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abo/32/33)

32.

事情远比孙翔想象中复杂。

他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了。
事实上,周泽楷一贯也就是这个样子。好看的,经常会露出局促神情的脸——这点局促会在熟人面前大打折扣——周泽楷朝杜明微笑,应和着吴启的话尾轻轻点头,侧脸听江波涛说话,探过头去,在方明华的低语里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
一贯如此。
甚至,他变得开始看着孙翔了。
平静的,带一点疑问的神色,周泽楷永远这么淡然。
全明星后的一周,整支队伍还留有一点狂欢后的懈怠气氛,江波涛在训练后的讲话里提出这一点,众人纷纷应着,周泽楷垂着眼睛,十指交握。
他给自己做手操。
一旁的孙翔心里堵得要命。

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变得踌躇了?
Alpha的直觉不断提醒着他——有些事情变得不太一样了。

孙翔小心地碰了碰周泽楷的手背。
还是那么冰凉。
“你手怎么还这么凉?”孙翔忍不住皱眉。
孙翔拉过周泽楷的手捂在手心里。
周泽楷安安静静地任他拉着,没有拒绝。
“不舒服吗?要不去看个医生什么的。”
周泽楷笑笑:“没事。”
今天冬天确实太冷了。
不知道这股寒潮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周泽楷,我想……”孙翔心一横,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跟你道歉。”
“…”
上一轮比赛时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就要承担这样的后果。
可是周泽楷安静地笑了笑。
“我接受。”
快速的平静的,周泽楷这样说。
换成孙翔怔住。
周泽楷站起身,跟着人流走出了训练室。

第十赛季第十八轮,轮回客场对雷霆。
晚八点,比赛场馆内灯光大亮。
再次见到肖时钦,又是在雷霆的主场馆,孙翔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两队握手时他排在轮回的第三位。
完全没有什么异样。江波涛之后,肖时钦镜片后的眼睛转向孙翔,握手,点头,收回,动作一气呵成利落无比,紧接着,他就又转向了孙翔身后的吕泊远。
…这样好像有点奇怪。
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太过突然,孙翔完全没来得及想好要怎么和肖时钦说清楚,那么这一次比赛完他一定要把话说得明白。
但是在那之前,要赢。
要赢!
孙翔深吸一口气,看着排在轮回一行人最前面的周泽楷的背影。
说清楚之后,他就能…好好的,和周泽楷道歉,然后……
和他在一起。

个人赛第一场,雷霆的戴妍琦首发出战先下一局。
然而很快,轮回排位第二、第三的选手又扳回两分。
擂台赛,孙翔迎着灯光和满场的注目,走进了选手通道。

杀手酒吧,这是雷霆的擂台选图。
灯光黯淡,色调混沌而模糊,一张长桌两侧十三把扶手椅,每张椅子上的黑衣NPC都带着白色的面具。
敌我不分。
十三位杀手,就是这一场擂台图的不明战力。
孙翔首发出战已经是轮回的惯例。
就算没有主场优势,这么一张陌生的地图却也没有让他掉以轻心。
孙翔冷静地操作一叶之秋走位。
以80%的血量率先干掉对方两个角色,不用等比赛提示和刷新,孙翔已经知道自己下一个对手是谁。
雷霆的守擂大将,雷霆队长肖时钦。

‘咔哒哒’的机械声响悄然而至。
是机械追踪放出的小机器人,还是生灵灭本尊?
一叶之秋此刻并没有任何附加状态的炫纹。
大理石质的地面,方向未明的自走机械声清晰可闻。
孙翔不再犹豫,他心里非常明白,这样的主场选图优势,如果拖延时间无疑是给肖时钦布局的机会,谁知道哪里会多出一个磁场线圈?又或者脚下突然会被巡游者绊住?
这一切,都是他在嘉世的一年半里最熟悉的过程。
没有关系,找不到目标的话……
那就主动出击!
却邪挥舞出寒芒,黑色锋刃挑开锐利的弧度,隐于暗处的一叶之秋一跃而起,战矛向空中划开冰冷的弧线——
酒吧房顶的一侧水晶灯轰然落下!
噼里啪啦的玻璃碎裂声将所有机械道具的误导来源全数抹去。
已经在前两轮比赛里被破坏的长桌一角上,翻倒的高脚酒杯染红了雪白的桌布,玻璃碎片、烟雾尘霭、激烈械斗里被干扰,进入战斗状态的NPC……

这果然是孙翔。
肖时钦不疾不徐地和大肆破坏现场的孙翔做着周旋。所有可能释放机械道具的隐藏角落都没有被他落下,机械追踪、跳雷、捕食者、捕猎者……
机械空投!
螺旋桨旋翼带起的气浪卷起场地内的粉尘玻璃碎屑,炸弹毫不留情地尽数落下……
孙翔的反应非常快。
后退一步,操作一叶之秋一个利落的翻滚,继而弹跃,天击!
光属性炫纹的波动隐隐而泛。
孙翔手指联动,全息屏幕上的一叶之秋错身,一个身位格的距离,扭身带出战矛横贯的犀利角度,龙牙稳稳刺向一叶之秋身后——
机械旋翼效果下浮空的生灵灭侧身躲过!
孙翔是知道的,利用机械空投的技能音效造成生灵灭走位的假象,而实际上这些机械道具的主人早已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然而。
肖时钦同样知道!
他从未想过这种手段能瞒过孙翔的眼睛,但比起从前,孙翔的判断更快,听辨音效的速度更快,攻击更快,也更加冷厉。
身位暴露,生灵灭收起旋翼,步枪闪影端起,正面相遇的机械师不断后退、走位、释放机械道具,引诱着战斗法师一步步踏进自己设好的圈套。
爆炸、魔法波动、跳雷、燃烧弹……激烈的火并启动了更多面具NPC的战斗状态。
13位NPC,在此前的两轮战斗里已经被解决了一半。
剩下7个……
孙翔毫不犹豫,操作一叶之秋跳上被炸开半截的长桌一侧,战矛深插入地,纷杂澎湃的魔法斗气沿着地表大理石迅速蔓延,继而速度极快地收招,斗神一叶之秋的可怕战力让整间酒吧的地面都变得摇摇晃晃,随着斗破山河的释出,一叶之秋战斗范围里的NPC全部被掀到了半空!
既然没有工夫一一辨明敌我,那就全部解决掉!
造成大规模混乱的同时,两个角色的生命值也在不断消耗着。
“孙翔这是……”场下的杜明喃喃着,“制造战略性清扫?”
“给你啊?”吴启嘲道。
“我马上就要上场了啊。你看他的技能树……你看一叶之秋的血量!”
原本就只剩下20%的单薄血线快速地下滑着。
这是肖时钦熟悉的孙翔。他的攻击永远精准永远暴力,这个Alpha骨子里的好战骁勇,暌违一年后的这次遭遇里几乎一经交手他就已经重新察觉。
熟悉的技能连招,以技能拼杀清洗从而夺去生命的狠戾……
屏幕后的肖时钦竟然有点感慨。
该欣慰么?
还是……
生灵灭释出火箭拳,就地一滚避过那些扑面而来的澎湃气浪,步枪重新抬起!
那些杂念已经转瞬而逝。

就算遗憾,他也要赢下来。

周泽楷登陆地图的时候,这场擂台赛已经濒临尾声。
多么凑巧?
一个20%对100%血量的开局。
一个100%对20%残血的结束。
枪系的两位角色静峙而对立。
砰!砰!
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枪声让彼此都确认了对方的走位。
爆吅炸交叠,光影成片,子弹横飞,火光、烟雾、掀起的石灰、粉尘、玻璃碎片……
“队长太强了……”台下的于念小声说,“这根本——”
一枪穿云面无表情的脸被流弹擦伤,灰色的风衣下摆也沾上了灰尘。
枪响!
周泽楷操作下的一枪穿云没有任何多余的走位,径直地,朝着生灵灭子弹手雷以及技能袭来的方向快速移动着。
在场上,他永远都是无往而不胜的枪王。
荒火、碎霜……
双枪喷火,神枪手提膝撞向机械师,贴身!
一枪穿云施展出的枪体术不留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生灵灭本就动荡的血线近乎飙红见底。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在这样的近身械斗肉搏战里结束的时候,一枪穿云拧身,左轮甩开弧度,收枪的动作快而果决。
就连肖时钦也都怔了一下。
他是……
双枪合并,黑洞洞的枪口重新抬起只是转瞬之间的事。
长长的枪管,一枪穿云几乎是将枪口抵到了生灵灭的颈侧。
周泽楷没有任何犹豫。
扳机叩响的那一刻血污倏然喷溅,一枪穿云冰冷的眼神没有随着对手的倒下而淡去,枪口向上继续抬起——
‘轰’的一声,酒吧顶部仅剩的一盏吊灯应声而碎!
簌簌烟尘、血雾弥漫了整张地图。
近乎惨烈的终局。

擂台的惨烈,延续到团队赛,则是一场漫长的折磨。
雷霆主场选图,纳格兰博物馆。
轮回从来没有这么被动过。
肖时钦用他手中这套阵容和轮回展开了一场精细的对抗。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多次遭遇、突袭,第六人轮换,抢攻双方治疗的交换都以失败告终,博物馆上下三层,每层接口处都有可能是埋伏掩藏的地方。
该怎么打?
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又处在被狙击阻截的局势,轮回全员都没有掉以轻心。
疲惫感渐重。
轮回团队频道里的指示也渐渐消失了。
抱团其实是最危险最没有价值的等待方式。
孙翔深吸一口气,快速敲字:
一叶之秋:我去
无浪:?
一叶之秋:拖住肖
江波涛只犹豫了一下,团队频道里,周泽楷第一个发出了指示。
一枪穿云:1
所有人了然。
1,代表队长的首肯。
一连串的1在队频里持续刷出,孙翔稳定了心神,他是轮回最锋利的一道进攻线,必须是他,只能是他!
就算……
一叶之秋跃下黑漆漆的走廊,向前疾驰而去的身影犹如暗夜中引吭的黑枭一般,将尖喙,刺进了雷霆的心脏。

团队赛二十分钟,一叶之秋出现,冲散雷霆扇形包围。
团队赛二十一分钟,一枪穿云加入战局,形成轮回突击的中心。
团队赛二十四分钟,雷霆刺客鬼魅被轮回三人联合击杀。
团队赛二十五分钟……
元素法师鸾辂音尘开启全神贯注,75级大招火之鸟自鸾辂音尘的法杖上展翼飞出,然而在空中,战矛和赤红色的魔法波动化身为龙,扭头,叼住火鸟双翼,继而狠狠撕碎!
战斗法师70级大招强横的抓取效果击退了雷霆最后一层保护。
戴妍琦几乎立刻在队频里刷出一排感叹号。
鸾辂音尘:救队长!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孙翔的强力冲阵击溃了雷霆原有的布置,各个角色被分裂而逐个击杀,要想躲过周泽楷火力全开的攻击前来支援,情况并不乐观。
豪龙破军!
却邪高高挥舞着抢开一叶之秋身前最后一拨冰线的阻拦,侧身躲过机械师空气压缩机的强烈气压,继而战矛一挑捣毁机械追踪控制下机器人的骚扰,直逼生灵灭的所在。
斗破山河!
一叶之秋飞身跃起,战斗法师身侧累积的重重炫纹追着机械师躲避的方向,炫纹层层炸开,剧烈灼烧的光弧晕着一叶之秋点燃的斗者意志,明亮却又致命地,直直向生灵灭刺去!
狠戾而又决绝的,孤注一掷的孙翔。
因为有队友在身后支撑,有搭档不断火力支援着的,孙翔。
终究是不一样了……
肖时钦感叹着。
放开桎梏,真正肆意来战的孙翔,这是他第一次见到。
肖时钦操作生灵灭一个受身翻滚,步枪闪影架起,机械师放大器的成倍伤害仍然没能拦下一叶之秋紧逼的势头。
果然…
肖时钦淡淡苦笑。
还是这样更适合你吗。

缠斗、血量和技能交换持续着……

团队赛三十一分钟,生灵灭被一叶之秋击杀。
团队赛三十二分钟,一叶之秋阵亡。
团队赛三十三分钟,雷霆战队全员阵亡。

这一场历时三十三分钟的团队赛,以轮回的艰难胜利告终。

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Omega的身体,要比在场所有Alpha都先感受到力量的流逝。
周泽楷摘下耳机,揉了揉因为疲惫而开始胀痛的额角。
可是,都该结束了。
他轻轻笑了笑。
很好。

33.

这样一场近乎胶着的比赛,赛后交流却平稳有序地进行着。
周泽楷排在轮回战队最前面。
“枪王大大今天可有点狠啊。”戴妍琦吐了吐舌头,“不过还是很厉害啦。”
周泽楷朝她礼貌地笑笑。
双方一一握手,出席主客两方赛后发布会。

“今天可得好好休息一下,打的累死了……”
“我靠你挂那么早也好意思说?”
“——”
“好了。”江波涛笑着安抚大家,“总算是赢了。”
方明华也说:“明早的飞机,今晚确实可以放松一下。”
一群Alpha唧唧喳喳的开始讨论这晚的行程,周泽楷目光越过他们,投向远处,又很快收回来。
吕泊远是第一个发现孙翔不在的。
“他能去哪儿?”
“孙翔对雷霆熟?刺探情报啊?”
“开玩笑吧?”
“你们不知道吗,他是和肖——”
孙翔出现了。
刚刚拿下本场MVP的孙翔,看起来,却罕见地有些紧张。
他什么都没说,径直来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
“我晚上不参加队里活动了。”
“嗯?”
周泽楷疑惑,这种事,一般都是该向江波涛说才对。
孙翔:“有别的事。”
周泽楷:“哦。”
孙翔:“……”
他忍不住了。
孙翔盯着周泽楷的眼睛,说的又慢又清楚:“我会很快回来的。晚上我去找你?”
周泽楷笑笑。
“不用。”
“……”
不用和我说。
不用,和我报备。
当然,也不用……
周泽楷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他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孙翔。
有些忐忑的,紧张的,欲言又止的,在此之前,周泽楷从没见过孙翔这么着急解释的样子。
你根本不必和我解释啊。
周泽楷朝孙翔笑了笑。
“快去吧。”
“……”
周泽楷说完,也不再去看孙翔的反应,又回到了轮回大部队的讨论中去。

孙翔和肖时钦沿着江边慢慢走。
说的基本上还是比赛的事。
“你今天真是有点惊到我。”肖时钦无奈地说,“太犀利了。”
也太狠了。
“我一直都很犀利好吧?”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笑着不说话。
上次是海边,这回换了江边,W市的冬天虽然没有雪,但并不比Q市温暖到哪里。
肖时钦发现孙翔穿的很薄。
“S市不冷啊,我习惯了。”孙翔说。
裸露的后颈却缩了缩。
肖时钦的手指移到自己围巾上。
可并没有再解下来。
“说吧,”他换了个话题,“找我出来什么事?”
“……”
肖时钦失笑:“你总不会是来逛大马路的吧?”
“不是。”孙翔开口了。
他停下来。
W市夜晚的江畔,就算是冬夜也热闹十足。
短短几秒钟之内,孙翔脑子里过了‘我找你是想和你说清楚’‘就是我们上回没说明白的’‘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这么几条,他难得犯了回选择综合征。
“我也没什么好的。”最终,他憋出来的,却是这么一句话。
肖时钦也停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
“嘉世的时候就是吧。”孙翔慢慢地说,“我知道苏沐橙烦我。”
但他更快地接上:“所以我也烦她。”
“……”
肖时钦镜片后的眼睛闪烁了一下。
然而,就在孙翔再次试图开口之前,他就阻止了他。
“你没必要这样的。”
“……”
肖时钦继续着:“我以为上次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没有必要这样。
更没必要再这么继续下去。
肖时钦的话堵得孙翔什么都说出来。

两个人在江风里对峙沉默着。
孙翔的改变不是一点两点。
仅从比赛里看出的部分不过是肖时钦能看到的那些。
他比以前变得更加沉默了。
换句话说,是沉稳吗?
虽然不知道孙翔是为何又或者为谁而改变,然而这样的他,让肖时钦觉得有些陌生。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孙翔靠近了一点。
“总之就是……有点,混乱。”
因为太突然了,突然的,让他几乎有些狼狈。
“小事情。以后……”
肖时钦听到这个称呼,微微笑了。
“好久没听你这么叫过了。”他耸耸肩,轻松道,“真的还有点怀念。”
“啊?”
“现在我是肖队、队长……”肖时钦笑着摇头,“就是有点怀念而已。”
“……”
然而就算怀念,也不过如此。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孙翔几乎是在没话找话说了。
“打算?”
“就……”孙翔觉得这个问题简直蠢死了,“以后,之类的。”
“要拿冠军。”
“啊?!”
“雷霆会拿冠军的。”肖时钦说。
“喂你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啊小事情,今天赢的明明是我们!”
“——所以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孙翔听得几乎挑起了眉。
现在他又是肖时钦熟悉的样子了。
果然。
还是这样,最好。

没营养的废话一旦停下来就很难再继续。两个人继续沿江岸走着,过了一会儿又都双双停下来。
说清楚了么?好像没有。
实际上孙翔根本不知道两者的区别。
他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点肖时钦话里的意思,然而孙翔并不十分肯定。
就算是喜欢过,那也不过是过去了的过去。
过期的负责实在没有必要。
他好像也明白了一点肖时钦云淡风轻表情里的认真。
他是真的,真的不希望自己再提起。
如果这样,能让肖时钦觉得好。
那么孙翔就不提。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终于轻松一点了。几天里一直压抑着的东西仿佛稍稍轻松了一点,就算还有很多想问的,但如果以后还是朋友的话,总有机会可以继续。
“小事情,以后还能当朋友吗?”孙翔抬起头。
“当然啊。”肖时钦笑了,“你在想什么。”
“那就行!”孙翔终于如释重负了。
“时间也有点晚了。不知道你们队里有没有门禁?”
孙翔也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什么?”
“哦也没有……”孙翔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那就到这儿吧。我先回去了。”
他朝肖时钦笑笑:“下次主场等着你!”
好是好,不过,肖时钦看着他:“你记得路吗?”
孙翔:“……”
肖时钦何等通透,孙翔这副表情他再明白不过。
“我送你吧。”
“不用。”
“不用不好意思啊,W市这么大,找不到也正常。”
“……”
脱离集体活动的弊病就在这里,最终还是在肖时钦的帮助下回到了酒店。
作为个Alpha,路痴这项废柴技能让孙翔觉得丢脸。
不过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们的车刚刚停下不久,紧接着两辆车的鸣笛声就又响了起来。
“正好。”肖时钦笑了,“碰上你队友了。”
江波涛、吴启、杜明。
然后是推门下车的方明华,他身后,跟着周泽楷。
夜色里,孙翔几乎一眼就看到了那条纯白的围巾。
他的心陡然一跳。
孙翔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两队队长相遇,少不了又是一顿寒暄。时间渐晚,轮回队员们打了招呼就纷纷先回酒店去了。
周泽楷礼貌地对肖时钦笑笑,也跟了上去。
他离开的那一瞬间,孙翔几乎要抢上去拽住他的手腕。
可他还是忍住了。
最终留下肖时钦和孙翔道别。
“快上去吧,现在是真的晚了。”
孙翔点了头。
“小事情。”
“嗯?”
孙翔看着肖时钦摘下眼镜,而后用袖口轻轻擦了擦的动作。
“没什么!”孙翔让自己的声音轻快起来,“今天打得很尽兴!”
“我也一样。”
“那,再见啦!”
“再见。”

肖时钦看着孙翔急火火推开酒店旋转门的背影,他回过身,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肖时钦慢慢向前走着。
“今天打得很尽兴!”
“下次主场等着你!”
“以后还能当朋友吗?”
“以后,之类的。”
“小事情。”
“小事情…”
小事情……
他抬起眼睛,他沉默着,他挑了挑眉,他扬起下巴。

因为是真的已经结束了。
肖时钦也笑了笑。
所以我有过的期待和遗憾,你永远不会知道。

孙翔一个箭步跃上最后一层阶梯,靠在墙上平复了会儿呼吸。
还是轻松的感觉好。
他甩了甩头发,撩起额发,看着玻璃镜面中映出的自己。
终于,可以去找周泽楷了。
孙翔的心涨的满满的。
周泽楷又戴那条围巾了,颜色很趁他,真的很好看。
今天的比赛打得时间太久,连孙翔自己都觉得些微的疲惫,周泽楷毕竟是Omega,应该受影响的程度更大才是。
我不会折腾他的,孙翔想。
我会好好对他。
以后,就都会和周泽楷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他就特别开心。
孙翔心情放松地往前走,一手掏着房卡没找到,才忽然想到他是和吕泊远住一间的。
孙翔正想着先回去换件衣服,再找周泽楷,正要敲门时,走廊同侧相隔两个房间的门忽然开了。
周泽楷推开门,看到孙翔,先是怔了一下,而后朝他点了点头。
“我回来了!”
“嗯。”周泽楷应着,“正好。”
“啊?”
“有话跟你说。”
“那去你房间吗?”
“不用。”周泽楷摇了摇头,笑了一下,“很快就好的。”
周泽楷居然会主动和人说话,这样独门一份的待遇让孙翔心情更好了。不过比起调侃他,孙翔更想听听周泽楷要和他说什么。
周泽楷抬起眼睛,湿润的,带一点潮气的黑色眼睛温柔又平静。
“也有半年了。”
“一直都很谢谢你。”
嗯?谢什么?孙翔不明白。
“测试过。”周泽楷说的又轻又慢,“现在已经正常了。”
孙翔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Alpha的信息素不安地躁动起来。
“等一下,你——”
“所以,可以结束了。”
“……”
周泽楷朝孙翔笑了笑:“真的,谢谢。”
他的笑容没有羞涩,没有赧然更没有局促。
周泽楷说完,朝孙翔点了点头,回身推开自己房门。

周泽楷关上门,留给孙翔一片柔光下的死寂。


评论(33)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