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34)

34.


周泽楷是认真的。孙翔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

他说结束了,那就真的是结束。所有特权一概收回——周泽楷直接换了新的门锁。

这到底算什么?

——互相解决。是的,孙翔想起来了,第一次被周泽楷叫去医院的时候那个医生说起过这件事。抑制剂对周泽楷失效了,他需要个Alpha度过发吅情期,这个期限就是半年。

现在周泽楷告诉孙翔——正常了,是的,所以他要结束这段关系了。

你把我当什么?

孙翔盯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发呆。


那里有过星星的轨迹。

他和他一起看过的星空,靠在这张床上一起睡过去,醒来时接过吻,被他的气息包裹容纳,无比甜美无比美好。

可是现在,都没有了。

孙翔的手指蜷起又放下。


不行。

孙翔根本不可能答应。



和雷霆赛后的复盘同样煎熬。三十三分钟,这是轮回本赛季经历过时长最长的团队赛,江波涛带着大家复盘,周泽楷专注的侧脸就在孙翔不远的位置。

结束后又一轮新的疲惫降临。

“下一场的对手是百花。虽然他们的团队赛没有雷霆这么亮眼,但我们不能再掉以轻心了。”方明华总结道。

“百花不会也这么来吧……”

“谁知道?”

队员们纷纷议论着,结伴出了战术准备室。

周泽楷起身时被孙翔拉住了。

孙翔扣着周泽楷的手腕,抿着嘴角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我们聊聊。”

周泽楷垂下眼睫。

他抬起头:“好。”

“那去你房间。”

“在这里。”

“去你房间不行吗?”

“在这里。”

第二遍。


周泽楷从不说废话。一句话能重复两遍,那就是真的没有转圜余地。

孙翔妥协了。

但他仍然扣着他的手腕。

“我不同意。”

“…”

“什么半年?那是医生说的,我没答应!”

“…”

“你看着我。”

“……”

“周泽楷!”

周泽楷抬起了眼睛。

他看着孙翔。

“你把我当什么?用完就扔掉吗?”孙翔喃喃着,“这样不公平……”

你不能在我喜欢上你的时候这么说。

我真的——

“我喜欢你。”

周泽楷安静的脸微微一怔。

“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周泽楷。”

孙翔捏着周泽楷的手腕,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他的眉峰不安地蹙起来了,这样不停说着‘喜欢’的孙翔,看起来,好像一个紧张地承认错误的孩子。

周泽楷轻轻把他的手指掰开,孙翔上手想要搂住他的腰,周泽楷身体一僵,直接推开了他。

孙翔眼睛里的光一点点黯下来。

“不是的。”

周泽楷说,“也不是…不公平。”

“什么?”

“不太合适。”

孙翔愣住了。

“什么不太合适?你和我不合适?”孙翔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是Omega我是Alpha,有什么不合适的!”

周泽楷安静了好一会儿。

“我是Alpha。”

孙翔再次愣住。

这一次,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和周泽楷身体纠缠太久,孙翔本能地,从没把周泽楷当Alpha看待过。

做Omega不好吗。

你为什么一定要——

“以后,还是队友。”更是搭档。

周泽楷声音很轻。

他又开始对孙翔笑了。

不是孙翔见到过的,有些羞涩的,脸红时常有的那种微笑。

——那是作为Alpha的周泽楷的笑容。


回到房间后周泽楷又测了一次信息素。

原本紊乱到浸染成深紫色的试纸变成了清澈的蓝色。

平稳极了。

马上就是第十九轮比赛,春节也快了,在这之前还要约医生做一次抗药性检测,然后,就会开始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的日子了。

周泽楷叹口气,把装信息素试纸的袋子收好,拉开抽屉准备放进去。

他忽然看到抽屉内侧一个扁平的粉色的塑胶袋,意识到那是什么,周泽楷也有点发怔。

…是之前用过的,验孕棒的包装袋。

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剩下。

周泽楷把它拿起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想起刚才孙翔的表情,委屈又生气的模样,黯淡的眼神表明孙翔情绪低落极了。

他看得出来孙翔生气,纠结,孙翔这样焦虑的样子周泽楷不是没有见到过。

可周泽楷没法把话说得更大方了。


事情真的很复杂。

照片的事还没得到解决。那个暗处的不怀好意者的目标应该是他,那么,无论如何牵扯到别人都会更糟。

可是……

我还喜欢他。周泽楷想,就算已经打定主意下定决心把那样的话说出口,对孙翔露出队长式的商业笑容,可无疑周泽楷还是被孙翔那副神情刺痛了。

原来是真的,面对他的时候,像是同时有了盔甲和软肋。

可他不得不把这层贴骨盔甲全部脱去,把那根软肋从身体里硬生生毫不留情地拔掉,真的,真的会疼。

孙翔眼睛里的光亮暗下来的时候周泽楷心里忽然一阵无可自抑的难过。

孙翔说,喜欢。

喜欢?

周泽楷淡淡苦笑着。

哪种喜欢?

他一直都是知道的,有不少人对自己这副外壳很感兴趣。从小到大,性别分化前分化后都是如此。

他从不同的眼神里看出过相同的渴望,或许升级为欲望或许没有,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如今,周泽楷已经很习惯辨认出这样的眼神。

那么孙翔,一开始,他和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曾经他是以为有过不同的。这个Alpha莽撞粗神经外表下偶尔一星柔软的天真,周泽楷见到过的,那样天真的温柔。

可是…呵,毕竟。

那样的没有自觉,总归也是要有个限度。

喜欢也总有底线。

喜欢本来也就有很多表达方式。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有的人永远埋在心里,有的人选择脱口而出。

他们认知里的‘喜欢’并不相同。

Alpha们迷恋Omega的身体,这出自本能无可抑制,性别决定的天性,捕猎者们天生拥有强烈的领地意识和独占的本能。

可这并不是爱情。

因为知道,所以理解。

因为理解,所以……

周泽楷想,所以我不怪你。


他想肖时钦大概也是这样。

喜欢到想放手,喜欢到可以镇定自若地把他推出去和别人在一起,喜欢到,可以温和地和他说再见。

听到孙翔那样无措的声音时周泽楷心情非常平静。

一直扬着头无所畏惧的Alpha也会有低下头认真道歉的时候。因为是很重要的人,因为不想伤害,在孙翔心里肖时钦大概是有个特殊的,特殊而模糊的位置,孙翔把他放在那里。

然而现在孙翔知道了,不再模糊,也不再犹疑了。

他心里永远都会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愧疚也好遗憾也罢,只是安静,并且柔软地永远留给那个人。

周泽楷一直,一直都没有忘记,曾经在这段关系开始时的某天,他第一次察觉到孙翔过往的那一次,睡梦里的孙翔叫了某个人的名字。

现在一切了然。

这是嫉妒吗?

这样陌生的感觉。

没有必要。

所以周泽楷快速调整了自己。

Omega天生的敏感,也可以用外部的力量和决心去调节。

陷在这样混沌的关系里无法自拔,那么一切只会越来越糟。

他不能允许自己被这种失控的感觉攫住。

心潮翻涌,周泽楷揉了揉额角。自从和雷霆的比赛以来,他的身体明显变得更加容易疲惫。漫长的团队赛,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一直以来积压的情绪无端爆发,尽管已经着手努力调整,可仍然有些不能适应。

Omega的身体,果然还是……

忽然喉腔深处一阵剧烈的翻搅感毫无预兆地涌了上来。

周泽楷推开椅子站起身,脸色发白。

盥洗台水流哗哗地流淌,直到水声停下,直到,周泽楷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撩开湿润的额发,水珠顺着下颌缓缓滴下。

一股强烈的不安揪紧了Omega身体深处某根懈怠了的神经。

周泽楷的手指轻颤了一下。

不会的,应该不会,他一直,一直都很小心……

——怎么可能呢。

周泽楷闭上眼睛。

嘴角扯出一个几不可见的苦涩笑容。



然而,所有人都没能想到的事还在接连不断地发生着。

第十赛季第十九轮,上半赛季收官之战,轮回对战远道而来的百花。

……输了。

轮回输了!

那个,似乎不可击倒无法被战胜的轮回,在主场,输掉了对百花的比赛。

粉丝们不是不能允许战队失败,事实上,在联盟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哪支队伍能在常规赛里保持全胜的战绩。可就是因为前十八轮的大胜让轮回粉丝们抱足了期待。

他们期待奇迹发生。

然而轮回的不败金身终究是破了。

7比3,擂台的两分并一场单人赛的胜利,这样的成绩,无论如何不能让狂热的轮回粉丝满意。

好似一场酣畅淋漓的美梦倏然破碎。

媒体发布会上阴云密布。

“18分32秒的团队赛用时,这么一场治疗被提前带走导致失败的团队赛,请问轮回方面有什么看法?”

“我们注意到轮回的双一组合在这场比赛里似乎有些状态不佳,是不是巧合?”

“与上一场雷霆的比赛对轮回造成什么后遗症了吗?能不能谈谈这个问题?”

……

……

……

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断累积着。


主客两场赛后发布会几乎同时告罄。

两队再次相遇,握手,轮到邹远和孙翔的时候,邹远迟疑了一下。

孙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大约是Alpha的气场太过强烈,Omega的表情也有些不安。

然而尽管如此,两队错身,而后分开时,邹远还是出声叫住了孙翔。

“抱歉。”邹远绞着手指,低声说,“上次,我、我不是……”

“你别说了。”

孙翔没有看他。

现在再说这个还有什么用?

孙翔也不觉得邹远有什么错。

他的世界因为一句话搅的天翻地覆,从全明星赛后的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但孙翔终于还是问出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孙翔完全想不明白的。

邹远说:“我们有个小群。”

“枪系的…选手都在里面。”

孙翔听得怔住。

“肖前辈人很好。一直都很照顾我。所以……”

邹远说不下去了。

孙翔沉默着。

他忽然想到,难道是——

孙翔下意识地抬起头,周泽楷站在江波涛和百花队长于锋身边,神情淡淡的,就算输了,他也完全没有什么大的表情波动。

孙翔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阵焦躁。


周泽楷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回到宿舍时孙翔看了看周泽楷紧闭的房门。

他几乎是甩上了自己房间的门,孙翔脱下队服外套,狠狠往床上一摔。

……输了。

太久没有尝过的滋味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

酸涩的苦涩的,孙翔把脸埋在手心里。


忽然之间,安静的房间里‘啪嗒’一声。

紧接着,重物落地的碎裂声无比突兀。


孙翔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声源传来的方向。

他走过去,慢慢蹲下身。

大概因为刚才的动作太过用力,衣服擦到了桌子的边角,放在桌上的东西被那阵力道带倒,摔落在了地板上。

那是原本仔细粘好过的,他的生日礼物。

并肩而立的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都从底架上脱落,零散地落在地上。

孙翔的手指摸过一叶之秋战矛的顶部。


‘喀拉’一声,碎片也掉了下来。


评论(20)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