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ut (abo/50/51/52)

50.


周泽楷的赛后公开亮相无疑又引发了轮回死忠粉们的激烈反应。发布会的视频在网上被翻来覆去的截图、反复停驻在周泽楷的主视角、而后又是一波接一波的讨论。

不是说怀孕了吗?!

孩子呢?

周泽楷怎么能这么淡定?

而且看他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个怀孕的Omega……

就在这样的疑云重重问题胶着的时候,职业选手们在微博上纷纷开始表态了。


霸图队长韩文清第一个表示,轮回既然违反联盟规则,受到处罚是应该的。

他着重指出这是原则性问题,不得违背。

十分有霸图风格的这条微博被无数霸图粉丝转发着。

但紧接着,同样也是Omega的霸图副队长张新杰却提到了另外一件事。

他对这次事件里Omega选手被精神麻痹类禁药恶意骚扰的事实提出了严肃抗议。

很快,之前被公关公司引导过的网络舆论就着这个势头立刻有了回应。

Omega队长,精神麻痹类禁药,不怀好意的Alpha……

粉丝们的脑补渐渐充实了起来。

周泽楷到底遭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对待?

电竞选手毕竟是要靠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进行比赛的。

而被禁药恶意骚扰的周泽楷……

这根本已经是人身伤害了吧!


霸图之后,蓝雨队长喻文州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Omega队长的支持同时也让蓝雨粉们又一波疯狂转发。

再之后的微草、虚空、烟雨……参加过联盟队长会议的各战队队长都一一表了态。

除了支持联盟处罚决定,严肃竞技纪律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声援态度。

舆论就是这么奇妙的反应。


之前整整两个多月的不发声,任凭粉丝们怒火炮轰的轮回,一直为这样的局面积聚着力量。

——要拿成绩说话。

但既然有过失,轮回也不会推卸责任。


趁着这一波形势大好,不用公关公司活动写稿,不少看了那场发布会的轮回死忠粉们先忍不住了。

方明华说的没错。

——轮回有今天的成绩,难道不应该感谢周泽楷?

从没有缺席过一场比赛,一直带领队伍努力向前拼杀,一次次取得新的成绩,从名额队的水平杀进了季后赛,而后,也正是他带领着如今的轮回拿到了冠军。

从来都很安静,在人前又那么腼腆。

纵然欺骗在先是不对,但周泽楷所做的,有哪一项不是为了轮回?

饭制视频、场照合辑、长篇感言……

死忠粉们的热力值刷刷地回复着。

路人粉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善着。

网络上一边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忽然之间一段被上传的视频又吸引了好事者的视线。

和兴欣的赛后发布会上,情绪激动的粉丝作出的不理智举动立刻引起了轮回支持者们的大波声讨。

这样的伤害以后绝不被允许!

粉丝们把话题迅速刷到了首页。

而且更重要,也完全值得骄傲——强大的,强大到无解,在联盟所向披靡的枪王……

我们队长还是Omega!


事态确实在一点点好转。

三十一轮赛毕,又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胜利。赛后,轮回官方通过微博和网站同步发表了对于这次事件的书面声明。

轮回没有回避重点问题。

态度诚恳的道歉是必须的,并保证今后类似事件绝不会再次发生。

当然这份声明里还提到了粉丝们最关心的问题——曾经遭人以违禁药物恶意陷害的这个事实。

轮回方面指出,罪犯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

那周泽楷呢?

孩子呢?

好奇心、窥视欲、不满足感……粉丝们的反应一夕之间又是地动山摇。

这个时候,孙翔终于做出了回应。

他已经憋得太久了!


网络上那些黑泥和脏水有多污浊不堪?

恐怕没人能比孙翔更清楚。

嘉世覆灭时铺天盖地的指责还记忆犹新。

不过那样的经历,无疑让他面对这种事时更加冷静。 


孙翔在微博上单独@了周泽楷。

这一对标记过的AO,似乎连发言风格也都越来越相似。

没什么多余的话,只是两个人的名字并排列在一起,只是这样而已。

简单,却又态度鲜明。


周泽楷尘封已久的微博也转发了孙翔的表态。

一时间等待已久的所有粉丝都炸了。


这是…秀恩爱吗?

可是孩子的问题还没有解释……


方明华的转发则解决了这个问题。

四月中旬的现在,作为轮回唯一已婚的Alpha,方明华的Omega已经有接近九个月的身孕,待产在即。

‘相信遗憾不会再次发生。’——这么一条简洁扼要的微博,就是对怀孕传闻的最后总结。


粉丝们爱怎么猜怎么猜,总之,这件事没暴露周泽楷遇到的不好经历,又解决的相当完满,孙翔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孙翔最高兴的是周泽楷最近的情绪确实高涨了起来。

这样微妙的联系……

他开心,他就开心。



第三十二轮,轮回主场对战贺武。

这一场赛前就被断定毫无悬念可言的比赛虽然没有电视直播的待遇,但主场作战的轮回仍然积极备战。

轮回的队旗整齐飘荡在场馆上空的时候,从选手通道一一出列的队员们回身,静立。

周泽楷!

粉丝们大声喊着轮回队长的名字。

愧疚也好激动也罢,他们的声音无疑表达着自己现在的心声。

周泽楷静静听着那些喧嚣的人声。

他抬起手,就和以往任何一次都没有什么不同,轮回队长朝着支持者欢呼的方向挥了挥手。

什么都不说,什么也都不用说。

簇拥着队长鱼贯进入准备席的轮回队员们全都心知肚明。

——这就是队长!


赛后方明华遭到了轮回Alpha队员们的集体围攻。

“什么时候?哎到底什么时候?”杜明抢在了最前面。

“——我说你怎么能比方哥还急?这是你该担心的事儿吗?”吴启闲闲开口。

“我就是担心不行啊?!我去,方哥你快说吧……”

方明华笑了。

“预产期就是最近几天。”他说,“真的挺巧。还好赶上了五月的假期,我可以多陪她一阵了。”

“烧烧烧——”

“男孩女孩?”

“你应该问是A还是O吧?”

“你脑子烧坏了吧现在怎么看得出来——”

“没准又是个心黑的奶妈!”

“你们真是够了……”

“解决一件大事,紧接着又是一件。”江波涛笑了,“方哥真是忙。”

周泽楷也笑着说:“恭喜。”

“谢谢。”方明华拍了拍周泽楷肩膀,“它一定会是个健康的宝宝。”


不管怎么说,紧张的赛程由于假期的缘故终于放松了几天。经理则宣布了另外一项决定。

临近季后赛,一路高调刷新战绩的轮回,也该让新人们练练手了。

“但并不是说我们就会松懈。”经理解释着,“擂台的阵容不会换,个人赛方面做出的一些调整是必须的。”

没人有什么异议。


周泽楷想到的却另有其他。

这个赛季擂台之星的归属几乎没什么悬念。

——一定是孙翔的。

担当轮回守擂大将的他,基本上没什么输出的机会。

虽然知道,这一定是孙翔故意的,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但还是……

“你怎么了?”孙翔吻着周泽楷的唇,他一秒就发现了自己Omega的出神,“想什么?”

“…”

“累吗?”

“……”

根本不是。

但周泽楷也完全没法说什么。

只能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舌尖。

“周泽楷你干嘛……”孙翔吃痛,继而更加用力地亲他。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看着对方。

Omega湿润的眼底有光。

孙翔的呼吸急促起来。

“周泽楷。”

“?”

“第十一块了。”

“嗯。”

交握的手心有点汗湿。


这是在空无一人的小厨房里,宿舍前厅空荡荡的,这里一向没什么人来,这会儿更是只有他们俩,但孙翔还是锁上了门。

两个人独处的时间,没有人能打扰。

“假期怎么过?”孙翔问,“我们出去玩吧?”

“嗯…”

“嗯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而后说:“艺术展。”

“那是什么?”

——周妈妈的艺术展。

筹备已久,却因为照顾周泽楷的原因而被延后,终于在这次的假期里要开放了。

孙翔忽然有点脸红。

“什、什么?你妈妈说的吗?”他吞咽了一下,眼神乱飘,“她要见我?”

周泽楷:“…”

你想到哪里去了……

不过,应该,也有这个意思在吧?

他也不是很确定。


只是这样紧张的孙翔看起来太有意思了。

周泽楷饶有兴味地看了孙翔脸上红红白白一阵,还是忍不住亲了亲他。

“喂你不要放烟雾弹啊,我、我第一次见你妈妈……”孙翔难得避开了周泽楷的吻,一脸纠结。

“紧张?”

“当然啊!”孙翔答得快急了。

“她会喜欢我吗?”

“…”

孙翔不依不饶:“你妈妈喜欢什么样的Alpha?”

周泽楷:“……”

这重要吗?


孙翔显然也想到了相同的事。

虽然只要周泽楷在意他,喜欢他就行了……

——周泽楷还从来没说过。

好吧就算知道他不爱说话,但…


你不亲口告诉我,我怎么能知道?


孙翔必须承认,他还是很想听。


再度交缠的唇舌里有了说不出的暧昧味道。

是的,他们都想起来了,还有一件事。


“你快到了吧?我说发情期。”孙翔看着周泽楷的眼睛。

“…嗯。”

“信息素水平呢?”

“深蓝色。”周泽楷说。


孙翔也愣了一下。

深蓝色,那就是……

——真的快了。


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孙翔在那个夏天里照顾发烧的周泽楷时在网上看过的科普。

信息素水平呈深蓝色,距离紫色区域最近的地方。

而这就预示着Omega发情期的到来。

孙翔抵着周泽楷的额头,把他压进柔软的扶手椅里。

“我跟你说实话。”

“嗯?”

“我很想要你。很想很想。”

“…”

“——但是还不行……唉,真烦人。”孙翔蹭了蹭周泽楷的鼻尖,“你快点好不好。”

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


最近一段时间的亲昵,频繁的接吻和拥抱让标记过的AO之间信息素快速地融合着。

按照医生原本的说法,有的Omega在经历过妊娠之后会有长达半年的发情停滞期,显然周泽楷的停滞期已经结束了。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孙翔已经独自捱过了两次易感期。

不爱用抑制剂的孙翔显然也在压抑着自己。

他的这一次易感期同样也快到了。

Alpha在标记之后愈发强烈的独占欲一直等待着倾泻的出口……

“我想和你过发情期。”孙翔认真地看着周泽楷的眼睛,“不会让你疼了。”

因为有过不好的体验,无论如何这一次他都要好好对他。

周泽楷也看着孙翔。

良久,他终于开口。

“是在这里。”

“啊?”

“最后一次。”周泽楷说。

孙翔怔了一下,继而立刻反应过来:“你是说……”


他们最后一次做爱,是在这里。

圣诞节时的记忆,孙翔从那棵圣诞树上摘下了星星,牵走了他的Omega。

只有快乐的回忆…只有这样,才是做爱。


周泽楷的眼神柔软而坚定。

他越是这样,孙翔越是难以移开视线。

一瞬间里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

孙翔明白周泽楷的意思。


全明星时的记忆让他觉得难过。

再之后,标记时的痛苦……周泽楷也不想记得。

可他没有怪他。

孙翔的心也柔软的一塌糊涂。


“你怎么能这么好…”Alpha喃喃着贴近了,“我真是……”

太喜欢周泽楷了。

“但是我不能保证。”孙翔有些苦恼的声音这样说。

“什么?”

他看着他,认真地,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可能,还是会让你哭。”

却不是因为疼痛。

“…”

“我会把你做到哭出来…我会,我想让你……”

“——让你真的很快乐。”


孙翔吻着周泽楷的耳垂,他轻声说。


51.


虽然只是短暂的假期,放假前的几天训练也没有松懈。不过毕竟是要放假,经理宣布假期后三十三轮比赛安排时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

“反正又不会输。”

“对啊,我也觉得。”

“既然这样,明天早上的训练就免了吧?!”

“就是,都最后一天了……”

“周队…”经理无奈地看向周泽楷。

被点名的轮回队长笑了笑。

“不行。”他说。

再怎么轻松备战,必须的练习都是必不可少的。

队长发话,所有起哄的队员们都乖乖听话,一一起身离开。


晚间活动之后,周泽楷回到宿舍又测了一次信息素水平。

试纸浸染到深蓝色的区域部分又加深了。

无疑他的发情期就会是最近几天。

周泽楷想到孙翔说过的话,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开心。

总是大胆地说着情话——却又完全不是出于刻意,周泽楷知道,孙翔从来不是会伪装的人。

标记之后,Omega和Alpha之间的联系是双向的。

因此他频频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Alpha望过来的视线,孙翔不躲也不避,如果被发现,他也只是朝周泽楷笑笑,热烈的视线从来不加遮掩。

曾经有过的痛苦经历,难过的压抑的心情。

它们,真的好像在渐渐消融掉。

看着孙翔的笑脸,被他亲昵地蹭着轻吻,唇舌交缠里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这样,就是恋爱吗。

周泽楷确实地感觉到了。

每一天,似乎都更喜欢他。

如果要说只有一点遗憾,周泽楷想,那就是,他错过的孙翔的从前。

那大概是在孙翔的讲述里,缺失的,周泽楷难以想象的部分。他不知道那个十七岁的孙翔,在越云、在嘉世的时候……那样青涩的Alpha。

他是什么样子?

周泽楷出神地想。

一定很容易脸红。周泽楷就是这么觉得。

虽然看起来总是一脸骄傲,可他知道孙翔的脸皮其实很薄。

‘能不能’、‘好不好’这类的问句孙翔从不曾在别人面前说起过。

更遑论真正低下头来的道歉。

孙翔在用他毫无刻意的言行告诉周泽楷——你是特别的。

天真、大胆又性感的Alpha……

他们接吻时总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周泽楷明显地感觉到了孙翔的欲望,他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湿漉漉的水光,亮的惊人。

他想着自己接受杂志采访时说过的话。

是巧合吗?

在人前,孙翔确实——变得越发沉稳。他守着轮回擂台的首位,在团队赛里撕开对手的包围,沉稳,却又一直锐利地存在着。

曾经周泽楷觉得孙翔身上消失的那点孩子气又回来了。

但也只有对着他的时候……

——手机铃毫无前兆地响了起来。

周泽楷一愣。

那是孙翔的号码。


“周先生。”

“…”

“喂?周泽楷先生吗?”

周泽楷笑了起来:“孙翔。”

“什么孙翔?我不认识。”孙翔的声音说,“周先生,你现在有空吗?”

周泽楷忍着笑:“没有。”

“没有啊……那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电话那端果然安静了会儿。

“可是你没空也不行。周泽楷先生,现在这里有一份你的包裹,麻烦你来取一下。”

周泽楷:“……”

他又要干什么?

周泽楷在心里觉得好笑。

不过周泽楷还是耐心很好的和孙翔周旋下去,开口问道:“哪里取?”

“快递包裹啊,轮回发来的。你说哪里取?”

似曾相识的回忆,那个时候,孙翔也是拜托了别人,不过这一次换成了他自己而已。

这样的把戏,孙翔已经玩过两次了。


周泽楷握着手机,孙翔那边一直没有声音,他似乎比他还要有耐心。

周泽楷推开门,深夜时分,轮回宿舍走廊里空无一人。

没有?

“周先生,你好慢啊。”

“…”

“快递员也是要发工资的好不好,我郑重要求你快一点。”

“在哪里。”

周泽楷催促着,他又问了一遍:“你在哪里?”

“——我不告诉你。”孙翔的声音笑了。

这是很微妙的感觉,隔着轻微的电流音,手机里的笑声仿佛和空气中的淡淡回声重叠在了一起。

周泽楷怔住,继而很快反应过来。

那总不能是——

他推开阳台的门。

“……”

好像连呼吸都变轻了。


明亮的月光下,这个所谓的快递员悠然地坐在周泽楷宿舍的窗台上,长腿一晃一晃,见他打开门,于是孙翔勾起嘴角,朝周泽楷挥了挥手机。

“你怎么——”

“翻墙过来的啊。”孙翔说的理所当然,“这还不简单。”

“快下来。”周泽楷把门又推开了一点。

“我不要。”

孙翔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泽楷,不但没有下来,反而长腿一屈,直接蹲在了窗台边缘。

——这样很危险。

“都说了我要工资的,你不给我,我就不下来。”

“…”

周泽楷看着他:“要什么?”

孙翔注视了他一会儿。

这样明亮的月光下,明明没说什么,明明没有笑,但只是这样互相对视着,周泽楷的脸却忽然热了起来。

“队长。我申请和你约会。”

“…”

“跟我约会好不好?”

“现在?”

“对,就现在!跟我约会吧?”

“可——”

“嗯,我知道啊,轮回队规,没有宵禁但是有门禁,这个时间点了早该睡觉了。”孙翔说的快极了,“但是我想和你约会。”

“你先进来。”周泽楷抬起头看他,“快点…”

“我就是不要。”孙翔挑衅地冲周泽楷笑了笑,英挺的眉目浸在月光里,柔和又带出一点锐利的边缘。

“跟我约会。你答应了我就下来。”

孙翔说着,竟然就要站起来。

“好。”周泽楷反应飞快,这种危险举动实在是……

“你答应我了?”

“嗯!”

“那我进去了?”

“快下来。”

“我说,我是要进去。”

孙翔说着,收起了手机。

他的手指平直地指着周泽楷的前胸,“进到这里来。”

“…”

周泽楷没有说话。

他当然没有忘记,那次的‘坦白’里孙翔说过这样的话,可时间过去这么久,孙翔竟然还是这么执着。

你已经在这里了啊……

周泽楷抬起眼睛。

他朝孙翔伸出手。

手指相握的时候,周泽楷才发现孙翔的手心里全是汗。

这个Alpha,并不像他表现出的这么胸有成竹信心满满。


“你抓好了哦。”孙翔的声音打破了黏腻的汗湿感。

就在下一个瞬间,周泽楷被孙翔一把扯过去,Alpha扣着Omega的手腕,而就在这个瞬间里孙翔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他抱着他。

周泽楷眨了一下眼睛,又很快睁开。


“我在里面了吗。”孙翔小声问。

“嗯。”

“在你心里?”

“嗯。”

“那让我亲一下。”

“…”

过分温柔的吻,在月光下仿佛染上了一层澄净的色泽。

孙翔紧紧抱着周泽楷,找到他的手指,扣住他的手心。

“你让我进来了,就不能后悔。”

“…嗯。”

“我还有很多要求。很多很多,你都不许嫌我烦。”

“不会。”

“要拿冠军,要和我在一起过发情期,你还得给我生孩子。”

“……”

孙翔吻着周泽楷的嘴唇:“这些都可以吗?”

“…”

“这个包裹如果收了就不能退货。”

孙翔离开周泽楷湿润的下唇,眷恋地蹭了蹭他的鼻梁。

“你要收吗?”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孙翔。

他恐怕永远都忘不掉了,这个夜晚发生的所有。月光下轻巧地翻过护栏一跃而下的青年——

他但见的,天真的温柔。

这个深吻持续了很久。

直到他们分开,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信息素温柔地彼此交缠。

“包裹收了,现在可以跟我去约会了?”孙翔亲了一下周泽楷的鼻尖。

“好。”周泽楷笑了。

“看你从小到大肯定都是乖宝宝……切,”孙翔拉着周泽楷的手,进了房间,又回身把他的Omega压在门上,亲昵地抵着他的额头,

“但是总当三好生,人生可是很没意思。”

“……”

周泽楷想,才不是那样。

他并不如旁人所想那般循规蹈矩的优秀,否则……

——否则他不会喜欢上像孙翔这样的人。

像朝阳,像引燃的流星,像璀璨的星火。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周泽楷在心里悄悄做了个脚注。

总有让你惊讶的机会。


“去哪里?”周泽楷问。

孙翔拉着周泽楷的手腕,这是他们之间惯有的动作。

Alpha朝Omega挑眉一笑:“你跟我来。”


52.


要去哪里?

周泽楷心里也没有一个确实的方向。


孙翔有一点没有说错,这是周泽楷从小到大生活的城市,可他确实——没在这样的深夜里出去过。

“你走的累了?”孙翔放缓了脚步。

他们身高相差不多,这是暮春的深夜,空气里隐隐而泛的荼蘼花香混杂着身边Alpha信息素的清香,温柔而沉醉。

“周泽楷。”

“嗯?”

孙翔停了下来,他重新拉住了周泽楷的手。

“再让我亲一下。”

“…”

“——我知道啊,外面就外面,反正又没人。”

“……”

“我特别想在外面亲你。”

孙翔侧过脸,亲着周泽楷的嘴唇,他们的手一直牵着。

“喂,你刚才开门的时候我就想亲你了。”

“……”

甜蜜的味道慢慢地满溢出来,周泽楷看不到孙翔的表情。

“我是第一个吧?让你破例的?无视队规的轮回的周大队长……”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咬住了孙翔的舌尖。

“…靠!”孙翔吃痛,“你干嘛总是咬我,属小狗的啊你!”

“……”


周大队长?

周泽楷想起来了。

从前,孙翔确实这么叫过他。

“——现在周大队长是我的了。”孙翔毫不示弱地咬了回去。

舌尖勾缠着互相吸吮,这个吻越来越热。

甜腻的香味一点点散发出来,两个人都是一愣。

——快到了。

Omega的发情期。

“难受吗?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周泽楷摇了摇头。

标记之后的第一个发情期,就像那时医生说过的——‘会有哪里不一样。’

可是明早还有训练。

“上次你说的,你妈妈的艺术展也是在明天下午啊。”孙翔想起来了,“偏偏在这时候……”

“没事的。”周泽楷说。

他们在路灯下停下脚步,Alpha和Omega互相看着对方。

“你咬吧。”

孙翔愣住。

“咬一下。”周泽楷说着,侧开了脖颈。

他无疑是在邀请着自己的Alpha在身上重新落下烙印。


真的好久了。

接过那么多次吻,每天都有的拥抱……可是扯到标记,那么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曾经他给他带来的伤害和痛苦,就算周泽楷从来不提,但孙翔没法忘掉。

见他不动,周泽楷困惑地回过头。

看到孙翔的表情,他也轻轻一怔。


“我很喜欢你。”孙翔看着周泽楷,小声说,“所以……”

所以不想留给他任何不好的回忆。

就像这样的夜晚,纯净的月光和星辰——周泽楷喜欢的这些,孙翔希望它们能把那些过去一一洗掉。

然后,他们会有崭新的开始。


“我会很轻的。”Alpha靠近了。

孙翔的气息仍然非常温暖。

Alpha抱住Omega的腰,轻轻舔吻着Omega颈侧还没有开始变得紧烫的皮肤,这是孙翔几个月里一直尽量避免碰到的地方。

“那我咬了?”

“嗯。”

温存到极致的舔吻之后,酥麻的痛感顺着脊椎一窜而上。但紧接着Alpha的吻重新席卷了Omega的口腔。

这个吻绵长的近乎让人窒息。

夜色悠长而迷人。


能这么一直亲下去就好了。孙翔完全没觉得哪里不耐烦。周泽楷闭着眼扬起脸的样子这么可爱。

他简直要爱死他这样像小猫喝水一样的索吻姿态。

但是……

“不、不能亲了。”Alpha轻喘着啄了一下Omega的嘴唇,“我们得快点。”

——还有更好的景色。


直到被孙翔扯着手腕来到目的地,周泽楷才终于明白过来他想干什么。

深夜里的电影院。

……要看晚场电影吗。

孙翔看起来毫不心急。

他也没有买票,直接拉着周泽楷的手腕进了放映厅。


“……”

空无一人的放映厅里安静极了。

“球幕电影。”孙翔说,“你想坐哪里?”

这根本——

视线在黑暗中受阻,周泽楷只能看见孙翔大致的轮廓,头顶的巨大环形屏幕无声地准备着,这里只有他和他。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按照孙翔的意思,在最中间的位置上躺好,周泽楷仰起脸看着漆黑的天穹。

太安静了。

到底……

巨大的光屏上倏然出现了微弱的光点。

渐渐地,光点汇聚成泽。

雏形星辰诞生的时刻,无数暗物质和粒子波散射而出——

量子涨落的潮汐轨迹仿佛清晰可见。


宇宙的诞生。

从无数假说里推导出的这个结果,从无边黑暗中逃逸、加速……从十一维宇宙深处爆发的生命。

五维树的影子清晰起来了。

温柔的宇宙风无声地飘散着。


“其实你不是喜欢看星星吧。”孙翔的声音有些得意。

“你怎么…”周泽楷是真的没有想到。

“我看了你很多报道。”孙翔侧过身,小声说,“刚出道的采访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

身边的Alpha还在不依不饶:“不打荣耀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去学这个了?宇宙…工学?是这个名字?”

他说的没错。

高中时周泽楷参加的天文社,远不止因为热爱星空。

“周泽楷你真够狡猾的。”

“我没有。”

“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偷偷藏起来。那干嘛还要写给粉丝看?”

而且,他差点就以为他只是喜欢看不一样的星空而已。

“——不过,还好你选了荣耀。”

“……”

“要不我就遇不到你了。”

恒星、行星、拖着尾巴一扫而过……从宇宙初生的中轴始点的爆发的所有星辰。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星辰路轨的演变,宇宙的衍生。

“周泽楷。”

孙翔像是不打算让他沉默下去,径直说着:“我觉得,你像恒星。”

“嗯?”

“轮回这么多人……不都是围着你打转?”孙翔的声音笑了笑,“他们是行星。”

“那你呢。”

“我和他们不一样。”孙翔说,“有没有……两颗恒星的?”

他又解释着:“让别人都能看着它们旋转的那种。”

Alpha的声音笃定又执着:“我要和你是一样的那种。”


纯白色的光点在天地间萦绕,铺天盖地的耀眼光芒一瞬间汇集到极盛——

两颗恒星彼此缠绕着旋转,围绕着它们的行星折射出生命的光泽。

冰冷而盛大的美丽。


周泽楷在这样的光里看到了孙翔的眼睛。


“喜欢你好像真的是挺麻烦的一件事。”孙翔说。

“开始的时候,你要装Alpha,你总是推开我。”

“后来……”


——后来,渐渐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喜欢你的人很多,但喜欢我的人也不少。”孙翔信誓旦旦地说,“不过我才不害怕。”

“——我是最喜欢你的那一个。”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头顶的宇宙渐渐分崩离析,雏形宇宙的死亡带来了新世界诞生的希望。

“我是你的Alpha吗。”

“…”

“周泽楷,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孙翔的目光明灭着,他的眼里盛满炫目的星光。

“喜欢我吗?”

不需要犹豫什么,周泽楷也看着孙翔。

“喜欢。”

“有多喜欢?”

“…”

“我在问你,你有多喜欢我?”


看来恋爱真的会降低智商。周泽楷心想。

不过,这么蠢的对话,他完全不介意清清楚楚地告诉他。

我也喜欢你啊。


“全宇宙…”

“我最喜欢你。”


周泽楷安静地说。




评论(53)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