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22/23)

22.


轮回一路势如破竹般的强势胜利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第十赛季第十轮,又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十比零,轮回在主场毫不客气地把客队送回了老家。

时间进入到十一月,除了日常训练、比赛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轮回正副队长的生日快要到了。

第十轮赛毕,之前周泽楷和孙翔的杂志专访也在纸媒和网络平台同步上线,这是个非常讨巧的时机——‘两个一’的组合,恰好面临着十轮完胜,十一轮备战而沽的状态,实力和噱头的完美融合——各家记者都这么评论着。

下午训练结束之后,队员们围在休息室里一起翻看着这次的专访。

“这哪里是卖采访,明明是卖写真吧?!”杜明忿忿道。

占据了杂志整整十页的篇幅——轮回双一——双Alpha组合,周泽楷和孙翔的部分各占了一半。

周泽楷的部分排在前面,每一张照片都近乎完美。他穿着平日不常见的私服,在镜头前露出笑容。孙翔翻着他的采访,不外乎都是一些常规性问题——记者问到的择偶标准果不其然被公关部门CUT掉了。

“星星?”吕泊远问着,“队长还有这个爱好啊?”

“什么什么?”杜明立刻就要来凑热闹。

“那你为什么不玩魔道?”孙翔突然开口。

周泽楷笑了笑,没有回答。

“没记错的话,小周高中时参加过天文社?是这样吗?”江波涛看着他。

周泽楷点点头。

“不是吧,副队你知道的这么清楚……”

“——哪有副队不知道的事?”

“哎还有副队的生日感言!”吴启发现了新大陆。

江波涛摸了摸鼻子,笑道:“他们也是挺用心的。”

“就是不太巧。”方明华自然地接过话头,“小江生日隔天要比赛,大家也没法好好庆祝一下了。”

江波涛却笑了。

“这有什么,一个生日而已。不过就算没法大过,礼物总要有的吧?”

原来挑了这么一个下午聚在一起,其他人早有准备。

江波涛笑眯眯地接过众人的礼物,到周泽楷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些不安。

“队长?”

“队长快拿出来吧!”

周泽楷有些局促,但还是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放在展架上的,是一个精致的黏土小人。

——那是江波涛的魔剑士角色,无浪的造型。

“做的不太好。”周泽楷不安地说,“颜色上…”

“这么好看还叫不好?”杜明机智地捧场,“每年最想要的就是队长的礼物了。”

“队长这手艺直逼某些大牌手办涂装嘛,哪里不好,我都看出副队的武器换了。”

75级的大更新,银武的外形和性能当然也随之升级。

但孙翔却捕捉到了别的关键词。

“每年?”

嗯?方明华问头,解释着,“是啊,每年队长都会给大家做一个这样的小玩意儿,每年的造型都不太一样。”

“……”

这么用心。

孙翔撇了撇嘴。

怪不得这些Alpha都服他。

“孙翔你呢?”杜明拱了拱孙翔的胳膊。

“我……”孙翔说,“等这场赢了请大家吃饭!”

“哎?”

“不行吗?”

“不是不行……”

“我又不知道还有这个传统。”也没人告诉过他啊!

江波涛笑笑:“这是说,不赢的话就不请了?”

“——怎么可能会输啊?”吴启迅速补上一记。

“总之,祝你生日快乐。”孙翔挠了挠头,然后说。

“谢谢。”江波涛笑着应了,又转向周泽楷,“也谢谢队长,我很喜欢。”

“那就好。”周泽楷点了点头。


终于松了口气。

周泽楷看着队员们忙着帮江波涛拆礼物的忙碌,也放松了下来。

但其实颜色上他是不太满意的。

这次的礼物赶的匆忙,周泽楷也有点歉疚。

而原因更让他无奈。

日常训练之外的时间……被孙翔占去太多了。

他不想回忆那些夜晚,也确实因为没什么有价值的记忆。

除了做爱还是做爱。

之前已经打定主意只维持这样的关系,既然决定他就不会反悔,孙翔要求他做的,周泽楷没有再拒绝过。


今天的杂志专访却让周泽楷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

而孙翔显然也是一样。

这天晚上孙翔打开队长宿舍的门,看到他来,周泽楷一点也不意外。

他把手里的东西收好,整齐归位,从桌边站起来,就要到床上去。

孙翔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他。

“你干嘛啊?!”

周泽楷看着他:“不做吗。”

孙翔:“……”

和周泽楷做爱确实很舒服,他也很喜欢,但是……

“今天不做了。”孙翔粗声粗气地说。

好,周泽楷也点头,“还有事?”

“没事不能来找你啊?”

“…”

孙翔松开周泽楷的胳膊,先他一步到了床边,然后躺在了床上。

周泽楷静静看着他。

“聊天。”孙翔想了半天还是这么说,“你和我聊聊天呗。”

周泽楷有点意外:“聊什么?”

“聊……什么都行啊。”

周泽楷觉得孙翔大概只是无聊了。

他又回到桌边坐好。

孙翔把脸埋在床单里,Omega信息素的味道拂在鼻尖,孙翔用力闻了闻,身体也跟着放松下来。

“周泽楷。”

“?”

“你今天……”孙翔难得踌躇了一下,他清清嗓子,然后继续,“那个小人挺好看的。”

“…”

“是你自己设计的?”

“嗯。”

“每年生日都做,你一年要做几个啊?”

周泽楷想了想:“也没有…”

原本只是自己的小小兴趣,不过如果做出来能让队友们开心的话,他倒是不介意每年变一点小花样。

他就是这点不好。孙翔想。

太闷了,根本聊不起来。

从前在嘉世的时候孙翔和其他人都不算太熟,尤其和苏沐橙关系差。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能被肖时钦察觉出来,他算是少有的和孙翔关系要好的人。

善于把握气氛,带领话题,还是和这种人说话比较舒服。

但想想今天轮回众人的反应,他们都对这样的周泽楷适应良好。

尤其是江波涛。

孙翔又把脸埋得深了一点。

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要到队长宿舍来。不在周泽楷的发情期,当然也不在自己的易感期……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泽楷不再锁门了,孙翔想做的时候就来找他,周泽楷也没有拒绝。

身体和心情都变得轻松,日常训练成绩越来越好。

战绩同样一路高调刷新。

渐渐地,已经形成了习惯。

可孙翔仍然说不清自己有哪里不满意。

今天江波涛开心的样子和周泽楷放下心来的笑让孙翔很不舒服。

什么啊,快过生日的还有人好不好?!

孙翔烦躁地在周泽楷枕头里蹭了蹭。


周泽楷背对着孙翔坐着,心情非常平静。

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自控力都表现的很好。只是队友,只有身体上的关系,这让周泽楷面对孙翔时放松了不少。

比起…他想,比起忍不住要关注他的时候要轻松许多。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

忽然孙翔开口:“喂。”

周泽楷等他继续。

“你转过来啊!”

他低下头,然后真的转了过来。

孙翔趴在周泽楷床上,支着下巴,眼神明灭不定。

“周泽楷你过来。”

“…?”

孙翔拍拍他的床,示意周泽楷过去。


过去干嘛?by楷楷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的翔翔の备份



23.


孙翔全神贯注盯着电脑屏幕,右手滑动鼠标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他在看周泽楷出道时的视频。


十八岁出道,十九岁才性别分化,周泽楷发育的真够晚的。

孙翔的目光锐利起来。

他在镜头前局促地笑着,听到记者的问题也不会立刻回答,不安又紧张的样子哪里像场上那个冷静果决杀伤力强悍的枪王。

可这就是周泽楷。

孙翔靠在转椅上看着那张全无瑕疵的脸。

这家伙就这样装Alpha装了四年。

周泽楷不说原因但孙翔也差不多知道了个大概,总之不外乎是配合战队宣传一类的麻烦事。

任劳任怨的轮回队长,孙翔想。

反正自己做不来。


孙翔关掉了视频,躺回自己床上。

能来到轮回真挺不错的。

队里没有宵禁,晚上全凭自觉,孙翔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划开手机发呆。

职业选手群里的消息刷刷刷地快速刷新着。

孙翔看了一阵,只觉得索然无味。

他又点开轮回战队群,最后一个发话的吕泊远也好久没得到回应,大家应该都睡了。

周泽楷的头像同样灰着。

只隔着一堵墙,愿意的话孙翔完全可以去到队长宿舍,就算不做吅爱也好,人有点闷过头不爱说话也罢,他喜欢和周泽楷呆在一起。

抱着他,闻着他颈侧的味道,还可以看着他因为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

不知不觉里周泽楷已经占据了孙翔生活的每个角落。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孙翔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是不是…在做一叶之秋的黏土小人?

孙翔承认自己有点期待。

周泽楷还有那么多他不知道的事。

他垂着眼睛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

做吅爱时偶尔迷蒙的眼睛会让他很想亲他。

被快吅感逼到低声呜吅咽的声音也很可爱。

但这一切……只会让他更想欺负他。


一枪穿云虽然一点都不可爱,但是,那又不是周泽楷。

孙翔把脸埋在枕头里笑了一下。

…周泽楷。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地等着生日的到来。


然而在那之前,周泽楷的生日也要到了。

全明星票榜无可争议的第一——就在周泽楷生日到来的这一周里,疯狂的粉丝们把累积票数又抬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

“队长的魅力真可怕。”

“哪一年不是这样?”吴启猛地拍一下杜明的肩,“你就别羡慕嫉妒恨了。”

轮回四位全明星,除了周泽楷领跑票榜之外,前两周过生日的江波涛也因为粉丝们的火力排在第七位。

孙翔排在第九,吕泊远则排在十四。

其他人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今年全明星的投票结果——职业选手当然没几个不在意这个。孙翔听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

“不知道今年又会有多少?”吕泊远摸着下巴沉思。

“什么东西?”

“送队长的生日礼物啊,不是常规那种……”

“啊?”孙翔挑了挑眉,“你说明白点嘛。”

“就是,哎,”吕泊远看起来有点为难,“队长也挺尴尬的。”

孙翔一头雾水。

“——他是在说粉丝们送的信吧。每年都有。”方明华插道。

“这有什么不对的?”只是信的话,孙翔自己也收到过不少。

“不是那样。”方明华径自摇头,“粉丝们太热情了,小周也会招架不来。特别是有的粉丝……会送有信息素味道的信纸。”

像是想到那种情景,Alpha们的脸上无一写着‘浪费’。

孙翔:“……”

Omega送给Omega队长的信息素……

孙翔哈哈大笑。

“我就知道他是这种反应……”吕泊远无奈了。

孙翔收了笑容,还是忍不住抿着嘴角。

只是想想周泽楷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那,周泽楷,呃,队长他都喜欢什么啊?”

“嗯?”方明华看过来。

孙翔不想把事情说得那么直接。

他只好小声接上:“他不是要过生日了吗。”

方明华笑了。

“想知道的话,不如去问问队长怎么样?”

孙翔:“……”


去问周泽楷喜欢什么?

孙翔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发呆。


不用说这么开口实在太蠢,而且,问了他就会说吗?

这样也太明显了……

孙翔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他又翻出那本杂志。

孙翔盯着周泽楷的脸,一阵心烦意乱。

喜欢听音乐,会下国际象棋,喜欢星空……

孙翔的眼睛一点点亮起来。



11月22日,轮回对昭华,强劲的十比零仍然吸引着所有人的注视。

三场个人赛后,轮回在擂台又拿下两分。

1V3!

第一个上场的孙翔,轻松取下昭华擂台前两席,最后以20%的血量迎战守擂大将。

最终孙翔挑翻守擂选手时,轮回主场炸开的欢呼和掌声几乎将场馆掀翻。

杜明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里揉了揉耳朵,朝吴启抱怨:“又没我上场的份了。”

夹在孙翔和周泽楷之间的他往常还会有对峙的机会,可今天实在太倒霉了。

杜明愤愤不平。

“——孙翔确实啊……”吴启也感叹着,“这么猛。”

周泽楷静静看着。

“队长,不说点什么?”吕泊远也打趣着,他在刚才的个人赛里轻松拿下了一分,揶揄道,“这赛季的守擂之星恐怕要留给孙翔了啊。”

周泽楷笑了笑,没有说话。

擂台战毕,两队各自回到休息室备战团队赛。

孙翔的手指仍在微微痉挛。

“手。”周泽楷提醒着,“休息一下。”

孙翔挑了挑眉,趁着选手通道里没人,欺身压过去。

他眼睛里有光。

“队长,我今天打的怎么样?”

“…”

“你说啊?我打的怎么样?”

周泽楷看着这样的孙翔,心里觉得好笑。

这哪里是刚才操作出怒龙穿心破,划开锋利血线直直剜向对手心口,那个一击必杀的斗神?

明明是个幼稚的小孩。

离得太近了,Alpha信息素的味道渐渐浓郁起来,孙翔刚才应该相当亢奋。

周泽楷轻轻推开他。

“打得很好。”

这样的对话以前也发生过,周泽楷想。

说完之后他就打算跟着大部队离开,可孙翔拽住了周泽楷的手腕。

下一秒,猝不及防的吻带着Alpha热烈的气息拂在他的嘴唇上。

孙翔只亲了一下就放开。

周泽楷留在原地,神色有些怔然。


轮回的团队赛攻势依旧强劲。

鬼影坟墓,这张地图尤其适合遭遇突击战。只用了十分钟就结束的战斗,除却干净利落地了结对方治疗的战术,‘双一’的表现仍然亮眼。

子弹呼应着魔法波动的炫光,战斗法师手握战矛,百龙流星打的加速效果让孙翔冲在了最前面。

豪龙破军!

战矛收招的速度极快,而紧接着,呼啸的弹雨毫不留情地散射而下。

承前启后、左右开弓……周泽楷操作下的一枪穿云礼帽高高扬起,神枪手的面孔冷厉而决然。

抖枪接一个漂亮的踏射,左轮甩开流畅的弧度,双枪合并!

飞枪开火!

那是周泽楷的标志性技能动作……

巴雷特狙击的爆裂声中一枪穿云停下脚步,礼帽斜垂,风衣猎猎,屏幕后的周泽楷垂下眼睛。

他是轮回的中心。

他正站在所有人包围的地方。

周泽楷摘下耳机,揉了揉手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虽然是这样强势压倒性的胜利,但轮回队长周泽楷却在赛后的发布会上有些不在状态。

事实上这也是常态。

这是轮回的主场,记者们也都相当识趣地没有为难他。例行的提问采访环节过后,在回俱乐部的大巴上,周泽楷又掏出了手机。

有些莫名地,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整个发布会时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周泽楷低下头,荧光亮起来,屏幕上,那条信息还在。


——今天晚上,到我房间来。


评论(19)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