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突如其来的婚姻 (04)


先婚后爱,男男结婚,狗血小白,天作之合,阴差阳错,情有独钟

背景设定是婚姻全面解禁性别限制,男男可结婚,受法律保护,和男女婚姻平等,不受任何歧视的现代AU社会

4.

事情和孙翔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荒诞剧就这么变成了独幕剧。
孙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但这并不能怪他,只这一天里遭遇的事情足够让他消化好久了。
……周泽楷这到底是当车夫还是当丈夫啊。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没说错。
孙翔真的有点饿了。

从h市来到s市,他还没吃过东西。
甚至中午直接就在周泽楷办公室里睡着了。
现在饥饿感催促着觅食的本能,孙翔想了想,也懒得去找什么备用拖鞋之类,径自进了厨房。
开放式的厨房呈流线型设计,而且处处都有使用过的痕迹,显然这里经常住人。
真的,是周泽楷家。
但孙翔还是觉得奇怪。

轮回不是相当有钱财大气粗吗,嘉世那样的局面,没有足够财力支撑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接盘的。
眼前的一切虽然整洁有序,但未免还是太简单了一些。
孙大少爷几时受过这种冷遇。
不过好在饿了也没那么多挑剔的,孙翔依言开了冰箱,码的整整齐齐的锁鲜盒上标注着内容物的名称,水果饮品一应俱全,再往下的隔层里,还有不少冰冻食品。
孙翔随便挑了一盒出来,放进微波炉里,旋开旋钮。
就在等待的间隙里,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出发到h市之前,陶轩给孙翔换了新的手机,连带着号码也换了。
这种时候会有谁给他打电话?
孙翔盯着那个跳动着的号码。
说不定……
“喂?”
听到他的声音,对方显而易见地沉默了。
“你谁?”
“…”
孙翔提高了音调:“周泽楷?”
那样的沉默无疑又拉长了。
孙翔挺疑惑地看了看手机,没有挂断。
‘叮’的一声,微波炉的定时器响了起来。
然而电话那边忽然开口:“什么声音?”
这个语调让孙翔怔了一下。
“邱非?是你啊。”
“嗯,是我。”电话那端的邱非清了清嗓子,“孙翔。”
“滚,”孙翔没好气道,“小鬼头,说多少次了,你自己说该怎么叫我?”
但邱非坚持着:“孙翔。”
这种时候纠结称呼问题才是真蠢。
以往种种都已经过去,甚至,现在他已经不是嘉世的人了。
“算了…”孙翔揉了揉鼻子,“小鬼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都无所谓了。”
“孙翔,”邱非打断了他,“你现在在哪里?”
“s市啊。”
“具体一点。”
…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在周泽楷家吧。
而且孙翔开始觉得奇怪,邱非以前可从没这么对他说过话。
事实上,陶轩将濒临破产清算的公司扔给邱非的事孙翔早有耳闻。
也曾有过疑惑,同样都是陶轩的‘养子’,这种联姻为什么会选他而不是邱非?
那小子明明更年轻。
不管怎么说,邱非现在的语气让孙翔相当不爽。
“你到底什么事?没事我挂了。”
“我也在s市。”邱非说,“你能出来一下吗。”
“出去?出去干嘛。”
孙翔一边夹着手机,一边把新鲜出炉的保温盒拿出来,窸窸窣窣的动静里邱非一直没有说话。
“你那边……”像是有些犹疑,邱非还是问道,“到底什么声音?”
“我弄点东西吃啊。”
“自己弄?”
“对啊。”
邱非安静了。
“周泽楷,他让你自己找吃的?”
“喂,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孙翔不耐烦了,“我饿了自己找点东西吃不行吗,和周泽楷有什么关系。”
“出来吧。请你吃饭。”
邱非顿了一会儿:“日料?”
孙翔拆锁鲜盒盖子的手停了一下。
从前邱非这个跟班就是这样,总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儿,这种老母鸡性格虽然无趣,但这小鬼一旦执拗起来就倔的要命,硬碰硬的话,邱非总有本事木着一张脸,孙翔实在拿他没办法。
更何况,比起邱非的建议,眼前这东西实在有点寒酸。
孙翔清清喉咙,勉为其难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他随便擦了擦手,就朝玄关走去。
然而下一秒,孙翔放在门把上的手却顿住了。
不是吧?!
孙翔皱眉,又试了一下。
“……”
靠!
周泽楷!
……这家伙居然把门反锁了!!

“你真把他一个人留家里了?”江波涛惊讶道。
周泽楷点了点头。
虽说确实不太妥当,但要和一个还不太熟悉的人共处一室,周泽楷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
况且的确还有工作要处理。
“也不是不可以…我意思是说,他毕竟刚从h市那边过来,不知道会不会不适应。”
“不会吧?”周泽楷偏了偏头,疑惑道。
只相处了这么一会儿,周泽楷并没有对孙翔产生什么特殊印象。
虽然有些难以接触,但感觉上不是那么复杂的人。
周泽楷叹了口气,摇摇头,问江波涛:“东西?”
“替你收起来了。”江波涛说,“放心,工作人员嘴巴很严的。”
周泽楷点头,又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他也有点忐忑。
坦白来说,愧疚要占更大成分。

如果孙翔知道,那样的一纸婚姻登记表并没有正式入档,没有产生法律效力,他们之间只有名义上的关系……
那个人又会怎么想?

“小周,其实你也不需要有什么负罪感。毕竟这是董事会的决定……”
“而且,”江波涛说,“就算到最后孙翔知道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对你就更没有了。”
“但是面子上还是要做足的。说真的你愿意让他住进去,我挺惊讶的。那间公寓挺久没有进过别人了吧?”
周泽楷没有回答。

确实如江波涛所说。就算已经是轮回公司的执行总裁,但毕竟很多事情还没有那么自由。
董事会作出要进一步打压嘉世的决定,周泽楷一点也不惊讶。
只是对孙翔来说,这一切或许都不太公平。
他想起今天下午回到办公室时看到的情景,周泽楷觉得轻微的疑惑。
孙翔睡的毫不设防的脸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桌上凌乱一片,铺满各色以自己为封面的杂志。虽然不知道孙翔是从那里找到的这些杂志,甚至他怀里还抱着一本,封面上自己的脸就贴在孙翔的下颌。
但他睡的并不十分安稳。周泽楷分明听到孙翔在喃喃着什么,眉头紧锁,这副样子和他嘴角流下的痕迹相当不搭调,看的他忍俊不禁。
可伸出手的同时,那个人就惊醒了。
周泽楷从孙翔怔愡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即的锐利,那样冰冷的防备的神色,虽然很短,却莫名让他觉得好像有些熟悉。
应该是错觉。
周泽楷揉了揉额角,打开了面前的会议文件。

孙翔一边吃东西一边和邱非说话。
他的脾气向来如此,来得快去的也快,在发现周泽楷把门反锁之后,孙翔即将爆发的怒气就在看到玄关处贴着的小纸条时熄了火。
不久前他在结婚登记表上见到过的端正字体清清楚楚地写着:不要出门。
还附赠了一串电话号码,落款只有一个周字。
“他是这么说的?”邱非问。
“是写不是说。”孙翔咬一口三明治,声音含糊不清道:“那家伙是个哑巴。”
“嗯?”
“嗯什么嗯?哎我说你小子怎么也这样。我今天到这里,基本上只听到他说过‘嗯’、‘啊’、‘呃’……简直是语言功能障碍。连说话都需要别人翻译。没劲透了。”
邱非的声音笑了起来:“是吗。”
“对啊,”孙翔毫不客气地吐槽,“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人。”
“孙翔。”邱非这次停顿了好一会儿,“你想结婚吗。”
“不想。”孙翔答得毫不含糊,“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陶轩不肯说……喂,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沉默良久之后。
“我不知道。”邱非平静地说,“不过……”
“结了也可以离的。”
孙翔这次是真的愣了一下。
“喂,你就这么咒我?”
“你不是说不想?”邱非声音平淡,“可以结,当然就可以离。”
“……”
“我可以帮你。”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孙翔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他忍不住提高声调问,“你想干嘛?”
可是他不由得顺着邱非的话想下去。
没错啊。
如果说,是陶轩抓住了孙翔一直以来不愿承认的软肋——养育之恩,那么到现在为止,这份恩情也履行了程序,随着陶轩的离开不再是压着他的阻力。
既然这根本不是他自愿。

可以结,当然就可以离。

周泽楷回到家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发现孙翔已经睡着了。
他动作很轻地阖上卧室的门,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的安排到底合适吗?
周泽楷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周泽楷一直在按照自己的步调生活着,这样一桩名义上的婚姻多少要算得上意外——即便那是董事会为了公司利益作出的考量,权夺之后,他也没有拒绝。
也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瞻前顾后,思虑太多,那不应该是作为轮回主人的处事风格。
只是想到并不清晰的那个未来要和这个人摊牌时的情景,周泽楷觉得轻微的头疼。
那一定不会轻松。
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的局面,周泽楷会努力将这场戏演下去。

他再次推门而入的时候,月光正轻柔地洒进房间。
这张床够大,周泽楷也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占据了一大半空间的孙翔的脸埋在柔软被褥里,看不清面容。
从今以后他就要试着适应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夜晚了。
周泽楷这样想着。
他闭上眼睛。

孙翔多少有些认床,一晚上睡的也不太平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公寓,眼前仍然稍嫌陌生的一切让他在醒来的那一刻有些怔然。
然而紧接着,肩颈处的异样触感却让他反应过来,孙翔僵硬着身体动了一下,却难以抽身,那个人不依不饶地沿着他的颈窝蹭了蹭,酥麻,又有一点痒。
周泽楷安睡的脸就这么毫无阻拦地映入孙翔刚刚苏醒的眼帘。
“你——!”
周泽楷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似乎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结婚’之后的第一个早晨。
孙翔目瞪口呆地看着身上呈八爪鱼姿态紧紧攀附着自己的男人。
周泽楷纯黑色的瞳孔也闪过一丝迷茫。
无声,而又持续地,这样惊讶的瞪视就这么维持了许久。

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早安吻的距离。






*睡相不太好(睡着时也不是乖宝宝)的楷楷,可爱

评论(13)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