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突如其来的婚姻(03)


先婚后爱,男男结婚,狗血小白,天作之合,阴差阳错,情有独钟


背景设定是婚姻全面解禁性别限制,男男可结婚,受法律保护,和男女婚姻平等,不受任何歧视的现代AU社会





3.


这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孙翔被这句话炸懵了。

不是说好的第一次见面吗?刚刚还在心里给这个人——哦,周泽楷,给他画了个大X刷了负分好感度骤降,这居然就要去结婚了?!!!


见孙翔愣着,周泽楷也不说话,耐心很好地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目光稍稍扫过桌上凌乱不堪的杂志、翻过的折页、视线最终停留在孙翔怀里斜斜抱着的那本。

果不其然。

‘啪嗒’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终于让孙翔回神。

“……”

当着周泽楷的面出糗,孙翔也有点尴尬。

他整个人还陷在扶手椅里,孙翔身高手长,试探着划拉了一下,没够着。

周泽楷垂下的眼睫近在咫尺。

我靠……这哪里是修图修太过。孙翔不忿地想。

真人原来比杂志上更好看。

只是发呆了这么一秒,孙翔再次伸手想要捞起那本杂志时,周泽楷忽然弯下了腰。

两个人的手指猝不及防地碰在了一起。

孙翔:“……”

周泽楷直起身,把那本杂志抚平放回桌面,再次遇上孙翔的视线,目光划过他的脸颊唇角,有些局促地笑了笑。

据孙翔判断,这人应该是想说些什么,但碍于某种他未知的原因一直在磨蹭不肯开口。

总裁嘛,都一个脾气。

“你,”孙翔清了清喉咙,“你想说什么?”

周泽楷闻言却没有抬头。

孙翔最烦别人磨叽,管对方是谁,这么吞吞吐吐做给谁看呢?!

然而他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江波涛嘱咐过的话。

“你不是吧,连说个话也要通过江波涛代理啊?那行,你把他叫进来,我正好有话要问他。”

“呃…”

又来。

孙翔朝空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

周泽楷没有继续,而是低头,拉开抽屉,找了一会儿。

他把一条手绢递给孙翔。

“擦擦?”

孙翔不可置信地摸上自己嘴角。

“……”

妈的!

卧槽!

搞什么?!

说好的先来一个下马威好好谈判一笔呢?

他居然睡到流口水了………………

孙翔内心悲愤地嘶吼。

周泽楷的样子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去。握着手绢的手指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贴近,碰到孙翔的嘴角。

他的动作又轻又柔。

孙翔呆住了。

他长这么大,好像从来没有人……

——从来没有人这样温柔地接近过自己。

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鲜明速度迅速涨红了。

孙翔一把夺过那条手绢,声音都在抖:

“我我我我我自己来!”

这还动手动脚上了!

差评!



直到坐进车里,孙翔的视线都没再和周泽楷相遇过。

太尴尬了。

所幸,一路相陪负责沟通交流的江波涛仍然尽职尽责。

“是这样的,”江波涛解释着,“陶先生那边发来了联络,是说之前预定的航班发生了一点小问题,所以时间上出了差错。”

“啊?那他为什么没和我说?”

江波涛微笑:“我们也是临时做的决定。”

切,这些人说话都不肯说重点,孙翔挺烦这样的。

但他现在是没法说重话了,之前走到哪里都被捧着,那是因为他是嘉世被看好的继承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所以,不如今天就去办结婚手续,也好让陶先生在离开前安心。”

孙翔一声不吭。

江波涛迅速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下视线。

“还有一件事。”

江波涛的声音又软又轻:“是关于婚礼……”

果然吸引了孙翔的注意力。

“周先生的意思是,办完手续之后,婚礼可能要延期一阵子。”

“啊孙先生你不要误会,是因为周先生的双亲久居瑞士,父母不在,这样盛大的仪式当然不太像话。所以……”

“没问题。”孙翔飞快地打断了他,“越晚越好。”

他在心里补了一句:最好永远别办。

不那么张扬,别人才不会知道这桩耻辱婚姻背后的原因。

孙翔的说法让周泽楷愣住了。江波涛也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是吗。”

对,孙翔态度坚决,“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事情进行的比江波涛想象中还顺利。

不过也让他悄悄觉得有些疑惑。

好像,是有哪里不对?

就看之前谈判时陶轩讨价还价话不说满十分依依不舍的样子,孙翔应当是被他相当重视的才对。

但其实商界的继承人之位,能立当然也就能废。

老奸巨猾经验老道如陶轩,当然不肯把嘉世剩余资产全部打包卖给轮回。

据可靠消息,除去被轮回高价收购的部分之外,陶轩还留了相当一部分资产,并且指明了新的负责人。他自己即将去开辟海外市场,国内也没有放弃,甚至几番思索后还同意了轮回提出的这桩婚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关窍。

江波涛总觉得,眼前这个一言不发目光投向窗外的孙翔,和众说纷纭外界广为流传的那个嘉世少主不太一样。


车开的平稳,但孙翔心里却一阵阵翻江倒海。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是真的被陶轩卖了。

孙翔并不知道陶轩和轮回——和周泽楷约定了什么条件,但看陶轩这样急吼吼忙着跑路的样子,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

可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孙翔咬紧了嘴唇。

还不是得被人送上车,去和陌生人结婚……

那个陌生人——周泽楷,打开了车门。

四周一点一点明亮起来。

他朝着孙翔伸出了手。

这一次目光相遇的时候,两个人皆是一愣。

但孙翔反应飞快,看也不看那只白皙优美的手,冷着脸径自下了车。

留下周泽楷怔怔站在原地。


同性婚姻条例已经实行了十几年,比起异性婚姻,它甚至更加简单快捷。

在已经不完全依赖两性结合才能得到后代的现在,伴侣的选择更加多样化,与此同时保障各项权益的法律也正式出台。在登记结婚之前,办事员相当正式地为他们介绍了相关规定,孙翔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拿眼角偷偷瞟了一眼端坐在一边的周泽楷。

这家伙,好像不管干什么都很认真。

必要的介绍之后是各项表格的填写。到这时孙翔才发现,陶轩居然已经把他的各种证件都提前交给了江波涛。

一式两份,同性婚姻登记表。

孙翔和周泽楷坐在办事台前,身后是形形色色穿梭而过的人流。

孙翔兴致不高,随便划拉了几笔,身边的周泽楷一笔一划地认真写着那些内容,父母、家庭、个人经历……

相比较而言,他的那份简直直白到惨淡。

孙翔自嘲地笑了一下。

周泽楷填完了自己的那份,孙翔早已经翘着二郎腿抱着手臂四周张望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把他那份拿过来,视线落到寥寥几行字上,轻轻皱了皱眉。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在周泽楷那份登记表上签名的时候,孙翔终于有了点结婚的实感。

写上自己的名字,从今以后,他,和他,就是法律认可的伴侣了。

周泽楷看着发愣的孙翔,也没有催促。

孙翔在那样的目光下也不好再犹豫什么,这样扭扭捏捏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大笔一挥,‘孙翔’这个名字,终于落在了‘周泽楷’旁边。

“这就完了?”孙翔不去看周泽楷,只问,“那我交了?”

“——等一下!”

江波涛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文件,又双手接过周泽楷那份,朝孙翔笑了笑,“这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孙翔:“……”

“孙先生,您可以先和周先生一起回去了。”

“回去?”孙翔茫然,回哪里?

“家。”

周泽楷说。


回家?!

不是,等下,这什么节奏?!

孙翔从这震惊中回神,立刻给周泽楷脸上又划了个巨大的X。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这么迫不及待吗?!

但周泽楷只说了那一个字就不肯再开口。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手臂上,低垂的额发有些长了,他伸出手,稍稍将那缕碎发别在耳后。

周泽楷抬头,朝孙翔作了个‘走’的动作。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流……

陌生的,周泽楷。

孙翔不由得有点迷茫。


这一切就像一个剧本没写完的荒诞剧,时限太紧,让他根本来不及想清楚。

已经结婚了。

要和……这个人一起回家了。

那之后要发生什么不用再说了吧?!

要换作封建社会,这简直就是娶过门直接拉进洞房开干的节奏。


周泽楷沉默地打开车门,依旧教养很好地伸手,然后没有任何意外地被孙翔无视,只是这一次,孙翔很谨慎地环顾了四周。

“这是哪儿?”

周泽楷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家。”

“你家?!”

周泽楷:“…”

但他也没去纠正孙翔的说法。周泽楷带着孙翔通过瞳孔扫描,刷卡进入门厅,按下电梯上行键。

一路上孙翔都处于震惊状态。

说好的香车别墅呢?!周泽楷不是轮回总裁吗,回家,就是指回这种高级公寓?

依旧是顶层,平心而论,这间高级公寓安保环境无可挑剔,周泽楷做了指纹验证,那间公寓的大门应声而开。

表面再怎么无所谓,这时孙翔还是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这家伙看起来安安静静的,不会是那种关了门就开干的禽兽吧……

周泽楷在门后看着他,像是有些奇怪:“进来?”

就要开始了吗?

孙翔走了进去。

周泽楷回身,轻轻擦过孙翔的手臂,孙翔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周泽楷稍稍别过脸,‘咔哒’一声,在孙翔身后悄然落锁。

孙翔心里一阵警铃大作。

“冰箱里有吃的。”周泽楷打开玄关的壁灯,柔和的灯光洒下来,映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

孙翔:“……?”

“微波炉热一下。”周泽楷说完后又想了一会儿才继续,“公司开会。”

“……”

“抱歉。”

说完他朝孙翔点了点头,回身打开门,静了一会儿,推门出去。

孙翔仍然愣着,他的已婚配偶——按照婚姻登记条例上所说,应当是他的新婚丈夫,就这样,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公寓里。



评论(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