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abo/28)

28.

孙翔这次易感期确实不太讨巧,正好卡在联赛十七轮的末尾,为了正常出赛,他必须要靠抑制剂避免各种可能的情况。
对越云的比赛大家都相当放松。
出发到比赛席前,江波涛笑着问了孙翔一句:“小孙的母队,可不要手下留情哦?”
所有人都听得出这是活跃气氛的调侃,可孙翔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开口:
“副队你打贺武的时候放水过?”
“……”
“所以我也不会。”这问题真是蠢透了。
孙翔冷着脸,面色不善地第一个出了主队备战室,留下一堆人面面相觑。
“他怎么了?”
“我哪儿知道…”
“孙翔是不是易感期了?脾气真大。”
“可他以前不这样啊……”
到轮回之后孙翔的改变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突然之间他又变得这样不可接近,一时间大家都有点不适应。
队员们纷纷小声议论着,陆续出发。

第十七轮,轮回主场迎战越云。
十比零!
轮回的粉丝们已经习惯了自家战队的强悍,对手又是一支弱旅,没什么理由不能继续十比零的辉煌。
然而第一场单人赛却被越云拿下。
于念从选手通道走出来的时候一脸挫败。
打败他的,正是越云战队的狂剑士选手,‘横刀’的操作者。
“放轻松一点,只是一场单人赛而已,后面会赢回来的。”方明华安抚道。
强队在弱旅的算计下翻船的前例比比皆是,轻敌也好状态不佳也罢,总之这一场的梦幻十比零就此彻底泡汤。
孙翔站了起来。
他有一对高耸的眉峰,皱起眉的样子锋利又尖锐。
“我去趟洗手间。”
孙翔和第二个上场的选手先后错身,消失在选手通道里。
他的背影看起来竟然有些萧索。

“他没事吧……”杜明小声嘀咕着。
“孙翔不应该啊。他现在用的可是一叶之秋。”吴启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周泽楷从孙翔离开的背影上收回视线,也站了起来。
“队长?”江波涛问着。
周泽楷朝他点点头:“我去看看。”
“可是……”
“没关系。”
周泽楷说着,就离开了准备席。

周泽楷来到洗手间门前时踌躇了一会儿。
这里是Alpha的洗手间,如非必要,周泽楷向来避免去到这种地方。主场作战的安心感给了Omega支撑的力量。周泽楷推开门时自己熟悉的信息素味道几乎满溢而出,太明显了,从这样聒噪不安的气味里就能说明一切。
孙翔的情绪相当不稳。
他果然是躲在这里打抑制剂。
周泽楷用力闭了一下眼睛。
“孙翔。”
“……”
他又问:“孙翔?”
“你来干嘛!”孙翔不耐地提高了嗓门。
“没事吗。”
隔间里的人沉默了。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孙翔的味道太浓,他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但他还是开口:“需不需要…”
“我不需要。”
“…”
沉默被静寂拉长。
针管被抽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冲水声,还有……
“你快点回去吧,在这呆着干嘛。”
“但你—”
“还是说,你现在能给我上?”
“……”
周泽楷安静了。
孙翔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手指也一点点收紧了。
这话说的绝不高明,但就是……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周——”
孙翔深吸一口气,匆忙打开隔间的门。
空空荡荡的外间,周泽楷已经不在了。

擂台赛,周泽楷仍然没有上场。
两分最终被轮回收入囊中,周泽楷表情淡淡的,似乎对这样的提前结束已经司空见惯。
团队赛,轮回的攻势仍然强硬。
几乎没有什么悬念,横刀——和他的操作者,怒血狂涛状态下的狂剑士双目赤红,手握战矛的一叶之秋却毫无表情。
重剑化为一道巨大的血刃,血刃落地的一瞬立刻爆散开去,灰尘震荡开来,血色晕染开的波动范围里腥红一片。
旋风斩、地裂斩、三段崩山击后接绝地风暴……
飙高的apm曲线此时具象为手指间飞快的动作,战矛化身为龙,扭头叼住狂剑士,包围,破开桎梏,裂解,血色喷溅……
手刃自己带出来的角色真的会有快感吗。
孙翔不知道。
这样的情形和他年少无知时经历过的第一次易感期何其相似。
不愉快的回忆被一点点勾起来,记忆鲜明地挑衅着他的神经。
他也没能想到自己会是这样在与过去作结。

9比1。
不完美,但也没什么遗憾。
那些丢脸的记忆早该忘得差不多了。
孙翔从操作席里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指,跟着人流走了出去。

周泽楷在赛后率先回到了宿舍。
表面上再怎么波澜不惊,可他真的有点生气。
孙翔情况特殊,他可以也当然理解。周泽楷知道,因为他自己的原因,孙翔应该是——很久没再打过Alpha抑制剂了。
就是因为担心才会去看。
不得不说听到那样的话他有点失控。
真的,非常伤人。
…是我理解错了吗。
周泽楷沉默地坐在桌边。

他是知道的,一直以来他们的关系都在靠身体维持。Alpha和Omega,这似乎应该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身体完全契合,纠缠在一起也确实解决了很多麻烦。
那么还会有什么问题?
就算没有过类似的经验,周泽楷隐约明白这样是不够的。
孙翔前进的速度太快,破坏力十足,周泽楷身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前例,一重重意外叠加又反复,他的防线一退再退,也想过、尝试过只维持现状就好,可到了最后……周泽楷想他是真的接受了他。
我喜欢他什么?周泽楷问自己。
偶尔的孩子气、不讲道理……但大多时候,周泽楷能拿捏住孙翔的脾气。
可偏偏就是在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悄悄察觉到了这个Alpha笨拙的温柔。
他承认自己生日时是被感动了。——出于完全的惊讶,完全的意料之外。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做爱,只是单纯地靠在一起,直到双双被睡意侵袭。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周泽楷呆呆看着孙翔的侧脸,这个Alpha的睡脸埋在他的胸前,那么近,近到在静谧里突然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他喜欢那种感觉。
孙翔想知道他的过去,周泽楷亦是告诉了他。——他们无声地靠近了。可同样的,在他试图碰触孙翔从没提起过的过去时却被拦在了门外。
缺乏沟通,或者方式不对,周泽楷想。
可他又觉得无奈,这偏偏是他最不擅长的东西。
因为有了期待,所以才…周泽楷垂下眼睛,所以才会觉得迷茫。
还有,他自己都不想承认的,轻微的难过。

周泽楷第一次开始觉得,这样,是不是有些草率。

心绪一旦翻搅混沌就很难平静下来。周泽楷着手整理着凌乱的桌面,那些信件堆得太高了,借着这样重复规律的动作他必须要冷静下来。
要和孙翔谈谈吗。
还是……
手边擦到一封信的封口,里面的内容物飘落了下来。
周泽楷弯下腰把它拾起来。
然而,目光转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他却僵住了。
血液逆流的声音一瞬间翻涌而上。
甚至连一向平稳的手都不易觉察地轻颤了一下。

不会看错的……
周泽楷有些呆滞地看着手里的照片。
背景被淡化模糊,照片上的人面部经过了处理,身上还穿着衣服——距离全裸是有相当一段距离,可尽管如此,衣衫不整的样子仍然过于刺眼。微微敞开的腿间那些白色的痕迹更加泫然若揭。
那是,他的衣服。
照片上的人无疑是他没错。
周泽楷把那张照片扣在桌面上,失速的心跳越来越快。
可就是因为这样,他又看到了让他更失措的东西。

那张照片背后留下了一行字。

——离开他。

评论(2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