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友好搏杀

 番外三  友好搏杀



盛夏时节的半盏天光必定要以二倍威力的冷气加持才能堪堪维持住眉矜目持的步调。无论室内或者室外,这是横贯不殆的真理。孙翔撩了一把额发,扯开外套前襟——这种场合,他倒是没打算有半分公事公办的特殊礼遇。

“你热?”

“这种天,”孙翔压根没回头,“你问我热?”

唐昊冷哼了一声,并没去接他的话头。

一行人正站在整个场馆二层露台朝外的安全隔窗内,眼前涌向中央舞台的声浪有了这层格挡,恰好封住了空气郁燥加温的趋势。身后是快速通道敞出的阵阵凉风。中国国家队在这里准备入场,倒也并不显得如何拘束。

基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形式主义,不止他们俩——国家队一列十四人,原本应当是统一步调整齐着装,这会儿难得寻了个空闲——西装革履的领队不在,于是一个个都放松了钳制。

孙翔是这么一副百无聊赖抓紧一切时间偷懒的形容。可有的人不能。

第六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在中国举办。加之刚刚在主场获胜的巨大声势,联盟费尽心思要求这伙人保持一级备战状态——冯主席语——以迎接接踵而至的第二个挑战。

‘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开发无疑令这款发行已久的游戏重焕了崭新活力。’——媒体总是要阅读风向从而评论的。

今天这一场开幕式,为的就是这样的噱头。

 

孙翔的视线掠过广角舞台上正做长篇大论的发言的冯主席,停留在舞台登顶的那片空隙。他一瞬不瞬。灯光师必定动了手脚,因此冯主席一本正经的言辞有了额外打光的效果,连背稿的音调也都有了正规范本加持的起伏感。

“基于VR大数据平台同步传感技术的革新发展,荣耀职业联盟立足于逐步创新的先进理念,注重于职业选手多层次国际交流的进一步深入,同时,引进高智能化操作系统,利用更为先进全息技术的引入,为营造更好的游戏环境,更优质公平的竞技氛围,多次元娱乐化效果的同步推进……”

顶着四十度朝上的高温西装革履必然是种折磨。即便是有头顶的中央空调尽职尽责。是真的热,他就势敞开了一点领口,听得十足晃神。那些废话并没因为一板一眼的腔调好过多少,然而那确实是孙翔今天必须站在这里的理由。

或者,理由之一。

汗水划过额角,和他的眼神一致无二地砸向身前这方密集空隙,几乎找不到任何落点。

——放空的明目张胆,孙翔丝毫没发现唐昊一脸不耐地抱着手臂的模样。

 

换做以往,唐昊是绝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主动抛开话题——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孙翔。

他最烦孙翔这副心不在焉的莫名腔调。

可要等冯主席这番真情实感落幕,时间还早得很,这种必定要同甘共苦浪费时间的点儿,唐昊倒是不介意和孙翔聊聊闲。

Alpha天生的敏锐嗅觉——至少是在这时,不多不少,帮了这个不上不下尴尬当口的忙。

“他呢?”

“谁?”

“……”

唐昊甩了个白眼给他:“教你这么说话那人。”

“无聊啊你。”孙翔毫不示弱。

“这种开幕式,我不信主席没叫他来。”

这话说的欠揍,孙翔目光闪烁着,他没有立刻接过去。

教他这么说话的人,还能有谁?

 

中央舞台一派灯光明亮。正如同此前预料过的——借着第六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在东道主赛场落地开花的势,主席这番讲话必定要从六年前一路讲至十年后。历数联盟组成、发展、声势浩大,不一而足。

呼啸和声浪此起彼伏地刷向中央舞台,以目前这样的阵势来讲,要说极盛也并不为过。

在十六赛季堪堪落幕,黄金一代退下的如今,蓝雨队长喻文州是以Omega队长的身份成功进驻联盟总部的唯一一位选手。据说,还是因为主席力邀——坊间传言固然有一百单八种版本,而实际上,这过程并非粉丝想象中那么一帆风顺。

至少,主席身旁那位喻领队是自始至终都噙着笑的,面上并无半点不耐。

就在‘请第六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冠军队领队——喻文州和他曾经的咒术师账号——索克萨尔为大家做互动展示’的介绍音里,站在冯宪君身边的喻领队微微一笑,上前半步,朝着台下台上一径挥手。

本次主会场重头戏就此揭幕,似乎也毫无意外可言。

 

“不说咱们,就看喻队,带队完还有这破事,也是够麻烦的。”唐昊凉凉开口。

在一片七零八落的近距离鼓掌声里,孙翔掏出手机看了看。

手机荧光屏上的时间指向下午三点。那上面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未接提醒。

“周前辈今天真的没来?”邹远也问。

“——他退了之后就再没在这种场合出现过了吧?”刘小别思索着,而后肯定道,“也就是因为周泽楷不来,主席才一定特别叮嘱了喻队。”

“累死算,总决赛完了才几天。”

“人家是真劳模呀。”

“小周大大为什么不来?”

“我哪知道……”

顶着无数道意有所指的视线,孙翔无所谓地撇了撇嘴角。

回到同僚点出的事实上,除却懒得搭理的闲散态度之外,孙翔心里对于周泽楷缺席的论断倒是没什么意见。

——果真如此的话。

 

开场前半个小时。

 

喻文州正同导播切镜的机位问题,这种调试工作偶尔会扫过前台的粉丝们,用冯主席的话说,这是中国队夺冠的宣传主场,形式上和场面上的好看是要有的,因此不能马虎。

SVIP坐席总要比后围那些喧嚣落座的更晚一些。领队同导播交换了意见,盯了一程机位开过去的流畅度,确认无误,眼风扫过切到边角的六号机时,喻文州显而易见地愣了一下。

“喻队?”

“六号。”喻文州简单地说,“回放一下。”

摄像机推进,镜头回闪,喻文州看的仔细。

——是真的,虽然差点被漏下,可他毕竟没有看错。

因此周泽楷接到这位曾经国家队的同僚,而今国家队的领队的电话时,表情也有些发怔。

他没想过会被发现。

喻文州笑的和煦:“就没人看见?”

他指的当然是前任荣耀第一人单独落座SVIP坐席——这种事。

周泽楷安静地笑笑。

他这天当然作了一定的准备,至少这会儿鼻梁上正架着一副框架眼镜,足够遮去大半张脸,又是一贯安静的性格,大抵不怕被人撞见。

因此才有了接听电话时的短暂错愕。

“周队——啊,抱歉,”温和的声音顿了一下,继而换以朗然的音调,“小周,退役之后,好像上线不太频繁?”

“号交了。”

这倒是,喻文州继续,“没有再打了?”

他想问什么?

周泽楷沉默了会儿。

“我想——小周你应该也收到主席的邀请了吧。”喻领队笑眯眯地接上,终于肯点出问题的实质。

“嗯。”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是有。”

“不然也不会来?”

“呃…”

喻文州笑了笑,这段对话就此揭过,到底没有再难为他。

 

对于主席的邀约,虽说势头过于热烈了点儿,但周泽楷一贯态度坚决。

“……不去。”

当时,他是很想这么说的。

而事实上,对于被换个花样冠以别的名号做宣传的幌子,不止周泽楷,前任第一人的前任——叶修恐怕拒绝的更加熟练。

“今天下午叶神也会来。”

“啊?”

“惊讶吗。”喻文州笑笑,看他的表情,是真的不知道。

“君莫笑要出场的话,叶神当然也会来。”

“来玩?”

“——是来打表演赛。”喻文州纠正道。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

“不露脸?”是指叶修。

“主席可不这么想。”

两个Omega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会儿。

 

喻文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探知不到旁人的想法?

作为冯主席一贯器重的人才,退役时四冠在手,随时推出去都能作任何荣耀国际赛形象大使的这个人——他的后辈,周泽楷。

枪王退役后的两年一直风平浪静。

鲜少出现在轮回官方宣传的画面里,即便有着粉丝们心知肚明的某种关系—Omega,和他的Alpha——一人在队,一人离队。这样一种微妙的结合。

周泽楷的关注度,本应被刷起的话题度一直牵扯着,无法被淹没才是。

然而喻文州面前的周泽楷,尽管那张脸仍是平静的,但在被注视时,他的视线在黑而柔软的发尖下游移。他眼神中的光亮似乎被一些情绪遮挡,这是周泽楷。

仿佛一切都没变过。

“和孙翔约好的吗?”

“嗯。”

不必再问什么了,喻文州心知肚明。

他倒是可以给他们这个方便。

“但不要玩的太过分了。主席最近心脏不太好。”

“是警告?”周泽楷莞尔。

“是提醒。”喻文州神情平淡。

“呃…”

“不如这样。我可以替你们保密。”喻文州笑了笑,“——如果下次小周大大出新作品时可以提前送我一本的话。”

怔住的人变成了周泽楷。

“没事的时候,我也会看看别的书的。宇宙科普系列的启蒙读物,我其实是小周大大的忠实读者。”

“…”

他还是忍不住:“也没有……”

迎面而来的眼神是友善而坦诚的,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目光不再游移。

“谢谢。”

“为书吗?还是为今天?”

“都有。”

周泽楷轻声说。

 

开场后四十五分钟。

 

第一轮对战的表演示范宣布结束。

荣耀职业联盟发展到第十六个年头,终于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赚尽足够噱头和杂志版面——多程式AI——人工智能与人的竞技。

完全是可以想见的盛大局面。在几年前,初级全息技术在各大战队比赛场馆的应用令游戏多端效果更加真实。那时,大约谁也没曾想到过以后。

不,或许是有的。周泽楷暗忖。

两年后的现在,曾经孙翔无意间提起过的那个不可能正在逐步变成可能。

然而但凡站在过荣耀峰巅的选手——就算是周泽楷,在这时仍然少不了迷惘。

一直以来在他的操作下,或者强横或者无可抵挡地甩开所有桎梏,曾经周泽楷觉得,一枪穿云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那么这种时候,拥有着同样的银装数量、技能点、属性完全相同的角色。

完全敌对的两方,究竟又是谁在对峙?

周泽楷自己或许也未必就能回答。

与高级人工智能的对峙,无异于一场人脑与严密逻辑程式的比拼。

荣耀职业竞技,或许还不止如此。

喻文州这样的示范简洁明了:完全相同的技术动作、技能连击,在速度和流畅度上人工智能有着绝对优势。它足够快,准确,不存在误判。

如果只需要一个成功的开场,未必就要喻领队亲自示范。毕竟他有着过于明显的弱点,容易被媒体捕捉。

冯主席的考虑总归是深远的多。

如若为了某些目的,诸如代表中国国家队的形象工程一类,喻文州确实符合。

周泽楷的视线停驻在舞台上西装革履的国家队领队身上,同样是Omega,这样的场面是喻文州所擅长的。那和他太不相同。

如非必要,周泽楷万幸自己不必站在闪光灯前。

 

“我想下一位出场的账号卡角色大家都不会陌生,它的操作者在联盟历史上仅此一位。是的,在众多优秀荣耀选手里,恐怕目前还没有人任何一位能超越他的成就。” 

潘林的声音在众多解说阵中永远辨识力十足。

李艺博也赞同:“他理应得到这种评价。”

下一秒屏幕虚晃,与咒术师退场方式截然不同的——三枚反坦克炮轰轰炸响了前番阵线,人工智能——君莫笑AI选择的出场方式即是主动出击。

“看来君莫笑本身,也正期待着和它曾经的操作者再次相遇啊。”潘林的解说响彻全场,“下面有请四次联盟总冠军、最有价值选手获得者——叶修!”

像是在回应人工智能的强势出场,三段斩开路,继而用格斗系的鹰踏接以盾反,千机伞破开,银光落刃虚晃出技能出招的线条——

君莫笑对君莫笑Ver.AI。

这一场绞杀势在必行。

 

“叶修——今年多大了?”有人惊讶地问。

这是个过分年轻的声音。目睹过第十赛季落幕战的选手大多也是六七赛季的老人,然而在这支刚刚在本土夺冠,不论年纪抑或经验都还稍嫌年轻的国家队阵容里,叶修这个名字被提及,大多还只是有着传奇色彩的意味。

这样的惊讶,并非毫无原因。

孙翔的目光迎着全息屏幕上那两个相近的身形。——两个君莫笑正朝相反方向走位拉开距离——装备、技能点、甚至反应速度完全一样。

有媒体评价,君莫笑和它的千机伞,一定是为了创造历史和尘封历史而生的。这么说并没错。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

叶修退役之后,兴欣不是没有考虑过它的传承,可火候始终欠奉。

眼前的,这无疑是场势均力敌的械斗——而孙翔不禁想:区别在哪里?

在手速退化,集中力不如以往,意识减退的如今,曾经让他摔得惨痛的这个老家伙——孙翔倒是不避讳这么叫他——到底是凭借什么在打?

本能之类,不在孙翔的考虑范围内。

他当然喜欢荣耀,是不输于任何人的喜欢。可这绝不会是特例。在某种旗帜鲜明的意义上,或许任何一个职业选手都对这个游戏抱持着相近的情感。 

仅凭一腔热情?

恐怕绝不会那么简单。

以这个角度看过去,孙翔无疑是居高临下的——他的目光里已经有了评价的色彩。

两柄千机伞几乎同时顶开,驱魔师技能——星落!

光弧相撞相抵,秒切盾形态,冲撞逆袭!

战势正酣。APM数据曲线已经同步传送了过来。

“叶修前辈,他还是厉害。”邹远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叶修的手速。

但事实上,作为目前职业联盟弹药专家的首位,这个Omega的注意点总是落在技能蓝耗的实用性上更多。

“看来叶神今天打得相当尽兴啊!”李艺博点评着,“伤害非常扎实,每一套连击都选在AI大数据转换的时候,毕竟还是有可以判断的延迟。”

“但人工智能,AI君莫笑的状态也很好!”潘林接道。

“恐怕现在还不好说。”

“不好说?”

极其自然地套话接上:“那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

 

开场后四十七分钟。

 

——是AI赢。

周泽楷已经做出了判断。

他并非不清楚这位荣耀道标一般存在意义前辈的可怕。六年前的第十赛季,对于轮回铁粉而言噩梦一样的六点五秒逆转,旁人言语中惊天地泣鬼神的情景到了他这里,速度自然而然变缓,停滞,但并不是全然不在意的。

抛去个人情感来看,叶修的反应能力即便在多年后的现在仍然优秀。

周泽楷稍稍蹙起了眉。

换以相近的方式思考,唯一的不同,或许正是机器程序的冰冷逻辑和人类惯有情感的对峙。

谁会赢?

两管血条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退。

这种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曾经令轮回三连冠王朝当立的幻想告破的散人快打终究无法施展。高频率伤害下相近的判断能力,相近的理想暴击数据,但AI无疑拥有更快的反应和出招速度,它操持着更好的节奏。

渐渐地,那个答案变得清晰起来。

是AI占优。

 

“你觉得谁赢?”刘小别扒了扒发皱的领口,抬头这么问道。

“叶修。”孙翔仍然没有回头。

“可是……”

言语间,一枚浮空弹毫无预兆地扫入AI视觉区域的死角——

“欺负人家打的太耿直啊!”

“散人快打!”这声音几乎是在惊叫了。

“这场景,真是好久不见。”唐昊抱着手臂说。

确实是消失已久的情景,至少从第十赛季后,这还是第一次。

叶修操作下的君莫笑技能树飞快地旋转着,他的抢先出手无疑拿到了优势,一个瞬间扭身,AI被死死拧在了地图墙角。连击、出招连击,君莫笑抽伞,继而速度极快地切换武器形态……

“APM曲线也重新上去了。”刘小别说,“他这个年龄,真是怪物级别。”

“——惊人的数据!非常精彩!”潘林的解说从来自带上扬音调,“对阵自己曾经的角色,看来这一场叶神并不打算放水啊!”

只是,这代价着实惨烈非常。

AI的程式反应速度大大超越人脑,这是无人质疑的公论。操作硬吃伤害,讲究实打实的质量,眼前这场渐趋白热化的械斗几乎已经完全不讲究什么技巧。

暌违高强度比赛几年后的叶修能坚持住吗?

到底谁会赢?

只要撑下去,20秒,不,只要10秒——

孙翔的视线忽然一闪。

就在两管血条几乎同时见底的瞬间,公屏蹦出的那两个字母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gg’

for Good Game!

‘啪啪’连续两下,速度极快,全息屏幕上荣耀大字闪出。

“——这是?”李艺博的声音也戛然而止,那拉长的音尾太诧异,夹在一些不太和谐的字句里。应该是被导播切过去了。

“明明能赢的。”邹远摇了摇头。

“技能全开还是有赢面的。”

“未必吧,这样的极限爆发……”

“叶神根本是在逗人玩吧?!”

“我记得,有一年的新秀挑战赛他也这么来过。”有人已经开始回忆了。

“……”

“干嘛,还真是来玩啊。”孙翔抿了抿嘴角。

不过,既然如此。

孙翔站起身,迎着光和喧嚣走进了选手通道。

 

开场后五十二分钟。

 

“我是说……”年轻的Alpha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迈入选手通道的周泽楷,“队长。”

不算太刺眼的白光将他的面容映亮了。少在旁人面前出现的Omega气息清爽,他的脸上是温润的颜色,他站立的样子和角度,令身后探出的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周泽楷看着不远处揪着衣襟的人。

这是一枪穿云如今的操作者。从十四赛季开始,由周泽楷亲自在轮回战队青训营里点上来的继任者。

——可在他退役的两年时间里,国内第一神枪的名号确实沉寂了。

“队长。”小伙子终于下定决心,“什么时候,我还能和您打一场?”

周泽楷一怔。

“孙队是不是没和您提过?”声音也变得不甘起来。

“…”

他不说话,可有些事实已然自动生成了。

……孙翔从没提过这样的事。

轮回打的好或者不好,新的双Alpha组合是否面临媒体的攻讦,这些东西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情绪、或者能量的宣泄。通过媒体放大的声音素来失真。因此孙翔从来不说。

“我就是知道……”像是有些懊恼的声音。

“不。”

“队长?”

身后传来通道打开后被压缩过的解说声音,时不时地漏下一点——“这对组合曾经在第十、十二、十三、和十四赛季拿下过联盟最佳搭档的荣誉。而轮回战队目前走过的冠军历程……”

视线又回转了过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必要。”

再打一场?

无非是对应同一个标杆来试验两年里的长进一类。这种性质的比赛,两年前打过,对象还是这个人,数量并不少,他从来都很耐心。

不过现在,周泽楷觉得不打也没什么所谓的。

他自己从没想过要当什么榜样。

无关于孙翔,双一,一枪穿云,或者轮回。

那是属于他和他的征程。就算是有些难以磨灭的影响,可周泽楷绝不希望它对现在的轮回是一种桎梏。

而且最重要的,要一个在役的小鬼面对一个退役的对手,不算新奇,更毫无新意,就算是周泽楷自己——可那样不是太无聊了吗?

他今天来这里,是要见一位老朋友的。

 

“我看过。”

周泽楷笑笑:“今年的世邀赛。打的很好。”

“您是说……”

周泽楷发誓自己不是在搪塞这张期待的面孔,可他没有时间多耗了。

像站在风口,就和以往那些年任何一次完全一样的,穿过选手通道的时候,那些上扬的声音将耳畔鼓起的回声一步步填满——

“……六年前的第十赛季,我想对于很多轮回铁杆粉丝来说都是难忘的回忆吧。”

“我想您指的并不单单是结果。李指导?”

“从结果来说,还是上一场的挑战者更有发言权。”李艺博莞尔。

“可惜叶神仍然神秘啊!”

“我们该庆幸这里不是兴欣的主场馆吗?”

“闲话时间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们将看到轮回的双Alpha搭档,将对战人工智能——一枪穿云与一叶之秋的组合!”

应当是欢呼声、掌声、站立时不可避免的嘈杂声纷杂地涌入,种种此类。然而操作席间一片寂静。

周泽楷是听不到的。

刷卡、登陆界面浮动着,熟悉的一切渐而变得清晰起来。待机的一枪穿云枪口垂下,风衣的颜色好似和以往不太相同了,可那仍然不是重点。

这无疑是一场代打,却和任何偷懒或与耍小聪明无关。

周泽楷唇角微阖,他活动了一下手指。

真的,是久违了。

 

‘砰’、‘砰’两声爆射凌空而起!

另一端的操作席里,孙翔无声地笑了笑。

来自于搭档的习惯性操作,足够让他在暌违两年后的现在立刻做出反应。

都说是在玩了……

——那就一定要玩的尽兴才对。

 

开场后五十四分钟。

 

“孙翔这不是玩脱了吧……?”

邹远第一个发现了不同。

对手不再是人——人工智能的大数据运算能力,他们早已在此前两场比赛的观摩里见识过。

比速度?比暴击数?比差别连击?

却邪一个横贯到底的冲刺,天击出浮空状态,这几乎是种必然。

“——不太对。”刘小别也在犹豫,“看神枪。”

一枪穿云一记膝撞顶开,回旋踢!

速射、散射!

瞬间爆开的弹雨炸开一片呼啸的声浪,呼应着魔法波动的炫光此起彼伏。

观众席间炸开一片沸腾。

“……这一场组合对抗的亮点,李指导,您的意思是说——”

“是的。”李艺博似乎信心满满,“修正后的打法对于现在的双一组合来说,恐怕在火力上不会那么充足。”

“真是遗憾。我想大家应该都和我想到了同样的事。”潘林不动生色地点出了这个既定事实,“枪王周泽楷的缺席,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曾经在重新磨合的历程里,令轮回‘两个一’饱受争议诟病的——一枪穿云如今操作者的风格,敢于正面硬刚的理论数据并不乐观。而若论实打实的伤害和准确命中率,现任并不至于落后周泽楷太多。

一句话概之,从前那种配合的打法,不一贯适用于如今的轮回。

“他跟的上了。”

“速度可以的嘛!”

“还在加速,这小子,从前为什么不这么打?”

“等一下,你们难道不觉得——”

 

速度太快了!

似乎只有在面对一枪穿云,或者全神贯注读取比赛的时候,他能够将自己沉浸在这个不算宽敞的空间里。

周泽楷相当投入。

一个暌违两年的老朋友,这是一枪穿云。

从朋友,变成对手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可不要手软啊。”孙翔这么提醒过他的。他不是在开玩笑。

几乎没有误判,集中力对于人工智能而言是种没有累赘的正常程序。供电正常,一切运转无误,它可以呈二十四小时全神贯注地接换各种技能。

于单体技能伤害来说更是如此。

一切,都像是没有弱点的组合。

组合对组合,王牌,对上王牌。

 

——“这真的是轮回那个神枪?”

唐昊皱起了眉。

“打法不太像。”邹远接上,他似乎有种错觉,站在枪系的立场,一枪穿云两把左轮的提速太亮眼了,这几乎和此前国际赛时任何一场都完全不同。

无可抵挡的,彻彻底底的强硬。

“所以,这人有可能是周泽楷吗……?”有人犹豫着发问了。

职业选手们面面相觑。

靠,唐昊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想起来了——

孙翔的表现,他惯有的心不在焉,难道,就是因为……

 

“甩狙了!一枪穿云甩狙爆头!二倍伤害!”

黑洞洞的枪口抽出来了,可这根本不是结束。弹雨仍然毫无规律,速射、暴射、一发踏射调节好因为闪避而打乱的节奏,重归枪枪命中的频率,有效伤害始终要比纯技巧性的那些伪装更有用。

“状态很好!”潘林的声音兴奋了,现场的欢呼声足以说明一切,“一叶之秋的斗者意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解说停滞了几秒,“应该,这是双人份的?!”

——的确如此。

一叶之秋的斗者意志在逐频增加的连击数里渐渐点燃。

孙翔的打法永远不偏于随性。面对一叶之秋时,他也绝不会手软——不会类似于某位前辈——孙翔自己这么觉得。

要打就要赢。

但仍然没有喘息的时间。一丝一毫也都没有。炫纹咬着彼此灼开不同色彩的耀眼纹路,战矛相抵、招架、重新一贯而出!

子弹与魔法波动勾连出了某种过于纷杂的图景。

一内一外,一前一后。

高持续、高爆发、长久且默契的配合。

一叶之秋在前,一枪穿云在后的组合。

爬升的APM曲线正有赶超人工智能的趋势,而另一种势头,甚至已经超越了那个既定基点。

“一枪穿云的发挥太精彩了!”可这评价太单调,解说只能画蛇添足地多出一句,“这样的情景,这样的配合!好像回到了周泽楷在役时的感觉!”

有这种想法的,绝不止李艺博一个。

另一侧高台的职业选手们仍然一脸孤疑。

“所以——是周泽楷拿了一枪穿云的卡?”

“孙翔这是搞什么啊?”

“公然秀恩爱,我去,也真是够会玩的。”恍然大悟的声音。

“可冯主席还在看着呢……”

“……”

所有人额头一紧。

 

炫纹在全息屏幕上空轰然炸开!

这伤害是双倍的——来自于两个战斗法师仅存法力的对抗。没有谁的局面更好一点。目光凝视着不断跳跃,直到屏幕变得灰白之前,孙翔成功甩开一叶之秋脚下的无属性炫纹,再次挑开一次纵贯的伤害!

战矛高速旋转、向前刺出——!

可这确实是最后一次了。

他站起身,还没有结束,他揉了揉手指,无声的上升视角里,孙翔仿佛听到周泽楷抽枪的声音。

不论那是什么技能。

孙翔推开操作席的座椅,继而无视了工作人员有些惊愕的表情。

他完全不在乎。

打都打完了啊。

Alpha无不沾沾自喜地想:我赢定了。

 

开场后五十七分钟。

 

一行比赛坐席前空空如也。任何一个隔间里都没有人。舞台上方的全息屏幕仍然在回放,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瞬间——正是不久前刚刚落幕的那一场。

“哎?”工作人员匆匆推开隔间,惊诧道,“刚才在这里的是不是周泽楷?”

“周泽楷?”

“外面的观众都要求操作者到前台去……主席也——”

“可是人呢?”

人在哪里?

周泽楷沿着来时的通道走,一枪穿云的账号卡等着它如今的主人去回收,那不再是他的工作了。

他步履轻快,继而变得更快。

Omega轻轻扬起了嘴角。

一切都要回溯到二十四小时之前。

他同孙翔的赌约,正是这一场和人工智能对峙胜负的答案,现在看来确实简单粗暴没错——可周泽楷喜欢。

比起享受比赛这样的说法,他喜欢赢,只喜欢赢。

夏日炙阳的汩汩热力不由分说地涌上来,风无法缓解丝毫。周泽楷跑的有些喘,可毕竟他还是晚了一步。

“怎么这么慢啊?”

车窗里伸出一只手臂,懒洋洋地朝他摇了摇。

“…”

周泽楷忍不住,还是瞪了孙翔一眼:“作弊。”

“哪有?!”孙翔不服,而后探出半个头来,“我明明打完了的!”

——结束比赛,看会合的时间,他先到的——半点没错。

哪里有作弊?

“输了就是输了,不要不承认嘛。”

孙翔长眉一挑,Alpha的眉目间满是藏不住的得意:“好了,我们赶紧溜。”

“偷跑也没问题?”

“我才不管。”

“房间呢?”

“早定了。不过,既然是我赢——”

“我也没输。”周泽楷打断他,“是我们赢。”

他们对视了会儿。

“那我们打这个赌还有什么意思啊?我赌我们赢,你也一样……好吧我们确实赢了那两个家伙——这是当然的。”

回应他的是Omega的笑脸。

孙翔凝视着周泽楷的双眼,无数次地,在那里找到了自己。

“玩的开心吗,我是说,和我一起对上他们俩。”

周泽楷想了想。

“嗯。”

“我觉得,还需要再开心一点……” 

从世邀赛结束时就没能好好体验过的二人时光,实在维持了太久。

他根本不能再等了。

这是他的,逼近发情期的Omega……孙翔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他是他的所属物。

——这次一定要好好吃个够本。

“周泽楷。”

“嗯?”

既然是平局,那么赌注实现的方式,也该改一下才对。

车门重新打开,‘砰’地一声,燥热被严丝密合地锁在了一方玻璃之外的地方。

空气很热,相贴的嘴唇也很热。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鼻尖唇畔互抵,他们都笑了起来。

都说好了的……

在这次重叠的发情和易感期里,赌输的一方要任由对方处置。

虽然赌约还在,但比起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这场友好搏杀的成绩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毕竟爱情第一,比赛第二。

而这赌约的结果是——

 

“任你处置。”

“任你处置。”

 

浮淡的空气被树叶催动,形成风的形状。蝉鸣被轮毂倾轧出灼热的声响,淹没在逆光而行的倒影里。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