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abo/29)

29.

Q市今冬多雨雪。

轮回一行人到达霸图主场馆时,外面又开始飘起小雪。
周泽楷站在队末,回头看了看。
方明华一直站在他身边。
“怎么了?”
周泽楷摇头。
“别担心。”方明华宽慰着他。

场馆内喧哗明亮,内与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如果可以选择,周泽楷这时比较想呆在外面。
然而,外面似乎也不一定就足够安全。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糟糕,周泽楷想。
被人在暗处设计、在无声里被紧盯着投以视线……甚至威胁。
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想得到什么。
但周泽楷不会再放松警惕。
他抬起眼睛,迎着场馆里沸腾的人声和光亮走了进去。

全明星周末的第一天基本是主场的宣传,碰巧这一次——周泽楷暗自庆幸,叶修揽去了新秀挑战赛的全部火力——而不是他自己。
回到酒店时雪还在下。
因为某些隐晦的关系,在外出比赛时周泽楷从来都是自己睡一间,对外声称队长福利,也从没有人疑心过什么。
他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小口小口喝着。
身体里似乎暖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北方太冷的缘故,到Q市之后他一直有些手脚冰凉。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的缘故。
谨慎思考之后,周泽楷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方明华。
这是他在轮回最信任的前辈,第五赛季出道时力保他做队长,第六赛季自己经历性别分化的慌乱里悉心照顾他,鼓励他的人。
周泽楷翻出手机,看着方明华发来的信息。
——我们会再加强安保措施的,你自己也要小心。
——告诉你父母了吗?
——不要太担心,俱乐部会解决这件事的。
——晚上好好睡一觉。
类似的短信几天里从来没有间断过。
周泽楷划到对话最底端。
他看着那行字,缓缓闭上眼睛。

——小周,你打算告诉孙翔吗。

不,周泽楷在心里说,不会告诉他的。
…没有必要。
已经够麻烦的了,不需要,也不应该,再把孙翔牵扯进来。
他在这时觉得庆幸。
庆幸自己还足够清醒——还能从那种状态里脱离出来。
想想看孙翔也真的没什么大错。
要说的话,是不是,还是自己比较反复?
周泽楷无声地笑笑。

可这时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周泽楷谨慎地没有回应。
一阵一阵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疑虑被打消,他的心下落又重新揪起——熟悉的频率和节奏,那是孙翔。
果不其然外面的人开口了:
“周泽楷我知道你在里面。”
“…”
“开门吧。”
“我有话…跟你说。”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看得出来,从这次见面开始,孙翔一直想找机会和他说话。
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少见,周泽楷不是没有发觉。
但是孙翔又能说什么?
周泽楷不禁想,要是……
他的心似乎从飘落的冬雪里拨开一条微小的缝隙,温暖的,明亮的,尽管他不想承认可确实在渐渐变得雀跃起来。
门打开时周泽楷听到自己有些不平静的声音,他做好了被握住手腕的准备,被推开门一把扯过压在门上——那是他们之间常有的动作。
可是并没有。
周泽楷看到孙翔像是松了口气的神情,这个Alpha似乎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推门进来。
“你要睡觉了么?”孙翔问。
“还…没。”周泽楷答。
空气变得冷淡起来。
“你…”
“你——”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继而抬头看着对方的脸。
又很快都移开了视线。
“我…那个,”孙翔的声音非常不自然,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我那天,态度不好。”
“…”
“就…比赛那天。”
“…嗯。”周泽楷声音很轻。
“我不是故意的。周泽楷,你……”
靠,孙翔简直服气自己了。
一句简单的道歉拐弯抹角都讲不出来!
简直是被周泽楷传染了……
他第一次觉得这么煎熬,要怎么说才能让周泽楷不再是这副淡淡的样子?
要怎么说,才能让他好好地抬起头看着自己?
孙翔不知道周泽楷是否能感觉到自己的尴尬纠结。

只是垂着眼睛,轻轻抿着嘴角,周泽楷也许刚刚吃了或者喝了什么,嘴角留有一星乳白的痕迹,孙翔看着看着,一股难耐的冲动突然涌上。
想亲他。
把他嘴角的痕迹舔掉。
卷住他的舌头和他接吻,让他……

“没事。”
“……”
周泽楷继续说:“我没生气。”
“……”
他开始看着他了:“还…有事吗。”
“……”
“没…了。”孙翔说。
这么平静的周泽楷,似乎把之前他的那点焦躁全部都吸了进去。
淡定而平静的,如同漆黑而不可见底的深渊。
他好像,根本不在乎。
也不根本不可能会生气。
孙翔心里自嘲地笑笑。
是我多此一举了吗?
可是——
“你也早点休息。”周泽楷说,“很晚了。”
“我今天…”
“嗯?”
没有,孙翔一秒调整了语气,“我今天晚上要出去。”
“…嗯。”
“那就明天见。”
“嗯。”
孙翔深吸一口气,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朝周泽楷发脾气,可孙翔也不知道到底该生谁的气。
关上门之后孙翔没有立刻离开。
他慢慢靠着墙蹲下来,抱住膝盖。
不止是发脾气吧?
他想做的,根本不止是这样。
想抱他,想亲他,就在刚才理智断线的那一刹那孙翔非常想上了周泽楷。
做爱时的周泽楷才是个Omega,会被他刺激出真正的反应,而不是……而不是这么一个软硬不吃永远平静永远淡然的Alpha。
之前不一直是好好的吗?
孙翔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出租车在沿海公路平稳前行,孙翔坐在后座发呆。
客场打比赛时来过很多次的城市了,可毕竟还是没有什么太深印象。——要出去。刚才孙翔是跟周泽楷这么说的,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
第九赛季,降级的嘉世当然没去凑这个热闹,经理照顾队员们情绪,也没做什么宣传,他那时在挑战赛的漩涡里欺负着菜鸟,无聊到对这些商业性质的比赛毫无兴趣。
还好身边有个能说话的肖时钦。
如果不是刚才唐昊打了电话过来,那么他这会儿应该是去找肖时钦了。
事实证明关键时刻唐昊这家伙还是很有点用处的,从出租车上跳下来,被凛冽的海风冲了一个哆嗦的孙翔着实被眼前目的地惊到了。
海景别墅灯火明亮。
孙翔忍不住翻白眼:玩的这么大。
一群年轻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几个积极的嚷嚷着明天要办海滩BBQ,这会儿就有人在做准备工作。
“你们真会玩。”孙翔啧啧着。
“反正明天白天又没事儿,”刘小别专心调蘸料,“明天肯定还一拨人来呢。”
“这谁的别墅?”孙翔问。
“反正不是你的——喂,别偷吃!”
原来,谁的别墅也不是。百花前队长张佳乐算是尽了地主之谊——跟霸图老板租来给一群人玩儿的。
今年张佳乐没能进全明星,人看起来倒是还很精神。
“唐昊呢?怎么没见唐昊?”
“你找他打架啊这么急?”李华打趣着。
“唐昊,心虚躲楼上呢吧。”刘小别手脚麻利地弄完了自己的那份,擦了擦手,朝张佳乐的方向努努嘴,“怕他老队长揍他。”
孙翔:“……”
“什么意思?”
“张队以前可宠小远了。你不知道?”袁柏清施施然地讲起八卦,“亲传弟子的待遇。”
百花唯一的Omega,待遇又能差到哪里?
孙翔还没从这复杂的关系里绕出个头绪,就看到张佳乐拍了拍邹远的肩,而后上楼去了。
邹远也走过来和孙翔打招呼。
“你来的真晚。”
“是唐昊通知的太晚了。”孙翔不忿道,“要不我就找别人玩儿去了。”
嗯?邹远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本来要去找肖时钦的,”孙翔扬了扬手机说。
邹远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又黯淡下来。
孙翔完全没发现他的异样。

之前和唐昊聊天时问到过的事情又勾起了孙翔的好奇心。
现在这么近的距离,邹远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还有一点刚刚Alpha离开时留下的气息。
和周泽楷一样的,他也是百花队里唯一的Omega。
邹远没被标记,孙翔差不多立刻就有了结论。
“你和唐昊?好像不对,蓝雨的于锋?”孙翔皱眉,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邹远看着孙翔:“那你呢?”
邹远的表情非常平静:“我也很好奇,你们Alpha到底怎么想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孙翔不解。
“你真的不知道吗。”
“什么知道?”他几乎要被邹远绕糊涂了。
这好像不是孙翔认识的那个邹远了。
这个Omega,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强硬过。

“你刚才说你要去找雷霆的肖前辈。”
“……”
“去找他玩?玩完之后呢?”邹远像是在对自己说一样平静地继续着,“你们Alpha,是不是都一样?”
这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总是以为全世界围着自己打转才是唯一的道理。
总是这么堂而皇之地伤害别人,自己却毫无知觉。
这样真的很残忍。
邹远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苦笑。

“孙翔,你不知道他喜欢你吗。”





狗血三重奏(昊远前传/孙肖前传/翔周正片

评论(2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