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12/13)

12.


搞不懂LFT点的12章

或者

点这里看也一样


13.


夏休期其他队员正式放假的同时,孙翔给自己额外定了加练的任务。

脱离职业比赛整整一年,就算在队内训练里单挑成绩拔尖,孙翔仍然没打算放松。

从医院回来的隔天,孙翔就把自己的笔记本搬到周泽楷宿舍里。盛夏时节,发烧的病人要注意保暖,因此没可能开什么空调。孙翔盯着屏幕上逐段增加的连击数值,汗水从额角滴下来。

“不热吗。”周泽楷忍不住问他。

“你别管了。”孙翔手指快速移动,组合技释出,却邪收起,双掌合并向前推出,落花掌强烈的吹飞效果扬起漫天沙尘。

——就连随机到的地图也是炙海热砂。

孙翔练完一局,推开椅子站起身,坐在床沿,示意周泽楷张开嘴,而后把温度计送到他唇边。

“比起那个,你还不如赶快好起来。快点和我打一场!”孙翔做完后就又回到了电脑前。

周泽楷含着体温计,心里觉得好笑。

又有点温馨。

孙翔抱着他醒来的那个早晨——周泽楷目睹了这个Alpha糟糕的睡眠习惯,孙翔被怀里Omega香甜的信息素味道吸引,闭着眼睛不断蹭着周泽楷的脖子,贴在腺体的位置反复磨吅蹭。

很快周泽楷就察觉到硬吅物抵在自己腿间。

那个早晨,真的有点狼狈。

周泽楷知道孙翔的易感期快要到了。

医生说的没错,高相溶度的AO之间,信息素融合能有效抚平Omega动荡紊乱的信息素水平,临近易感期,孙翔身上浓郁的乳木果味道让周泽楷觉得很舒服。

可同样的,孙翔也越来越暴躁。

他不再碰他,皮肤接触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孙翔给周泽楷换药的速度变快了,做完这些事情,孙翔都要出去平复一会儿才能继续训练。

如果他没有发烧的话……

周泽楷悄悄缩进了被子里。

…想什么呢。

只是孙翔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受。


那之后的第三天,周泽楷还有些余热,但清晨醒来的时候,身边的Alpha不见了。

桌面凌乱,拆开的退烧药,水杯,各色袋子……就连孙翔的笔记本也搬走了。

周泽楷拨了孙翔的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起来,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声音。

周泽楷觉得奇怪。

“孙翔?”

“……”

沉默里,渐渐浓重的喘吅息越来越清晰。孙翔吞咽口水的声音几乎能让周泽楷想象出他喉结滚动,额角绷紧的画面。

孙翔挂断了电话。

但没过多久孙翔又打了过来。

“什么事?”

“…”

“我今天就不过去了。你有事打我电话。”

“你…”

“我没事。”孙翔说的很快,“病人就回床上好好休息!我挂了。”

干净利落地结束了通话。


周泽楷握着手机,不知道要说什么。

但下决定的过程非常快。

周泽楷简单收拾了床铺,换上干净的队服,推门出去。

他敲响了隔壁孙翔的门。

“干嘛!”

“开门。”

“有事就说!你不舒服啊?”

“不…”不舒服的是你。

周泽楷又叩了叩门。

“孙翔。”

里面没有回应。

“开门吧。”

这个Alpha坚持着,仍然没有出声。

周泽楷安静了会儿,轻轻叹了口气。

他回到自己房间,拿出备用钥匙。

——作为一队之长,队员宿舍的钥匙他怎么可能没有?

然而周泽楷试图打开孙翔房门的时候,才发现里面也反锁着。

“我说了我没事!”

焦躁的、压抑又沙哑的声音。

易感期的Alpha浓郁的信息素味道透过门缝,孙翔的味道清晰可闻。

周泽楷开口:“我…可以帮你。”

“我不用你帮!”

“说好的。”周泽楷也坚持着,“开门吧。”

对面的沉默让周泽楷觉得心悸。

孙翔终于打开门,但只露出一条缝隙。

两个人隔着百叶窗洒下的日光互相对视。

“你可以别过来。”孙翔露出一个烦恼的表情,“我…我不太稳定。”

他的信息素充斥了整个房间。

Alpha鼓噪不安的欲吅望被Omega清凉的信息素吸引追逐……

周泽楷没有再说什么,他推开门,走了进来。


翔翔是个好A,楷楷是个好O,嘻嘻

or

备份



被抱着放在床上,脱掉挂在脚踝的内吅裤,孙翔又压了上来。

“你别生气,我不做就是了。”他的声音埋在周泽楷耳侧的软枕里。

“…”

“本来也没打算…进去。”

“…”

“真的。”

周泽楷几乎要叹息了。

这个人…


——那你要怎么办呢。

他抱住身上的Alpha,情吅欲慢慢褪去,更多更柔软的情绪涌了上来。

“你咬吧。”周泽楷小声说。

“……”

他当然知道孙翔在想什么。和Omega发吅情期时留下的浅淡临时标记不同,易感期的Alpha与生俱来的侵略性更强。

齿痕撕开腺体留下的印记也更难消除。

周泽楷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一个邀请。

“发烧…快好了。”

所以——


孙翔抬起头,盯着周泽楷的眼睛。

捕食猎物般毫不犹豫的明亮的眼神牢牢盯住他。

他俯下身。

Alpha的气息拂过Omega的唇畔。


孙翔咬在周泽楷的颈侧,用牙齿撕开他的腺体。

他留下了标记。



评论(21)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