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天幕坠落

番外四 天幕坠落



车向前开过最后一个隘口,听到熄火的声音,周泽楷睁开了眼睛。

“到了?”

“还没。”

微明的天光是被晨间骤起的禽虫啼鸣声带进车窗里的——连带着孙翔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了惫懒十足的意味。

这是太阳初升不久的清晨。目力所及处皆是一片淡茫的纯白,时间还早,正是浅淡的日光,它并不足以倾泻所有热力。

周泽楷眨眨眼睛,孙翔正托腮看着他。

再自然不过的,他们接了个吻。

这已经是翻转过的最后一个山头,至少GPS是这么显示的。孙翔嘀咕了一阵,离中心基站越远信号就越差。以至于到了现在,他完全是在跟着车流走,懒得去辨认里程数,更别提什么具体的方向。

反正周泽楷在身边。

这天他们起了个大早从K市出发,车是租来的皮卡,好处之一是够宽敞,好处之二兼缺点则更明显——一旦被迫停下,比如现在,被堵在盘山公路动弹不得的时候,等待的时间会非常无聊。

“亲到堵车结束吗?”孙翔凑上来,他咬着周泽楷的嘴唇说,“我怀疑唐昊这白痴在骗我。”

“嗯?”

他勾着他的舌尖打了个弯,直到把人亲的气息不稳,孙翔才懒洋洋地开口:

“他跟我说的啊,说来得早就没问题……你看,我们出来这么早,还不是一样堵。”

“旅游的人多。”

“是没错,可他不是当地土著嘛,情报完全不靠谱。”

周泽楷听了,也不去反驳他。只是笑,不说话。

 

难得的假期,当然,是对于孙翔来说——这是第十八赛季的夏休期。

和他同届的选手们大多都在近来一两年里退役。这之中,也包括呼啸的前队长唐昊。

同是Alpha,孙翔的人生历程大约要比其他人独辟蹊径的多。

二十岁结婚,在旁人或者艳羡或者不解或者不赞同的目光里,他偏偏全无顾虑。周泽楷退役是在十四赛季,而十八赛季落幕的现在,孙翔的职业生涯已经有足足十一年了。

“所以他们叫我去当国家队领队,是看我资历老?”

 “是厉害。”周泽楷纠正他。

“真会说话。”Alpha的目光停驻了,孙翔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从前总埋怨你不会好好说话那些人果然都是蠢货。”

“…”

是事实呀。周泽楷暗忖。

可他并没有继续。

28岁的孙翔,或许将成为韩文清之后,荣耀联盟历史上职业生涯最长的选手。

可孙翔不觉得这是什么天大的荣誉。

第九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中国队出赛名单里,当然少不了轮回队长的名字。——那是在孙翔直白地拒绝之前。

“队里,怎么说?”

“能怎么说?”孙翔的语气里又带了一点容易让周泽楷蹙眉的成分在了。

“——我是不想去。不打比赛的话还有什么意思。”

领队的责任和荣誉无疑更大。

可那偏偏是孙翔不想要的。

关于这一点,恐怕没有人能比周泽楷更理解他。

 

首届世邀赛开始的整整八年里,无一例外,作为国内战斗法师的首位,轮回前锋孙翔从来都是国家队不可少有的重要战力。

即便是28岁的现在,他已经从擂台首位退下转至轮回守擂大将的担当,这确保了轮回擂台强悍的成绩。——可还不止如此。

孙翔的技术、意识和经验,早已被无数场国际赛事的锤炼而一一证实。

以他的状态,加之现在越来越完善的训练条件,周泽楷并不怀疑孙翔的职业生涯会在这里终结。

他在犹豫什么?

周泽楷有时会忍不住想,孙翔的执着是否和叶修的经历有关。

Alpha之间或明或暗的争强好胜——诸如在役年限一类,周泽楷其实什么没兴趣关注。但对象换了自己的Alpha,那么一切又都完全不同。

“你干嘛这样看我?”

周泽楷神情淡淡地:“不可以?”

孙翔趴在方向盘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不是啊,当然可以。我给你看。但是被你这么看着,我就……”

“嗯?”

Alpha的吻与他的气息紧随而至:“——就特别想亲你。”

“……”

周泽楷在这亲吻里又辨认了一下孙翔的情绪。

那点疑虑终于被打消,周泽楷已经十分确定,孙翔没有任何问题。

可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到滇西那边看看。”确认翘掉国家队选训之后,孙翔是这样对周泽楷说的。

每逢遭遇百花的客场,K市这一场短途旅行已经成了保留节目,对于他们来说,应该完全没什么新奇才对。

孙翔的执拗难免让周泽楷有些在意。

不过他不急,他当然也不会。反正总是要在一起的。

Omega握了握Alpha的手心。

车流终于出现疏通的迹象。天边渐起的白雾氤氲萦绕,山巅之上,山脊之中,山风之下,汩汩流动的,是夏日清晨的特有香甜气息。

 

他们在接近中午时终于到达目的地。显然这是一场随心所欲的旅行,没做什么特殊安排,比起其他行迹匆匆的旅客,两个人的时间倒是非常充足。

滇西的梯田正是早稻初熟的时候。

他们一先一后地在山脊上悠闲地走,脚下层层叠叠的金黄稻田横贯以山脉的起伏,从山脚到山脊,蜿蜒至山背,全然一派澄澈的鎏金色彩。

这是落日时刻的梯田。

周泽楷停下来,孙翔就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地方。

他在太阳穴边搭了个凉棚,低头往山下看了看,似乎在辨认什么位置。孙翔一边看,一边小声喃喃:

“白天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

周泽楷没听清:“什么?”

孙翔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笑着说:“我说,要不要下去看看?”

蜿蜒在繁茂早稻田脊中的错落小径通向一栋栋当地特色的民居。

在车里看过日出,在山间观过云雾,又一起看了日落。晚餐也不需要太丰盛。如果只是出来散心的话,这些环节都一一经历过,这趟短途旅行大约也快到尽头了。

到了晚上,孙翔拽着周泽楷出去的时候,他差不多已经知晓了他的意图。

这个时间,那一定是……

“你是不是在想,我们要去看星星了啊?”

“…”

周泽楷反问:“不是?”

孙翔笑笑,也不去回答他的问题。

湿润而沉重的雾气渐渐褪去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下午看落日时呆过的山头。和那时不同的夜色覆在苍茫的天际,蜿蜒至深黑蓝色的夜空却一点点变的明亮起来。月亮出来了。

风里有沁凉的气息。

孙翔朝周泽楷招手,他的轮廓在月色下那么清晰。

他握着他的手,Alpha的手心干燥而温暖。

孙翔轻轻一扯,拉着他的手腕,把周泽楷拽了过来。

他抱着他的腰,把下颌枕在他的肩窝里。

“就是要带你来看星星的。你没猜错。”孙翔小声说。

周泽楷笑了起来:“那?”

你刚才又装什么神秘?

Alpha的胸有成竹在这种时刻也没有减少半分。孙翔吻了吻周泽楷的耳垂,他的吻漫过他的颈线,擦过Omega敏感的腺体,滑落在他的衬衫领口里。

“今天要看的星星,不在天上。”

“嗯?”周泽楷微微一怔。

然而所有时间轴的起伏都恰到好处,几乎就在他发愣的当口,周泽楷的目光不自觉地随着孙翔的吻渐渐下移,直到——

“……!”

 

天幕深蓝,星空低垂。

他看到的星空,是天幕坠落在地的瞬间璀璨。

“这里有很多水田。”孙翔笑了笑,低声说,“晚上大雾散了,月亮出来,然后星星就会落在水里。”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星光晕染了水泽的气息,变得澄澈而异常明亮。繁星闪烁,那些微光在梯田勾勒出的不同色域里此起彼伏地飘荡着,有风经过时,风声带起微弱的旋流,擦出暧昧模糊的点点冰凉的痕迹。

震撼的,纯净的,浩荡而浑然一派的美丽。

“我现在好像越来越明白你为什么喜欢看着这些东西发呆了。”孙翔说,“是不是因为……”

——因为看着它们的朝生夕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惘然流转,这重复毫无规律却生生不息。

“好像看着看着,很多烦心事都忘了个干净。然后就能睡个好觉。”

“没睡好?”周泽楷笑着问。

“我睡没睡好你还不知道吗。再说了,我没睡好……那还不是因为你啊。”

“…”

他的侧脸在月色里晕出纯净的光泽,不用看孙翔也知道,周泽楷一定脸红了。

因为他也一样。

“第几年了?”孙翔忽然开口。

“十一年。”

“你故意的是不是。”孙翔惩罚地亲了一下周泽楷的嘴角,又去拨过他稍长的发尾。

“我说我们在一起。”

他们都安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清朗的夜空中,只有繁星不知疲倦地闪耀着,跳动着,起伏着……

时间的年轮缓缓地后退。

这是第八年了。

不会褪色的记忆宛如流星般回闪着,他和他的,最初和后来。

 

其实有时候,孙翔也会有点羡慕周泽楷。

离开了荣耀,他当然还有自己足够热爱的事物,可以继续地,一直一直为了新的目标而继续努力。

可是,他们是这么不同的两个人。

孙翔想,我和你不一样。

“你知道吗。”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沉重的音意,“直到很老很老,我也还是会打荣耀。”

“到打不动?”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孙翔笃定地说。

就算退役,就算离开世界最高等级的竞技场,他恐怕还是会这么和荣耀死磕下去。

他认定了的,唯一可以和爱情媲美的执着,仅此一样而已。

“所以到时候,你还是得陪着我……”

不管我要做什么,不管我在哪里。

你在我回身就能看到的地方,你一直在这里。

“可以吗。”

他是珍而重之的语气。

 

周泽楷侧过脸,看着月光下孙翔明亮的眼睛。

早就说好了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

“嗯,”他于是轻轻点头,无比认真地回答道,“当然可以。”

孙翔扳过周泽楷的肩膀,夜色中他笑得十分温柔。他看着他,看着看着,孙翔闭上眼睛。

双唇轻轻碰触,温柔地缠绵。

“都来了这一趟了……总要留下什么纪念吧?”

“嗯?”

深吻在呢喃里交融着彼此的气息,孙翔扣住周泽楷的后颈,他吻的更深。

“难得药药不在,今天晚上不睡觉了好不好?”孙翔解开周泽楷的领口,他吻了他的嘴唇,吻过他的脖颈,而后亲吻他的锁骨。

就在这过分温柔的亲吻慢慢下滑的时候,周泽楷忍不住开口:“在这里?”

“我是很想啦,你不想吗?”孙翔笑着揶揄他,“这可是真的星空。”

“……”

“但我不想让它们看着你。”

它们?周泽楷下意识地就抬头看去。

漫天繁星如瀑如雨。

静夜里除了风,就是虫鸣的声响,一声一声,一阵一阵,接连不断,此起彼伏地回荡着……

沉谧中的喧嚣,渐渐变成了合奏。

“车里很宽敞。现在去吗?”孙翔坏笑了一下,他找到周泽楷的手指,而后一一扣紧。

“你待会儿叫的小声点就行……”

清朗的天空骤然划过一点璀璨星芒,擦着湿润的空气急坠而下,直直落入安谧的大地。

可陷在热吻里的他们谁都没有发觉。

这时在星空下留下的纪念,终有一天,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变成现实。

 

天幕坠落,唯爱永恒。

 

 

Endless Fever.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