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n (abo/03)

3.


按照医生的安排,每一周的定期身体检查安排都在周日。

配合好医生的治疗,这对他们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任务,而周泽楷——他是在第一个疗程开始的时候才被人告知的——孙翔早已来过这里的事实。

Alpha的身体检查,以及正式配型,这些准备工作早就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悄完成了。

周泽楷看着埋入自己上臂的输血管。

粘稠的,鲜红的血,那是Alpha的血清正在注入Omega的体内。

他太安静了。这几乎与任何一个参与过这种疗程的Omega都不太相同。

“都不紧张的吗?”

“…?”

“你的Alpha,他好像比你还紧张。”

“……”

像是回忆起那时的情景,护士笑了笑。

“他问过医生,一个半月左右的胎儿会有多大?”护士微笑着举起了手掌,看着面前的Omega。

周泽楷不太明白。

护士伸出大拇指,用指甲盖大小的弧度半径比划了一下。

“这么小吗。”

“是啊。”

“我还记得的,他那时的反应可真有意思。”护士笑着摇了摇头。


——“就这么大一点儿?!”

被告知事实的孙翔呆住了。

而医生早已对Alpha们的这种状况司空见惯。

一个半月,只是初生生命的萌发阶段而已,甚至连雏形——都还处于微小而朦胧的阶段。

周泽楷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孙翔那时的样子。

那大概又和平时的他不太一样。

Alpha的眼底会湿润地漫开一片碎光,难得有些不甘而沮丧地,却仍然那样明亮。

“我想你们现在都应该没什么特殊感觉吧?”

“嗯?”

护士指着医生的诊断报告,数据表明Omega体内的抗体活性由于注入Alpha血清而重新开始融合,各项数据都在平稳地增长和改善着。

这位经验丰富的护士还是斟酌着开口:“它很安静。”

“…”

“大概会是个很听话的宝宝呢。”


是吗。

一路上周泽楷都若有所思。

第一个疗程的顺利也牵动了Omega的思绪,有些茫然,更有些无措地,他的确没有那种‘实感’。

孙翔则更是。

Alpha的紧张只是表象上能够看出的部分。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来临的时候。

“你真的没有不舒服?”

这大约已经是他问过的第一百遍了。

“还好。”

而这大概,也是孙翔听到周泽楷相同回答的第九十九次。

不同于女性Omega,由于体脂含量较低的缘故,除了初孕时会有短暂的浮肿期之外,男性Omega初期体型上的变化并不太大。

更重要的,周泽楷从来安静,不管舒服或者难受,他都很少有什么夸张的表情变化,因此孙翔更怕漏下什么关键的——他没能注意到的地方。

这就是孙翔纠结的原因。

Alpha握住Omega的手,而后试探着,孙翔不知道周泽楷会不会拒绝。

他们十指相扣,而后相握的手移到了仍然平坦的地方,两个人心里都有些莫名的感觉。

孙翔靠近了。他吻了吻周泽楷的耳垂,声音里也带了点犹疑,“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周泽楷:“……”

“我是说,呃——靠,”孙翔一秒就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蠢话,“这种事你当然不会知道是没错……”

——但这样是不是太安静了点?

至少给点反应啊?!


这段时间里他们经历的完全是同样的日常,几乎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周泽楷,我真的没什么……真实的感觉。”

孙翔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了。

在巨大的惊喜之后,则是漫长的,漫长的等待。

孙翔当然记得医生说过的话。

这样的疗程需要一直持续到三个半月,也就是胎儿完全稳定开始成型的时候。

然而真正的,能够确实地看到它,则是在四、五个月能够接受彩超检查的时候。

而那种实感……

Alpha的亲吻沿着Omega的颈侧滑落下来,停留在他的锁骨,却没有继续。

是因为没有戒指的缘故吗?

——在双方身体上刻下的共同烙印,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更深刻一点?

孙翔的眼睛在黑暗里轻轻阖浮,在最后一抹光熄灭的时候,他扣紧了周泽楷的手心。


既然有了打算,孙翔连多余的一秒也不愿耽误。

“…耳钉?”

“嗯,对啊!”孙翔朝周泽楷笑笑,他仔细地看了看周泽楷的表情,确认他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迹象,才放心开口,“戴戒指确实是不太方便,那不如我们戴个耳钉好了。”

“……”

Alpha笑的理所应当:“这个应该总没问题了吧?”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好像,有点热。

“但是你……”

周泽楷歪了歪头,还是没有说完。

孙翔的左耳上原本就有痕迹鲜明的耳洞,还不止一个。

他的耳骨很薄,靠近时、或是接吻时很自然地就能看到那里的痕迹。

而在周泽楷的记忆里,孙翔到轮回之后就没再戴过耳钉了。

至少周泽楷自己从来没见过。

孙翔带着他的手指抚过自己的耳际,停留在单薄的耳骨周围。

“我也好久没弄过这些了……所以就想戴戴看。”

“……”

“我们戴一对嘛,我觉得不错。”

所以,还需要另一个人的配合。

“怎么样,心动了没有?”孙翔亲一下周泽楷的嘴唇,他贴的太近,Alpha温暖的气息包裹着Omega的唇畔。

周泽楷轻轻咬了一下孙翔的下唇。


有个脾性相合的Omega就是省事,孙翔得意地想着。

现在的周泽楷,几乎对孙翔的每一次注视都会有所反应。Omega湿润的视线缠绕而停驻着,这实在是Alpha忍不住想要炫耀的理由。

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这座城市标杆一样的人物,至少在这种年轻人汇集的地方,没有几个人会认不出这两张过分显眼的面孔。

而在落座之前,他们的手一直牵着。

“给他打左边,只打左边就行。”孙翔业务熟练地对老板讲着要求。

但他犹豫了一下,孙翔看了看周泽楷,又换了新要求。

“不,还是算了,你把工具给我,我自己给他打。”

一旁的周泽楷忍不住看了孙翔一眼。

仰视的角度,Alpha的下颌线条利落而流畅。

“你会?”

“我不想让别人碰你。”孙翔相当坦然地说。

“…”

“这个很快的,我保证不疼。”

擦好酒精,又仔细地找了位置,坐在高脚凳上的周泽楷微微扬起头,他侧过脸,露出白皙的颈侧。

安静又好看的脸,真的,这样的他乖得不得了。

孙翔盯着周泽楷的侧脸,忽然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

而就在这亲密降临的短暂间隙里,耳际的酸麻感毫无预兆地袭来。

周泽楷甚至没能感觉到疼痛。

“麻醉效果不错吧?”孙翔放下手里的东西,揉了揉周泽楷的耳朵。

还不等他发话,孙翔轻轻捏住周泽楷的下颌。

“先让我亲一下……”

相触的唇间轻轻纠缠着,但甜美的感觉没能持续太久,周泽楷稍稍侧过脸,推开了孙翔。

“怎么啦?你还疼吗?”

“不…”

周泽楷摇头。

只是在这种公开的地方,过于亲密的靠近肯定会引起围观的。

这时所有工序结束,工作人员拉下隔间的帘子,光线争先恐后地一涌而入。

这是踩着残夏尾巴的午后。他们就坐在商店街的落地窗前,身前是透明空间隔开的喧嚣人流,周泽楷抬眼看着孙翔,那些炽热的光正从他的眼睛里淌下来。

孙翔挑了挑眉,继而重新弯下腰。

“你信不信,这里肯定有人在偷拍我们。”

“…”

“然后不只是拍,他们还会发到网上,让更多人都看到。”

“……”

“所以……”孙翔的气息靠近了,Alpha盯着Omega的眼睛,他这么认真。

“我们就亲给他们看。”

这一次的吻里终于带了Alpha惯有的不容反抗的力道。周泽楷仰起头,孙翔侧过脸,舌尖相触的感觉异常甜美。

只用了一秒钟就刻下的烙印,和这深吻比起来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

空气开始变得灼热而湿润,Alpha的身体渐渐压下,孙翔的手撑在了周泽楷耳侧的台面上,湿吻的感觉过于美好。

分开时两个人的眼睛都是湿漉漉的。

适应的真快,孙翔不由得想。

他就是喜欢周泽楷这种说一不二,含蓄里却有时格外大胆的性格。

而且标记之后,周泽楷确实越来越……

“现在,有了吗?”

孙翔愣了一下。

“你是说——”

真实的感觉。

孙翔摸了摸鼻子,故作漫不经心道:“现在可还没有。”

“嗯?”

虽然还是很想亲他,但估计再这么无法无天地秀下去,围观的人会越来越多。

“这才是第一步呢……”

他们得快点离开这个逐渐拥堵起来的现场才行。


那枚钢钉就藏在Omega颈间和黑色发间不易觉察的位置。这么几天过去,没有任何人发现周泽楷打了耳洞。

擦涂药水和清洁的工作孙翔从不让周泽楷插手。

然而不一样的当然还有别的地方。

孙翔现在好像又多了一项新的爱好,周泽楷有些无奈地想。

…就是他的耳朵。

不管是在消毒擦药水还是在小心去下钢钉再换上新的软钉的时候,又或者,是在接吻时自然而然地……

孙翔总喜欢抚弄周泽楷的耳际。

“你戴耳钉一定很好看。”孙翔的手指绕过周泽楷的发尾,Omega柔软的耳垂在刚才的亲昵里厮磨出些许暧昧的晕红。

“那耳钉呢?”

“这么着急啊?”

孙翔笑着亲了一下周泽楷的耳侧,忽然也有些脸热。


周泽楷会喜欢吗?

Alpha的信息素仿佛有一瞬间的躁动,然而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温暖。

充盈的乳木果清香浮荡在Omega的鼻尖上。

孙翔摊开的手心里,两枚子弹造型的耳钉边缘折射着不易觉察的光。

虽然是没什么新意可言的造型,但孙翔想了又想,果然觉得还是这样最好。

“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对。”

孙翔一字一字地说,他的样子认真而执拗:“想把你藏起来不让他们看见,但我又想让别人都知道。”

“……”

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

藏在发间耳际的锐利边缘,并不突兀的,含蓄又昭然示人的小秘密。

“本来就是。”

“啊?”

周泽楷看着孙翔,他没有继续。

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啊。

他忽然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属于他们的那条时间轴无声地倒退了,回到周泽楷有些陌生的,彼此吸引却还互相抗拒着的那个原点。

他们明明是这么不一样的人。

然而灵魂熨帖的感觉却这么清晰。


谁说一生只能谈一次恋爱的?

恐怕根本不是。

曾经错过的起点,从现在开始重新体验一次,也许根本不晚。

因为它的存在而开始变得全然不同的……

恋爱的,真实的感觉。







虽然可能是废话了,但我还是得说

这是ABO

男O和女O是两种不同的性别分类……


补药脑补楷楷像个行动不便动不动就黏Alpha黏的不要命的孕夫,性格使然,他不是辣样的。


评论(1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