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Keep……


Keep On之后几年的小插曲。

小公主强势出没。

sweet sweet melody~【唱了起来





“星期天?”

周泽楷从面前的iPad屏幕上抬起眼睛,看着餐桌另一侧那个小小的身影。

小姑娘抱着牛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抿了抿嘴角后才歪头看着他。

“蕾蕾想去。”

“…”

“爸比,可以吗?”


发生在早餐桌上的这段毫无预兆的对话让周泽楷有些发怔。

他没有立刻回答。


…他从以上短暂对话里提取出最重要的信息量是她对自己的称呼。

周言蕾小朋友实在是个不太好对付的角色。

周泽楷如是想。

说起来,周泽楷自己也有些微的无奈:曾经在起名时就造成的隐患,现在反倒成为他判断女儿心思的最好办法之一。

由于孙翔的坚持,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没错——孙翔坚持要让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姓周——理由却很简单:周泽楷太辛苦了,他心疼。

于是顺理成章地,大名尘埃落定的同时,孙翔获得了给女儿起小名的权利。

周药药。

虽然也是个挺可爱的名字,也的确符合女儿出生时那段时间的情况,但还是……

周泽楷不禁想,能给自己女儿起这种名字的,大概,也只有孙翔了。

这个名字带来的连锁反应几乎是种必然。

再于是,在周药药小公主无忧无虑的成长时光里,小姑娘为了分辨不清不同称呼而苦恼的经历只多不少。

叫她蕾蕾的爸比。

叫她药药的爹地。

渐渐从懵懂状态里长大了一些,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两个爸爸不同称呼的她,现在已经很熟练地学会用不同的自称获取一些福利。

一般来说,对着孙翔时,小姑娘会挺开心地叫自己药药。

久而久之,因为制止无效,他也就随着他们去了。

但在和周泽楷单独相处时,周小公主的自称当然也就跟着换了更能讨Omega爸爸欢心的那一个。

是有点聪明过头了,偏偏,还有这副乖巧过分的外壳。

承袭自双亲中Alpha微微上挑的漂亮眉眼,瞳色深而透亮——却和Omega有着相近的漆黑发色。她眨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人看的时候,偶尔还会无辜地舔舔上唇,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她能比自己年轻的爸爸们更有耐心。

——就比如,现在。


周泽楷沉默了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她:

“很想去?”

“嗯,很想很想。”小手绞在了一起,从玻璃杯后露出的半张小脸坚持着,“蕾蕾想和爸比爹地一起去。”

“……”

他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是了,这个星期天,确实不太寻常。

和其他游乐园惯有的传统项目不太一样的,这款发行日久,却活力依旧的游戏——荣耀,官方这次成功在S市开办主题公园的噱头在本市掀起的宣传效果和影响力在每日报道里就可见一斑。

也许是某种巧合。

周泽楷退役的第一年,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五赛季,荣耀主题公园在S市的试运营日选在了圣诞节前夕。

冬日里足以想见的热闹情景,而同样的,双亲之一曾经作为这座城市某种标杆意义的人物,又有平日里的耳濡目染,周小公主对它这么执着也实在情有可原。

小公主的不依不饶还在继续:

“蕾蕾想坐摩天轮。”

“旋转木马。”

“还有……魔法屋?”

小姑娘歪了歪头,那是她从每天每天的电视宣传里捕捉到的字句,似乎也不太确定,她的咬字并不十分清楚。

“爸比,不可以让爹地一起来吗?”有些委屈的声音,低而柔软的,但并不是催促。

“不是…”

周泽楷摇了摇头。

不是不可以。

只是,不太方便吧?

他也不是很确定。

……毕竟孙翔还要比赛。

虽然退役之后,陪伴女儿的计划已经正式提上了日程,但在刚刚卸任的轮回前队长心里,荣耀本身才是更重要的事。

他不是不清楚的,恰恰相反,轮回十年如一日的主客场行程安排早已成了一种惯例。遇到客场——也就是本周六的比赛,总会提前一天出发,熟悉场地热身——而与之相对应的回程日期也基本排在了周日。

一贯不喜特殊待遇并从来以身作则的轮回队长周泽楷绝少有打破这惯例的时候。

更遑论迟到,或者早退,再或者脱离团队?

就算周泽楷自认不能算是个严格的队长,可毕竟那已经是过去,而现在轮回的队长,正是孙翔。

一边是轮回,一边是四岁的小女儿。

周泽楷看着那张满是期待的小脸,也有点为难。


果不其然,在视讯通话里难得听到周泽楷主动开口的孙翔惊讶极了。

“真是药药说的?”

“嗯。”

“她说——特别想去?”

“嗯。”

视频里Alpha的神情变得微妙起来。

“喂,你不是吧?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教她玩荣耀了啊?”

“…?”

等一下,这是什么展开?

可只略一思忖周泽楷就明白了过来。

他自己也没发现的,Omega的嘴角漾起浅淡笑意:“你知道?”

“那当然!你教她了?神枪手?犯规了啊周泽楷,我们都说好了的……”

——说好了的,关于周小公主的喜好,他和他,他们都不会过多干涉。

周泽楷忍着笑,只看着他,不说话。

他的神情太精彩,他才不想解释呢。

可是……

“可能还是不太行。”孙翔想了想,轻轻皱起眉,“现在这种时候我不好请假的啊。”

是呀,周泽楷在心里说,我当然知道。

经历了周泽楷退役的轮回,同样和联盟众多新旧更替的豪强一样,正在进行一场不可避免的磨合。

临近年底,这一周轮回对蓝雨的比赛,更直接影响了十五赛季全明星投票的结果。

这绝不是可以轻易打发的对手,而队长的坐镇无疑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

习惯联盟偶像运作的周泽楷怎么可能不知道?

然而就算是这样,女儿的想法他是一定要传达到的。

周泽楷承认,他有点想看到孙翔——对,就是眼前这种,带一点苦恼,又有些执拗的表情。

“没事的。”周泽楷摇头。

“你带她去?”

“嗯。”

“你没问题?”

“嗯?”

“问题可多了去了……”孙翔的脸在屏幕上忽然放大,像是夹杂着一点不安,他说的又急又快。

“要去人那么多的地方,不伪装一下怎么能行啊,你这张脸还怕别人认不出来吗?到时候一群人围过来要签名要合影怎么办?要是有一堆Alpha趁机搞破坏怎么办?哦还有,药药呢,她不听话到处乱跑还要乱吃东西,你又怎么办?”

“……”

周泽楷倒是不知道孙翔什么时候获得了黄少天的免费技能点加持。

“我也想去。”孙翔闷闷不乐的声音终于还是把周泽楷逗笑了。

“那?”

“你明知故问啊!?”

装腔作势的怒气,只在视线交接的那一瞬间倏然软化了下去——

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爱情滋生出的无声默契软化了距离,明明屏幕里那端的孙翔身在温暖的南国,是距离这里很遥远的地方,可周泽楷仍然感觉到了……

他的目光,他的视线,全部停驻在自己身上。

“——总之,有问题第一个给我打电话。”

“…”

“你听见没有啊?!”

“好。”

孙翔满意了。

屏幕里的Alpha挑高眉笑了笑,而后侧过脸指着自己的嘴角。

“快点。”

“……”

“磨蹭什么,今天晚上还要打比赛,我哪有闲工夫浪费啊。”

孙翔的眼神不躲也不避:“快点来亲一个。”

然而周泽楷刚刚凑过去,他的嘴唇擦过冰凉的屏幕时,忽然听到更快的一声——那是孙翔飞快地吻了一下透明空气的声音。

意味鲜明的小动作,亲昵又不落痕迹。

“——充电完成,晚上记得看我比赛!”

周泽楷就笑:“好。”

“那你记得带药药一起看。”

“好。”

“还有……”

“还有?”

“还有明天早上记得叫我起床。”孙翔无所谓地笑,距离根本不是问题,“我要早安吻。”

“好。”

周泽楷笑着说。


晚上八点刚过,轮回战队史上身价最高新晋小粉丝——周言蕾小朋友提前坐在了电视前。

和她小小的身体相比大的有些丧心病狂的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周小公主很赏脸地‘哇’了一声。

比赛前的对战集锦,胜率对比预测,解说一本正经腔调里那些陈词滥调的东西……

这是周泽楷熟悉的一切。

可对于女儿来说,却陌生而新奇,依旧足够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

Omega的眼神也变得柔软起来。

“喜欢谁?”周泽楷揉了揉她的发顶。

是一叶之秋,还是一枪穿云?

“都喜欢!”小姑娘从酸奶杯里挖了一勺草莓,啊呜一口吃掉,又卷起一点芒果碎送到周泽楷唇边。

他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一口吞掉。

都喜欢?

周泽楷笑了笑,又问:“最喜欢谁?”

这一次的声音混了乳酪的滋味而酸甜并存:“…穿……云。”

“嗯?”

小脑袋一歪,下一秒腿侧自动生成的挂件让周泽楷忍俊不禁。

太聪明也许就是这点不好,就算知道对着另一个人时狡猾的说辞就会转了相反的方向,可眼前抱着自己拒绝再次回答的小女儿也确实可爱。

“爸比…”

“嗯?”

小小的身体软成一块抱枕,在周泽楷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又仔细地把他的两条手臂围在自己胸前,他的手握着她的。

周小公主才重新笑了起来。


单纯作为观众享受这场比赛,和作为选手、作为队长在场上带领其他人拼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样的感觉是在最近才渐渐变得更加鲜明。

周泽楷的目光格外专注。

他当然要能比任何人——毫不夸张地这么说——更了解战斗法师的弱势,这场仅耗掉一叶之秋三分之一血量就堪堪结束的擂台首场,如果换做周泽楷,绝不会这么轻易输掉。

即便对手是孙翔。

他是轮回擂台的首位,而孙翔在这个赛季表现出来的,几乎在首场就横扫掉对方一到二位的强横战力——周泽楷同样明白,那是既定的结论:他更全面了。

在双方意图都十分清晰的对峙里,打的更果决的孙翔显然技高一筹。

换句话说,孙翔当然要比以往更强。

孙翔的意识和操作早已如同本能般无懈可击的锐利,然而这个版本的数据更新是否对战法、抑或神枪不利,这么看了一会儿后,周泽楷心里早已有了定夺。

他抽回了视线。

能赢,周泽楷从不怀疑。

手心被柔软地牵动,他稍稍低头,怒龙穿心破的技能音效滑落耳畔——正好能听得见她的声音:

“爹地赢了!”

“嗯。”周泽楷笑。

“那要亲亲。”

“…”

半侧过来的小脸一本正经:“赢了就要亲亲。”

他不由得想:这到底像谁?

恐怕那个肆无忌惮继而潜移默化的罪魁祸首根本就是孙翔自己。

有些苦恼的变成了周泽楷。

趁着他发怔的当儿,药药抱住他的脖子,柔软湿润的触感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周泽楷又是一怔。

“怎么…”他捏捏她的小脸,纠正道,“不是亲这里。”

“为什么不是?”

“呃……”

她却同他讲道理:“就是要这样亲亲。”

“…”

“我看到了的,爹地就是这样和爸比亲亲。”

这双无邪的眼睛同样通透而天真,周泽楷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终还是坳不过女儿,他只好在柔软的面颊上轻轻一吻。


家里的Alpha不在,药药当然强烈要求和周泽楷一起睡。

她实在是个好养的孩子,四岁的现在,除了越发黏人之外——这是真的——除此之外倒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曾经因为Omega的体质而注定降生后要比一般孩子在保温箱里多呆一阵的那个幼小生命,真的一点点长成了眼前这个在他臂弯里安心阖眼沉睡的样子。

周泽楷低下头,这一次他吻了吻她的额心。

“爸比…”

周泽楷笑着‘嗯’了一声,还装睡呀?

药药蹭了蹭他的脖子,就连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也都和孙翔如出一辙。

“最喜欢…爸比了。”

“……”

她闭着眼睛,他于是也慢慢闭上眼睛。

晚安。

这一定会是个香甜的梦。



虽说以他的身份弄到两张特别通行证不是什么难事,可真正置身于瞬间喧嚣起来的空间时,周泽楷才真的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周日的清晨,正是园门打开的时刻,人流潮水一般蜂涌而入,周泽楷握着药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曾经是自己征战过的那个世界——熟悉的地图、景色、接任务时或者笑容可掬或者冷漠寡言的NPC——鲜活而真实地簇拥在周身,园内静待已久的气氛几乎一瞬间被点燃了,那些惊叹声、笑声、不由得变快的脚步和跑步声……

雾霭散去,幻想成真。

梦想照进现实,这是另一个世界开启的时间点。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扬起了嘴角。

周泽楷带着药药慢慢向前走,一径打量着周围设计精巧的建筑,迎客的NPC热情地穿梭在人群里,他们只是两个微弱而平凡的光点。

因此在看到日光里——他和所有人前进的步调都不一样——和人流相逆,只是直直地,毫不避讳地冲着这个方向大步走来的孙翔时,周泽楷竟然没能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他看到几米之外的那个人用口型说:早

他好像不由自主地点了头。

他看到他走近了,带一点懒散,却轻快十足的步调,他空着的那只手再自然不过地被牵住,被握紧——

“爹地!”

Alpha的笑容里浸透了阳光的温度。

孙翔蹲下身,勾了勾药药的鼻子,立刻被她大叫着扑了个满怀。

周泽楷根本不用问为什么,因为孙翔必定有他的道理。

“因为赢了嘛。”

“还有?”

“还有什么啊还有?”

周泽楷不说话。

还说要什么早安吻?

这天早上出发前他不是没有拨过孙翔的电话。

那时一直无人接听的状态,原来根本不是因为贪睡。

“——想想也知道的吧,这种地方我怎么可能会放你一个人来。”

“和药药。”

“和药药!”被刻意漏下的小公主当然也不会示弱。

“好啦是和药药……”孙翔耸了耸肩,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Alpha朝Omega伸出手,作了个邀请的姿势。

他的气息悄然晕染在他的耳畔。

“三个人的约会,这样总行了吧?”


原本排好的行程因为第三个人的加入被打乱了。

不过周泽楷倒是完全没什么意见。

他们到园区前的摊位前买了特别发售的园服——二带一的组合并不少见。

灰白黄的配色,配以呆萌的企鹅图案,这是S市主场才能有的特权。

结账时收银小妹一直悄悄地朝周泽楷的方向看。

这种反应孙翔当然是不会放过的——无论她是Alpha或者Beta,他拦住自己Omega准备刷卡付账的手,一步横在他身前,朝对方扬了扬下巴。

“欸?”收银员呆了一下,继而飞快反应过来,“孙——”

“嘘。”

孙翔竖起手指挡在唇边虚晃了一下,冲她挑眉笑了笑,“小声点啊。”

“大神!”

路遇偶像这种事简直是从天而降的超大福利。

这天周泽楷戴了帽子,垂下眼睫时半张脸全部遮在帽檐下,低调又好看。但就算刻意装扮过,这副伪装却也挡不住他整个人清爽的气息。

离开摊位时,过足了花痴瘾的轮回死忠粉巴巴地递过来一堆东西,周泽楷接过来,她的表情瞬间又惊又喜。

“玩的开心哦。”

“…谢谢。”

“——这什么?”孙翔横插一句,夺过周泽楷手里的东西,这次,Alpha是真的挑高了眉。

两份园区地图,附带两份宣传画册,格外贴心的粉丝单独勾出了最佳路线:一天里所有的游园活动、演出的时间、地点和路线都在里面了。

“切,特殊待遇啊。”

“……”

“我才是轮回队长好不好?”

“不平衡?”周泽楷只是笑。

“我有什么好不平衡的。”孙翔耸了耸肩,“他们是都喜欢你,好吧,不止是他们——”

“……也喜欢你的。”

“喜欢谁?”被冷落一会儿的小不点不甘地插进来,示威似地锤了捶Alpha的手背,不依不饶,“喜欢谁?”

“——好啦,最喜欢你,可以了吧?”

周泽楷的手腕被孙翔轻轻一带,惯有的姿势,这些年从来没有改变过。

他们都笑了起来。


周小公主钦点的几个项目大多排在下午,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排队的人流,然而就算有特别通行证在手,在早已排起的长队前,两个爸爸多少还是有些无奈。

排队啊,那就等呗。

趁着排队的间隙,孙翔翻出手机,装作是刷网的模样,偷偷给周泽楷和周药药拍照。

怎么看都是过分显眼的Omega,他在阳光下有种不容分说的好看,周泽楷偶尔有些不安地拉下帽檐,撩一下发尾,刘海晃开一道黑色的光弧——他抬起眼睛,他怔了一下,他稍稍挑开了一点长眉,他无奈的笑。

可惜周围有这么多人,不然他是真的很想就势吻上去。

孙翔勾起了嘴角。

镜头里另一个小家伙就随意的多。

不躲也不避的,表情生动动作夸张,药药用小手挡住半边笑脸,只露出一边眼睛,被镜头捉到时她还会笑呵呵地露出小虎牙,被这么俏皮一笑,顿时之前那些屡屡和自己争抢周泽楷的隔夜仇——说是这么说,孙翔全忘了个精光。

小冤家就冤家吧,谁让你这么可爱。

“爹地。”药药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抱住孙翔的腿,“要抱抱。”

Alpha直接把小姑娘放在了自己肩膀上。

还不忘加了个备注:“这可是你的专属位置。”

他说的太认真,药药当然听不明白。小公主眨着漆黑的大眼睛,搂住孙翔的脖子,使劲蹭了蹭。

陷落在这个与荣耀世界观重合的美妙世界里,身边大多是相同配置的三口之家,他们同样没什么两样。

——只是看起来太年轻了点而已。

周泽楷站在孙翔身边,安静地笑笑。

这种时候,他完全不介意做个普通人。


玩过了室内过山车,又兴冲冲地排了过山火车的长队,周药药小公主精神抖擞,指挥着孙翔去这去那,小腿一架,手指一点,开足马力就这么杀赴另一个战场,简直乐此不疲。

“你女儿这爱好是不是不太正常啊周泽楷。”刚玩过一轮,他们正从游乐船上排队走下来,孙翔回身拉了一下周泽楷的手腕,突然凑到他耳边这么说。

“怎么?”

“都是这种的…全是危险的玩意儿,别的小孩喜欢的那些她完全没个反应。”

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会对难度系数这么高的游乐器这么感兴趣。

难道药药以后会是个Alpha?

可孙翔希望自己女儿是个漂漂亮亮安安静静的Omega!

周泽楷答得云淡风轻:“我小时候,一样。”

“……”

来自周药药的惊喜永远不止这样。

“爸比…”小小的声音清亮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药药挥舞着小拳头,“要去魔法屋!”

孙翔一脸迷茫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

“带你去。”周泽楷仰起头捏了捏她的小脸,又纠正道,“不是魔法屋。”

“?”


——明明不是什么魔法屋。

孙翔这回彻底睁大了眼睛。

作为本次荣耀主题公园开放日的最大噱头之一,日渐成熟的VR交互传感技术已经将荣耀大陆各个版本的地图空间模拟的足够真实。

可自选地图、自选角色、职业……不同的遭遇战,不同的组队模式,对于难以登上荣耀世界最高竞技场的那些爱好者们来说,全息网游技术的进一步升级,同步传感在某种程度上,完全是实现梦想的最好机会。

虚幻与真实的结合,难以言辨真伪的梦。

坐在孙翔肩头的小姑娘仍然兴致盎然,使劲拽了拽爸爸的耳朵,活生生把Alpha帅气的脸揉成了一脸苦相。

“地图也随机?”

周泽楷看着手里的说明,眉心只微皱了一下,又很快松开。

“可以选。”

“好嘛,那就随意选。”孙翔挑了挑眉,“反正不是我要玩。”

他肩头的小手已经率先伸了过去,在面前的荧光屏上点点戳戳,药药一脸天真的好奇。

“这可是鬼屋哦。”孙翔作势要吓唬她,“真的不怕?”

“不怕!”

小鼻子皱了皱,像是有点嫌弃,小姑娘朝周泽楷伸开手臂,“爹地胆小鬼,要爸比抱!”

“喂喂喂,说什么呢你。”

周泽楷笑着,屏幕上跳出药药刚选出的地图,他按下了确认键。


90级野图索亚得高地,这是十五赛季版本更新后的新地图,不要说周泽楷,就连孙翔本人或许在正式比赛里也没那个机会正式遭遇过。

“你有没想过?”孙翔带上特制眼镜时这么问,“也许哪天,荣耀真的更新换代到到时可以真的和AI打。”

当然,他说的不是训练软件里那种只具备低级智能的AI程序。

周泽楷没有立刻回答。

地图载入,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哇!”

“你小声点儿!不怕惹到怪啊!”孙翔的声音却是憋着笑的。

两大带一小,他们朝着地图描出的既定线路进发。

冰原与无尽的蓝天。

这种真实的感觉,和面对屏幕时全然不同。

沙沙的风声撩在耳边,偶尔一声拔高的鹰唳破空而起,冰狼、雪女和鬼魅丛生的低谷……

周泽楷仔细辨认着下一次袭击出现的方位。

他的耳力仍然优秀,职业选手敏锐的神经足以支撑Omega安然渡过这一段险情多发的陡峭高地,雪甸冰冷,草尖轻微地战栗着,他忽而听到左前方轻微的‘咔哒’上膛声——

周泽楷怔在了原地。

上扬的视角里,他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礼帽斜垂,银灰色的风衣擦出厉风的弧度,一枪穿云居高临下地站在哨口据点处,枪口亮出,利落地甩了个枪花。

“怎么…”

“——特别NPC吗?”孙翔的声音立刻跟上。

“穿云!”周药药的眼睛都亮了。

近在咫尺,全息视角里,三个人的视线都凝驻在一枪穿云毫无表情的侧脸。

“干嘛,难道还要打掉他才能出去?”

那么,一叶之秋呢?

其他人又在哪里?

不论是不是巧合,周泽楷只是安静地,仰着头看着自己熟悉的身形。

嗨。

他在心里对它说。

神枪手的黑发藏在帽檐下,隐隐随着风声飘动,沙沙的风声,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是风的温度,他好像,是真的感觉到了……

——突然之间,鬼魅般悄无声息的利刃向着他们停留的方向一挥而即!

‘啪’、‘啪’两发子弹,一发打掉袭来的暗器,另一发直直射向突袭野怪的藏匿地!

踏射补上,左轮收起而合并,黑洞洞的枪口重新抬起时,周药药兴奋地叫了出来。

“穿云!”

周泽楷分明看见,一枪穿云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光亮。

他没有回身,周泽楷完全可以想见身后发生的一切。

魔法波动掀起的气浪扑向孙翔的后脑,他半侧回身,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着一叶之秋冲锋的样子。

两个人一正一侧。

两个角色一高一低。

“有意思。”孙翔无声笑了笑,昨天晚上还在他的操作下直捣对方咒术师设下围栏,和他并肩战斗的角色,而今却牢牢地,不容拒绝地挡在了自己身前。

气流、子弹、毫无规律可言却发发必中的弹道轨迹、气浪掀起的强对流轰然盈满了整个空间……

疾风与弹雨,并肩作战的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

一切都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


因为激烈械斗而起的气浪渐渐动荡而平息,狂风刮过,索亚得高地又恢复了一贯的安宁美丽。

一枪穿云收枪的动作,它待机的样子,它面无表情的侧脸。

那双泛着银边的手套伸向他的眼前,周泽楷又是一怔。

这是……

反应永远都比是思绪更快。

他伸出手,它也伸出手,手心相握。

是有些冰冷的触感,却意外地掠过枪火摩擦出的温度。

周泽楷在心里笑了笑。

“穿云……”

“嗯?”

“想和穿云握手。”

那个笑容浮上了Omega的唇角。

周泽楷抱起她,小小的手臂向前平直地伸过去,被那双戴着手套的手温柔地牵扯着……

渐渐地,高地冰冷的底色褪去。

“结束了啊?”

全息影像也变得透明起来。

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一同淡出了这片风景。

“谢谢。”周泽楷轻声说。

“咦?”药药没有漏下这一声,她搂住周泽楷的脖子,小声问,“爸比,你在和穿云说再见吗?”

周泽楷微笑着摇头:“不是。”

不是再见。

而是感谢。

从那个最初的起点和我一起并肩走来。

谢谢你,一直以来,陪在我身边的你。



明白了原理之后孙翔还是撇了撇嘴角。

原来是依赖地图选择人的指纹锁定,和NPC交互过指纹触感后,地图解禁,NPC淡去,游客就可以出来了。

这里是S市的主场地盘,按理说任何一个游客都有和一枪穿云亲密接触的机会,难怪从这个场馆里出来的人大多一脸难掩的兴奋。

它是他们心中无可替代的最高神。

“怎么?”周泽楷探过头,看着他。

“没——有——”孙翔却没有回头。

“我就是在想,幸亏是一枪穿云,那我就不计较了。”

“嗯?”

Alpha上扬的嘴角不由得抿了抿。

这种堂而皇之耍帅的场合,挡在周泽楷身前,吸引他的目光这种事,明明就是他的特权才对。

换了别人,他就未必能忍了好吗!

而且……

“药药。”孙翔点名,“你为什么喜欢一枪穿云?”

周泽楷笑,这人,原来还在计较这个呀?

周药药挣扎了一会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看周泽楷,又瞅瞅孙翔。

分明是一副被戳穿后底气不足的样子。

“因为帅呀。”

——明明是理直气壮的语调。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开始的那阵子兴奋劲儿过了之后,没多久就蔫成了一朵待灌溉的小花。

所幸上午玩过的大多是有挑战意味——同样也是排队最长的项目,到了下午,他们的时间反而变得宽裕起来。

非常有先见之明的,他们在人流拥堵之前抢先占据了这间自助餐厅的最佳位置,周泽楷看着窗外,大约下午的游乐项目已经开始在准备了。

药药抱着奶昔杯子,咬着吸管小口小口地喝。

孙翔闲的无聊,倒是直接把餐盘里的牛扒切成碎块,手腕一横,轻巧地送到女儿嘴边。

一大一小吃的很是开心。

周泽楷提醒着:“让她自己吃。”

周药药也跟着撅起小嘴:“药药自己吃。”

孙翔听得又挑高了一边眉毛。

“可以啊。”他伸长手臂,一瞬不瞬地看着周泽楷,“她怎么就这么听你的话。”

两个人的目光都投向兀自吃的开心的小人儿身上。

唇角漾起的温度就如同冬日午后渐燃的微小冰花。

他们在顶层旋转餐厅里休息了会儿,还是孙翔眼尖,第一个发现了玻璃窗前徐徐开动的巡演花车。

这天的重头戏之一,荣耀二十四职业——同样也是今年全明星票榜的前二十四位角色很快带起了午后光阴闲适的气氛。人群中爆发出惊叹的笑闹声,那些角色站立在不同职业元素背景的车流之中向所有人致意。

轮回配色的那辆车上,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无疑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秋秋!”药药趴在玻璃窗前,一张小脸贴了个严丝密合,兴奋地把小手抓握成拳,“和穿云在一起!”

“——一叶之秋不帅吗?”孙翔从身后抱着她,他是再自然不过的动作,Alpha握着女儿幼小的手腕,试图教育到底。

药药一脸挣扎的样子把两个大人都逗笑了。

“好了,我不逼你了,真是,这么小就是个外貌协会的,还不知道——”

花瓣一样的柔软嘴唇擦过孙翔的侧脸。

周药药认真地看着他的脸,小嘴蹭了蹭,又贴了上来。

“爹地。”

“……”

“药药喜欢穿云,穿云喜欢秋秋。”小手掰开,一笔一笔地算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所以……”

孙翔笑了出来:“所以你也喜欢它?”

“嗯!”

她的笑容,是最灿烂的那一朵。









来自一个起名废的挣扎:


嗯,一日游还没完,为了留点悬念,这篇的下和(全文之华点之二)就不再放出。

会和其他番外一起都收录在本子里。

Keep On是会在LOFTER上更完的,这个放心。


PS:有妹子问本子进度,一切顺利,具体会在Keep On结束时一起说明。

       印调还在继续,感谢支持。



评论(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