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35/36)

35.


职业选手们的春节假期仍然短暂。第十九轮排在一月的末尾,再几天之后就是春节。

轮回没有对这场失败的比赛进行复盘。

“一切都等到回来时再说。”方明华微笑着,“我相信,这样的局面不会再次出现。”

经理则公布了假期的安排。

“队长,你留一下。”经理最后这么说。

周泽楷停下来。

经理谨慎地开口:“关于代言的事,俱乐部方面……”

周泽楷已经明白了。

“我知道。”他说。

“我们也会提前安排的。”经理宽慰着,“这次能解决是最好,如果不能……”

如果不能呢?

周泽楷笑了笑。

如果不能,他就会让这个‘如果不能’,变成‘一定可以’。


再一次坐在医院贵宾休息室里的时候,周泽楷终于不再平静了。

他是有所感觉的。

这一次,好像真的,不太正常。

半个小时后,周泽楷拿到了结果。


“我们得好好谈谈了。”他的家庭医生这么说。

——早孕七周半,未经标记Omega,封闭阴性抗体。

周泽楷看着这些数据和专业名词发呆。

“我不是产科专精,不过这些内容还是略懂一些的。”

周泽楷等医生解释。

“坦白说,你十九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这里,那时你的父母并没有提起过这些事。”

“…”

“封闭阴性抗体……”医生叹了口气,“这里面可能有家族遗传的因素。”

“泽楷,你还是回去咨询一下你的双亲。”

“…很,严重?”周泽楷小声问。

“原本也不是很严重。”医生摇了摇头,“这样的病例也并不罕有,只能说,时机太不凑巧了。”

“一般来说,出现封闭阴性抗体的情况,如果及时治疗,对孩子的正常发育也不会有什么大碍。这需要AO双方的配合。提取Alpha体内外周血离心培养,输入Omega

体内增加封闭阴性抗体的表达水平,经过几个疗程治疗就没事了。”

“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没有被标记。”

周泽楷听得微微皱起了眉。

“这样就很危险。未经标记的Omega,妊娠过程要比被标记的艰难很多。尤其又加上阴性封抗……”医生叹息着。

由于保密性,直接和产科医生的信息确认是在电话里进行的。

之前家庭医生的话也得到了证实。

“第一次怀孕吗?”那位医生询问着,“之前没做过咨询?”

周泽楷沉默着。

“你们太大意了。制造生命这样重要的事,没经过准备怎么可以?还是这样的身体状况。”

“你的验血结果并不乐观。”

“现在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数据表明阴性封抗的活性已经极低。如果早点发现,尽早治疗,或许还有挽回的可能。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周多,从时间上来看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早孕七周半。

周泽楷安静地回想着。

那就是,在孙翔生日的时候。

这是为什么?

他苦笑着。

“就算现在开始治疗,我们也不能保证孩子发育正常。一般来说,妊娠足周到可以进行彩超检查时一切就会明了,但阴性封抗的病人,往往会因为胎停而无法撑到那个时候。”

“…”

那就是说——

“会流产。”医生肯定地说,“所以一般我们都建议Omega中止妊娠,在医生帮助下进行下一次准备,那样就可以保证没有问题了。”

“你这样的情况更加复杂。下次,最好还是和你的Alpha一起来,毕竟这样的手术还是需要双方确认才能进行的。”

“容我最后说一句。”那位产科医生音调陡然一转,“作为Omega,你应该多爱惜自己一点。同样,我认为你们这样草率,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

通话结束了。

家庭医生宽慰着他:“先不要着急。事情不是无法挽回。”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帮你瞒着了。先回去,好好听听你双亲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

医生谨慎地避开了关于Alpha的话题。

“其实我知道。”医生无不感慨,“就算不是这样,这个孩子也不能被外界得知吧。”

这就是周泽楷最大的苦衷。

Alpha怀孕生子?

这简直天方夜谭。

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轮回经营多年的完美形象一夕之间就会轰然倒塌。

周泽楷低下头,轻轻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就算不是因为特殊的身体因素,而今两个月的它恐怕根本承受不来职业选手高度精神紧张的压力。

而且他自己也绝不可能怀着孕去带领轮回进入季后赛。

几乎是无解的矛盾。

这是不该出现的生命。

根本,无法继续的生命。

一切错误的因,终究缔下了无可挽回的后果。



周泽楷的家庭是最完美标准的男A女O。Alpha父亲经商,事业有成,而Omega母亲则是一名现代装置画艺术家。常年奔波在国内外各大艺术展,因此出国的情况很多。

然而无论如何,春节都是一家团聚的时候。

除夕前一晚,他的Omega母亲带着礼物终于回国了。

周泽楷有些忐忑地问起这件事。

“嗯?”母亲很惊讶,继而睁大了眼睛,“我们小楷是不是恋爱了?”

“没…”

“不用不好意思啊!”母亲笑了,“好开心,我太开心了。”

“妈妈。”周泽楷无奈地叫住她。

“好了好了,妈妈不逗你了。真不可爱,楷楷明明是Omega,总是装Alpha不累吗?妈妈早就有意见了。”

“…”

“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周妈妈笑着问。

周泽楷鼓起勇气,斟酌着用词:“以前,生我的时候。”

他的Omega母亲愣了一下。

继而很快地调整了表情:“你爸爸告诉你了?”

“……”

“好吧,我们之间也可以有点小秘密,不告诉他。妈妈和你说。”

周泽楷松了口气。

周妈妈想了想,才缓缓开口:“实际上,在你之前,爸爸妈妈也有过一个孩子。”

“当时,是一个意外……后来发现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的体质有些特殊。”

就是这个了,周泽楷想。

“当然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一种叫做封闭阴性抗体的血液检查结果,妈妈就是这种。”

回忆起旧事,母亲的表情有些伤感的柔软。

“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如果早点发现,那么你现在就会有个哥哥或者姐姐。Alpha,或者Omega,都有可能。”

“太迟?”周泽楷问。

“是啊……”周妈妈叹息着,“发现的时候已经怀孕快两个月了,第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失去了它。”

“很疼吗?”

“嗯?你在心疼妈妈吗?”母亲笑了,“其实手术的时候是不疼的。妈妈只是很难过。”

“…”

“那个时候,多亏有你爸爸一直陪着我。公司也交给手下人打理,他一直一直在照顾我。妈妈这样的情况,很容易手脚冰凉,爸爸就一直抱着妈妈。”

“……”

手脚冰凉…原来,是这样。

原来一切都是有所征兆的。

像是察觉到了儿子的情绪,母亲继续温和地说:“不过没有关系,虽然遗憾,可后来不是有了小楷你吗。”

母亲笑的温柔又和煦:“我的楷楷这么优秀,妈妈看着你,就不难过了。”

周泽楷的手被牵住,Omega母亲握住他的手心。

“虽然妈妈很忙,不能一直陪着你。但是小楷,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和妈妈讲。”

母亲显然察觉到了儿子的异样,可她并不说破。

“一直以来你要打职业比赛,要配合战队宣传,我们都很理解。妈妈只是太心疼你了。”

“…”

“一定很累吧。”她叹息着,“压力也很大,你刚刚出道的那段时间,还有性别分化的时候……”

“妈妈。”周泽楷打断了她,握着母亲的手指也收紧了。

“都过去了。”他安静地看着她微笑。

看着这样的儿子,母亲只能长长地叹息。

她当然知道周泽楷的性格。

只做,不说,不管有多么艰难,不管有多少非议,不管有多少阻拦。

她的儿子,一直都这么沉静地倔强着,他沉默内核里的锋芒只有在那个比赛场上才会显露出来,因此她妥协了,她希望他快乐。

“小楷,有的时候说出来真的会好很多。很多事情,不是一定要一个人承担,你明白吗。”

“…嗯。”

“真的明白?”

“嗯。”周泽楷答得又快又轻。

母亲心里那些伤感的因子渐渐涌了出来。

可她却及时把它们都收好,藏起来。

“开心点,小楷。”

“多笑一笑。”

“妈妈希望你一直快乐。”

“所以……”

母亲亲吻了儿子的面颊。

“我们都很爱你。”

周泽楷轻轻闭上眼。


我知道。

他在心里说。


母子之间温柔的对话和亲昵却忽然被一阵铃声打断了。

是周泽楷的手机。

母亲轻笑着点头。

她从来不会干涉周泽楷的想法。


然而,屏幕上闪烁着的却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

“周、周先生吗?”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女声,“这里有您的快递包裹,麻烦…麻烦您签收一下。”

包裹?

周泽楷眉心微皱。

这个时间了,哪家快递还会坚持工作?

并且对方的语气相当犹疑。

就在他沉默的时候,那边的女声却继续了:“是…轮回发来的包裹。”

周泽楷:“……”

他站在阳台上听电话,S市的冬夜并不温暖。

如果真的是送来的快递,对方,应该也是等着回家的人吧。

尽管心里疑惑,但周泽楷还是决定下楼去看看。


36.


出门之前周泽楷谨慎地带上了手机。然而他去到小区保卫处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快递车的影子。

难道,是有人在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可是对方怎么知道他的号码。

淡淡的疑惑悄然浮上。


周泽楷没有多作停留,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朝家的方向走。

今晚的夜色又深又沉。

偶尔有一两颗星星孤零零地缀在漆黑的天幕之上,闪烁着,却并不明亮。

有雾的夜晚总是如此。

小区里的路灯却温暖而明亮,低矮的灌木丛被夜风拂过,沙沙地回响着,高大的路灯向下投射出晕黄的倒影,周泽楷数着自己熟悉的数字,似乎脚下都变得轻快起来。

转过拐角,再向前数过五根灯柱,就是自己家了。

然而当周泽楷走过潮湿夜雾,径直地向着面前道路走过去的时候,他却忽然怔住。

他看到夜色里朝自己走过来的人影。那个人走着走着,突然也停下来,显然也看到了他。

就在这样冰凉潮湿的夜里,周泽楷看到了孙翔。



两个人静静地站着,谁都没有动。

他们之间相隔了两盏路灯的距离。

包裹?

周泽楷想,原来是这样。

那一瞬间他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像钟表忽然被碰到撞针,像枪口终于对准膛口的火星准线,像伸手摸到口袋,空空如也的内里突然多出一枚硬币,像点燃了的流星拖着尾巴摇曳着……

氤氲雾霭朦胧着的天空,仍然看不分明。

周泽楷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问:“你怎么在这里?”

然后,他听到孙翔的声音回答着:“我想见你。”


因为我想见你。

因为我想见你,但我怕…

孙翔想,怕,我居然,也会害怕。

可他仍然继续说下去:“所以就来了。”


周泽楷只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只是,他认识的那个孙翔,会放下架子去请求陌生人的帮忙吗。

还是这样有些可笑到明目张胆的原因。

“不回家吗。”周泽楷问。

没记错的话,孙翔家虽然并不远,但毕竟不在本市。

除夕前夕,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回的。”孙翔说,“一会儿的车。”

两个人又双双沉默了。

良久,孙翔忽然向前走了一步。

他的脸出现在灯光下,Alpha棱角分明的面容莫名却带了些萧索的气息,这很不像他。

“周泽楷。”

孙翔说着,又上前了一步。

“我有话…我想告诉你一些事。”

“关于我的。”

孙翔抬起眼睛,径直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周泽楷。

似乎在等他的回应。

可周泽楷站在那里,仍然什么都没有说。

孙翔心里的苦涩一点点漫上来,他在这一刻终于无比确定自己喜欢周泽楷,喜欢他,非常喜欢,喜欢到他的一点反应都能让他欣喜到无法自控,喜欢到,他的沉默同样能让他难过的这么彻底。

他必须,要把话说清楚才行。

“全明星的时候,我…我听说了一件事。”

“是别人告诉我的。之前我不知道。”

“之前在嘉世的时候,小、”孙翔顿了一下,“有人喜欢过我。”

周泽楷沉默地听着。

“但是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我们已经说明白了,以后还是朋友。”

“他是个好人,所以我——”

孙翔咬着下唇,心里一阵煎熬。

“我现在只喜欢你。”

“也…只有你一个。”

孙翔抬起眼睛,试图从周泽楷沉静的面容里看出一点波动,他继续着:“你说你要当Alpha,我没意见。”

“我可以适应的,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说,我可以学。”

所以你能不能看着我?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

“不要分手好不好?”

“…”

“我是真的喜欢你。”孙翔小声说,“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他从来,从来没有这么小心翼翼过。

心底某个地方好像渐渐被不知名的液体侵蚀,而后湮没掉了。

孙翔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茫然。


他忽然很想抱抱周泽楷。

不接吻,不碰到他的腺体,只是抱着他,搂紧他,闻着他的味道。

可孙翔还是犹豫了。

他也没有再上前。周泽楷清清冷冷地站在月光下,温暖灯光和冰凉月光交融着形成暧昧的阴影,周泽楷就站在这样的分界里,始终没有开口。

抱你的话,会被推开吗。

他的心仿佛被无边冰冷突然攫住。

明明靠的这么近,可心却越来越远。

终于周泽楷轻声开口了:

“你回去吧。”

“……”

“天气很冷。”周泽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他就像任何一个照顾队员的优秀队长,平稳地,尽职尽责地安抚着队员,“小心着凉。”

周泽楷说着,沿着自己原本的路慢慢向前走。

来到孙翔身边的时候,周泽楷停了一下。

“春节快乐。”

他的声音又轻又凉。

孙翔闭上眼睛,他听得到的,他知道周泽楷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孙翔没有回头。

心里满溢的苦涩都转为彻底的冰凉。

他几乎想转过身去,他想按住他的肩膀,吻住他,抱着他的腰,不让他离开。

然而,孙翔没有。他始终没有。

我真的那么差劲吗。

眼角好像变得温热起来。

肖时钦也是,周泽楷也是,孙翔踏在这样混沌的关系网里,好像已经理清了思绪,已经做完了解释,然而绳索两端的人却都离他越来越远。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第一次,喜欢一个Omega。

孙翔认识的周泽楷,永远温和永远波澜不惊。

你给过我那么多特权,让我见到了那么多不一样的你。

想着他的温柔他的笑容他的羞涩。

孙翔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可他又这么决绝。

周泽楷,孙翔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

周泽楷。

在这么多温柔的特权里,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喜欢你吗。



回到自己房间后,周泽楷拉开窗帘,看着路灯下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

几乎,就又要心软了。

手指松开,柔软的窗帘翩然落下。

孙翔那么难过,周泽楷也是一样。

不能言明的酸楚感觉层层漫上他的心间。

然而,有些伤感他不能倾诉,有的痛苦,他不愿让他一起承担。

Omega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

那里有着尚未成型,就注定要夭亡的生命。

他很想对它说,你看到了吗,下面那个人,就是给予你另一半血缘的人。

他是个Alpha。

他很想对它说,那个人虽然不太细心,脾气不好,可他还是个很好的人。

也…非常善良。

孙翔说起肖时钦的时候,周泽楷静静听着。他听得到孙翔的措辞,言辞里的回护和婉转。

他听到孙翔说不要分手。

可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

又说什么分手?

周泽楷闭上眼睛。

忽然觉得非常难过。


然而斩不断的血缘联系联结着他和他,现在还有了它。

周泽楷在心里和它轻轻打着招呼。

你多留一会儿可以吗。

不是为了解决发情期的尴尬,不是为了别的,而是真的,只是真的想要它留下来。

就算理智明白它无法留存,可他还是这么期望着。

他的心再次被孙翔搅起波澜,周泽楷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对孙翔说出那样的话,他要平静,他必须冷静,不能心软,更不能继续纠缠。

周泽楷看着雾色朦胧的夜空。

星星的光晕终究还是被全部掩去。


不要说你难过,周泽楷慢慢睁开眼睛。

想着他曾经和他一起看过的星空。

那时的感动,早已在知道缘由后烟消云散。


可谁都伤心过。

有谁没有。











PS:封闭性阴抗不是瞎掰的,取材于三次元妊娠实例


评论(29)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