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14/15/16)

官糖塞一嘴,忙仍要强行作案(


14.


“你有没觉得队长哪里不一样了?”

“队长?”

“是啊,”杜明悄悄朝对面的桌上瞄过去一眼,低声道:“我总觉得……”

周泽楷。

——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午餐结束时分,轮回全员集中在俱乐部餐厅。这天下午他们将在主场迎战兴欣,经理在做最后的训话。

上午的最后一轮训练堪称完美。

“兴欣这一场只是试金石。”经理煞有介事地说,“这个赛季,我们当然还有更高的目标。”

他转向周泽楷:“周队?”

周泽楷被点名,表情立刻变得局促起来。

又要发言啊……

他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江波涛,后者只是笑着摇头。

“呃…”周泽楷想了想,开口道,“大家,加油。”

——果然还是队长!

大家的掌声毫不吝啬。

孙翔也拍了几下手。

他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周泽楷不安的侧脸。

孙翔扬起了唇角。

经理对自家队长的脾性再了解不过,也没有为难他,接着说了赛后新闻发布会的具体事宜。

周泽楷悄悄松了口气。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上了自己后颈。

“——!”

太巧了,或者应该说——太不凑巧?

他抬起眼睛的时候,正好遇上孙翔的目光。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都移开了视线。


不止是杜明,在场所有敏锐的Alpha们——孙翔也觉得周泽楷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简单,或者直白的说,他更好看了。

Omega的身量毕竟不比Alpha,原本就瘦的体态,现在更显得清俊修长。周泽楷挺直背脊下优美白皙的肩胛藏在队服短袖里,胸前大片大片的纯白色掩着纤长的脖颈,他侧头认真聆听的样子格外专注,漆黑双眼安静地注视前方,偶尔眨眼,羽睫阖动,笑起来的样子恬静又美好。

一直以来倚赖抑制剂的身体经过性吅爱的滋润,像干涸已久的花蕾重新绽开弧度,隐然萌发滋生的纯净幽香……

不易觉察的,他但见的诱惑。

就像他这时不安地摸着自己颈侧的皮肤,小心翼翼又怕旁人发现的紧张……也都很可爱。

只有孙翔知道周泽楷在纠结什么。


嗯,易感期的真相


备份


15.


话不多说就是做


备份



二十分钟后,在战术室里等了一会儿的方明华终于见到了周泽楷。

他黑色的眼睛非常不安。

不止是湿润的眼睛,红肿的上唇,周泽楷全身上下暧昧的气息都昭示着不久前激烈情事的发生。

方明华在心里叹气。


“先坐吧。”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只是摇头。

方明华也不勉强他,径自等周泽楷平复了一会儿情绪,才轻柔开口:

“我其实都能理解的。”方明华说,“但是队长,我还是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作为一个已婚Alpha,比起队里其他毛头小子,他当然更早地察觉到了周泽楷的变化。

就算信息素被药剂掩盖,但有些东西毕竟是骗不了人的。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

他拿出手机,拨了自己家庭医生的电话。


孙翔洗了澡,草草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房间,找到周泽楷宿舍的钥匙,推门进去。

有一阵子没来过这个房间了。

易感期的时候他们大都呆在孙翔的房间里,上一次进来是周泽楷生病时候的事了。

孙翔左右看了一圈,刚想坐下,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看着那个名字呆了一会儿。

“小事情?”

“嗯,是我。”那端的肖时钦笑了,“好久没联系了,你还好吧。”

“我能有什么不好,都挺好的。”

“看了报道,你在轮回很适合。”

孙翔愣住了。

——他却不知道肖时钦所在的雷霆今天战绩如何。

“你呢?你们打得怎么样?”孙翔硬着头皮问。

“我们也赢了。贺武毕竟不是什么强队。”

“哦哦哦那挺好的。”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那就这样吧。队员叫我了。我打过来也是想恭喜你,新赛季加油。”

“你也是!不过冠军是我的。”孙翔说。

“那可不一定了。”肖时钦笑着答。

“切…”

电话那端应该是真的有人在叫,肖时钦简短地和孙翔道了别,很快就挂断了。


孙翔向后躺倒在周泽楷的床上。

Omega的信息素轻轻拂在他的脸上。

孙翔翻了个身,把手机从侧脸拿开。

他闭上眼睛。


周泽楷回到自己宿舍,看到床上的孙翔,真的有点头疼。

刚才在浴室里他说过要过来,孙翔说到做到。

周泽楷在门口静静站了一会儿。


…这个意外,好像已经完全侵入了自己的生活。

这样真的好吗。

不久前电话里医生的解释让方明华犹疑的目光变得深沉。

他就像等待一个宣判一样紧张。可方明华到最后也只是问了一句:

“小周,你觉得,你和孙翔是什么关系?”

还能有什么?

毋庸置疑,当然是身体上的关系。

互相解决,他们之间期限未明的那个契约……

‘炮友’这样的话周泽楷说不出口。

但他很清楚,自己和孙翔,至少在这种时候不应该发生别的。

不能被媒体发现、不能在人前有什么亲密举动、更不能怀孕……

这些周泽楷当然都知道。


早在他选择了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是做一个Omega的时候周泽楷就已经知道,只要站在人前,在灯光下,Alpha的形象必须一直维持下去。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他抚上自己微肿的嘴唇。

——食髓知味,曾经觉得和自己绝缘的词汇,却再鲜明不过地提醒着他现在的感受。

因为Alpha的标记所以无法拒绝。

因为本能…不想拒绝。

他为自己身体的沉沦速度而难堪。


周泽楷坐上床沿,心情复杂地伸出手。

他摸了摸孙翔的头发。

手指划过孙翔的侧脸,孙翔皱了皱鼻子,一把拉住周泽楷的手。

“小事情你干嘛……”

什么?周泽楷怔住了。

孙翔低声嘟囔着,他没有睁开眼睛,大约因为这股Omega味道让他觉得熟悉,孙翔手上用力,握住周泽楷的手腕,把他带到了床上。

周泽楷挣扎了一下,孙翔却搂的更紧了。

Alpha温热的呼吸染上他的唇畔。

孙翔朝周泽楷怀里蹭了蹭,驾轻就熟地找到散发着自己熟悉味道的颈侧,轻轻磨蹭着,他得到了安抚,一直微微皱着的眉间也舒缓了。

周泽楷听着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从浑身僵硬到不知所措,再到放松下来。

他的心为什么跳的这么快?


淡淡的疑惑悄然浮上。

周泽楷慢慢闭上眼睛。

陷在这样莫名的温存里。


总觉得,有些不安。



16.


轮回的战绩越来越亮眼。


从第二轮开始,迎战临海、霸图、蓝雨、微草,五战全胜。

胜利的同时,各项数据也在不断刷新着。

第十赛季第六轮,轮回主场接战呼啸。


一个干净利落的八比二,让呼啸队长唐昊一脸阴云。

“切,这么输不起,你给谁脸色看呢。”孙翔嘲道。

“滚吧你。”唐昊毫不示弱。

呼啸和轮回虽然算不上世仇,但第九赛季季后赛,第一次进军四强的呼啸被轮回主客两场二度打爆,这次又是轮回大比分领先,唐昊当然没可能有什么好脸色。

“轮回赢了又不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

唐昊冷哼一声,他在擂台遭遇孙翔和周泽楷连续狙击,最后只打掉守擂的周泽楷10%的血量,这么说也只是为了不让孙翔那么嚣张。

Alpha之间斗狠逞凶本来就是常态。

“你易感期快到了吧,这么暴躁。”孙翔皱起眉。

唐昊身上的味儿太冲了。

“你说谁?”

孙翔翻了个白眼,“怎么没找个Omega解决啊,邹远呢,你俩不是一直绑定的吗。”

唐昊却罕见地沉默了。

“你们…怎么了。”孙翔挺疑惑地问。


因为同期,在七期里唐昊和邹远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百花和轮回的情况比较类似,邹远出道前全员都是Alpha。唐昊又和邹远是训练营就有的交情,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商量的,总之一个队里的AO配合着解决一下发吅情易感期,没有人多说什么。

孙翔也觉得这样很省事。

第九赛季唐昊去到呼啸做了队长,蓝雨的于锋补进百花,邹远仍然是百花唯一的Omega。

孙翔模模糊糊想到一个可能,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吧唐昊?!邹远和于锋……?”

唐昊凶狠地甩了孙翔一记眼刀。

就算没有完全标记,但Alpha天生的领地意识强烈影响着自尊心。

“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确实和孙翔无关,他只是好奇。

唐昊这副跳脚的阴狠表情,没什么才怪。

孙翔挑挑眉:“我不介意听你说说。”

“……”

唐昊确实烦透了。

第九赛季开始时他和邹远还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临近发情期时邹远会从k市过来,临时标记之后再回去。

反之则反。

后来事情就变了。

开始时是因为方便,可是渐渐的,他却没法控制。

唐昊没什么兴致和孙翔分享自己的烦心事,他自己都觉得——百花全员Alpha,邹远的确没理由要继续选这种最麻烦的方法。

靠抑制剂解决易感期让唐昊越来越暴躁。

“所以邹远被于锋标记了?!”孙翔问。

“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

“——你想知道自己去问。无聊。”唐昊声音冰冷。

孙翔却没有继续。

过了一会儿,孙翔才开口:“你是说,邹远他不理你了?”

“……”

“是不是啊?”

“孙翔,你到底要问什么?”唐昊不冷不热地问。

“我……靠。”孙翔也挠了挠头。


总不好对唐昊说——他想知道同样的事。


首轮对战兴欣之后,周泽楷的发吅情期到了。

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持续日久,但也经历了足足三天。

临时标记的作用压制着情欲,白天正常训练,下午结束后两个人就滚上床厮混。

那时还好好的,直到发吅情期结束,周泽楷也都很正常。

孙翔发觉周泽楷的疏远是在第二轮对战临海之后。

他的房间经常反锁,训练时也没有过多交流——周泽楷本来就话少,但以往他们打出漂亮的配合时,周泽楷会不自觉地朝孙翔微笑。

渐渐地,就只是正常训练的关系,好像……都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孙翔说不出自己有什么不满。

一个多月没有做过吅爱,他甚至有些荒唐地开始算起了自己的易感期。

当然孙翔不会告诉唐昊这些事。


两个Alpha都不肯坦诚,场面很快就冷下来。

终于唐昊开口,他问:“我一直都奇怪,你为什么没去雷霆?”

“你说什么?”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

孙翔缺席了整整一个第九赛季,这一年里他和同期选手也都没什么交流。

唐昊这样的问题真把孙翔问住了。

他觉得可笑。

“我为什么要去雷霆?轮回才是冠军队。”

“但是小远说…咳、”唐昊噎了一下。

“但是你不是和肖时钦关系不错?挑战赛我看了,本来不该输的。”

“……”

“当时很多人都在猜你会和肖时钦一起去雷霆。”

“怎么可能。”孙翔皱起眉。

“现在当然是没可能了。”唐昊说,“在轮回你混的也不错。”

孙翔却想到了别的。

首轮过后肖时钦的那通电话确实勾起了不太愉快的回忆。

失败的过去、被同为Alpha,但账号卡差距颇大的叶修打败……在嘉世的曾经都像一场笑话。

如果要给肖时钦下个定义,孙翔觉得他是个好人。

温和的、愿意和他聊天的Beta,又或者,是在他状态低迷时态度很好地劝慰的那个人。

可是和肖时钦一起去雷霆?

这样的事孙翔想都没曾想过。

一切都很顺利。和一叶之秋一起到了轮回,账号卡重新到他手里时技能点变成了5000,可以有更丰富的技能树、可以组合出更多套路、连击、他也有了更好的队友。

比如…比如周泽楷。

周泽楷很强。

孙翔从来没考虑过和别人打配合的可能,只有一个原因:他们不够强。

跟不上自己的步调、要分神去注意别人的动向……真的很麻烦。

但同样是一个人,周泽楷带着轮回拿到了两个冠军。

孙翔很享受在轮回出赛时的感觉,擂台他们稳稳拿下,团队从没有失败过。周泽楷在他身后解决所有麻烦,只要往前冲,所有人都能跟上他的步伐。

一叶之秋,一枪穿云。

孙翔第一次有了‘搭档’的实感。

并且这个‘搭档’,又有了字面之外的涵义。

可周泽楷……

周泽楷。

他的态度让孙翔觉得莫名其妙。



和唐昊吃完饭,孙翔朝轮回群里丢了条信息,不一会儿一个个求外卖的信息都冒了出来。

孙翔手指划的飞快。

意料之中的没有周泽楷。

一叶之秋:还有没了?

一叶之秋:带什么都可以。

云山乱:那再帮我带一杯冰沙。

吴钩霜月:两包薯片!

无浪:明天还要训练,小孙买完了就回来吧。

残忍静默:副队你不要?

无浪:[微笑]

一叶之秋:没有了?

一叶之秋:没有了??

吴钩霜月:队长呢?

周泽楷一直没有回复。


孙翔买好了所有的东西,又把手机掏出来看。

群里的聊天记录断断续续的,周泽楷后来终于冒泡了。

到现在为止孙翔已经非常确定周泽楷是在躲他。

Omega整天都想些什么?

身体再契合不过,配合一样打的出色,战队成绩节节拔高,有所不同的只有周泽楷日渐疏远的态度。

周泽楷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孙翔在夜风里站了一会儿,心里有了决定。


把手里的外卖袋子分完,孙翔来到周泽楷宿舍门前,敲了敲门。

“…江?”

孙翔:“……”

“是我!”

门那边安静了。

“队长,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

“你先开门!”

“很晚了。”周泽楷的声音说,“回去吧。”

孙翔按捺着自己的情绪。

他掏出手机,戳开周泽楷的头像,飞快输入:

——开门

——你不开门我就不回去

过了一会儿,白色的气泡终于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

——开门不就知道了?


孙翔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有耐心。

周泽楷打开门的时候孙翔的心好像都跟着明亮了起来。

“冰沙,绿豆和红豆的,你吃哪个?”他把袋子举到周泽楷眼前。

“嗯?”疑惑的声音。

“我多买了。”孙翔说。

“给我的?”

“……”

“对,”孙翔反应飞快,“你喜欢吃甜的吧?”


周泽楷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抿起了嘴唇。

“谢谢。”

“红豆的就好。”


他们站在门口,时间很晚了,周泽楷没打算让孙翔进去。道了谢,周泽楷伸出手准备接过东西,他的手却被孙翔用力拉住。

他拉着他,一直没有放开。

“还有事吗。”

孙翔手心的热度让周泽楷觉得疑惑。

“哦…没、没了。”孙翔说,“这个也给你。”

“…”

“都挺甜的。不过化了就不好吃了。”

“嗯。”

“明天下午……采访…要拍海报,你没忘吧?”

话一出口孙翔就后悔了。

——魔鬼赛程结束,要接受杂志采访的这件事经理已经耳提面命了一个星期。

“没有。”周泽楷也没有让孙翔难堪。

没话找话从来不是孙翔的强项,他真的想不出还能和周泽楷说什么了。

握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向自己。

把他…抱在怀里。

信息素之间无形的吸引悄然联系着,太久没有过的身体接触让Alpha不想放开。


孙翔深吸一口气。

他松开了周泽楷的手。

“那就明天见。”

“…嗯。”

周泽楷垂下眼睫,打算关上门。

——门又被用力推开。

他有些惊讶地抬起眼睛,忽然唇上一热。

“…”

乳木果味道淡淡地萦绕在Omega的嘴唇上。

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只啄了一下就轻轻离开。


孙翔什么也没说,速度很快地拉上门,回到自己宿舍,又一脚把门踹上。


他摸了摸自己嘴唇。

湿润的温润的,柔软真实的感觉。


真的,好甜。




评论(24)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