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风穴(02)


没有上班族会欢迎周一。尤其是在被死线压榨完唯一有盼头的周六、而后又被廉价人情饭彻底剥夺了整个周日的周一,例如现在。

周泽楷轻轻按着额角,瞟一眼仍挂着车载的微信界面,来自江波涛的会话界面安静着,并没有跳出他意料之外的回答。

平心而论,向来很少坑队友——尤其是周泽楷——的轮回副总监,这件事江波涛做的并不地道。

他在停滞的车流里发了会儿呆,直到提示添加联系人的嗡鸣响起来,直到他好整以暇地看清楚那个名字,而后非常凑巧地,在车流逐一出现松动的空隙里,周泽楷给了自己一个放空的最佳理由。

这种放空状态没有维持太久。

 

周一之所以会被列入最不受欢迎NO.1却没有之一的选项,很大程度是要从本周例会的恶劣程度开始起算。比如眼下这种情况,在成功把项目组艹到人仰马翻踩着第一阶段DD万分艰难地提交了初稿的副总监江波涛,以婚假年假并修的方式挥一挥衣袖走的无比轻巧,留下苟延残喘的研发组众人,无法不提心吊胆这个稍显仓促的方案是否会因一言不合而被彻底毙掉。没有PLANB的后果,基本上会心累到要同周泽楷本人讲道理差不许多。

更何况通常情况下周泽楷是不会'讲'的,就比如这种时候。

因此高挑可人的HR姐姐领着更为高挑的新人推开会议室大门时,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还需要介绍吗?”临时顶替副总监位置的方明华转移了话题,“这就是孙翔了。”

所谓的新人——也就是一天前杯盘交盏间迟到的毫无愧疚之意的——孙翔,朝所有人笑了笑。

绝对和谦逊、紧张、甚至无所谓完全绝缘的这个笑容,落在轮回一众热爱八卦并以此为己任的热切眼神里,毫无疑问地变了调。

 

砍掉那些啰嗦的介绍环节,一场原本井井有条的见面会就此发展成气氛稍显怪异的校友重逢——不只是端坐在中间的、波澜不动的那人,而是项目组核心成员的所有。

渐渐的,任谁也都会看出些眉目来。

履历表大约不能说明什么,不过某种特殊的关系或许能够。

毕竟顶着空降的名头,或多或少都有些八卦色彩的前瞻。诚然轮回一向看重企宣,并别出心裁地在PR和AD逐步整合的诡异道路上有着一头闷走到底的任性趋势,不过另一个更赤裸的现实则是,真正能符合轮回需求的、熟谙市场营销兼又做创意出身的适格人才——江波涛拍板定论的合格营销人,实在不多。

而这,大概就是孙翔能站在这里的理由。

 

周泽楷恪尽职守地一直坐到了整场例会的最后。

会议室已经走得空空荡荡,周泽楷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胀痛的肩颈。他虽不说话,却照样脑电波全场慢跑,初稿方案在刚才的喧嚷里逐一被磨掉了边角,修改意见渐渐在脑海里成形的时候,周泽楷摸到抽屉里的喉糖,尽量不引人注意的、悄悄地含了进去。

很多场合他不需要讲话,而喉腔发涩的缘由却和这时那个唯一而径直地走向他的人有关。

周泽楷抛给孙翔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饿了。”孙翔简单地说。

然而在三秒钟之后,周泽楷意识过来孙翔言语里真正含义时仍然不可避免地安静地怔了一下,又停滞了三秒之后,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就下意识地继续向抽屉里找寻的那只手也收了回来。

孙翔靠过来,并且低下头。

这个吻落在他的鼻梁,渐而向下并力度十足地示意,周泽楷由此判断孙翔是要来继续前夜没能做完的部分。

周泽楷慢吞吞地提醒孙翔:“有监控。”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避开。



一辆盐的迷迷糊糊的车


评论(1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