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突如其来的婚姻(02)


先婚后爱,男男结婚,狗血小白,天作之合,阴差阳错,情有独钟

背景设定是婚姻全面解禁性别限制,男男可结婚,受法律保护,和男女婚姻平等,不受任何歧视的现代AU社会



2.


婚期很快定在了半月后。


陶轩的意思当然是越快越好,无独有偶,江波涛也这么认为。孙翔怒不可竭地瞪着相谈甚欢的两人——分别代理了他自己和周泽楷,一番不动声色的讨价还价之后,两位代理人愉快地达成了共识。

陶轩把江波涛送出门,回头朝孙翔招手,见他一副厌恶的神色,立刻敛了容:“孙翔。”

孙翔皱着眉走上来。

江波涛微微一笑,对他这副形容见怪不怪,只是告知着:“婚期时间紧,如果周先生有什么别的安排我会提前通知,届时也会有司机来接。”

他居然又说了一遍:“孙先生不用担心。”

不管是江波涛的云淡风轻还是陶轩近乎于谄媚的讨好都让孙翔极其不爽。

他上楼,回到自己房间,一脚反踹上门,把脸埋在床上。


……靠。

靠靠靠靠靠靠!


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根本没来得及想出什么应对办法。又被陶轩冻结了信用卡,手机没收,和外界失去联系,整个人处于被禁足状态,哪里都去不了。

陶轩那个混蛋,把我卖了之后就会远走高飞吧。孙翔暗自恨恨地想。

只要一想到之后的事他就快疯了。

妈的……要被别的男人压,被别的男人按在床上狠狠地丄操,这在孙翔前二十年的人生里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它也许很快就会发生了。



接下来几天里,陶轩心情明显轻松了不少。其实资产打包出售的价格都在他预期之内,更重要的是嘉世的烂摊子终于有人接管,一直以来都没消停过的各种投诉骚扰终于风平浪静了。

有了轮回的倾囊相助(不),再加上自己在国外的那点薄产,还有陶轩一直以来颇为自豪的商业头脑,他毫不怀疑自己可以洗去嘉世濒临倒闭的悲惨过往,重新再来。

陶轩这么告诉孙翔的时候,接到了养子一个凶狠的眼刀。

“你真的不用担心……”

“你给我闭嘴吧!”

“孙翔,你怎么说话呢。”陶轩也生气了,“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报答我?”

“报答?”孙翔冷笑,“我也没白叫你这么多年,你可别忘了,当初叶秋——”

“好好好停停停,我们不说这个。”陶轩皱起眉,“我是说真的,等我东山再起之后,想离婚还不容易吗?”

势不如人,能低头时且低头的道理,孙翔当然知道。

可知道不代表他就要这么屈服!

孙翔梗着脖子:“说这么容易,你不是也没结婚?!你自己为什么不嫁!?还有,你养那么多儿子,为什么单单挑我?”

“我之前说了,不是我挑的你。而是周先生他……”

孙翔挑眉:“说啊?”

“他指明一定要你。”

孙翔:“……”

“什、什么意思?!什么指明……我根本不认识他好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陶轩叹道,“当初谈好的并购交易,轮回提出一定要附加这场婚姻,我也是没办法才答应的。”

孙翔愣住了。

“可我真的没见过他啊。”

“也许是他见过你呢?”陶轩循循善诱,“我嘉世的未来继承人这么优秀,周泽楷没道理不知道吧。”

“但是——”

“没什么但是了。”陶轩一锤定音,“我看,说不定就是周先生喜欢你,所以才一定指明要你。”

“……”

“他一定会对你好的。放心吧。”


看着孙翔一脸茫然一头雾水的样子,陶轩内心也悄悄浮上一层歉疚。

他这个养子或许就是这点和外表不符。

异常单纯,特别……特别好骗。

只要往深处一想大概就能察觉到的阴暗面就这么被陶轩换了个方式带跑了孙翔的思路。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锦绣良缘啊。

商界的斗争,从来都是暗流汹涌刀不刃血。轮回会提出这桩婚姻,完全是要把他嘉世最有名望能力最强的继承人囚禁在身边,防止嘉世还有东山再起,对轮回重新造成不可估量威胁的那一天。

再说的直白一点,孙翔……不过是轮回从嘉世这里要走的一颗质子罢了。

不过,轮回千算万算,大概只算错了一点。

陶轩在心里叹气,那点微不可见的愧疚感稍稍加深了一点。


不论嘉世、或者陶轩,对这颗弃子都没有太深的感情。



江波涛果然说到做到。

例行的电话、邮件联络全由陶轩代理下达,这件事陶轩指给了自己的秘书崔立,都是惯于应酬的人,于是很快两方确定了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三天后,轮回公司。


孙翔仍然是光鲜亮丽的孙少爷,他被一群人簇拥着向前走,带到一部电梯前。

刚才还笑容可掬的人群很快散去,身边就只剩下一个江波涛。

孙翔心里‘咯噔’一声。

他粗声粗气地开口:“你们干什么?为什么不坐那边的电梯?”

江波涛也不回答,按了上行键之后,只微微笑着站在孙翔身后。

孙翔孤疑地环视四周。

搞什么鬼啊?!

他带着这种心情直达这栋大楼的顶层。

江波涛和前台妆容精致的秘书组做了简单交接,回过身,有些抱歉地说:“真不巧,周先生有一个临时会议正在开,孙先生可能要稍等一会儿了。”

孙翔敷衍地摆摆手,示意没什么。

“那我带孙先生先去休息室?”

孙翔没什么意见。


什么样的总裁休息室他没见过?陶轩崇尚奢华享受,只不同规模不同用途的休息室就有三个。

但孙翔被江波涛带进房间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说是休息室……这里明明是书房好吧?!

设计简洁大方的灰色立柜式书柜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铅灰色的表层折射出冰冷的色泽。流线型的书桌造价不菲,那把扶手椅看起来就是舒适的材质。

孙翔撇了撇嘴,不愧是总裁的书房。

“有什么需要,和秘书台吩咐就行。”江波涛说完就告辞了。

孙翔没心思搭理他,左瞧瞧右看看,忽而被报刊立架上的杂志吸引了注意力。

…不注意到根本不可能吧。

整整五排杂志,清一色都是周泽楷做杂志专刊封面,或者从容,或者坚定,或者微笑,或者敛容……那张脸的存在感实在太浓重了。

隔着几步距离,孙翔平视着商业杂志上周泽楷的脸。

就好像那个人也在静静看着他一样。


我靠。

孙翔在心里先给他的未婚夫划了个大大的X号。

周泽楷——真是非一般的自恋。


同一层的会议室内,周泽楷忽然揉了揉额角。

“怎么了?不舒服吗。”他身边的董事方明华关切问道。

恰逢江波涛敲门进来,众人的视线被这动静吸引,一直端坐在最上位的周泽楷轻轻摇头。

……额角处突如其来的胀痛?

是错觉吧。

周泽楷收回视线,江波涛入座,会议继续。


那边一派端正严明秩序井然,这边孙翔陷在柔软的扶手椅里,二郎腿翘起,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地。

他翻开一本最新商业特刊,入目就是周泽楷的专访。

毕竟不是什么油滑的花边小报,铜版纸触感细腻,只看那张封面的话,估计不少人都会以为这是什么销量紧俏的娱乐周刊。

一共十页周泽楷专访,全部都是彩页。

孙翔又翻了一页,盯着那些方块字发呆。

来之前他不少被陶轩耳提面命。马上是要结婚的人了,对未婚夫一无所知怎么能行?

陶轩那套说辞孙翔早就听的腻味,可看这些杂志专访也好不到哪去。

周泽楷,早年毕业于国外知名高校的商学院,现在……现在当然是轮回的第一把手。

二十三岁,英俊优雅,年轻有为。


……靠。

孙翔瞪着最后一张彩页上的巨大特写。

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微笑着,但好像并没直视镜头。

这肯定修图修太过分了吧?!肤色温润白皙,好吧太有心机了,还选了个侧面……这么长的睫毛?他还是个男人吗!

一个长成这样的男人。

他的……未婚夫。

孙翔随手把杂志一扔,周泽楷英俊的侧脸立刻和地板亲密地贴在了一起。

如果是以往,他当然想怎么扔怎么扔,可毕竟这里是轮回,周泽楷的地盘。

孙翔心虚又忿忿地把那本杂志捡起来,那张彩页有些折了,怎么抚也抚不平。

他索性把那本杂志摊开放在桌前,又拿起一本。

不同的改革方式、不同的……资金融通新想法?这都什么玩意儿……

本来就没什么太大兴趣,只是强迫自己要记住一点必要信息,看着看着,那些大同小异的文字渐渐重合,渐渐模糊……

困意彻底来袭。


连续几天的失眠和焦虑反复侵袭,睡意朦胧里孙翔梦到了小时候。

七岁以前的记忆破碎而模糊。

他好像看到了孤儿院的正门,羽毛形状的图案,打开的大门,缓缓驶入的汽车……

还有走下来的人。

那个人被父母拉着手,漆黑的发色,稍稍拢在白皙的颈间,低垂的视线,还有微抿的唇。

长得真好看啊。

孤儿院里的小女孩们大多穿的单薄而破旧,偶尔有不少送来的衣服也总是被哄抢一空。

他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孙翔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小女孩。

对方显然很快也注意到了他。


他看到她咬了下唇,轻轻拉了拉身边女人的手。母亲模样的女人笑着蹲下来,她趴在女人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什么。

他看到那个女人惊讶的睁大了眼,而后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

他看到她被那个女人拉着,她松开了女人的手,走过来,对他伸出手——


嗯…?

好像……有人在摸他的头。

长久以来形成的警醒意识让孙翔立刻反应过来。

他把那只手一把拂开。


孙翔睁开眼睛。

周泽楷的手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的,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孙翔:“……”

周泽楷:“……”

“你——”

周泽楷收回手,朝孙翔礼貌地点了点头。

“醒了。”

“啊?”孙翔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呃……”

就在孙翔以为他要这么纠结下去的时候,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轻轻开口:


“去登记。”

“…”

“…结婚。”

“……”



评论(15)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