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47/48)

47.


对于孙翔的示好,周泽楷没有拒绝。——却也仅限于此。

孙翔感觉得到,他们之间那点壁垒仍然存留着。

曾经换掉的门锁阻拦着他们的距离。

不是不气馁的。尽管孙翔根本不想承认——他们几乎一天十几小时呆在一起,训练,吃饭,和队友们一起活动……周泽楷还是那个周泽楷。

从不主动开口,训练时格外专注,他的笑容变得多了,他们的配合正在一步步恢复原来的节奏和感觉。

然而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正是周泽楷的这种态度,让孙翔觉得更加难熬。

——不着急,是的。孙翔并非无端里生出的某种自信,也绝非AO之间标记作用的不可抗力——都不是那些。

…他是想和他谈恋爱的。

两个人的独处时光变得珍惜起来。

孙翔不由自主地回忆着以前。

那些时候,大多时候,他们都在做爱。

他迷恋他的身体,渴望他的味道,在经过这件事之后——或许开始变本加厉。

标记之后,这是Alpha天生的本能。

他的人生里从未有过‘不敢’,荣耀的世界里他所向披靡,一直以来都冲在最前面的孙翔却在现实世界里堪堪停驻了脚步。

现在那个‘不敢’改换了方向。

是的,不敢冒犯。

孙翔小心地维持着和周泽楷之间关系的进度条,这是从未有过的,他根本不可能做的熟练。

一个不爱说话的人,要怎么知道他的想法?

孙翔觉得迷茫。


他没有江波涛的本事,能将周泽楷十分心思猜出大半,孙翔喜欢周泽楷最直接的反应,他不爱他的伪装,也大抵因出于此。

可以接吻,可以拥抱,可以对他露出笑脸。

…但这些都不够。

孙翔开始渐渐明白曾经被周泽楷注视的那种感觉。

在他未曾察觉没有发现的时候,那些情愫生根于内心,它无声地生长着——

这样繁茂的姿态。

什么时候开始的?

孙翔不禁想,有没有那么一个时候,从那个起点开始……

——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趁着一轮合训结束,队员们纷纷活动手指短暂休息。孙翔看着周泽楷摘下耳机,他的发尾长了,动作间衣领处带出一点凌乱的褶皱,他看着周泽楷白皙的手指抚上自己的耳际,他看着他。

周泽楷显然也察觉到了孙翔的视线。

那只手垂下,继而被另一个人牵住。

不说话,看着他,这样竟然就很好。

他们的手一直牵着,队友们组成的喧闹背景音里两个人老老实实地坐在原位,孙翔扣紧周泽楷的手指,和他五指相扣。

他握紧了他的手心。



然而最让孙翔苦恼的,是俱乐部方面态度鲜明的禁足令。

“还不行。”方明华摇头,“至少现在还不行。”

“但是他总需要出去的吧?之前一直呆在家里,现在又在俱乐部里……周泽楷都快发霉了。”孙翔抗议。

方明华笑:“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

方明华看着孙翔。

“那你应该知道的……”方明华低头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多少有些无奈。

“网上那些人说话有多难听。”

孙翔沉默了。

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着,轮回的战绩自从周泽楷归队以来一直稳步保持着胜利,除了……

——除了目前无法摆平的舆论。

“目前审查起诉的阶段很顺利。”方明华说,“只要等,到时我们有足够把握能反戈一击。”

孙翔抬起头。

“我能问问吗。”他说,“周泽楷……最开始,他要装Alpha的事。”

为什么会有这种决定?

这段往事,周泽楷从来没提过。

然而不同于从前的漫不经心,孙翔现在觉得自己必须知道。

他想知道的,是他的全部。


方明华却笑了笑。

“很久前的事了。”他说,“轮回建队以来最大的波折,其实都和小周有关。”

孙翔听得挑起了眉。

“第五赛季出道时,他被所有人都当成Alpha看待,虽然也没有性别分化,但是大家就是这么觉得。”

——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实力。

“小周挑掉了一枪穿云的前任操作者,是老板亲自拍的板。那时,它还不是枪王。”方明华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他真的……”


那个酷热的夏季。

记忆里清瘦的少年。

十八岁的周泽楷,似乎对胜或败都没什么直观的情绪波动。他用自己在训练营练起的小号赢了一次又一次……华丽、坚决的全胜。

直到那个房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被宣布一枪穿云真正的归属时方明华才发现这个少年嘴角噙着的淡淡笑容。

——“轮回的队长,你觉得你可以吗?”


“你猜他怎么说?”

方明华笑的意味深长:“小周说,我尽量。”

孙翔:“……”

他简直不能相信。

“是啊。”方明华笑着摇了摇头,“这就是小周。”

“他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些什么。虽然腼腆,话又很少,但那时的小队长可真是屡屡语出惊人。”

方明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停留很久,直接讲到了孙翔最关心的地方。


第六赛季的冬天,对于轮回这支队伍来说是另一个波折的起点。

“是在小江转会前的那段时间。”方明华解释着,“接洽了贺武,决定了转会窗的事,但就在大家都放下心来的时候,队长他开始显性了。”

那无疑是一场混乱的开始。

轮回战队全员Alpha,第六赛季出道的几位选手又都和周泽楷走得很近,Omega的初次性别分化足足持续了两周的水深火热。

那之后的一月,江波涛的加入持续了轮回全A的档案记录。

而那就是周泽楷作为Alpha的继续。

“很艰难。”方明华感叹着。

“那为什么?”

“你觉得呢?”

“我?”孙翔一愣。

他沉默了一会儿。

“小周的技术风格在第六赛季开始逐渐成型。强大而华丽,这么说不过分。”

这么牵强的理由。

“队长什么都不说。”方明华苦笑了一下,“但我想他心里大概也会有失落吧。”

“他可以拒绝的。”孙翔忽然开口。

“是啊,他可以拒绝。”

方明华看着孙翔:“但他没有。”

孙翔心中泛凉。

伪装带来的后果周泽楷怎么可能不知道?入档前他Alpha的身份几乎被所有人都认可。

可谁都没想到后来。

骄傲的Omega,他想。


也许这一点他们完全一样。

——骄傲的,或者张扬或者内敛,那点锋芒不一定是表象——例如周泽楷。

他一贯的强大,一贯的任人依赖。

像Alpha的Omega……

不。

周泽楷或许从来都是Alpha的思考模式。

他担起这支队伍时没有任何怨言。

但他有没有考虑过自己?

哪怕一点?


就像那时面对潜在的威胁,他仍然打定主意要将自己置于险境。

孙翔隐隐约约察觉到的,也是他最渴望打破的——周泽楷内心里仍然保有着自己固有的底线——不需要被Alpha保护,当然,更遑论任何压制或强迫。

如果,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

或者再重复几百次……孙翔不想看到——周泽楷仍然会做这样的选择。


“所以那时你说……要保护他。”方明华叹息着,“我觉得队长未必会接受。”

“……”

“试着用他的角度想想吧。”

“恐怕不行。”孙翔果断地说。

“我不管他是Alpha还是Omega——我喜欢的是周泽楷。”

孙翔目光平直:“他不需要保护,那我就等着他需要的时候。”

“我就是这样。”

方明华沉默良久。

“对,你是这样。”

“——那,孙翔你自己呢?”

“什么?”

“所有事都是正反两面的。”方明华说,“小周的过去他不愿多说,你呢,你有没有?”

孙翔心里突然一跳。

“肯定是有原因的。这次出了这样的事……你们之间的事别人无权过问,但矛盾都是有原因的。”

“……”

“小周瞒着你一个人——你很生气。同样的,你有没有想过他?”

方明华目光深沉起来。



你有没有想过他?

孙翔靠在墙上发呆。

一墙之后的房间里就有他在想着的人。

你也会想知道吗。

……我的过去。


他没和任何人分享过,从没和任何人提起过的——几乎砥砺着脊梁骨跌落至泥土里的狼狈。

悄悄地,在孙翔心里也生出一点疑惑。

孙翔深吸一口气,他试图在和方明华的交谈中找出一个交点——关于他和他的。

虽然已经靠近了。

虽然……他回到他的身边了。

然而就像身后的这堵墙一样,周泽楷心里仍然有一方孙翔看不见的壁垒。

孙翔闭上眼睛。


只有他能打破它。


48.


接到孙翔的信息时周泽楷也有点发怔。

时间很晚了。

回队以来,孙翔的早晚短信变成了语音。

可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字句让周泽楷有些意外。


一叶之秋:睡了么

一叶之秋:周泽楷?

一叶之秋:你睡了啊……

一枪穿云:没

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怎么

孙翔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

“我有事拜托你。”

“……”


周泽楷不回答,孙翔也不催促,两个人就隔着轻微的电流音沉默着。

最终,周泽楷还是答应了他。


周泽楷没有穿睡衣。

打开门时孙翔看了他很长时间。

“什么事?”

“你先进来。”

Alpha后退一步,房间的门稍稍推开,柔和的光线旋开一个微妙的夹角。

形成一个邀请的姿态。


太久没有来过的地方,孙翔的房间。

真正标记之后,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几乎有着成形的敏感反应。周泽楷闻得到这个房间里的所有。

孙翔回到自己桌前摸索了一阵。

他抬头对周泽楷一笑。

“是这个。”

推向桌前的,是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

——周泽楷送孙翔的生日礼物。

尽管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但这是他亲手做的,周泽楷一眼就看出来二次伤害给黏土制的手办造成的伤痕。

“能不能帮我修一下?”孙翔仰着头问,“我弄不好它。”

“……”

“周泽楷?”

“我带回去。”

周泽楷说:“…尽量。”

孙翔忽然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孙翔想起方明华说起的‘我尽量’。——毫无缘由,他这么可爱。

“不能尽量。”于是孙翔一秒恢复如常,“我知道你能修好。”

“……”

“——你就在这儿弄行吗。”

孙翔直直地看着周泽楷:“我可以帮你。”

他又保证着:“我这里也有材料。”


他所做的一切,什么借口什么用心……不过是想和他多呆一会儿。

周泽楷心里明白过来。

他没有拒绝。


“怎么弄的?”周泽楷检查手里的东西。

“……就摔了一下。”

“一下?”

“一下!拜托我能摔几下啊!”孙翔瘪了瘪嘴,音调也降了下去。


……要修底座不如换个新的。

周泽楷的手指轻轻粘起一叶之秋战矛顶部的碎片,孙翔显然自己之前弄过,前端还粘着黏胶。

这种事,就算做的不太好看,孙翔自己也完全可以。

但你为什么想要修好它?


孙翔眼里的周泽楷,是并不明亮灯光下专注如一的样子。他好像从来都很认真。灵活的手指、选工具时果断的判断……他垂着眼睛,睫毛轻颤。

孙翔丝毫不怀疑周泽楷会用最快的方式完工。


果然。

——推到他面前的成品,是要比自己折腾过的好过许多。

周泽楷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孙翔一眼。

“好了。”

“嗯。”

周泽楷站起身,推开椅子——

他忽然睁大了眼睛。

孙翔从身后抱着周泽楷的腰,轻轻蹭他的脖子。

“还有事。”身后的Alpha说。

“…”

“我不想你走。”

Alpha的气息流连在Omega的颈侧,那双手越抱越紧。

周泽楷安静着,他的气息仍然平静。

“跟我聊聊天好吗。”

“…”

“不,”孙翔忍住亲吻周泽楷颈侧腺体的渴望,低声说,“我说,你听。这样行不行?”



要说什么?

周泽楷一直睁着眼睛。

灯光黯淡下来了——只留下一星柔光,不至于全然黑暗。他看得到。

做爱太多次,在这个房间里几乎全是这样的记忆。

所以——现在这样的,盖着棉被纯聊天的体验让周泽楷觉得有些无语。

你又想说什么?

总不能又是……

“周泽楷。”

“?”

孙翔像憋着一口气一样,说的又急又快:“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别生气。”

“…”

孙翔翻了个身,侧躺的角度,他看着周泽楷平静的脸。


不是什么难以言述的经历,换做平常,孙翔不耐的语调里三言两语即可解决所有曾经。

在越云的一年,在嘉世的一年半,在他背脊上生出双翼——却又硬生生撕碎的那些曾经。

“我第一次易感期过得很糟糕。”孙翔说。

第七赛季的末尾,决定越云是否能进入季后赛的局点,第三十八轮。

“是和嘉世打的。”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诱导素?”

“是啊。谁知道。或许是吧。”孙翔答得心不在焉,“诱导素、诱导剂……总之,是Omega的味道。”

Alpha十七岁时的首次易感期,是被一股无形的味道勾起的。

“我要打比赛,对手还是叶秋……哈。”孙翔笑了一下,“算是意外吧。那是我第一次打抑制剂。”

躁动的欲望聒噪不安。

“真的很糟。”

遇上叶秋,遇上一叶之秋。

原本期许了很久的主场比赛,孙翔在擂台输给了叶秋。

而越云的第七赛季也终结于此。


因为输了,所以想得到它?

周泽楷慢慢地回想着孙翔话里的意思。

所以,再看到横刀时反应才会那么大?

“那时候我觉得,如果我拿的是一叶之秋……不是那个狂剑,肯定就赢了。”

“…”

“后来我也确实得到了它。”

只是这段狼狈的初感经历被同期得知,几乎成为一场笑料。

“是不是挺蠢的?”

不论是这段经历,还是…日久后看到自己带出的角色,被勾起的,近乎锋利的回忆。

周泽楷没有回答。

“所以后来就晓得不能那么蠢了……”

——所以,就有了后来。


在嘉世那段兵荒马乱的动荡时刻,他当然也试过别人。

也是那段时间学会了抽烟。

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颓然经历——Alpha们发泄压力的种种途径不过如此。


“你生气吗。”孙翔小声问。

周泽楷一直没有回答。

良久,孙翔无声地笑了一下。

虽然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但为什么还是——

他不能让这沉默无止境地继续下去。

“我其……”

“——!”

孙翔睁大了眼。


周泽楷的吻来的猝不及防——他全然没有想到。


“不生气?”

周泽楷说了问句。

然而他又速度极快地启开孙翔的嘴唇,周泽楷看着孙翔的眼睛。

“洗嘴巴。”

被Omega堵着嘴唇亲吻的Alpha脑海里空白一片。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主动亲他。

清醒状态下的周泽楷。

孙翔呆呆地任凭周泽楷卷着自己的唇舌吸吮,这也是第一次,他被这样陌生的热情包围——尽管事出有因。

他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开心。

无声的交锋被化解,没有Alpha会享受被压制的感觉——尽管那是自己的Omega。孙翔试着握起手指,而周泽楷似乎一早预料到他的反应,所有压制的动作流畅无比。

到了最后,孙翔索性不再动了。

他也没有闭上眼睛,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睫毛低垂,吮吻的动作非常自然。

这样的周泽楷。

嘴唇分开时两个人都看着对方。

“一次够吗。”孙翔看进周泽楷的眼睛,“不够再来。”

周泽楷的嘴唇湿润着。

孙翔扬起脸,含住他湿红的下唇。

“你想怎么对我我都随你。”

真的,什么都……

“还有呢。”周泽楷没有去接孙翔的话,他径自问着。

“还有?”

“还有。”

孙翔不明白。


——而他确实必须明白了。周泽楷这么认真。

他在意他,孙翔——确实地感受到了。

上与下、压制与否的情态交换只在一瞬间。

膝盖抵进柔软的床铺,双臂压下,两秒,一秒,或更短。

周泽楷一动不动。

“我好像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孙翔俯下身,他们对视着,“是我说过的……”

周泽楷仍然没有回应。

“之前我易感期,知道我怎么过的吗。”孙翔慢慢地说。

“——确实没那么想做了,这是真的。”

“…”

“我脑子里全是你。但你不在……”

“你不在,还有什么意思?我根本不想想这个。”

“明白吗。”

迎着Alpha问句的,是Omega清明的眼睛。

“不是你就不行。”

孙翔拉着周泽楷的手,贴在自己锁骨周围,继而慢慢向下。

“…我只对你这样。”

“现在,以后……这里,都没法有别人了。根本不可能。”

他的手按在他的胸前。

“这样够吗?”

“不够的话——”


“你,不遗憾?”周泽楷打断了孙翔。

“可能有一点。”孙翔一向诚实。

而周泽楷问出这样的问题……是的,孙翔明白,他都知道。他全部知道。

因此隐瞒毫无意义。

“他是朋友。”孙翔咬着字,“如果你不同意……”

“——他也是朋友。”


又是一阵沉默。


“现在洗完嘴巴了。你要检查吗?”

孙翔自顾自地笑了一下。

“周泽楷,我——”

周泽楷到底没能让他说完。


这一次的吻里带了孙翔陌生的力度,周泽楷从没有这么激烈过。Alpha的回应让Omega的亲吻里染上喘息,这不是对抗。

孙翔轻轻喘着。

有点糟糕。——早就说过的,他渴望着他——这反应太过明显。

孙翔抹了一下周泽楷湿润的嘴唇。

“你明白了吗。”

他揭开他的伤疤给他看过,最耻辱的经历,最难言的过往。

“要做?”

周泽楷显然也意识到了。

“不。”孙翔说。

他慢慢地,意图清晰地抬起手。


孙翔的手按在周泽楷胸前。

不太明亮的空间里,心脏跳动的声音那么清晰。


“我想进到这里来。”

“…”

“你同意吗。”

“……”

“我进来了,就永远不会走。周泽楷。”


周泽楷看着孙翔明亮的眼睛。

——你说永远。

永远都……


孙翔低下头,把脸埋进周泽楷肩窝里。

他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的呼吸。

直到Omega伸出手,轻柔地搂住了Alpha的肩膀。





评论(35)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