吸了一下,一字一字开口:

“对方是谁?”

就算扑面而来的满脸怒气和恶劣态度也没能让面前这个姿态优雅的男人有什么多余反应,他喝一口咖啡,悠然一笑:

“第一次见面,我是江波涛。”

孙翔冷冷地看着他,很识相地没有接话。

江波涛神态自若,目光绕过孙翔四周逡巡了一番。

头顶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富丽堂皇奢华依旧,这是嘉世目前为止仍然保留着的唯一不动产,陶轩的海景别墅。

不过,也就只是目前而已,很快就会被公开拍卖掉了。

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堆资料,还有一本精致的相册。

孙翔翻也没翻,瞪着江波涛的脸上再明白不过地写着‘我很不爽’,江波涛不计较他的态度,只是笑了笑,主动开口:“你不打开看看?”

“有那个必要?”孙翔冷哼一声,“周、泽、楷。轮回总裁谁不认识?”

随手一翻哪本商业杂志都少不了这人的名字。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碰上周泽楷封面的特刊,一群花痴的女人男人吹嘘拍马把他描绘成如今拯救经济起伏执掌生杀大权的商业奇才,孙翔当然知道。

江波涛也不打算纠正孙翔的说法,开门见山地开口:“那我们——”

“等下。”孙翔忽然打断他。

面前的青年挑高了一边眉毛,满脸不悦:“为什么是你来?”

江波涛笑了:“我只是代理。”

“我知道。”孙翔不耐烦道,“我问周泽楷,他怎么不来?”

“周先生日程繁忙,实在抽不出身。”江波涛欣然开口,“所以这次我来,是要和陶先生,当然还有孙翔孙先生你确认一下最后的事宜,这件事由我全权代理,孙先生不用担心。”

孙翔在心里朝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担心?我tm才不担心好吗?!

只是之前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孙翔实在不甘心。

没道理周泽楷要娶,他就要嫁——当然,现代社会同性婚姻早已没什么稀奇,别说孙翔今年二十岁,由于婚姻准入年龄提前到了十八岁,现在二十岁的年轻人里已经不少都有孩子了。

孙翔在意的另有其他。

他本来打算今天好好表现一番,态度恶劣不修边幅自不用说,总之怎么惹人烦怎么来,能让周泽楷放弃那什么结婚的想法是最好,最差也要把日期往后延,缓兵之计总是好用的。

可周泽楷竟然只派了个代理人来?!

孙翔心里冷哼一声。

“这么说,结婚也是你代理?”孙翔挑衅地问。

“嗯?”江波涛稍微愣了一下,反应飞快,“当然不是。我只是负责婚前手续、婚礼准备、还有其他周先生提出的事。”

“哦,还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冒昧问一句,”虽然表情完全和‘冒昧’没什么关系,江波涛还是把场面做足,彬彬有礼道:“你有过女朋友吗?”

孙翔:“……”

江波涛了然:“看来是没有了。”

孙翔怒道:“谁告诉你没有?!”

“可是陶先生说,孙先生学业优秀,一表人才,恋爱史清清白白,好像并没说过——”

江波涛毫不怀疑自己听到了孙翔磨牙的声音。

“男朋友呢?我想,应该也没有过吧。”

孙翔觉得江波涛简直笑的欠揍。

什么男朋友女朋友,孙翔孙少爷,嘉世财团的未来继承人,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

可陶轩有一点说的没错,他确实没谈过什么狗屁恋爱。

孙翔大脑飞快运转着,想找出一句有威慑力的话镇住江波涛,可他显然对这位代理人一副好好先生面孔下波涛汹涌的黑水一无所知。

孙翔选了个最蠢的问题。

“我问你,”孙翔扬起下巴,“你们总裁,喜欢男人?”

江波涛微笑着看他。

孙翔觉得自己抓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一鼓作气问道,“他不喜欢男人,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江波涛轻轻摇了摇头。他把面前的资产负债表打开,翻到最后,推到孙翔面前。

“这什么东西?你什么意思啊?” 

“孙先生,包括现在你所在的这栋别墅在内,算上可估值的商誉,嘉世目前所有可结算的资产,是2800万。”

2800万?什么意思?

孙翔茫然了。

“轮回将为嘉世提供资金缺口,接受部分运转僵化的子公司,收归轮回重组。”

孙翔被江波涛那个笑容渗的后背一凉。

“资产负债,正负相抵,化整为零,不多不少。”

江波涛露出一个深沉的微笑:“很遗憾,孙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

孙翔的心一点一点下沉。

2800万的交易,附赠一场突如其来的婚姻。

而他孙翔,一文不值。


评论(6)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