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突如其来的婚姻(05)


先婚后爱,男男结婚,狗血小白,天作之合,阴差阳错,情有独钟


背景设定是婚姻全面解禁性别限制,男男可结婚,受法律保护,和男女婚姻平等,不受任何歧视的现代AU社会



5.


餐桌一侧,孙翔叼着勺子发呆。

新婚的早晨,贤惠美丽的妻子(X),热情的早安吻(大X),安静羞涩的微笑(√)

周泽楷回过身,朝孙翔笑笑:“很快就好。”


从早上醒来到现在为止半个小时。

冲了澡,坐到餐桌前,准备吃自己新婚妻子(大大大X)做的爱心早餐。

完美一天的开始。


孙翔把勺子放进牛奶杯里搅了搅。

……完美个鬼啊!?

惊吓还差不多。

虽然这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晨起下巴上也没什么要命的胡茬,但这样近距离的四目相对下,孙翔觉得周泽楷脸上就一个大写的懵逼。

好吧他自己应该也差不多。


面包机‘咔哒’轻响,微波炉定时也跟着滴滴响起来,培根配溏心蛋,烤箱里甚至还卧着一笼蛋挞。

煎好的鳕鱼片码的整整齐齐,放在孙翔面前。

“吃吧。”

附赠一个十万伏特的微笑。

“哦,谢谢。”孙翔推开面前的牛奶杯,打了个哈欠,问道,“哎?你不吃?”

“等一下。”

周泽楷和金黄酥脆的葡式蛋挞同时上桌。

孙翔一边吃一边观察着周泽楷。

本着食不言的原则,周泽楷吃东西的动静也很小,端坐的样子好像开会时挺直的坐姿。

这样的人……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糟糕睡姿啊?!

“我说,周泽楷。”

“嗯?”

“你能不能……哎,我们能不能分床睡啊。”

“…”

周泽楷的表情凝住了。

孙翔连忙开口:“我意思是,旁边睡了个人我还不习惯,早上你还——”

“抱歉。”

“也没什么。”

“不…”周泽楷摇头,又歉意地笑笑,“习惯了。”

孙翔:“…………”


果然。

表面上看起来再安静乖巧,这家伙好歹是轮回总裁,什么阵势什么扑累没经历过?说不定在此之前他每天都抱着不一样的男人女人醒来,再接个热情四射的早安吻,一场晨间运动就势在必行。

分床睡是必须的。

“总之先分床睡吧。”孙翔一锤定音。

“…不行。”

周泽楷解释:“没有…多余的房间。”

这倒是真的。昨晚睡觉之前孙翔就勘探了地形,这间公寓虽然面积大,但房间却只有两个,卧房之外的书房孙翔也没什么兴趣。

“那你……注意点儿。实在不行我就睡沙发。再不行出去住。”总归有办法。

周泽楷无语了。

好歹是要装下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搬出去住是绝对不行的。

“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孙翔斟酌了一下用词,为了不暴露,他还观察了周泽楷的反应,“结婚以后你有什么安排?”

“就,上班?”

孙翔眼睛亮了起来:“没错!上班就挺好!”只要不说蜜月什么都好。

周泽楷歪了歪头,问:“你呢?”

“我?上学吧,不过该考的也都考完了,去学校也没什么意思。”

孙翔想了想,问道:“我能去你公司实习吗?”

周泽楷:“……”


果然。

表面上看起来再无所事事,孙翔果然还是有目的的。

董事会的判断可能并没有错。


周泽楷垂下眼睛,想了一会儿。

“好。”


趁着出发前孙翔整理的闲暇,周泽楷果断拨了电话给江波涛。

“他这么说吗?”江波涛也惊讶了。

“是呀。”周泽楷低声说。

“我看这样,你就放心让他来好了,这事交给我。”

“…”

“不行吗?还是小周你有什么想法?”

“没…”


不论周泽楷,但孙翔确实有自己的想法。

和邱非的电话提醒了他——没必要沮丧什么,报恩不等于任人宰割,要和个陌生人同床共枕,就算第一晚没发生什么,日后必定少不了被男人压在身下操——履行婚姻义务的命运。

孙翔决定有耐心地、慢慢实现自己的计划。

知己知彼是必须的,熟知周泽楷的动向,明确他的喜好,才能……

咳,才能不动声色地把鼓励出轨宣扬离婚政策落到实处。


江波涛带孙翔到秘书台报道的时候,所有姑娘们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用我多说了吧。”江波涛笑笑,“先带孙先生熟悉一下工作。”

他又回身朝孙翔说,“我推荐从基层做起,再之后,会给孙先生你安排别的工作。”

江波涛交代完毕后就离开了。


总裁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从前在嘉世的时候,陶轩不直接安排孙翔到公司里去,他对这一切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看周泽楷的架势,早九点开始,常务会议,电视电话会议……大大小小的文件稿通过各个部门经理审阅,最后要送给周泽楷签字。

看起来只是个签名的活儿,周泽楷……

周泽楷。

他还真挺认真的。


秘书台的姑娘们热情地拉着孙翔聊天。

“周先生很厉害的呀。”

“哦?”孙翔挑了挑眉。

“你是白痴吗,厉不厉害,孙先生还不清楚?”

“……”

幻想很丰满,但现实连骨感都谈不上。

孙翔清了清嗓子:“除了这些,周泽楷平常还干嘛?”

“兴趣爱好吗?!”

“那太多了!”

“孙先生你等一下——”

“……”

被迫灌输了一上午八卦的孙翔很快就不耐烦了。

根本就没有可靠情报好吗?!

我是问周泽楷喜好的类型,但对他擅长几码的杆位、养了几匹赛马、喜欢什么泳姿、国际象棋执子套路完全不感兴趣好不好!?

而且。

孙翔不可置信地翻着手里被硬塞来的小册子。

……这到底都什么玩意儿?!

为什么连内裤的颜色、袖扣和领带的搭配的选择、保险套的Size都有!?

“别看我们总裁平时脾气好,但其实他也有不好说话的时候哦。”

“当然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好啦……”

“要是我们哪里有冒犯,还请孙先生多多担待,大家都只是好奇而已。”

“——谁让周先生是偶像型领导。”

“简直完美!”

孙翔:“………………”


直到中午他才从濒临爆炸的粉红泡泡中脱身出来。

出乎孙翔意料的访客出现在他面前时,之前萎靡的状态一扫而空。

“你怎么来了?!”

“我有预约。”邱非笑了,“很吃惊吗。”

“臭小鬼。”孙翔也笑了,昨天刚打完电话,今天就出现,但其实他看到邱非还挺开心的。

“你来干嘛?”

“说过的,请你吃饭。”

孙翔想起江波涛离开前说过的话,但其实他对和周泽楷共进午餐完全没什么兴趣。

“不可以吗?”

孙翔锤了邱非一下:“去你的!几年没见,你小子怎么——”

但邱非没让他说完,只是握住孙翔的手腕,探身朝身后的OL们点头示意。

然后回身,朝孙翔笑笑:“走吧。”


“哎?”

“怎么…”

“结婚第一天呀。”

“不和周先生一起吗。”


女孩们面面相觑。

留下一地被戳破的粉红泡泡。



和式包厢里。

孙翔喝一口梅酒,放松地伸了个懒腰。

“没休息好?”邱非又给他斟上。

“别提了。我正烦着呢。”

不过孙翔没有把私事分享的爱好。

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来s市干嘛?”

“上学。”

“什么?可你不是——”

“嗯,对。我转学了。”邱非淡淡地,“公司有夏先生操持,我管的不多。”

虽然习惯叫这家伙小鬼,确实身高也比孙翔矮了一头,但其实邱非只小孙翔一岁。

十九岁,已经大学三年级的邱非,自小就喜欢跟着孙翔。

对于他们这种随时都可能被养父抛弃的‘儿子’们来说,不足为外人道的竞争格外激烈。

孙翔八岁开始学武,十四岁时,邱非已经打遍全武馆无敌手,除了孙翔。

孙翔十七岁上了大学,于是邱非就要更早。

他是对手,又像弟弟一样。

而现在,曾经被孙翔一脚横踢踹翻在地,伤痕累累又顽强爬起来,抿着嘴角认真说着“请再比一场。”的这个他,又对孙翔说了同样的话。

“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比一场。”

“你能打过我?”孙翔挑眉。

“试试看。”

两个人相视而笑。

“我能问问你的想法吗。”邱非说。

“什么想法?”

“昨天说过的。”

——是离婚。

孙翔也正经起来。

“喂,你为什么帮我?”

邱非看着他。

“不对,你要怎么帮我?”

“同性婚姻条例你看过吗。”邱非问,“登记结婚之后,有半年存续期,在这半年里不能提出离婚申请。”

“这我当然知道。你说重点。”

“——但也有例外条款。”

“啊?”

“提出登记的一方,也就是承担责任较多的那一方如果提出申请,会比较麻烦。但另一方如果能举证……我是说,可以撤销的理由如果存在的话,事情就好办许多。”

“说了半天,不还是要靠周泽楷出轨?让他移情别恋?”孙翔切了一声,“这剧本我早想过了。”

“或者分居一年以上的……”

“——行了。”

孙翔擦了擦手,抬起眼睛:“你想帮,我还未必需要呢。”

邱非静静等他说完。

“不过这婚肯定要离。”

孙翔看着邱非:“别说我对周泽楷没感觉……”


“我根本就不喜欢男人啊。”



虽然邱非这个跟班从小就是老母鸡性格,不多话不多事,但回程路上的低气压还是有些压抑。

周泽楷的一通电话打过来,还是中断了这场久别重逢的饭局。

据说是轮回公司副总,也是周泽楷的恩师从分部那边回来,一定要孙翔立刻赶回来见面。

放在以前,陶轩都不一定敢这么命令他,但现在不同于以往。

更何况,孙翔早已有了自己的计划。


先稳住他,冷处理,让他伤心难过,让他令觅新欢……


孙翔心不在焉地过滤着旁人的招呼、问候,上到顶层。

他来到周泽楷那间休息室门口。

孙翔扭动门把,却没能打开。

不是吧,周泽楷是不是有什么癖好,这么喜欢锁门?!


孙翔不耐烦了,然而就在他没好气地反扭门把的同时,门内侧一股相反的力道突然传了过来。

孙翔毫无防备,踉跄了一下,而后拉着门把的手被连带着大力扯了过去——


湿润的,湿润而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嘴唇上。

孙翔呆呆看着近在咫尺和自己亲密接触着的男人的脸。


卧槽。


卧槽——!








*翔翔的策略:先稳住他——(吻)住他。

                     无障碍达成√




评论(1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