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37/38/39/40)

不糊弄人,写完了就发

前方高能,高虐预警

不能接受者勿看,以免误伤。


37.


这个年过的毫无滋味可言。开始时,孙翔家人还以为是轮回上半赛季最后一场输了的缘故,但宽慰了几次之后儿子都没什么太大反应,他们也就不再问了。

孙翔扔了打火机,窝在沙发里划着手机。

他本来没什么太大烟瘾,偶尔摸一根也只是为了解闷。

连烟也毫无滋味。

七期群里仍然很热闹,各种聊天刷屏,孙翔看了一会儿,觉得倦了,可他又觉得奇怪。

邹远和唐昊。

这两个人,好像又开始说话了。

孙翔盯着那些蓝色的气泡发呆。

然而这一次,却是唐昊主动找了他。


唐三打:在不

唐三打:?

唐三打:别装死

孙翔:“……”

他慢慢地敲字,又把那行字一个个删去。

一叶之秋:?

唐三打:竞技场,来不来

唐三打:开小号修正

一叶之秋:……

唐三打:你周泽楷附身了啊?只会标点符号了?

孙翔:“……”

一叶之秋:唐昊你真够烦的

唐三打:是你吃错药了吧,怎么了,有事儿就说

一叶之秋:你呢

一叶之秋:和邹远

那边静了一会儿,才终于弹出一个气泡。

唐三打:我不知道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邹远又没被标记,你还犹豫个什么

唐三打:要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孙翔沉默。

是啊,没错。

要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唐三打:Omega都想点什么?我是真的搞不懂!

唐三打:不过我已经决定了。

一叶之秋:?

唐三打:把小远追回来。

唐昊的思考回路虽然简单粗暴了点,可不得不说非常有效。


可要是,他不愿意呢。

孙翔终究没有这么说。


春节正式到的那天,战队成员们的祝福也跟着刷新了。

节日祝福大多都没个正经,所有人都发了语音,除了周泽楷。

——新春快乐

标点符号也省掉,一贯的言简意赅。

孙翔于是按着周泽楷那条复制了一下发出去,果不其然群里的嘲讽立刻开始了。

他看着那些快速刷新的气泡,孙翔希望能看到那个一直灰着的头像,可是始终没有。

一直都没有。

渐渐地群里又开始说提前归队的事儿了。

云山乱:队长真是模范

残忍静默:怎么了?

吴钩霜月:你们都打算什么时候回?

云山乱:队长不是要广告代言吗,好像初六就回去了。

吴钩霜月:……[拇指]

残忍静默:初六?那会儿还没什么人吧?

云山乱:谁知道?

孙翔只是看着。

他闭上眼睛。



年初六的那天,周泽楷和父母一同吃了早饭,他咬着一只粢饭团慢慢吃,周妈妈不住地托腮看着他,周泽楷有点疑惑。

他用眼神问:怎么了?

Omega母亲一下就笑出来。

“哎呀,也没有,我们楷楷这么好看,看着看着妈妈就忘记时间了。”

“…”

一向严肃的Alpha父亲也淡淡笑着,然后摇了摇头。

“小楷今天下午要去拍广告吗?”母亲问着,“真可惜,爸爸妈妈要出去约会,不能陪你了。”

周泽楷也笑:“没关系。”

“等下次吧。”周妈妈说,“等妈妈闲下来,可以忙筹办画展的事了,到时还要你帮忙呢!”

“…”

“不乐意吗?”

“也没有…”

“好了。”他的Alpha父亲一锤定音,“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他的家庭,他的父母,非常恩爱。

心里暖暖的。

周泽楷低下头喝粥,抬起头时,母亲温柔地用指尖抹了抹他的嘴角。


但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周泽楷出发前确认了所有信息。

他瞥一眼自己带好的东西,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忐忑。

他一定,要把事情在今天彻底解决。



孙翔推开轮回俱乐部大门,一径轻车熟路地向里走。果然是过年,轮回大楼里几乎看不到人。

他回到宿舍里放好东西。

孙翔掏出手机,盯着通话记录看了一会儿。

然而,他却没有拨出去。

虽然不知道周泽楷今天的广告要拍到几点,不过他很有耐心,他可以等。

唐昊说的没错,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把他追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

孙翔要把周泽楷追回来。



正式拍摄的时间排在下午,周泽楷没有提前到。还在春节假期,广告公司里人也并不多,他到预定好的摄影棚之前,先给方明华打了电话。

“已经到了吗?”

“嗯。”

“我还是去陪着你吧?总觉得不放心。”

“不用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是知道的,方明华的Omega妻子已经有好几个月的身孕,还在假期,让他来陪着自己,终究还是不太方便。

电话那端的方明华沉默了会儿。

“别紧张,小周。有事一定要打我电话。”

“我知道。”

然而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开口问道:“嫂子,还好吗。”

“她很好。”方明华笑了,“孩子五个月了,非常稳定。”

周泽楷的心仿佛被这笑声感染,迅速明朗了一下,可更快地还是黯淡下来。

没事的。周泽楷告诉自己。

他不允许自己在这种时候退缩。


对于广告代言一类的事情,出道五年,周泽楷现在已经非常熟悉这个流程。这支广告的导演是个新人,但却很有想法,台本是提前就交流过的,正式开拍的时候,导演不断提着要求,于是周泽楷也相对应地作出改变。

中途休息时,果然又有人送来了饮料。

周泽楷看着面前的小助理,那是个Beta,行止间没有什么异样,把饮料递给他之后就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在幕布和遮光板后忙碌的摄影师……

那个Alpha抬起头来,朝周泽楷笑了笑。

就是,这个人。


周泽楷也对他微笑,尽量自然地活动肢体,他不能露出什么破绽。

他慢慢举起那杯饮料,送到自己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温热的液体浸染了口腔……

趁着所有人都在忙,周泽楷悄悄地把那点液体吐进了杯子里,又不动声色地把手里的杯子换掉。

拍摄再次开始的时候,周泽楷几乎是迎着那个Alpha的目光,而后对他笑了笑。

可以有一有二,但第三次,他绝不可能再掉以轻心。


拍摄结束时天色已经晚了。

导演提议着一起出去吃饭,算是庆祝这支广告的顺利完成。然而摄影师却带着一波助理走过来,先和导演寒暄了会儿,而后转向周泽楷。

“周队,虽然拍摄完成了,但是这次选片我们希望你能一起来。”

“…”

连为什么,都不用问。

摄影师抱着手臂端详着周泽楷,等他的回答。

“好。”周泽楷很快就有了决定。

“周队的职业素质真是无可挑剔。”摄影师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人群带着他往前面走,“就在我们选片的工作室,跟我来吧。”



孙翔来到了上次拍摄过广告的摄影棚。

他推开玻璃门,里面只剩下几个忙着搬打光板和拆轨道的工人。

“刚才这儿不是有一帮人在忙?”孙翔问,“我说拍广告的那群人。”

“早就拍完了啊。”

“什么?!”

孙翔皱眉:“刚才前台的人说过会儿才能拍完的。”

“过年呢,都卯足了劲想赶快结束工作,这不就提前拍完了,大家也好回去休息。”

“……”

可是,周泽楷呢?

孙翔纠结了。

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问。

之前没给周泽楷打电话,第一怕他拒绝,第二…好吧孙翔不否认这样的空降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但现在全泡汤了。

孙翔掏出手机。

没有办法了,只能给周泽楷打电话,但他仍然不确定周泽楷会不会接。

然而孙翔打定主意拨过去的时候,却真的愣住了。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

周泽楷把他拉进黑名单了?!

不,应该不会,周泽楷不是这样的人…

孙翔心里陡然一跳。

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他的心间。



“很吃惊吗?”摄影师笑着说。

“…”

“没有信号。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个Alpha笑了笑,“我猜,周队你从一进来就开始录音了吧?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别的……”

Alpha的嘴角勾出一个笑容。

“——可那些都没用。”

“这个房间里屏蔽了所有信号,当然了,无线电、电磁设备之类的音源装置都无法使用。”

“……”

“你胆子真的挺大,周队,这是我没想到的。”

摄影师悠然调了光,挂在墙上的显示屏徐然落下,光源集中起来。

忽然灯光全部熄灭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等不了了。”

“你,想做什么?”周泽楷冷静地问。

“都不急,不如我们先来选选片吧。工作总是要完成的。”

摄影师说完,显示屏上终于出现了图像。

“……!”

操作台边的Alpha笑了起来:“我所有的珍藏里,这一版质量是最高的。”

“近乎全裸。如果不是挡在你腿间这条裤子……哈哈,就算有又怎么样。”

周泽楷的呼吸不自觉地放轻了。


——裸吅照。

那是,他的裸吅照。

与寄给他的那种模糊版本不同,这些照片,全部非常清晰。

自己迷蒙的神色,额角的汗水,敞吅开的腿吅间、小腹上的点点浊吅白,甚至……

播放到下一张,周泽楷忍不住咬紧了下唇。

他终于明白事情的所有缘由。

缺失的记忆里,就是被这个人轻声哄着……

穿上了裤子。

所以才会有这些照片!

不过,这样的话……


“不打算发表评论吗?”

“…”

“我的周队一向这么惜字如金,看到自己的照片也都没什么反应啊。”

“……”

“那如果,我让你听听这个呢?”

摄影师打了个响指。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咔哒’一声轻响。

周泽楷绷直了背脊。

那是……

显然经过了消音处理,轻微的噪声被降低,很快,周泽楷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不、不用…我自己可以。”

随即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孙翔……”

门板开阖的声音,脚步声。

“——”

“孙…翔……嗯……”


断断续续的呻吅吟声无比刺耳。

这一次,周泽楷是真的怔住。


“周队你可真是的,都已经那种状态了,还不忘叫着刚刚操过你的人的名字。连碰也都不让我好好碰。”

“……”

“他根本就没资格操吅你。”

周泽楷冷冷地看着这个Alpha。

摄影师脸上那种令人生厌的表情忽然消失了。

他抿起嘴角,眼神也变得犀利而尖锐。

“本来就只有我能碰你。”

“……”

“我的周队,本来就是我的,只有我能干你。”

“你闭嘴。”周泽楷的声音非常冰冷。

“很可惜啊,可是你都不好奇吗?为什么……明明没喝这里的东西,还是变得越来越热?”

“…!”

被说中了。

“里面呢?开始湿了对不对?”

“……”

“yin吅荡的身体得不到满足很痛苦吧。”摄影师说着还点了点头,“我都理解。”


这是个变态。

周泽楷已经完全确定了。


“你是不是以为,只要自己不喝那杯饮料就没事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周队这种被保护的这么好的Omega,恐怕是不知道有一些特殊俱乐部里的花样吧?”

“可是那些Omega怎么能和你比呢?”Alpha的声音又转了一个调,“我的周队这么完美。”

“为了靠近你,得到你……我也做了牺牲的。”

“这种药可是双向的作用,我也吃了很久呢。很奇妙的药,会对我们都有很大效果,你喝下去的只有催化作用而已……很漫长的养成过程,美妙极了。”

“确实是有点不方便。”摄影师煞有介事地说,“想接近你真的很难,我也不是很确定你的身体状况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漫长的等待都是值得的。现在,收获的时候到了。”

“不需要再催化什么,你只要一接近我就会浑身发热,过不了一会儿就会乖乖的了。”

Alpha说着,眼神陡然一冷。

“可是我也没想到,居然让那个毛头小子占了便宜。”

“一开始我不知道是谁……直到那次在轮回,我才发现是他。”

“……”

糟糕了。

这种恶劣的污言秽语并不能对周泽楷产生什么实质影响。

可是这个人,提到了孙翔。

周泽楷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然而当时缺失的记忆,情吅事里的混乱……在收到那封恐吓信的时候,他不能确信对方是否知道那是孙翔。

更让他纠结的,是自己居然叫了孙翔的名字。

之前他一直坚持着的,不把孙翔牵扯进来的执着,真的是对的吗。

周泽楷完全没有想到,最终将孙翔扯进这个混乱漩涡的,竟然就是自己。


然而面前的Alpha还在继续。

“他干了你多少次?居然在更衣室和厕所就能操吅你……说真的,我看到你那副样子都要发疯了。”

摄影师的声音变得狂热起来。

“暑假那一次你跑的太快了……不愧是周队,反应真快。接下来……我想想,拍广告的时候,我实在脱不了身……俱乐部那一次呢?差一点就得手了……太遗憾了,那是在轮回,我也不能那么莽撞。”

“——那种毛头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你还一直叫他的名字,呵呵,是把我当成他了吧?”

“好恶心啊……”这个Alpha的声音陶醉而低迷。

周泽楷冷冷地看着他。

“你才恶心。”

“嗯?你说我恶心吗?”摄影师笑了,“可是我爱你啊,周队……不,小楷。”

“别那么叫我。”

周泽楷一字一字吐出声音:“变态。”

“呵呵。”

Alpha饶有兴味地笑了笑。


“还有更变态的事,你想不想试试看?”


38.


周泽楷还在这座大楼里。

和前台反复确认几遍之后孙翔终于确定。

他根本就没走!

但是……

手机打不通,这么大一幢楼,周泽楷又能去哪儿?

他一个Omega……

孙翔快急疯了。


和上一次的经历太相似了。

不过这一次比上次更糟糕!

这里不是轮回的地盘,除了上次拍广告时来过一次,孙翔对这里并不熟悉。

假期临近末尾,可这里和轮回大楼一样仍然冷清着,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孙翔按着电梯上行键,心里的焦躁愈来愈盛。

周泽楷。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不要害怕啊。”

Alpha说着,还活动了一下手腕。

“我怎么舍得把那些东西用到你身上……不用害怕的。”

周泽楷一动不动。

摄影师又近了一步。

Alpha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

“不过……”他笑了,“我说的也没错吧。”

“你今天这么配合,不就是想抓到我的把柄……然后呢?要起诉我吗?”

“……”

“恐怕不行吧。我手里可是有这样的照片。而且……”

“呵呵。”

“你是Omega的事情败露了,会怎么样?”

“……”

“从第七赛季,不,也许更早,那时候我就开始注意周队你了。”

“知道你是Omega也是巧合。你大概不能每次都掩盖的那么好,所以才让我发现了一点异样,身为Alpha的周队,为什么随身携带的包里会有Omega抑制剂这种东西?” 

“……”

这种明目张胆侵犯隐私的行为让周泽楷心里的厌恶又深了一层。

“装Alpha是不是很累?”这个Alpha说着,又靠近了一点。

“我都懂的。要打抑制剂,还不能暴露身份,周队你就没有一点怨言?”

“滚。”

摄影师哈哈大笑。

“我是不是第一个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字的人?那真是太荣幸了……我的小楷,你说什么我都不在意的。”

“因为你马上就会是我的了——”

周泽楷的手指握了起来。

“做职业选手有什么好的?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呵呵,你如果被我标记了,轮回又会是什么反应?”

“……”

“我都不在乎,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你想反抗也没有办法了,合情合理,完全合法,你只能乖乖地…呆在我身边。”

“……”

“我会给你拍出最好的照片。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Omega这么完美……”

“……”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开始腿软了?”

“……!”

“我都知道的。周队你很能忍。”Alpha的手指抚上Omega的颈侧,被周泽楷一把拂开。

“但这一次,你绝对跑不了了。”



孙翔一间一间地找,从摄影棚那一层开始……可还是太慢了!

他仔细辨认着空气里的味道。

不止是Omega,如果有别的Alpha……

他贴在冰冷的房门上仔细地寻找,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沉重地砸在肋骨两侧,难以自抑的慌乱开始升级。

Alpha的直觉提醒着孙翔,这里不太对劲。

可是周泽楷在哪儿!?

孙翔咬紧了嘴唇。

他转身,进了这一层的洗手间。

不管了。

孙翔胡乱翻着所有可能用到的工具,额角绷得死紧。

他找到了消防斧。

既然没有办法……

那就把每一间都撬开试试看!



“就用这张照片当背景好吗?”

摄影师说着,还调了调显示屏的光。

“坦白说我不是很喜欢这张。你身上都是别的Alpha的精液,那个孙翔。呵。”

“我怎么也没能想到是他。”

“……”

不能妄动,周泽楷轻声喘息着。

可是这个变态说的没错,现在他并没有完全靠近压制,只是随意散发着Alpha的信息素……只是这样,就开始让他全身发软,渐渐失去力气。

不知名的药力发作后会发生什么?

周泽楷咬紧了下唇。

“——不过没有关系,今天之后你就会是我的,只是我的。游戏不打了好不好?只要你听话……”

Alpha的声音陡然变得疯狂又低迷。

“我会好好对你的……我最爱你啊……周队……不,不是,你是我的……”

尽管身体在逐渐失去控制,可他的头脑还算清醒,周泽楷没有忘记自己这次冒险的目的。

——要拿到证据。



孙翔成功打开了第一间房门。

他甚至没有进去,周泽楷的味道孙翔再熟悉不过,只需要辨认一下他就能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自己要找的人。

可这样效率实在太低了!

会不会,在他找到之前就……

孙翔拐过这一层的另一侧开阖门,忽然怔住。

一股淡淡的,清淡而平和的信息素若有似无地撩过他的鼻尖。

不是作为Omega的周泽楷的信息素……

这是,周泽楷常用的Alpha伪装剂的味道!

孙翔迅速冷静下来。

他很快发现那股味道的来源。

走道两侧,只有一侧的味道浓厚。

孙翔恍然。

周泽楷应该是把这东西喷到了墙上……

只要循着这个味道就能找到他了!


确定要看再点

备份

长图


40.


“不行,先生,您不能……”

“——他是我的Omega!”

“您并不是。”

面前的护士态度坚决。

“病人醒来时一直强调着,他要见的是一位姓方的Alpha。”

显然他并不是。

孙翔咬着牙。

“让他进来吧。”

孙翔猛地抬头,是有些熟悉的声音。

手术室的门开了。

孙翔立刻就认出来,这是周泽楷的家庭医生。

“我——”

“安静!”

医生皱起眉,看着他,“你或许有这个权利进来,或许不。”

“……”

“总之……”

医生长叹了一口气。

他让开道路,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机器的嗡鸣声、各间手术室进入、进出……

安静的走道里,孙翔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终于,他看到了周泽楷。

那些揪紧孙翔心脏的血迹好像被擦干了。他的脸色依旧苍白,黑发凌乱地撩在额际,各色进液管蜿蜒着探入Omega的身体。

医生低头在周泽楷耳边说了些什么。

他的面色很快凝滞了一下,继而抬起头。

“很抱歉。”

“……”

“他说——”

“周泽楷。”

孙翔上前了一步。

周泽楷仍然闭着眼睛。

“我、我……”

孙翔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标记而已,为什么,会让他变成这样?

是不是哪里……

“…出去。”

孙翔愣住。

周泽楷闭着眼,嘴唇轻轻开阖。

“出去。”

很轻微的声音,但仍然准确无误地狠狠剜向孙翔的耳膜。

“现在就开始手术吗?”另一侧的医生不甚满意地看着这个闯入者,“如果不是病人家属,请你立即出去。”

“再等一下。”周泽楷的家庭医生说,“还有一件事……”

“小周!”

接连不断地被打扰工作,加之无菌区的严格操作条件被干扰,这一切都让严谨的医护人员皱起了眉。

手术室大门被推开,方明华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只看了一眼孙翔,立刻转向了周泽楷。

“别担心。”他低声说,“去的及时,现场能处理的我都全部处理了。照片没有留下,音频也找到了备份。”

“…”

“已经安排了人去下一步寻找,可能的话,这次必须要报警了。”

周泽楷的眼睫轻颤了一下。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是我们必须要占据主动,万一……”

“……”

“没有万一。”方明华说,“两害相轻,不可能没有损失,俱乐部已经请了专业公关公司,随时准备着。”

“我说过的,不只是我,俱乐部也会站在你这边。”

“…嗯。”

“你的父母……”

“先不要说。”周泽楷睁开了眼睛。

方明华淡淡苦笑着。

“这么大的事…他们肯定会知道的。”

“……”

“等你手术完了,就会看到他们。”

“……”

“别紧张。”

“是啊,别紧张。”周泽楷的家庭医生也低下头,“这只是最普通的手术,你的主刀医生也都很有经验。没事的。”

“——说完了吗?”

主刀医生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我们要开始了。”

“我要留在这里。”孙翔上前一步,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我是他的Alpha!”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他不是。”

周泽楷低声说。

孙翔呆住了。


完全被排除在外,周泽楷说,‘出去’。

他说,‘你不是’。

可是明明——

“所有人都出去。”

最终,主刀医生下了最后的决定。



空荡荡的等候室里。

孙翔仍然愣着。

巨大的震惊,他难以置信。

——堕吅胎…手术?

“两个月的胎儿还没有成型。”助理医师翻着诊断报告,眉心微皱,“但和上次不一样的是,病人……Omega被标记了。”

“这样就很麻烦,怀孕时被强制发qing ,有没有考虑过后果?现在必须手术。”

医师抬起眼睛,严肃地看着孙翔。

“上一次你为什么没有一起来?如果是已经标记了的情况,及时化验,病人的阴性封抗得到改善,进入稳定期后或许还可以观察一阵再做决定。可是现在再标记,说什么都晚了。”

“什么意思?”

孙翔完全不明白。

助理医师的表情变了几变,最终还是选择了并不突兀的开始:

“患者,也就是Omega的体质比较特殊。受孕之前一定要做好准备,这类阴性封抗的病人尤其需要Alpha的保护和帮助。”

阴性封抗?

那又是什么?

“这个孩子是留不住的。”

“……”

“具体的,还是等主刀出来再说吧。”

“……”

“Omega还年轻,身体底子不错,以后还有怀孕的机会。”

“……”

“但下一次可不能这么大意了。”

助理医师说完,留下诊断报告就离开了。


身边步履匆匆,不断有人流经过。

孙翔看着那些陌生的名词。

他好像懂了些什么,又好像完全没有。

……周泽楷怀孕了。

周泽楷的体质比较特殊,这个孩子如果要想留下来,必须有他的参与。

然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怀孕,而后强制标记,紧接着……

——孩子没有了。


孙翔整个人混乱极了。

他为什么?

怀孕这么大的事,身体状况这么严重的事,可周泽楷还是什么都不说!

孙翔闭上眼睛。

他想起除夕夜前的那次见面。

周泽楷只说了短短的几个字。

然而与那时的心痛不再一样,这时终于知晓事情全部缘由的他,几乎崩溃了。

孙翔好像渐渐明白了。

周泽楷从来,从来没打算让这个孩子留下来。

因为这样,他没有告诉他。

孙翔好像终于懂了,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周泽楷自己要去把孩子……

可是在那之前,孩子就已经没有了。


他都干了什么……


恨吗?

可是该恨谁?

又能怪谁……?


都是我的错。


十指张开,孙翔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心痛到不再有什么痛觉,疼到濒临极限。

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悔恨。


方明华的声音把孙翔从愣怔里生生扯回来的时候,他的表情都有些恍惚。

“我长话短说。”方明华看着孙翔,沉声道,“事情比预想的更严重。”

“……”

“你标记了队长,孙翔,想过后果吗?”

“……”

“他要怎么比赛?小周的公开性别怎么办?”

“……”

“联盟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可是粉丝们呢?该怎么解释?”

“——都是我的错。”

孙翔一字一字开口,他仍然看着自己的手指,“我的错,所以我来担。”

“你现在……”

“你们都知道吗?周泽楷怀孕的事。”孙翔说着,他抬起头,“是不是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方明华沉默了。

他摇了摇头。

“不。我也……没有想到。”

“还有照片的事,周泽楷,他被人拍了照片……”孙翔喃喃着。

“他为什么总把自己当Alpha?他不是的。”

周泽楷从来不是个Alpha。

但好像他总是这样,孤注一掷地默默把所有重担扛过去,他安静地承担一切,周泽楷什么都不说,不让别人知道,不让他知道。

方明华安静了一会儿。

“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方明华看着低垂着后颈的孙翔,这时的孙翔,好像所有骄傲的尾羽都全部垂下,不再有斗志,不再桀骜不再张扬。

“队长一直都以Alpha的标准要求自己。”

“可他不是!”孙翔猛地抬头。

“——他不告诉你,是不想牵扯到你。”

“……”

“小周他…是个很温柔的人。身为队长,他总是为别人考虑的更多。”方明华叹息着,“我问过他,也劝过他,最终还是……”

孙翔终于明白过来。

——周泽楷,是在保护他。

保护他不被牵扯到这样混乱的漩涡里去。


可是我不需要!

孙翔咬着嘴唇。

我明明早就已经陷进去了……

你为什么一直想把我推开?

明明我才是Alpha!

什么安全,什么牵扯,什么保护?

我和你,早就没法分开了!


“所以,他就要一个人解决吗?”

不止是照片的事,就连孩子也——

“这件事是我们的疏忽。”方明华目光也沉下来,“今天我打队长电话却没法接通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

方明华叹了口气。

“不能打草惊蛇。我们不知道对方掌握了多少证据,按照小周的描述,可疑的对象不止一个。”

“对方想要什么?之前,俱乐部方面也考虑过最糟糕的情况。钱也好,第一手爆料内容也罢……这些都能应付,也都做好了预案。可都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更没想到,对方会在这样的节日里动手。”

轻敌,这才是关键。

“现场找到了电击棒。看起来……小周应该是早有准备。刚才,医生还给了我这个。”

方明华说着,朝孙翔摊开了手心。

他手心里是浸染了Alpha体液的信息素试纸。

“拿到了证据,队长他真的……”

孙翔呆呆地看着那张试纸。


这样真的值得吗。

以身试险。

如果真的被标记了呢?

如果真的,被那个人渣……


周泽楷好像真的不知道他自己对他有多重要。

那么,他当然也不会知道,一脚踹开门时,看到那样情景的他,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一瞬间的惊怒、焦急、心跳完全不受控制。

之后的一切,终于完全失控。


“总之……”方明华摇头,“现在我们手里有了足够的证据。”

“只要找到那个罪犯,取体液化验,什么都会明了。”

方明华的语音陡然一转。

“但如果这种时候被爆出性别丑闻的话……你应该明白。”

“所以…孙翔,”方明华说,“也许最后,会牵扯到你。”


轮回的王牌组合。

轮回的……双一。


沉默良久。


“那又怎么样。”孙翔低声说,“我也不是很害怕。”

还有什么,能比失去周泽楷更糟?

 “周泽楷是我的。”他又抬起头,看着方明华的眼睛,“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

“我要保护他。”

“孙翔……”

“也该轮到我了吧?是不是?”孙翔不顾一切地说着,他的眼神里带了方明华从没见过的灼热,炽烈而明亮。

这样不顾一切的疯狂。

“什么都好,不就是被骂吗,还有什么?新闻发布会?记者?道歉?”

“你——”方明华忍不住想制止他。

“什么都可以。我都不在乎。”

孙翔甚至还笑了笑。


我只要你好好的。

我的错就我来担。

这才是道理。

可是……

孙翔低下头,把脸埋进手心里。


他不知道。

他无法确定。


泪水一点点浸透了孙翔的掌心。


周泽楷……

你说‘出去’。

你说,‘他不是’。

你一定要推开我。

孙翔的眼泪冰凉又炙热。


短短一瞬间里孙翔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完整的破碎的灿烂的暗淡的进行的倒退的静止的……

他绞尽脑汁地想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和周泽楷那点可怜的曾经,却发现没有一个知道的词汇能够担此大任。

想着他也曾有过的,莫名的心动和心痛。


…也许,它根本未曾萌发,就已经无疾而终。


评论(49)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