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On (abo/05)

5.


虽说时间长了,对于这两人毫无自觉——尤其是孙翔单方面的——公然秀恩爱已经相当习惯,但毕竟生日对于轮回队员们来说还是个有些特别的日子。

除了必不可少的聚众吃吃吃之外,更重要的,则是从队长那里得到的礼物。

……可是现在,这一贯享有的福利却被彻底剥夺了。

杜明为此愤愤不平。


他的生日和方明华相差不远,都还在夏休期里,但自从第六赛季入队以来的这几年,周泽楷从来没有漏下过他的生日,而每逢版本更新账号卡角色外观有所改变的时候,那几乎是加倍的期待和惊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泽楷是轮回全队的宝物。

这么说毫不为过。

几个月前这对组合身上担着国家队出征的重任,杜明那点惴惴的小心思也被大洋彼端频频发来的战报洗的干净——而当国家队凯旋归来之后,又一记重磅消息却让他十足傻了眼。

他的生日礼物,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泡汤了!

作为个Alpha,为了维护惯有的权益,杜明当然和孙翔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论辩。

回想起来,那个过程,真是……

十分精彩。


“不行。”孙翔头也不抬地说,“我不答应。”

“但是每年都有的啊!队长他肯定——”

“你知道还是我知道啊?”孙翔哼了一声,“周泽楷这会儿哪有功夫给你做这个。”

接着,孙翔撇了撇嘴角,心不在焉道:“我的Omega,我说了算。”

杜明:“……”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事实上,也确实就是这样没错。

但杜明就是不爽到了极点。


相比之下方明华就淡定的多。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在撺掇下一位同僚争取既得利益的时候,杜明表现的格外积极。

偏偏吕泊远又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典型。

“泊远你可不能这样啊。”杜明声音沉痛,“我觉得要是就这么放任下去,别说是今年,恐怕以后也不会有了好吗!”

“不会吧?”吕泊远若有所思道。

他的视线仍然停留在云山乱身前的技术分析统计数据上,答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上一赛季季后赛时的偶有失常发挥,不止是云山乱,甚至吕泊远自己也确实因为状态不佳而亟需调整,Alpha们关心的重点总是层次分明。

但吕泊远还是给了杜明另外一个建议:“不如你去问问副队?”

杜明:“……”


时间转眼就到了十一月。

由于战术和出场次序有所改换的种种因素,同时也考虑到了周泽楷的身体状况,向外界,尤其是粉丝们公开了事实之后,轮回全队都开始提前适应着没有队长带领的比赛。

尤其是团队赛的发挥。

仍然稳定地位列常规赛排名前三,但就如同媒体评论时经常提到的字眼——十一赛季的轮回——打的更加沉稳。

“——不如说你们弱得了。”唐昊幸灾乐祸地说。

十一月初的第一场比赛,轮回客场对呼啸,在N市的地盘,呼啸队长自然要有底气的多。

“你说谁弱?”孙翔当然要怒。

“你自己知道!”

唐昊悻悻地,他自然也不可能示弱。

两个Alpha气势汹汹地对视了一阵,又不约而同地同时移开视线。

换做是以前的孙翔,虽然在垃圾话一途上他到底没多少长进——唐昊是知道的,但至少嚣张气焰一旦上来可决不会就这么偃旗息鼓。

唐昊认识的那个孙翔从来都眼高于顶。

换句话说,就是烦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

孙翔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他的话,他的眼神只落在手机屏幕上,手指滑动的速度只快不慢,而且……

而且。

那张从来桀骜从来不屑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唐昊从没见过的神情。

那是什么表情?

唐昊不由得跟着一怔。

“我说孙翔,你真转性了?”

“啊?”

结个婚而已,就真的有这么多不一样?

“你想说什么就说。”孙翔从手机屏幕上抬眼,他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长腿一翘,闲闲开口,“我不介意和你聊聊。”

唐昊:“……”

——果然惹人讨厌的地方也一点没变。

呼啸队长换了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偏偏在孙翔眼里变了样,他看见的,唐昊一脸苦大仇深地开口了: 

“结婚好玩么?”

“不好玩。”

唐昊哼了一声。

他们这种人,不到玩够的时候,讲什么结婚?

换了别人也就罢了,可这是孙翔。

“那你还——”

“我说唐昊。”孙翔收了手里的东西,指间叩在桌面上,他的声音非常认真。

“我不是在玩。”

不是那样的。

不止是他自己,当然还有周泽楷。

尽管冲动,尽管速度很快,尽管——可那又怎么样?

“是我想和他结婚。”他最终还是这么说。

“真情实感啊?”唐昊嘲笑。

回答他的是孙翔一个货真价实的白眼。

“——像你这样的,”孙翔无所谓地笑,“你当然不懂。”

“你说谁不懂?”

“就你啊。”这不明摆着的,孙翔一句拿到唐昊的弱点,“你和邹远?”

唐昊哑然。

“所以你这是炫耀?”

“算是吧。”孙翔的视线又回到了手机屏幕上,刷刷刷地划开一排气泡,他手指动的飞快,“随你怎么说。”

他是可以理所当然的炫耀,可孙翔——至少在这时——他没多少心思和唐昊理论。

全部因为手机另一端那个人。

——还在忙?

——马上啦马上!你要吃什么不?

回应他的是三个点。

孙翔一乐。

比如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

从前他觉得周泽楷话少,偶尔——可现在孙翔觉得,不说话也完全没什么关系。

对他好这种事情,全凭一句心甘情愿。

“你这就要走了?”唐昊问。

站起身的那人抖抖发尖的灯光,那光晕映在他的眉梢眼底,他看起来并没有哪里不同。

孙翔还是那个孙翔。

干净又利落,挑眉的样子仍带一点嚣张的气息。

“走了,回见!”

他摆摆手,就此走回身后那一片宁静的深海中央去。


孙翔回到酒店时带了一蛊赤豆小元宵给周泽楷。

Omega的口味在这时也没什么大变,周泽楷喜欢甜的,不过分的甜就好。

孙翔推门时一眼就看到周泽楷收东西的动静——扔了iPad,又端端正正地把手机拿好。

这样欲盖弥彰的小动作。

Alpha掀开嘴角笑:“什么东西不能让我看啊?”

“图。”

“图?”

“嗯,”他倒是没打算隐瞒什么,接着解释,“生日用。”

孙翔看着周泽楷。

“做给江波涛?”

“……”

“还是杜明的、吴启的……方明华吕泊远他们的?哎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

他的语气相当不忿。

周泽楷只笑,不说话。

但孙翔可没这么容易就放过他。

“跟你说了不行就不行。这种劳心劳神的活我不乐意让你干。”

“没有呀。”周泽楷想了想,“不累。”

“——你忘了之前难受的时候了啊。”

“……”

哪能有那么一帆风顺的事。

大约在第四个月初始的时候,Omega一直以来都相当平稳的生理反应开始出现变化。对于他们来说,捱过那阵子之后的现在,不太愉快的经历仍然记忆鲜明。

孙翔探过身,他忽然撩开周泽楷的刘海,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我知道你想给他们做点什么。”

“那?”

“但是我不想啊!”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不麻烦。”

然而孙翔的态度同样坚决。

他是一早就知道了的,轮回队长周泽楷收服别人的本事——尽管也许出于无心,就像周泽楷一直以来都在做的——是真的,想给队员们做点什么。

也难怪所有人都服他。

可现在毕竟不一样了。

Alpha的领地意识比以往更强。

“总之,不行。”

两个人都不肯退让。

周泽楷低头翻搅着那蛊小元宵,渐渐也没了胃口。

每年都有的惯例,他不太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这么打破。

但孙翔说的,也一点没错。

周泽楷扳过他的脸,观察着,然后问:“生气?”

“生气。”孙翔抿着嘴,“特别生气。”

周泽楷亲亲他,再问:“还生气?”

“……”

他像是一秒钟里泄了气的皮球——孙翔躺倒在床上滚了个来回,下一秒一个利落的翻身爬起来,他也扳回周泽楷的肩膀。

“你在和我撒娇吗。”孙翔贴着周泽楷的嘴唇小声说,“我可没那么好打发。”

“嗯…”

啄吻、舔吻、双唇交融着深入,深吻里Alpha的手臂穿过Omega的肩背,他抱着他。

“那你帮我?”

“帮你什么啊——真是,”孙翔按住周泽楷的后脑,重重地亲了他一下才放开,“那谁来帮我?”

“……”

Alpha的声音忽然正经起来。

“我今天和唐昊吃饭来着。”

“嗯?”

“顺便体验了一把人生赢家的感觉。”

“……”

“看着别人羡慕嫉妒恨啊,有点爽,这感觉真不错。”

周泽楷笑。

孙翔拧他的鼻尖,亲昵地,他又轻轻蹭着他的鼻梁。

“现在你已经很辛苦了。”

虽然周泽楷从来不说。

“但是你还带着一个人啊。你不累,它累不累?”

“…”

孙翔挑了挑眉,说的无比义正言辞:“总该是有人有意见的。”

他的想法早已和开始时不一样了。

他们之间,谈什么保护?

恐怕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周泽楷够强——不止是在荣耀里,除却性别决定的因素,他自有一套静处的法则。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渐渐开始明白的,孙翔不过分地去找那个起始点。和新生命共处的过程令这个Alpha身上从不刻意遮掩的戾气逐步褪去,但那些棱角仍在,不再尖锐突兀的,是在面对Omega时独有的情绪。

可那不代表他愿意让他去做无谓的事。

“全明星之后…数数也挺快了。你不能、不,”孙翔改口,“是你不许比赛了。”

“…”

Alpha的笑容里颇带一点笃定的自信:“剩下的,就交给我。”

诸如周泽楷身上担着的重任,一直以来作为队长的责任和担当,在这种时候,孙翔会替他担下来。

——也理应如此。

他们总要是在一起,是要一同向前走的。

周泽楷试图和孙翔讲道理:“但是…”

“但是什么?”

“只做一个。”

“一个也——啊?!”孙翔一愣,“什么意思?”


这天晚上的讨价还价实在精彩。

至少孙翔觉得很值。


周泽楷生日的那天,一直忿忿不平的杜明着实走了大运。

“给、给我的?”

连话都说不连贯。

周泽楷笑,Omega的下颌弯成一贯的美好弧度:“是给大家。”

轮回全员Alpha一拥而上。

“这是——!”

十一赛季的生日礼物……

是轮回全员的账号卡涂装手办合辑。

方明华拍了拍杜明的肩,笑着问:“队长让你帮大家收着,现在满意了?”

“我满意什么啊……”

杜明小声嘟囔着,很快就又发现了新大陆。


他在一片喧闹里拨开队友们的身影,想去找到本该致谢的那个人。

却一不留神看到了——过分显眼的,不止是手办群像里,抑或是人群之外的那两个人。

孙翔拨了拨周泽楷耳边的碎发,捏住他的耳垂。

他伸手时周泽楷相当自然地闭眼,再睁开时,他也在笑。


妈的,杜明酸溜溜地骂了一句,心想还是算了。

他确实没能耐去计较——为什么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在轮回全队的手办里——特别亲密无比突兀的这件事了。







接下来不会啥啥都写,重点一到,差不多番外也要完了。

重点是啥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懂。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