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abo/30/31)

30.

一夜细雪,全明星周末第二天是个大晴天。
轮回当然也收到了霸图方面的邀请。
江波涛一早清点人数的时候却发现孙翔不在了。
和孙翔分到一间房的吕泊远解释着:“昨天一晚上他都没回来。”
“孙翔对这里很熟?”
“没准先出去玩儿了吧。”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拉紧了领口。
江波涛看他的脸色,温声劝着:“小周,还是再穿厚点吧?海边风大。”
“副队你偏心啊!”杜明嚷嚷着,“看我!我也很冷的!”
杜明挺了挺前胸,表示自己也亟需组织的温暖。
“你不是为了见女神故意穿这么薄的?”吴启及时浇灭了这点火苗,幸灾乐祸道:“冻不死你。”
“而且霸图会请兴欣吗?那可有叶修。”
“多大仇。”
“卧槽你们真是够了……”

调侃归调侃,整装之后队员们各自回房又武装了一通。
周泽楷出来时脖子上多了一条白色的围巾。
他的皮肤白,小半张脸都埋在柔软的围巾里,只露出一点上唇,很淡的颜色。
那点浅淡的颜色直到进了有暖气的别墅里才一点点红润起来。

陆陆续续各家战队都到齐了,不多时,霸图队长韩文清也出现了。
Alpha汇集的场所,尤其是气息足够强大的Alpha们,就算别墅空间足够大,仍然让在场未经标记的Omega们有些紧张。
方明华一直陪着周泽楷。
“已经有部分消息了。”方明华低声说,“保卫部核查了那段时间的出入记录,还有监控录像。”
“结果呢?”
方明华看着他:“不太明朗。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
周泽楷沉默了。
联系到之前几次的遭遇,可疑的人群并不难猜。
但对方是合作两年之久的公司,如非必要,轮回方面不能妄作揣测,更不能打草惊蛇。
尤其是根本没有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
之前,周泽楷和医生说的‘等’,不外乎就是这个意思。
只是谁也不知道,再下一次的威胁到来之前又会发生什么?
周泽楷兀自出神。
“小周,”方明华放软了声音,“虽然我这么问可能不太妥当,但你和孙翔……到底怎么回事?”
“…”
“我知道你的想法,也都可以理解。”
周泽楷的手指收紧又放开。
“但是Alpha的想法可能都会比较……怎么说呢,固执?偏激?尤其是孙翔那样的性格。”
方明华的潜台词周泽楷已经完全明白了。
如果事情最终被孙翔知道,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再深层一点的意思,周泽楷知道,他们之间的事,绝对不能影响到比赛,影响到轮回。
“别担心。”周泽楷朝方明华笑了笑。
这次换他来安慰他的前辈了。
“不会有事的。”周泽楷清晰而缓慢地说。
方明华宽慰着他:“我会站在你这边。俱乐部也是。”
“嗯。”
“所以今天不如就好好玩玩休息下?去找找你的同期也好。”方明华笑着说。

别墅里渐渐人声嘈杂起来,交杂的信息素味道闻起来让周泽楷不太舒服。
…有点喘不过气。
他决定出门走走。

这幢别墅选址很好,一贯财大气粗的霸图老板选了海湾一角作为瞭望台,出门不远处就是柔软的沙堤。
偶尔岸边有一两方礁石竖立,海水一浪一浪地翻涌着,击打暗礁的回音模糊又动荡。
大海啊全是水。他莫名其妙地想起大家常去的那家KTV,唱到High时各种搞怪的腔调都很丰富,把这首打油诗变着花样的唱是杜明和吴启的最爱。
想到那时唱起过的,听到过的歌。
是有一个人的歌声非常好听。
周泽楷记忆里的孙翔,不太相熟的,那时还完全是个桀骜少年的模样。
像刺猬一样虚张声势,偏偏还喜欢挑衅,然而太不凑巧,这只刺猬偶尔露出了柔软洁白的肚皮,安然无害又温柔,毫不设防的样子和以往太不相同。
更不凑巧,他靠近了,他伸出手,他感觉得到。
他就在那样的猝不及防下触到了自己意料之外的柔软,可在那之后,又被暴起的尖刺扎伤。
孙翔一直有着周泽楷没有的部分。
他的火热,他的肆意他的张扬。
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吸引了目光。
海水漫上沙滩,周泽楷停下脚步。
视线也凝滞起来。
——前面有人。

孙翔拉紧大衣的领子,还是没能忍住,打了个喷嚏。
海风潮湿的水汽几乎打湿了他的睫毛。
为什么要来海边?孙翔开始后悔。
与其要受这种身体心灵的双重折磨,倒不如在别墅里把话问清楚才最好。
手指僵硬地划开屏幕,他没给肖时钦打电话,只是发了条短信,让他到别墅之后就过来。
可是要和他说什么呢。
孙翔踢了踢脚下的沙子,冰冷又坚硬的触感。
像是碰了壁。

昨晚邹远的话无异于一句惊雷。
孙翔脑海里一根从没察觉到的弦啪嗒断了。
孙翔没问为什么,他甚至没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少开这种玩笑,邹远看着他微笑,而后笑容淡了。
一夜无眠。
他要承认自己想的太简单。——孙翔从来没往那个方面考虑过,原因同样太简单,Alpha和Beta?
那怎么可能?
性别并非不重要。在高中决定要打职业之前的那段时间,已经性别分化的Omega们纷纷扬扬的情书塞满了孙翔这个被认定必定会成为Alpha的书桌。
孙翔是知道的,也一直为此觉得骄傲。
长得足够帅又能力强,受人崇拜天经地义。
就算是他从嘉世这艘沉船艰难上岸后,这份自始至终一直存续着的自信也没有被消耗殆尽。
可还是有些部分渐渐消失,完全消失,继而死去了。
那些狂妄无知的部分,孙翔原本不懂也不想懂得的部分,在叶修一次次的打脸里他跌的鼻青脸肿,不再好看不再严整,他也终于不再是不可击倒的了。
摔得那么惨那么痛,没有人比肖时钦更知晓他的狼狈。
因此孙翔几乎固执地觉得,有些过去不需要提起。Alpha的自尊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过去的过去。
肖时钦又喜欢他什么?
孙翔茫然。

他看着脚底湿润的细沙被一层层海水浸湿又后退。雪沫融化在海水里的过程看起来有些恶心。孙翔手指插进沙地里胡乱划着,很快温柔的海水又把这些痕迹抚平。
强风之下,打火机的火苗燃起又熄灭。这么反复几次之后,孙翔终于失去了耐心。
他烦躁起来,握着那只无辜的打火机,Alpha的手劲太大,指甲深深嵌进手心,孙翔却不觉得疼。
远处的海岸线也看不到了。
铺天盖地的白色,白的近乎刺眼。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的时候孙翔愣住了。
他看了那个名字一会儿,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

隔得距离不远,一方礁石阻碍了部分视线,周泽楷在原地看着孙翔纠结的样子,他有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过去。
海水冰凉地漫过脚底。
孙翔看起来彷徨又郁燥。
一晚上而已,他是怎么了?
周泽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走过去。
然而孙翔忽然开口说话了。
是在打电话,海风呼啸里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分明,嗯嗯啊啊的几声招呼,孙翔在迟疑。
而后他站了起来。
孙翔目光望过来的那一刹那周泽楷以为他已经看到自己了。
孙翔朝周泽楷的方向走过来,声音也越来越近。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聊聊。”
“——”
“我怎么没看见你?”
“——”
“在哪儿啊?海边都是雪,你走路小心点。”
“——”
“我不一直都这样?”孙翔的声音提高了。
“——”
“就说没——”
孙翔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似乎又转了一个方向。
背靠在冰凉的礁石上,海风灌满口鼻,周泽楷忽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样算什么。
他为什么不出去看看?
心里这么想,但脚下根本无法移开。
长久而静止的沉默。

浮泛而来的海水不断侵蚀着薄薄的落雪。
周泽楷打定主意,终于再次朝那个声音消失的方向看过去。
‘哗哗’的海潮声此起彼伏地回荡着。

其实没有什么,听不到是因为没有人再说话。
风声,海潮翻涌声,所有的声音都变得那么遥远。

孙翔蹲在沙地上,那么高大的Alpha,看起来却像个无措的孩子一样。
而那个和他打电话的人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顶。
孙翔没有反抗没有焦躁。
像被安抚的幼兽。

肖时钦朝孙翔温和地笑笑。
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围上了孙翔低垂的后颈。

31.

江波涛是在别墅二层的小房间里找到周泽楷的。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打电话没人接,但也没挂断,这么反复几次之后江波涛变得有点担心。
…毕竟他是个Omega。
周泽楷闻声回头时看到的就是江波涛放心下来的神情。
“去哪儿了?”江波涛笑着问,他是不会有什么让周泽楷尴尬的发言的,诸如打你十通电话明明听得到却不接——这种话。
“出去走了走。”周泽楷想了想,然后说,“张新杰。”
“张副队给你安排的地方休息?”
“嗯。”
江波涛了然。
“这里风景不错。只是下雪可惜了。”
周泽楷笑笑。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事实上周泽楷的肤色一贯如此,但江波涛还是敏锐地察觉出了不同。
“外面很冷吗?你出去也有一会儿了,要不要喝点什么?”
“牛奶。”周泽楷说,“我自己…可以。”
好,江波涛温和的笑,“那小周你等下还是要快点下来,BBQ快开始了。”
说完他就出去了。
周泽楷握了握自己的手指,确实,十指冰凉。

北方真的太冷了,尤其是北方的海边。就算有暖气也很难变得温热起来的身体不断提醒着他这个事实。
温热的牛奶温暖了冰凉的身体。
周泽楷小口小口喝着,低下头看着杯子里纯白的液体,忽然觉得一阵恶心。
他把那杯牛奶全部倒掉了。

周泽楷把窗户开了一小条缝隙,这群人终究还是没玩的那么大,海滩BBQ被霸图队长冷着脸以实行困难打扫麻烦为由给否了,于是众人就在别墅前庭外的开阔地搭起场地,总之没辜负难得的晴天。
笑声骂声,提醒烤肉翻动的声音,‘兹兹啦’的翻搅声,叮叮咣咣的器皿交错声……
说话的声音。

周泽楷想自己这样确实不太磊落——偷听么,尽管那不是他本意。
也根本不是故意的。
很难形容十几分钟里他的心情有了怎样的变化,大概就是跟着海潮起起伏伏,浪头倏然打过来,翻搅着呼啸着,然后沉没了。
死水一样平静。
他是一早就知道了的,在那个燥热的夏休期里一切开始的时候。孙翔压着他的身体进入的熟稔让周泽楷知道他并非一张白纸。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做炮友而已,互相解决,哪里需要这么你明我明。问题解决了就好了——泾渭分明一类的执念,早就在纠缠的身体里没了踪迹。
不过现在,他是真的知道了。

什么感觉?
好像也没太大感觉。
一贯的冷静自持,一贯的安然沉静,他身体里那个一枪穿云的影子好似忽然苏醒了,支撑他着听完,直到他率先离开,直到周泽楷自己都觉得无趣。
听到肖时钦说是的,我喜欢你。
听到孙翔没了声音。
听到肖时钦说你别放在心上。
听到那个温和的雷霆队长说过去的,早该过去。
听到孙翔断断续续的声音。
听到肖时钦问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听到孙翔反应飞快的声音,他说没有。
他又在道歉了。

孙翔大概永远不知道他能有多伤人,周泽楷想。
一遍一遍地和别人说着因为你很重要,因为你很重要我不想让你难过,一次又一次地喃喃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他是真的没有自觉。
原来,那样的温柔迷茫,他见过的少有的脆弱和天真都不是独有的。
孙翔真正低下头道歉的罕见姿态,慌乱而又有些不能连贯的,连道歉也都是周泽楷熟悉的迷惘语调。
正因为珍贵,所以才要小心翼翼地对待。
这才是道理。

周泽楷想孙翔大概也是需要他的。
他需要的是作为Omega的周泽楷,因为一桩可笑的意外变得牵扯不开的干系而扭在一起的状态,大约就是这样了。
然而多数时候,除了床吅上不甚清醒的那些时候,他都不是,他从来不是。
现在周泽楷看的无比清楚明白,之前困惑的全部一揭而过,孙翔心里有个模糊的影子,如果换做一枪穿云,那么一定会是一记膝撞顶开,甩枪开火,一定要把那个影子全然击溃在自己面前,要看到血淋淋的碎片,不留一点余地。
可周泽楷不会。
周泽楷低下头,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哪里痛吗?
其实没有。

像结束一场战斗,像打完一局比赛,眼睛重新清明目光重新凝聚,沉下去又浮上来,如释重负,身体里消解又筑起的防线回到他的眼前了。
很好。
周泽楷站起身,推门出去。

孙翔在大厅里见到裹着白围巾的周泽楷时,第一反应是好看,第二反应他是不是冷,第三反应,他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脖子。
那里空空的。
围巾早就还回去了。
安静地坐在大厅一角,偶尔应着路过选手的招呼,周泽楷抬起眼睛,湿润的黑眼睛都在微笑。
孙翔犹豫了一下,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可还是慢了一步。
周泽楷先看了过来。
他眼睛里是询问的意思。
“你冷吗。”孙翔问。
周泽楷摇头。
孙翔简直克制不住自己的反应。
他摸了一下周泽楷的手背,冰冰凉凉,放外面的温度也许挺合适,可这毕竟不是室外了。
“你冻着了?”
还是摇头。
带着潮气的黑色眼睛转了过去。
周泽楷的意思很明显:我没事,我不想理你了。
孙翔烦躁起来。

这两天里他的世界翻了个尽头,所有想到的没想到的,惊讶的不惊讶的全部倒了过来。理不清思绪,连话似乎也没能说个明白。
偏偏前庭的江波涛朝这边挥了挥手,周泽楷站起来,看样子是准备过去了。
孙翔一把拽住他的手腕。
“做什么?”周泽楷疑惑。
他太平静了。平静的让孙翔觉得心虚。
冰凉的手腕。孙翔握紧了,再放开。可这样是没有用的,这也也不能让他很快地暖起来。
于是落进周泽楷眼里的不过是孙翔皱着眉头的脸,眉峰挑了一下,显得他更加不耐烦。
周泽楷确实是很平静的。他来到前庭,轮回烧烤分部已经有了初步收获,看来职业选手们争强好胜在这项目上也没能有所保留,周泽楷很快加入进来,帮着方明华递酱料,杜明从隔壁微草那里偷来烤好的培根时周泽楷很自然地第一个尝了一下,又自然地推给其他人,欢声笑语混着烧烤兹啦兹啦的特有声音,气氛融洽的不得了。
他的世界打开了一点,于是更多光涌了进来。
一片风平浪静。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放在平时,诸如蓝雨的喻文州一类人缘上佳的队长会和周泽楷打招呼也没什么稀奇。虽然从不主动也不擅长交际,可周泽楷毕竟是轮回队长。
周泽楷看到拿着盘子过来的肖时钦,真的愣了一下。
“周队。”肖时钦很客气地笑笑,“下周又要比赛了。”
周泽楷点点头。
全明星过后的第十八轮,轮回将对战雷霆。
都是常规性的寒暄,两人正说着向大厅里走,忽然有人扑上来攀住肖时钦的胳膊,小个子的女孩笑着冲周泽楷打招呼,大眼睛眨眨,里面泛起一遛水光。
“注意点形象。”肖时钦扶了一下戴妍琦,以防她摔倒。
“不用队长你说我也知道,谁还要在枪王大大面前出丑呀。”
周泽楷怔住,有些赧然地笑笑。
“我在杂志上看到,枪王大大也喜欢看星星,是真的喜欢吧?”戴妍琦问。
“…嗯。”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戴妍琦像是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哼,本来才不想特别积极地帮助那个家伙呢。要不是队长拜托我……我真是一点都不喜欢他。”
“嗯?”周泽楷是真的疑惑了。
肖时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制止:“小戴——”
突然,周泽楷的手腕被猛地扣住,他猝不及防地被扯的后退了两步,那么大的手劲,几乎捏的他腕骨生疼。
孙翔头也不回地把周泽楷拉走了。

“你们说什么?”孙翔很有点紧张地盯着周泽楷的眼睛。
“…?”
“刚才都说什么了?!”
“……”
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这是有些慌乱的孙翔。
你在急什么?
周泽楷心里笑笑。
“比赛的事。”
“是吗。”孙翔挺疑惑地看着周泽楷。
他在不安。
你又在不安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比安静比沉默谁能赢过周泽楷?于是孙翔毫无悬念地输了。
他松开周泽楷的手腕。
“晚上我去找你。”孙翔深吸一口气,然后说。
“…”
“你晚上别出去乱跑。”
“……”
周泽楷看一眼孙翔,又垂下视线。
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再次词穷的继续





评论(33)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