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abo/07)

7.

直到确认镜中的自己已经没有异样,周泽楷按掉水喉,轻轻叹了口气。
江波涛下午说过的话好像犹在耳边。
“小周,你最近情绪好像不太高?”
他是这么说的,周泽楷只回了江波涛一个局促的笑。

周泽楷不愿再和别人——哪怕是他一直信赖的副队江波涛提起发丄情期的那桩意外。能鼓起勇气把这件事讲出来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羞耻心。
是意外。
但又…
他不想回忆那个失去控制的那个自己,包括,这几天每每因为孙翔的反应而变得心烦意乱心情乱糟糟的这个自己。
应该和孙翔说清楚的。
发丄情期结束,就该让这个意外也跟着终结掉。
毋庸置疑这对他来说是件难事。在对孙翔说出‘不用了’的那个时候,周泽楷并没有想象中轻松。
他摸了摸颈侧的那个痕迹。浅淡的,轻微的凹陷,齿痕被衣领掩盖,只有一星红痕印在皮肤上,临时标记的作用早已近乎为零。
是不是就因为这样,对孙翔信息素的反应才这么大?
周泽楷垂下眼睛掏出抑制剂。
出发前,他隔着门板听江波涛说话。江波涛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和房间里残留的Alpha信息素微妙地融合着,激烈的,温和的,而周泽楷就陷在这样的对峙中央。
抑制剂的剂量无疑又增加了。
事实上,过度频繁注射高浓度抑制剂会对职业选手的各项反应能力产生影响,他当然知道这么做不太妥当。
说服孙翔也像其他人一样注射Alpha抑制剂吗?
周泽楷一直享受着这样的特殊照顾,性格里的柔软也拜队友们的关照理解得以存留。
但是孙翔,毕竟是不太一样的。
周泽楷想起孙翔那个笑容,第一次觉得有些头痛。
他撩开衣袖,露出手腕,持针剂的手指相当平稳。
然而。
“我说你干嘛去了,原来躲在这儿?”
周泽楷怔了一下,反射性地回身。
“周大队长,你在这干嘛呢,你的副队,前辈他们都很担心你。让我来看看。”
周泽楷:“…”
简直睁眼说瞎话。
孙翔靠在门板上,长腿随意支着地,抱着手臂冲周泽楷抬眼:“你拿的什么?”
“…”
“我没看错的话,那是抑制剂吧。”
周泽楷静静看着这个一步步靠近的Alpha。
“周队。”
孙翔笑了一下:“我觉得你真挺辛苦的。要装Alpha一定很累吧?打抑制剂都不能去Omega专用的洗手间。”
“…”
“而且你胆子也不小。”孙翔揉了揉鼻尖,看着周泽楷,“方明华说这是商业机密……我猜,到你退役为止,都得维持Alpha的形象?不然你那些Omega粉丝该怎么办,知道真相要哭死了吧。”
周泽楷慢慢皱起了眉。
他到底想说什么?
孙翔慢条斯理地观察着周泽楷的反应。对,就是这样,永远都是这么平静的一张脸,不管说什么——都像拳头砸在棉花上一样没有反应。
他一步步走过来,盥洗台灯光明亮,孙翔走上来,和周泽楷面对面。
就算这么近的距离,也别想指望这家伙露出什么失控的表情。
孙翔迈步上前,一条腿轻轻插进周泽楷的腿间,胶着的视线停留在这个Omega低垂的眼睫,周泽楷似乎很少会有和别人对视的时候。
但是现在,孙翔想让周泽楷看着自己。
孙翔慢慢靠近,贴着周泽楷的耳廓,这么近,好像Alpha的呼吸都贴在Omega的耳廓周围,能看到薄薄肌肤上微弱的毛细血管流露的浅淡红色。
“我好像有点后悔。”孙翔忽然开口。
“…?”周泽楷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不该去买那什么避丄孕丄药的。”
“……”
“我们做丄了那么多次,你要是没吃那玩意,现在可能已经——”
“—你,想说什么?”周泽楷终于开口。
“让你说话太不容易了啊周大队长。”孙翔笑笑,“我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今天你不和我打,不爽而已。”
“…”
“不用了,不打了,不要……我最烦听别人说这个。”

——你根本不行。
嘉世的覆灭令所有指责都压在了孙翔身上。
就算并没有对它有什么太深的感情,耻辱感,挫败感,不被认同的愤怒仍然压抑在内心深处。
当然孙翔不会和任何人说这种话。
再次开口的时候这个Alpha甚至还笑了笑。
“之前你说‘不用了’,有没考虑过被用过就扔到一边的我的感受啊?”
“直说了吧,我挺生气的。”
“但是周队拒绝了还是要打这玩意儿的,不然遇上发情期你会手抖没法出赛。”
“我上网查过,你用的这种抑制剂浓度挺高的吧?这种东西虽然有用,副作用呢?我不信你不知道。”
一直以来不管Alpha伪装剂或者Omega抑制剂,周泽楷从来都按时注射,也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但是十九岁以来的四年里,无疑身体的抗药性一点点加深了。
不然也不会出现那桩意外。被外来Alpha信息素或者别的药剂刺激到意外发情就是最好的证据。
可是。
孙翔也会在意这种事情吗?
周泽楷觉得疑惑。

“所以?”
“本来你拒绝我也没什么,一片好心而已,而且被拒绝过的可能也不止我一个。”
“…”
“之前我帮了你,现在你是不是该报答一下我?”
“怎么报答?”
“你知道的。Alpha抑制剂我不想用。就这么简单。”
“…”
“易感期的时候也帮帮我?队长,可以吗。”

这是孙翔第一次叫他队长。
不是周队、不是意味不明的其他称呼,他叫他队长。
只是…
孙翔一定不会知道,这时在周泽楷眼里的他,就像一只装腔作势的刺猬。
虽然充满了攻击性和一触即发的战意,眼神光芒闪烁态度咄咄逼人,但周泽楷就是觉得……
哪里不太对。
“你帮我,相对应的,我当然也会帮你。”
“考虑一下?周、大、队、长?”
“……”
真是幼稚。
周泽楷已经完全明白了孙翔这番挑衅的意图。
既然如此他不如顺水推舟,反将孙翔一军。
“可以。”
“?!”
周泽楷看到孙翔脸上一闪而即的惊讶。
他冲他笑了笑:“我…答应你。”

“你——”这怎么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周泽楷就这么答应了?!
“但有条件。”
“啊?”
周泽楷说的清晰而缓慢:“配合战队训练。”
“……”
“还有…”
“不是‘你们’。”
你也是轮回的一员。
所以你也一样。

尽管周泽楷没有再说下去,但孙翔发现自己居然听明白了。
颊边涌上的热意让他咽了口唾沫,孙翔粗声粗气道:“还用你废话!”
他们靠的太近了,近到彼此的反应都过于明显。
心跳声重重砸在胸口,孙翔瞪了周泽楷一眼,却发现这个人只是垂着眼睛,嘴角还有没来得及敛去的笑意。
大概因为放松了控制,Omega信息素的味道终于一点点弥漫开来。
孙翔情不自禁地靠过去,追随着自己已经熟悉的味道,他越贴越近,周泽楷全无瑕疵的脸就在眼前,睫毛煽动,微抿的薄唇柔软而湿润……
“你打完抑制剂再出去,听到没。”
“嗯?”
“你身上这股味儿!”
“呃…”
孙翔没再去看周泽楷的反应,打开门锁,用力反踹一脚,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洗手间。

之前脸颊边浮泛而起的热力越来越重。
也多亏了是在这种光影黯淡的鬼地方……

妈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孙翔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怎么和预想的不太一样?
明明是要好好报复一下之前遭拒而积压已久的怒气,想看到周泽楷听到这种要求而露出惊讶的、或者无奈或者愤怒的表情。
孙翔摸着自己烫的无法忽视的脸,竭力想把这种情绪消化掉。
一定是疯了。

他竟然想要吻他。






评论(12)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