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43/44)

43.


“不行。”

周妈妈握着周泽楷的手,重复了一遍:“我不答应!”

“……”

周泽楷低声开口:“妈妈…”

“不行就是不行!”Omega母亲少有情绪这么激动的时候,她握紧了周泽楷的手,把他的手心牢牢捏紧。

“楷楷,你怎么答应妈妈的?医生又是怎么说的?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参加比赛,可结果呢?”

周泽楷安静了。


结果,当然是周泽楷还是去到了H市,作为队长首发了和兴欣的比赛。

“还发生了那种事……小楷。”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

“真的没受伤吗。”母亲反反复复地确认着。

周妈妈的眼睛红了。

“我没事的。”他垂下眼睛。

“没事也不行。你爸爸已经和俱乐部协商过了,这一个月,必须遵循医嘱,在家好好休养。”

“可…”

“训练是吗?适度的话,妈妈可以陪着你。”

周泽楷无奈地笑了。

他当然知道家人担心。

可轮回…同样也很重要。

事实上,手术过后没有充分休息恢复状态就首发比赛,虽然那场团队赛时长并不久,但周泽楷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下那样的爆发状态不可能持续很久。

他确实需要休息。

“妈妈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队长,是吗?”

“…”

“当了这么多年队长,就放松一个月,这样也不可以吗。”

——‘就当赚了一个夏休期。’方明华也是这么宽慰他的。

周泽楷试图换个话题。

“艺术展呢?”

“和你比起来,那些都算什么?”周妈妈摇头,“都先延后吧。这个月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的,楷楷还是喜欢吃妈妈做的饭,对吧?”

“…嗯。”

周泽楷笑了笑,没有再拒绝。


和周泽楷相比,孙翔的待遇截然不同。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帅?浑身湿淋淋的,还宣示主权?你不知道这比赛是电视网络转播的啊?!”

孙翔不吭声。

他的Omega母亲一向是个急性子,教训起儿子来相当严厉。

“——你们队长,还有孩子,都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了!”

孙翔终于忍不住了。

“你烦不烦啊!”本来就够麻烦了的好吗!

电话那端忽然安静了。

“你该庆幸我现在不在S市。”他的Omega母亲声音毫不客气,“否则……”

“——好了。”电话那端换了个女声,孙翔也愣了一下。

那是他的Alpha母亲。

“儿子,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就算是通情达理的Alpha母亲,在听到孙翔讲出真相后也随之沉默了。

“都说了是我的错了。”

孙翔听到母亲叹了口气。

“儿子你听着,现在还纠结这种问题,有意义吗?”

孙翔怔住。

“事情已经发生,孩子…也已经没有了。我知道你遗憾。你想负责是好的,但是,道歉?这有用吗?”

“……”

“如果对方不接受,也根本不想你负责,你又打算怎么办?”

“标记了,也不代表Omega一定就会接受你。”

“我知道!”

“——你不知道。”Alpha母亲说,“你觉得他会感动?据我所知,周队长以前一向都以Alpha的形象示人,能坚持这么多年,他一定是个内心强大的Omega。”

“我没有。”孙翔说,“我根本没有……”

他根本没想那么多!

全部都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而已。

孙翔不能忍受媒体对周泽楷的刁难。

更不能忍受别人伤害他!

可是。

孙翔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

伤害他最深的人……

就是,我吧。


情到深处的困顿挣扎莫过如是。


“儿子。”

“……”

“你喜欢他吗。标记,真的因为喜欢他?”

“喜欢。”孙翔闭着眼睛,说的飞快,“我喜欢他,我喜欢周泽楷。”

他的声音又低下去:“我觉得,好像不止是喜欢……”

面对Alpha母亲,孙翔说不出那个字。

“傻瓜。”

“……”

“喜欢有多容易?但‘我爱你’这三个字,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你明白吗?”


他好像明白,却又根本不明白。

孙翔只是知道周泽楷非常重要。

荣耀之外的世界,就是周泽楷。

他不能,不可能,也不想失去他。

“…妈。”孙翔声音闷闷的。


他没有告诉别人,孙翔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个时候,挡在周泽楷身前,向所有人宣布他们关系的那个时候,他也有过的忐忑。

如果周泽楷又推开他了呢。

如果,周泽楷再次拒绝,又或者他在所有人面前否认了呢。

站在周泽楷身前的孙翔不知道他身后的Omega什么表情。

可是那一天,直到最后,周泽楷一直没有开口。

他好像应该觉得庆幸。

好像最坏的可能都已经过去了。

但是为什么,他还是没觉得轻松起来?

孙翔不明白。


——该怎么办呢。


方明华宣布周泽楷离队休息一个月,不再参加团队训练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

队里都是Alpha,又发生了这种事,确实还是避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

“我比较关心那个混蛋!”杜明说,“不,我不是关心他……靠,到底这事儿要怎么办啊!”

“人已经抓到了。检方很快就会提起审查起诉,我们可以提供足够的证据。”方明华说。

可一想到这证据是怎么来的,轮回全员又都沉默了。

“队长他真的……”

“那休息期间队长还会继续比赛吗?”吕泊远问。

事实上,方明华也不能确定这个问题。

“队长不首发我们也要赢啊!下场打临海,哪有输的道理!”吴启反应快极了。

孙翔一直没有说话。

队友们的眼神他不是没有感觉到。

责备、不解、或许羡慕、或许……

这天训练结束的时候,江波涛叫住了孙翔。


“我也正想找你。”孙翔先开了口,“我要把事情说清楚。”

“你想说什么?”

“——副队你也喜欢周泽楷吧。”孙翔开门见山地问了出来。

江波涛没有回答。

“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喜欢他。我喜欢周泽楷。”

“所以呢?”江波涛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你喜欢,所以就可以这样乱来?你考虑过队长的感受吗。”

孙翔不说话,江波涛就等着他,两个人都沉默着。

“是乱来了。”孙翔承认,他的错,那么他就认。

“但我不后悔。”

所有的责难、质疑,孙翔都可以承担。

“如果说我放弃了,不是因为标记,更不是因为你。”江波涛看着孙翔。

“我尊重队长的选择。”

他最后这么说。



周妈妈果然说到做到。

作为现代装置画艺术家,她当然有自己的工房和工作室,但是为了照顾周泽楷,母亲暂时把那些都弃置一边,一直陪着他。

周泽楷训练的时候,他的Omega母亲就在一边画画。

最普通的素描,用铅笔勾勒出儿子最认真的模样。

他的作息被母亲严格监督,气色确实在一天天好起来。

队友们的问候从来没有间断过。

方明华也尽职尽责地和周泽楷讲着队里的训练情况。

周泽楷快速滑动着手机屏幕,他看着孙翔黯淡的头像。


和其他队友不一样的,每天例行的早安和晚安,来自于孙翔的信息永远简洁。

他们之间离得最近的那一次,就是在和兴欣的赛后发布会上。

那时孙翔垂下视线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这个标记了他的Alpha眼底湿润而坚决,孙翔声音很小,他浑身湿透,他只是看着他。

这是周泽楷不熟悉的孙翔。

然而同样的,这个挡在他身前,宣布他们关系的孙翔同样让周泽楷觉得陌生。

他好像,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仍然偏执,但那点孩子气好像全然消失掉,孙翔的眼神明亮极了。

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可惜呢。

周泽楷也觉得茫然。


他们的关系仍然一团混乱。——千丝万缕地纠缠,却理不出头绪。这样的形容毫不夸张。

强制标记后的Alpha和Omega……

该怎么相处?

身体上刻下的烙印无法消除。

可有些印记,有些事情,周泽楷没有忘记。

他也根本无法忘记。


周妈妈察觉到儿子的情绪,她有些忧伤地看着他,她不想在周泽楷面前主动提起那个失去的孩子——尽管她有知道的权利。

不过周泽楷不打算开口,她就永远不会过问。

只是现在,周泽楷好像陷在肉眼可见的透明结界里,似乎仍然进退两难。

那么,另外一个人呢。

那个在赛后发布会上不顾一切也要护着儿子的Alpha。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期冀是否选对了方向。


周泽楷在听到母亲说收到包裹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怔。

“包裹?”

对,Omega母亲笑了,“从轮回发来的包裹。”

周泽楷:“……”

他忍不住问:“送的人?”

“嗯?”母亲讶然,“就是快递员啊,有什么关系吗?”

尽管周泽楷没有解释,但周妈妈立刻发现了儿子的异常。

为了安全考虑,她和周泽楷一起拆了这个从轮回寄来的包裹。

“这是……”

这一次,周泽楷是真的愣住。

——又是星空仪。

但不是那次和孙翔一起看过的,这个崭新的星空仪应该没有人拆过。

“谁送的?”

周泽楷沉默着。

除了孙翔,又能有谁?

他这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去模拟出一片星空。

周泽楷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然而对于感情,他当然不可能无所谓。

记忆里最柔软的回响就和它有关。

周泽楷难得地放空了一阵。

母亲于是也不再打扰他。


周泽楷着手把星空仪收起来,却又有了意外的发现。

……他找不到配套的星图。

除了模拟教学演示的一片星图之外,星图收集盒里空空如也。

——是孙翔。

可他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这天晚上睡觉前,周泽楷一直等着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来。

在家休养之后,周妈妈又恢复了每晚给儿子做夜宵的习惯。她常做的,周泽楷也最爱吃的虾皮鲜肉小馄饨,有时是一蛊软糯的红豆沙,或者一小锅鲜肉汤圆,又或者一碗简单的酒酿圆子羹。

在吃着那碗小馄饨的时候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不过这一次,不是短信。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他看着屏幕上跳动着的孙翔的名字。

沉默良久。

然而孙翔竟然比周泽楷更有耐心。

电话接通的时候,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终于。


“你要睡觉了吗。”

“…”

孙翔那边安静了一会儿。

“你不想说话…也没关系。我很快的。很快就说完。”

周泽楷垂下了眼睛。

“周六的比赛,你会来吗。”

“……”

“周泽楷。”

周泽楷听得出来,孙翔的音调变了。

“星空仪是新买的。”孙翔说,“我自己挑的。以前那个……扔掉了。”

周泽楷仍然没有说话。

“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早点睡觉。”

“…嗯。”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周泽楷。”


孙翔闭着眼睛。

他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

我想你了。

我很想你。

我……

孙翔听着周泽楷安静的呼吸声,他无声地笑了笑。


“晚安。”

孙翔说。


44.


二十一轮,轮回对临海的比赛,周泽楷虽然出现在了选手通道里,但擂台赛并没有上场。

随后的团队赛,轮回也大胆地改换了阵容。

这一次是轮回的主场,无论如何周泽楷都要出现——不论出赛与否,队长的态度,往往是能决定粉丝情绪的重要因素。

9比1。

个人赛失掉一分,对于主场作战的轮回来说不算是完美的成绩,却也有着足够的说服力。

作为第六人候场的经历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周泽楷几乎要回想不起来。

从出道赛季开始,他没有缺席过轮回的任何一场比赛,永远都是首发阵容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这一次居然在擂台和团队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他的队友们拼尽了全力,也赢得相当痛快。

周泽楷没有出席赛后的发布会。

为了安全起见,周泽楷目前的行程处于完全保密的状态。能说服母亲到轮回场馆里候场已经很不容易,结束比赛,就是结束和队友们见面的时间了。

“队长你要快点好起来啊。”杜明巴巴地说。

“切,队长不在你不是挺高兴的吗,团队赛终于能首发了不是?”吴启迅速补刀。

“滚!”

其他人笑成一团。

和谐的轮回战队,永远不会被舆论的风向影响。

周泽楷也笑了。

然而这笑容却在看到另一个人走过来的身影时凝住了。

“我有东西给你。”

孙翔显然也发现了周泽楷的僵硬。

他的语速飞快:“一分钟就好。”

孙翔转身,他的心跳声再度不受控制起来。

只是一个星期不见面而已啊……

谁让我喜欢他。

孙翔几乎是自嘲地笑了。


周泽楷没有让孙翔难堪。

他跟着孙翔来到暗处,这样也好,光影黯淡,看不清反而免得尴尬。

“这个给你。”

孙翔朝周泽楷伸出手。

什么?

他却没有接。

周泽楷低下头,看着孙翔的手心。

——那是一块星图。

周泽楷没有接。

孙翔咬着嘴唇,也执拗地不收回手。

“给你。”

“…”

周泽楷叹了口气。

他接过了孙翔手里的东西。


他的手指冰凉,而他的手指温热。

Alpha和Omega指尖相触的那一瞬间,孙翔很想收紧手指,握住周泽楷的手心。

牢牢的,再也不放开。

可他还是忍住了。

如果周泽楷不愿意,那么孙翔不会勉强。



孙翔想干什么?

周泽楷看着星空发呆。

他原本以为这张星图里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回家之后,周泽楷打开了那台星空仪。

结果并没有。

再寻常不过的星图而已。

玫瑰状的星云温柔地向外散射着、旋转着,主星十字旋臂两端的光芒黯淡继而绚烂地明灭着……

周泽楷熄灭了这片星空。


仍然是早晚两条例行的短信,仍然没有什么不同。

孙翔再也没有打过电话。

周泽楷发现自己养成了时不时关注手机的习惯时,自己都觉得无奈。

他发呆的时间变得更多了。

周妈妈抹了抹儿子的嘴角,牵回了周泽楷零星思绪。

“跟妈妈聊聊天好吗。”

“……”

怎么,Omega母亲笑了,“楷楷就没什么想和妈妈说的?”

周泽楷沉默着。

“有的。”他说。


那个时候,母亲没有对周泽楷道出实情。

怎么可能不疼呢?

他想着那时在手术台上的感受。

但不止是疼,就像母亲说的,更多的是难过。

“是很难过。”周妈妈说,“因为难过,所以都不觉得疼了。”

“骗人。”

他的Omega母亲看着他,终于笑了出来。

“那个Alpha好像比我们楷楷小吧?是个什么样的人?”

“……”

“个子倒是蛮高的。长得也好。”

“妈妈…”

“——我知道啊。”周妈妈说,“我的楷楷从来都很认真。”

“嗯?”

“不管是学习、游戏……不管学什么东西,对什么人……一直那么认真。”

认真,却又内敛的好强。

浑然天成的性格里,周泽楷永远都在毫不尖锐地耀眼着。

“所以谁喜欢小楷,妈妈都觉得理所当然。”

“……”

“是怎么…”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才能知道的?” 

“你说喜欢吗?”

“…嗯。”

母亲看着儿子,没有回答。

“这种事要是有什么判断标准就好了。”周妈妈说,“可哪有什么既定规则?”

“喜欢啊,就是喜欢。”

“……”

她当然理解周泽楷这时的动摇——他还年轻,甚至,那个Alpha更加年轻。


纵然有着再完美不过的外壳,可作为母亲,她深知外表不过是引人注目的表象。

周泽楷性格里安静无害的部分之下,是他内心里深埋的渴望。就像日幔下恍然隐藏的点点星火。

毫无预兆袭来的太阳风明亮又炙热。

他需要被点燃。


其实不那么一帆风顺的感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直以来他都太顺利了。无往而不胜,没遇到过什么太大的挫折,没有伤心过,周泽楷心里总有一小块深藏的部分,他安静着,他从来不说。

但这样的周泽楷,也是在安静地喜欢着某个人的。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尽管那个人让他难过。

她想起那个年轻人在所有人的注视里抬起眼睛的样子。

湿漉漉的水迹也无法熄灭他眼神里的光芒。

孙翔。

是不是有哪里……

他不太一样吧?

是个成年的Alpha的样子了,可说出的话,却又像个孩子。

母亲柔软的心被轻轻牵扯着,她吻了吻儿子的额头。

“总会好的。”

“…”

“现在想不明白,也没有关系。”

“是吗。”周泽楷闭上眼睛。

“是啊。”周妈妈笑了。


因为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另一个人在等待着。



然而在上一轮轻松拿下临海之后,二十二轮客场对霸图的比赛,轮回全员都没有放松。

第九赛季的总决赛让所有轮回队员都印象深刻。

这批老将,有着一如既往的,不顾一切也要钳制住轮回枪火爆发的决心。

尤其是这时轮回一直倚赖着的核心状态不佳的时刻。

要赢!

孙翔对自己说。


两个月后的现在,再次来到Q市,全明星时的记忆好像已经是很久前的事了。

这一场比赛,周泽楷仍然没有在擂台出赛。

个人赛先失三分的前提下,孙翔以一敌二,在霸图的主场结束了前两个对手,而把守擂的任务交给了杜明。

超水平发挥的杜明赢下了这场擂台。

然而对霸图的团队赛,轮回打的异常艰难。

主场选图作战的优势之下,张新杰带领霸图经验丰富的老将们和轮回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对抗。

耗时26分49秒的这场团队赛,周泽楷作为第六人出战,仍然很好地承担了轮回第二中心的职责。

一叶之秋在前,一枪穿云在后的强烈攻势威力不减!

但霸图指挥张新杰敏锐地捕捉到了两人配合中稍嫌滞后的部分,并及时发动了反击。

战况激烈。

最终轮回以一个人头分的微弱优势胜出。


“很精彩的比赛。”赛后握手时张新杰说。

周泽楷对他笑了笑。

“身体还好吗。”

周泽楷怔了一下。

来自于同是Omega选手的关心,这还是第一次。

周泽楷有些不太适应。 

“谢谢。”

张新杰礼貌地对周泽楷颔首。


由于行程不一致,和轮回其他队员们见面的时间也被限制到了最短。

周泽楷和家人搭乘早一班的飞机回到S市。

离开之前,他又从孙翔那里拿到了一块星图。


“这个给你。”孙翔还是这么说。

执拗的,坚决的语气,孙翔还是孙翔。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赢了,但周泽楷仍然觉得孙翔今天兴致不高。

但他好像渐渐明白了过来。


每赢一场比赛,就送一块星图。

明白孙翔的意图时周泽楷也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并没有外露什么不必要的情绪。

但其实周泽楷很想说,他想说,你根本不用这么……

——这么什么?

飞机的上行气流重新稳定起来,云层绵软而连绵着铺向无垠的前方。

好像他看到过的海浪。


想起那些洁白无声的雪沫。

并不情愿地,无法自控地溶解于海。


就好像那些粘连着的,浮荡于云层中的零星思绪。

周泽楷看着手心里那枚星图。

他还不知道。

他还不是很确定。

如果过去已经是过去……


那么,过去就应该渐渐消融。


评论(20)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