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45)

45.


尽管曾经在联盟队长会议上主动站出来,第一个公开支持不对周泽楷作出禁赛处罚——蓝雨队长喻文州到底没让轮回再度在他们身上赢得胜利。

7比3。

这一场异常精彩的对抗,最终由蓝雨在团队赛里率先终结了轮回的攻势。

继第十九轮输给百花之后,轮回又添了一轮败绩。

而轮回在积分榜上领先第二名的差距优势也被减少到了20分以内。


媒体纷纷评论,轮回战队在上半赛季不可战胜的强势烙印似乎终于松动了。

这次失败,是否和轮回队长周泽楷继续作为第六人出战有关?

没有周泽楷作为核心的轮回……

一向遇强则强的轮回再度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说的都什么鬼?!”杜明第一个拍桌子鸣不平,“我们是那种软脚虾吗?!”

“先别激动……”

“大家都冷静一点。”方明华开口,“媒体说什么不重要。”

“可是——”

“方哥说的没错。”江波涛自然地接了下去,“只是一场而已,下一次再赢回来就好了!”

二十三轮战罢,第二十四轮,他们的对手是拿下过两冠的微草。

“队长他,下场还是第六人吗?”吕泊远问着。

一直以来轮回的团队赛都倚赖周泽楷的强势发挥作为打破僵局的突破点,五年来逐渐形成的战术体系里,他从来都是轮回不可撼动的核心。

然而作为第六人出赛的周泽楷,除了场均战斗时间大大减少之外,在换人时往往还会遭到对手的围堵和狙击。

刚刚结束的二十三轮,蓝雨就巧妙运用地图不同的刷新点上演了一场以克制周泽楷输出为目的,继而压制轮回全员的精彩胜利。

虽然明白这样的事实,但队员们难免有些失落。

杜明放下手机,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大家,还是问了出来:

“队长他,和孙翔……”

“……”

真的,没问题吗。



孙翔当然也不好受。

又输了。

和十九轮时对百花的感觉不同,这一次,没有周泽楷在他身后,没有一枪穿云为一叶之秋解决所有顾虑,艰难突破蓝雨重重阻拦的孙翔渐渐觉得步履维艰起来。

但他不会承认!

距离周泽楷离队休养的一个月还剩下一个星期。

孙翔从没觉得等待是这么难熬的一件事。

见不到他,于是孙翔把所有的剩余时间都用在了训练上。每天做超过十四小时的训练,他要在擂台给周泽楷减轻压力,在团队赛里尽可能快地冲锋,拿下更多的人头。

孙翔希望周泽楷不要那么累。

周泽楷仍然像行程安排里的那样,参加完比赛,就和家人一起离开。

他见不到他。

孙翔反反复复地握着手机。

他拨出了周泽楷的号码。



“现在?”周泽楷迟疑着。

电话那端孙翔沉默了一会儿。

“嗯,是,就现在。”

“…”

“不会花你很多时间。”孙翔保证,“我……有事要跟你说。”

“……”

他好像在怕他拒绝,孙翔一口气说了下去,“是队里的事。”

沉默之后,周泽楷还是答应了。


约在周泽楷家附近的咖啡馆见面,孙翔竟然有点紧张。

“喝什么?咖啡吗?”

“…”

不,不太行。孙翔立刻就反应过来,“牛奶吧?要加糖吗?”

“……”

周泽楷摇了摇头。

“什么事。”

他问。


孙翔安静了。

——说是关于轮回,倒也不完全是个借口。

可孙翔确实想见周泽楷。

“你身体还好吗。”孙翔问。

“…没事。”

“真的没事?”

周泽楷抬起眼睛,又很快垂下。

“要说什么?”

“你不要去看网上那些议论。”孙翔说,“有些人……总之,他们说什么都不重要。”

虽然不再和外界接触,孙翔也知道周泽楷被家人照顾的很好,但他不希望那些流言蜚语给周泽楷造成任何影响。

周泽楷等他说完。

“我们…就是,我和你,上一次……”

孙翔说了下去:“关于孩子的。”

“……”


终于提到这个话题了。

时间过去一个月,两个人的心情都和那时不再相同。

可这仍然是他们第一次说起孩子,说起那段两个人都不愿意过多回想的经历。

虽然在所有人前承认了关系——孙翔单方面的,但周泽楷毕竟没有出言阻止。

问题是,他们失去了那个孩子。

又该怎么和媒体和粉丝解释?

孙翔拿出了公关公司写好的通稿。

“他们的意思是说先拖一阵。”

孙翔慢慢地说:“等到……那个人渣,等他的判决下来之后,再解决。”

周泽楷没有说话。

可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以目前轮回再遭败绩,继而舆论风向一边倒的指责态度……这种水深火热的情况,确实避而不谈是最好的办法。

等一切都有了结论,到那时再做一次漂亮的反击。

合情合理。

周泽楷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又继续:“还有事吗。”

“……”

——没有了。

原本在电话里,甚至并不需要孙翔自己出面就能说清楚的事,是他主动要求和周泽楷联系的。

本来也就是因为太想见他。

孙翔笑了笑。

“没了。我送你回家吧!”

“……”

周泽楷看着孙翔。

仍然明亮的眼神,孙翔好像瘦了一点。

高耸的眉骨下,流畅的面部线条好像不自觉地收紧了。

周泽楷不忍心拒绝。


两个人从咖啡馆出来,穿过挂着牌坊的老公房侧门,沿着回家的路慢慢走。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

正是二月底,三月初的暮冬初春时节,路沿的花木渐渐开始抽出新芽。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孙翔偷偷观察着身边的Omega。

…他好像,终于胖了点。

发尾长了一些。

气色也不错。

察觉到孙翔的视线,周泽楷平静的侧脸转了过来。

“…”

“——!”

孙翔一阵发窘。

明明都离得这么近了……

他就在他的身边。

孙翔的手指握紧了,又一根根松开。

“周泽楷。”

“…”

他们站在小区前的路沿,天色有些暧昧的阴沉,周泽楷抬起眼睛,漆黑双眼里的光晕安然又平静。

“我知道你不想听。”

“但是我还是得说…对不起。”

“……”

就算母亲说了这样没有用。

就算,孙翔知道这样远远不够。

但他还是必须说下去。

“我很差劲吧。”孙翔笑了笑,滚动了一下喉结,他没有抬起眼睛。

“对不起,是不是很疼?”

不管是在强制标记的时候,还是,失去孩子的时候。

“真的对不起。”

可他又说:“但是我不后悔。”

Alpha的目光灼热而明亮。

“我知道的。不需要我,你也可以解决发情期。”

“——但是我需要你。”

周泽楷默默听着。

“这些天,还有比赛的时候……没有你,我当然也可以打。擂台我可以赢下来,但是团队赛里不能没有你。”

“你和别人……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


是吗。

周泽楷在心里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就是、就是……”

孙翔揉了揉眼睛,然后笑了。

“都说过好多次了。”

他转回了视线。

“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所以就……”

孙翔还在笑。

他的笑容里仍带一点受过伤的天真。

“所以。”

“周泽楷。”

孙翔看着周泽楷,那样的笑容消失了。

“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

“我想再追你一次。”

“……”

“我想和你谈恋爱。”

不止是一起过发情期,不止是搭档,不止是为了轮回。

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恋爱这桩事情,从来都只是这么简单而纯粹。


然而还没等周泽楷开口,孙翔的眼睫忽然眨了一下。

周泽楷也忍不住抬起头。

这是……


“下雨了啊。”

孙翔说:“得快点回去了。”

他说着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孙翔里面只穿着一件长袖T恤,他把外套罩在两个人头顶,孙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碰周泽楷的肩膀。

“走吧。”

孙翔避开了周泽楷腺体的位置,把那件外套搭在周泽楷肩头,低声催促着。


于是就在今年的第一场春雨里,他们靠近着,靠近了,直到孙翔的脚步率先停下。

连绵的雨线也不能将他的笑容打湿。

“就到这里吧。你快点上去。”

周泽楷注意到,这里就是上一次他们在冬夜里交谈过的地方。

“哦对了……我都忘了。”孙翔挠了挠头发,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还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星图,先还给我一块吧。”

“……”

“上一次输了,所以就——”

“不。”

孙翔愣住。

“不给。”

周泽楷说。


一瞬间里孙翔的表情忽而明亮忽而黯淡,他看着周泽楷,又好像根本没在看他。

你在想什么?

周泽楷握紧了手指。

他也想起来了,那个自己送给孙翔的礼物,摔坏了的,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的手办。

那时说过什么?

孙翔说,我不给。

他说,你要送我的,我为什么要还你?

于是周泽楷也说:“你送我的。”

他说的很慢:“为什么要还你?”

孙翔低下头。

他又笑了。

“什么啊。你真是……”

他又抬起头。

“我能…周泽楷,我能抱抱你吗。”

“……”

“抱一下,一下就好。”

然而不等周泽楷回应,孙翔掀开草草罩在两个人肩头的外套,光线倏然明亮,却又立刻笼下一片黑暗。


他不想等也不能等了。

孙翔抱着周泽楷,把头埋在他的颈侧。


有多久了?

上一次这么抱着他是什么时候?

孙翔轻轻地蹭着周泽楷的脖子。

真的,不想放开他。

“你都是我Omega了。”

但还从来没问过。

他一直忐忑着的,不安又不能贸然问出口的事。

“喜欢我吗。”

“…”

“周泽楷,你喜欢我吗?”

“……”

周泽楷没有任何回应。

孙翔的心揪紧了,他于是抱得更紧。

“没事。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你肯定会喜欢上我的。”

“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就算不是现在。

但尽管如此,孙翔唯一能猜测的,他从周泽楷的反应里模模糊糊猜测到的,关于那个星空仪的种种。

是不是因为喜欢,所以在意。

因为在意,所以……

你也喜欢我吗。


他感觉到了,周泽楷的手慢慢抬起来。

孙翔等着周泽楷动作。

Omega的手抱住了Alpha的肩头。

周泽楷的拥抱很轻。


那个瞬间里,好像无声缠绵的雨线全部消失掉。

世界静寂一片。


在黑暗里孙翔小声说:“喂,周泽楷。”

“还有十五轮。”

“……”所以呢?

“以后每赢一次,你就……就亲我一下,好不好。”

孙翔说的很慢,但他的吻却先落了下来。

外套笼下的阴影里,他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这个吻又轻又软。

孙翔贴着周泽楷的嘴唇,只是贴着,一直贴着。

直到周泽楷轻轻挣开。

“不是说…”

“——是啊,我会一直等着的。”

“那怎么?”

孙翔说的义正言辞:“但是这次输了嘛。”

“……”

周泽楷忍不住想,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幼稚鬼一样的对话,但为什么,就是……

“下次,肯定就能赢的。”

“…真的?”

“真的!”

“……”

“周泽楷。”

孙翔又抱住了周泽楷。

他显然没注意到自己说过的‘一下’。


黑暗无声地远去了。

躲在黑暗里的亲吻也变得明亮起来。


孙翔贴着周泽楷的嘴唇轻轻开口: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嗯。”

“真的?”

“……”

“你根本不知道……”

孙翔喃喃着,声音越来越低。


你不会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我喜欢你,全世界最最喜欢。






评论(41)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