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20/21)

20.


“很严重。”


医生转过身,看着周泽楷。

“我不是在说你的身体状况……你知道的。”他摇了摇头,“这件事太严重了。”

周泽楷静静听着。


失控只是暂时的。

从那样的状况里回过神来,周泽楷第一反应是及时吃避吅孕吅药。

他们做了太多次,孙翔也……内吅she了太多次。

做吅爱时孙翔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许久,彼此都对这催促心知肚明,可谁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后来孙翔从周泽楷身体里抽出来,不耐烦地按掉了通话,继而关机扔到一边,而后锁上了门。

这件事到最后经理也只能不了了之——本来剩下的部分也没什么特别紧要。

紧要的当然有别的事。

平静下来之后,周泽楷约了医生做了这次检查。


“血液检查结果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医生说,“上次确实是我的疏忽,没想到会有人……”

周泽楷摇头:“不是的。”

不是医生的错。

这样的事,又有谁能提前预知?

他的血检样品里提取出了微量精神麻痹性药物。而这也就意味着,那时的不清醒是有原因的。

他甚至记不太清楚当时的情形。

周泽楷的记忆维持在孙翔来到那个隔间的时候,他闻得到…他知道那个Alpha是孙翔。

被Alpha操到直接射出来这样羞耻的事情他也还记得。

然而再之后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周泽楷隐约记得孙翔说要回去给自己拿衣服,但他却没想到孙翔回来得那么快。

联系到之后孙翔那么激烈的反应,他终于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不是孙翔’——这种认知让周泽楷警惕起来,可模糊的记忆却和他作对,直到被孙翔抱着回到他的宿舍,又被那样对待过……之后的情况他记得越来越清楚。

中间缺失的部分让周泽楷心惊。

“这类精神麻痹性药物购买途径非常有限,”医生解释着,“也许可以从这方面着手查找线索,但我还是建议你报警。”

“…”

“或者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能保密吗。”周泽楷垂着眼睛,“不能…报警。”

“泽楷,这种事……你不需要一个人来解决啊,你的父母会担心的。”

“…”

“我是你的医生。这么严重的事,除非你告诉我可以信服的理由。”

周泽楷沉默了。

在之前的检查里,医生反复向他确认过自己身体是否有被侵害的可能。

唯有一点他能够确认的,就是孙翔的‘检查’。

虽然方式是有些直接,但非常有效。

所幸的是,可能并没发生过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可除此之外呢?

周泽楷抬起眼睛。

“毕竟,我是要做Alpha。”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


医生的表情也凝重起来。

一旦报警,警方涉入……那么一定会牵扯到调查取证的环节。

周泽楷也在想同样的事。

一个Alpha被人性吅侵害?

简直是无稽之谈。

不用说他手里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而这势必要牵扯出更多。

例如,他的真实性别。

唯一不能暴露的问题就是这件事的中心环节。

俱乐部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完美形象,轮回的队长,联盟第一人——如果这一切都被性别丑闻推翻,后果谁来承担?

周泽楷淡淡苦笑着。

在第十赛季结束,他的合约重新拟定之前这都会是个商业秘密。

对方明显抓到了他的软肋。


“我懂了。”医生看着他,“那么你想怎么办?”

周泽楷还没有完全的计划,但冷静下来之后,他确实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想。

“等。”他说。

“等?”

“嗯。”

“你真的一定要……”

“没事的。”

周泽楷安静地笑笑。


不是一定要自己解决,更不是逞强。

在比赛场上他的缺点他的弱势可以由队友填补,第六赛季以来,轮回的整合和进步被成绩所证实,但同样的,成功变得容易起来,他也开始学会依赖队友。

不论比赛抑或集体生活,确实过的越来越容易了。

但有些事情还是要靠自己。

性别分化以前他一直都被看做Alpha来培养和对待,就算后来与预期不符,周泽楷同样以Alpha的身份坚持了下去。

一枪穿云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性格里的果决也拜此所赐变得愈加倔强。


医生看到他的眼神,已经明白自己多说无益。他于是转了另一个方向:

“那你之前说的抗药性检测,还要再做一次吗?”

“…”

“我还是之前的意见,就算新型抑制剂或许对发情期有效,但这毕竟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

“泽楷?”

“先…不做了。”周泽楷低声说。

“我能问问原因吗。”医生温和地看着他。

“……”

“或者,我再换一个说法。”

医生镜片后的眼睛望向周泽楷低垂的眼睑:

“上次那个Alpha,孙翔。”

“你和他……”


——适合吗?


周泽楷缓缓从医院里走出来。

十月底的夜风吹在脸上,轻柔而舒适。

上次来这里还是夏休期,他和孙翔……呵。

周泽楷在心里笑了笑。

身体上,当然适合。

他不知道有多少Omega和自己一样,对于身体的状况无法自控。

想必这才应该是常态。


之前一个月的冷处理,回头再看只是徒增可笑。

那一晚周泽楷明明听到孙翔叫了别人的名字。可这个Alpha却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他试图挣开,孙翔却抱得更紧。

孙翔在想谁?

他又把自己错认成了谁?

一个年轻,外形条件又好的Alpha,有过什么样的经历都不足为奇。

第一次做的时候他就有所感觉,孙翔不是生手。

在孙翔到轮回之前,周泽楷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接触。出道于越云,又去到过嘉世,孙翔的职业生涯里应该也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或者这之中的某一个就是那个他睡梦里不小心叫错名字的人。

总之…不是他,就对了。

周泽楷原本以为自己对这种事没有太大兴趣,但事实证明……就算是他,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定律。

心里有了莫名的芥蒂,耽于那样的情热和快感里让周泽楷觉得不安。

这样虚幻的,仅凭口头契约就决定的关系毕竟无法长久,更何况在他退役之前,这种关系永远无法向外公开。

周泽楷想着接受采访时孙翔说过的话。

他那样横冲直撞的性格,似乎就适合站在阳光下,没有掩饰,无所畏惧。

所以炮友就炮友吧。

如果,能只维持身体关系而不论其他,如果能这样下去,直到抑制剂重新起效,应该也不错。

互惠互利——按照孙翔的说法,互相解决,本来也就不该牵扯过多。

这一个月他都维持的很好。

恰如其分的距离,除了训练时没有多余的交流,本来他们之间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

然而在洗手间里,在那样的情况发生时他不是没有别的选择,可本能地,还是拨了孙翔的号码。

迷乱又纵情的性吅爱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满足,他早该知道的。

只是,周泽楷想,他不明白,那个时候,孙翔的表情为什么那么焦虑?

看着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又为什么那么明亮?

他的眼睛里满是赤吅裸的渴望,周泽楷承认那时的孙翔非常迷人。

不管是不是错觉,不管这样的热情是不是唯一的,他都…没法移开视线。


简单一点的关系,对于现在的情况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周泽楷不知道那个未知且不怀好意的人有什么企图,可至少有一点,他不想把孙翔也牵扯进来。

同样的,他也该清醒地面对这样的关系,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才是正道。

周泽楷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手。

五指柔软而有力,在比赛场上,他是永远都不会轻易倒下的枪王。

那么现在也该是一样。


想着一个人,就立刻接到他的电话,这样的链接反应未免也太快了。

周泽楷看着手机屏幕上亮起的名字,他按下通话键。

“你去哪儿了?”孙翔的声音问,“大晚上的你出去干嘛?”

“有事?”

“没…、不,有事。”

“嗯?”

“我找你加练啊。”

“…”

“你在哪儿?快点回来,我在训练室等你。”

孙翔说完就挂了电话。

周泽楷看着他的名字从屏幕上灭掉,他转回了视线。

Alpha手指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他的手腕上。


只是很快就消散掉。


21.


周泽楷推开训练室的门,孙翔果然在里面。

说谎话都不打草稿的人正在专心致志。


周泽楷看了孙翔好一会儿。

直到孙翔打完一局,摘下耳机看过来。

“你站那儿多久了?我都没发现。”

“没有多久。”

周泽楷看了看其他开机键OFF状态的电脑,问孙翔:“加练?”

“加练……靠,我就只是看你不在问一下而已!”

干嘛一定要指出来!

孙翔觉得周泽楷真是烦人。

“喂,你到底去哪儿了?晚上不是有门禁来着,你队长特权啊?”

“没超过。”周泽楷相当坦然。

“……”

孙翔绞尽脑汁想对话的样子看在周泽楷眼里有些好笑。

“总之,你有事得跟我说。”

“…”

“你听见没有!”

周泽楷垂下眼睛,小声说:“…嗯。”

他在心里同样小声地说了一句抱歉。

下颌被Alpha的手指捏着抬起,孙翔大概没意识到这个动作太亲昵了,他的脸也贴的很近:“嗯什么嗯,那你先说你去哪儿了。”

“…”

“去见谁了?”

“……”

孙翔低下头在周泽楷颈侧附近闻闻,又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

“发情期快到了就不要出去乱跑。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其实,孙翔说的也没错。

周泽楷偏开头,把自己的腺体露出来。

“咬吧。”

“啊?!”

他的声音很小:“后天…比赛。”

周泽楷闭上眼,可那样的痛感却没有降临。

“我易感期也要到了。”

孙翔看着周泽楷:“应该就是最近几天。”


原来是这样。

周泽楷已经明白了。

第一次同步到达的发情和易感期……

孙翔应该就是要做这个才叫他回来。

“在这里?”周泽楷问。

“你说什么?”

“不是…要做?”周泽楷小声说。

孙翔:“……”

周泽楷真的很不对劲。

但这样主动开口的他也真的…太可爱了。


夜深人静的训练室


温柔又心酸的备份




评论(35)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