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06)

6.

不打了?
孙翔愕然。
继而他比任何人都更快地反应过来:“你开什么玩笑?再来!”
屏幕上伤痕累累的战斗法师手握战矛,神枪手的风衣衣襟在刚才的激烈械斗里不再整洁,洁白的内里也染上了血色。
屏幕里,屏幕外。
“不。”
周泽楷只是摇头。

孙翔以一敌五。
刚才的战斗……实在过于激烈了。
即便周泽楷不说,职业选手的敏锐神经也在提醒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五场单挑,四场胜利,还有一场胜负未分。

“不是你们说的要单挑?为什么不打了?”孙翔冷声道。
这种时候任谁说一句缓和气氛的话都好。然而,周泽楷却出乎意料地开口了:
“你打不过我。”
“……”
轮回众人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
太奇怪了吧。
队长居然会…这么说?

一叶之秋5%的血线和一枪穿云16%的生命值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第五场,孙翔对周泽楷,结果毋庸多言。
可如果翻盘重来的话……
“打不过。”周泽楷摇了摇头。
他在其他队友讶异的目光里移开视线,这一局没能分出胜负,所以神枪手仍然保持着跨步在前的战斗状态,周泽楷看着对面一叶之秋胸口额心喷溅的血色,低头操作一枪穿云退出了竞技场。
气氛太难捱了。
原本是想缓和一下之前团队训练带来的僵持情绪,却没想到后来演变成了这样。
不明所以的人暗自疑惑,知道前因后果的方明华和江波涛则各怀心思。
孙翔咬着牙,神色阴鸷。
周泽楷没有再表态,收拾了一下桌面,在自己的训练日志上签名,然后先离开了。

走出训练室,右拐出楼梯,来到宿舍区。
周泽楷终于松了口气。
他靠在墙上平复了一下状态,慢慢调整着呼吸。
…他的味道。
Alpha信息素的味道。
周泽楷揉了揉额角,苦笑了一下。
孙翔可能还没发现吧?
刚才那场战斗激发了孙翔好战的本能,信息素的味道开始一点点外溢,在场的其他人都是Alpha,但没有人能比周泽楷更清楚地知道孙翔的状态。
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天生近乎于本能般的敏感。
那样的味道刺激的他有些难受了。
而且,更重要的。
不论是一枪穿云,还是无浪、云山乱……这些角色和一叶之秋对战的时候,孙翔的狠戾明明是在把他们当做必须击杀的敌人。
你没有发现吗。
我们已经是队友了。
不该这样彻底地兵刃相向。
然而这个Alpha,年纪轻轻就有过比其他人更难以言叙的经历,好胜心太强,倨傲有之却暴躁易怒。
戾气太盛,浑身皆是逆鳞。

队长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渐渐地训练室里的其他人也发现了孙翔的不对劲。
方明华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拍了拍孙翔肩膀,放缓语气道:“小孙,别太在意。”
孙翔没有反抗但也没有出声。
但明明…明明就是输了。
原来在不知道周泽楷是Omega时或许还可以侥幸一下,他毕竟出道早,同样在出道赛季就获封最佳新人称号,成为队长,带领队伍进入季后赛……
周泽楷有过的孙翔也有。
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经带领轮回拿到了两冠。
而自己呢?
甚至那家伙居然是个Omega !
种种思绪纷杂地翻搅反复,比起耻辱,孙翔更多地是觉得丢脸。
方明华好说歹说,温言劝了好一阵,孙翔基本上没听进去多少。
但这样收场的尴尬气氛肯定会影响明天的融合性训练的。
江波涛想了想,笑道:“不如这样,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吃饭,好好给小孙接风洗尘一下。”
“对啊孙翔,”杜明很给副队面子地机智捧场,“上回你没来,我们发现了一家新开的私房菜,试吃小分队评价超高!”
“吃完饭去唱K吧?”吴启也提议。
“你那个破锅罗嗓子还想唱啊?没麦霸的命就别逞强了。”
“我靠……”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很快就定下了今晚的行程。
上次就拂了众人的好意,这次虽然心情仍然不是太好,但孙翔也没再扫大家的兴。
收拾桌面排队签名入档进行的也很快。江波涛断后,孙翔看他锁好门,却没有跟着大家一起走的意思,不禁疑惑:“江副不去?”
嗯?负责安抚他情绪的方明华也抬头,“大概还有别的事吧。”
别的事?
孙翔目光跟着江波涛的身影,渐渐地看不到了。
还能有什么别的事啊。
除了周泽楷。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而觉得有些烦躁。
孙翔问方明华:“江副喜欢周队吧,是不是?”
“为什么这么说?”方明华微笑。
“直觉。”Alpha的直觉。
但方明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果然,要比其他所有人都来的更迟一些,江波涛和周泽楷是一起出现的。
他们俩来得晚,之前就预留的位置也是相邻的,于是他们也坐在了一起。
Alpha的直觉怎么可能出错?
孙翔没有发觉自己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周泽楷身上,他看着江波涛侧头和周泽楷说话,大多时候当然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只负责听。
偶尔听着听着,那个人就笑起来。
从前他还在越云、或者嘉世的时候,当然也有过对战轮回的机会。周泽楷作为轮回队长,总是走在最前面。握手时礼貌的微笑,面对记者采访时职业级的笑容,甚至包括轮回宣传视频、海报、官网上周泽楷配合宣传露出的笑脸。
可孙翔从没有见周泽楷这样笑过。
那样的烦躁悄悄地加深了,以撩动孙翔内心冲动的可怕速度。

一场欢迎宴毕,一群年轻人趁着兴致去了KTV。
人虽然不太多,但江波涛仍然挑了个有吧台的大房间。孙翔坐在小沙发上发呆,一个人占据了相当大的地盘。杜明一行人兴冲冲地点歌,吴启果然是传说中的麦霸,方明华唱起慢情歌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吕泊远居然会唱韩语歌……
至于周泽楷。
周泽楷当然没有开嗓。
他拿着铃鼓,手边放着沙锤,配合吴启的歌声玩的倒也很尽兴。
孙翔冷眼旁观着一切。
江波涛仍然坐在周泽楷旁边,看到孙翔这个样子,主动开口道:“小孙不唱一个吗?”
“对啊!轮回队规,来KTV要先唱队歌。”
“队歌?”孙翔抬起一边眼睛问。
“是粉丝们写的词啦,我找找啊,这家KTV我们常来的,就用那个降调的伴奏……”
说话间很快就找到了那首歌。
孙翔:“……”
三只小熊?????
他嘴角抖了抖:“我不唱。”
太弱智了好吗?!
“不觉得很可爱吗?”方明华笑了笑,粉丝们把那个熟悉的曲调重新编了曲,三只小熊也变成了企鹅战队轮回,暖融融的其实很可爱。
“唱一个唱一个,别跟我说你不会啊孙翔。”一群人也跟着起哄。
“要唱也不是不可以。”孙翔想了想,“先示范一个吧?这又不是原调,我怕找不准key。”
这么专业?连周泽楷也忍不住多看了孙翔一眼。
而这一眼恰好就和孙翔的目光遇上。
孙翔冲周泽楷挑了挑眉:“周队示范一个怎么样?”
“…”
“既然是队歌,别跟我说你不会啊周队。”孙翔就用刚才众人揶揄他的话重新堵了回去。
“可是队长他……”
“好。”周泽楷点了头。
众人:“……”

太、太奇怪了吧?!
大家交换着视线,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讶然。
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天经历的不寻常事件要比以往加起来还要多。
队长竟然要唱歌了?
好吧虽然不是没听过,这首歌大家平常打趣时多诡异的调子也都一起哼唱过,被视为调节气氛的最佳选曲,虽然不能对外宣传,但是轮回众人一致都把它当成了队歌。
周泽楷没理由不会唱。

周泽楷从吴启手里接过麦克,扯了扯线,他没有站起来。
灯光流转,前奏响起。
平心而论,周泽楷唱的不能算太好。
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但熟悉的曲调还是很快让他进入了状态,简短的歌词,生动的旋律,其他人也为队长的主动开嗓伴奏。
一曲终了。
给周泽楷的掌声比所有人都更热烈。
“看吧孙翔,队长都勉为其难开嗓给你做示范了,这次你不唱可就说不过去了啊。”杜明眨着眼睛揶揄。
“我又没说我不唱。”孙翔站起身,去选歌台上换了一首。
“哎?”不是唱队歌吗?
怎么总不按安排来啊?
不唱则以,孙翔一开口就选了首高难度的。
“我去,居然是《浮夸》……”
“这歌很难唱的好伐?”
孙翔靠坐在墙角的小吧台上,长腿半撑着地,姿态随意地调了调握麦的高度,射灯摇曳,一束束光打在他的侧脸。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 但是无人来”
“我期待 到无奈 有话要讲 得不到装载”

“人潮内愈文静 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你当我是浮夸吧 浮夸只因我很怕”
“似木头 似石头的话 得到注意吗”
……
“你 叫我做浮夸吧 加几声嘘声也不怕”
“我在场 有闷场的话”
“表演你看吗 够歇斯底里吗”
……
……
……
间奏反复,飘忽的高音、颤音孙翔都处理的非常好。
一曲唱毕,在众人起哄掌声里孙翔切了下一首。
《红玫瑰》的旋律要相对柔和一些,孙翔唱慢歌也挺好听的。

…原来他唱的这么好。
周泽楷听着孙翔唱歌,心里忽然有些莫名。
这样的情歌,应该只有感情经历丰富的人才能唱出味道来。
他不由得多看了正唱的专注的孙翔一会儿。

“是否说爱都太过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烧得火红 手心缠绕心中”
“终于冷冻终于有始无终”

可是…
没记错的话,孙翔才二十岁。
二十岁的人,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总觉得…哪里违和。
周泽楷努力回想着联盟里对孙翔的评价。
年轻、冲动、天才,不外乎如此。

周泽楷的思绪飘到了不久前。
那件事是意外没错,可孙翔表现的完全不像个生手。
心情也一点点沉重下来。

随着孙翔一个漂亮的转音,这首歌的高潮部分终于来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
“玫瑰的红  伤口绽放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再落空”
……
……

这一次的掌声比刚才更热烈,孙翔的歌声明显点燃了气氛,点歌台被一拥而上的其他人霸占,周泽楷鼓掌的手指也渐渐放下来。
他无意中抬眼,孙翔正毫不掩饰地看过来。
周泽楷确信他看到孙翔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评论(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