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连年




他们上次这么狼狈也是雨天,一段时间之前的事儿了,那次是周泽楷等孙翔,这回反过来。

周泽楷先去洗澡,孙翔就开了空调坐床上等他。

闲的无聊,孙翔趴周泽楷床上扒拉了会儿手机,正好刷到刘小别最新更的一条,帝都人民这几天沉浸在第一场雪的气氛里,配图连带着文字腔的声调都统一步调,就是显摆。

九宫格里微草新进的几个小孩被整的有点惨,偏偏仗势欺人的前辈们笑得又很欠扁,孙翔看的啧啧了会儿,心想这也太不公平了,赤裸裸的对南方人民的讽刺啊喂,同一场寒流,北方大雪翩飞南方阴雨连绵,科科。

周泽楷擦了头发出来,水珠顺着睡衣领口往下淌,他不在意这个,只从黑色柔软的发顶冒出个问号来。

孙翔撇撇嘴说没什么,又抬起头看他:我给你擦呗?

周泽楷点点头,笑得十分了然。

一年一度的生日,其实也没什么特别。

尤其是这几年,整个流程几乎成了定例。十一月开始就没能停歇的快递流——当然不包括双十一的贡献,迷妹们从来目的明确,周泽楷的生日重要的多了,挖空心思送的东西堆满了俱乐部门厅。作为回馈,他生日当天总要当个模范,谢谢粉丝谢谢联盟谢谢轮回,我们会越来越好轮回会越来越棒,加油。

诸如此类。

换到早几年,社交辞令周泽楷往往很不care,很麻烦的呀,生日成了个仪式,他不太喜欢。

可现在渐渐也变得习惯起来。

现在的周泽楷,很难再看出多年前青涩木讷的残影,大概只有生日过后的这段时间,他可以任意放松,好好发一会儿呆。

周泽楷漫无目的地听着孙翔讲话。他声音的来源在他耳后左侧上方一点的位置,孙翔半跪在床上,扣着周泽楷肩膀,不紧不慢地让他湿软的头发一点点变干。

孙翔说我明天要揍杜明,周泽楷歪了歪头,孙翔哼了一声说,刚是他怂恿于念拿蛋糕砸你的啊,我都看见了。

周泽楷笑着说:是吗。

没说的是,可我看你玩的也很开心呀。

刚刚那场糊蛋糕play的结果就是孙翔报废了一件队服外套,好歹保住了周泽楷的脸,谁知道过会儿轮回队长生日趴po上网的图里就会夹带一张私货,可是——至少孙翔觉得——只要周泽楷出现在镜头下,他就必须好看。

周泽楷反应太平常了,孙翔不太满意,他整个跪坐下来,一条长腿勾着周泽楷腿侧,柔软的大毛巾盖在俩人头顶上,然后孙翔直接吻了过来。

不是很黏腻的吻,黑暗里还有甜奶油的余温。

孙翔说不是那回事,我就是不想让他们弄脏你的脸啊。

周泽楷专心和他接吻,亲着亲着两个人都笑起来。

 

孙翔最近喜欢亲周泽楷嘴角,扣着他的脖子一下一下轻轻的舔,周泽楷嘴唇很软,后颈也软,唯独整个人并不软,这一点孙翔深有体会。

世邀赛刚回来的那阵子他们没直接回轮回,在北京一场会一场会的开,和七期们一起出去的时候孙翔随口说出来这件事,被问得最多的就是联盟男神的攻略度问题,讲到这里孙翔就挺不忿的,都是男神有什么可比的,但刘小别笑得奸邪,说你啊,你和周泽楷不是一个级别的。能追到是撞大运了吧你。

周泽楷确实难追。

后来孙翔想起来要计较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具体时间早就想不起来,只是孙翔发觉的时候,自己总是在看他。

直到周泽楷也发现了这点异样,眼神里带了疑惑地看过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整个轮回定义为‘发射蜜汁电波’的双一迷之磨合期,发生的事儿只有孙翔和周泽楷知道。

好像就是该在一起,身高样貌哪儿哪儿都般配,但没能那么容易。

有一样刘小别说的没错,如果运气真的是实力的一种,孙翔走的从来都是非常态性的诡异路线,有过峰巅有过谷底,后来真的撞了大运,他到了轮回,站在周泽楷身边。

看着他,一直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拉着他,眼里也只有他。

有时候孙翔会想,周泽楷像个迷之玻璃屋子,他的心尤其。人看起来温和有礼,避人于千里之外的时候——例如他第一次跟他告白那会儿,绝情起来分分钟打破轮回好队长模式,周泽楷抽离的飞快。

周泽楷问过孙翔他喜欢自己什么。

孙翔的回答认真且毫无创意:因为你好呀,你特别好,所以我才特别喜欢呗。

不是肉麻,当然这也不是什么一一计较的理儿,孙翔觉得,跟你在一起我想变得更好啊,但是这个更好里一定要有你,不然就没那么有意义。

他知道自己总是喜欢看他,可看着周泽楷的时候,孙翔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

 

 

但周泽楷是知道的。

他不是迟钝的人,孙翔的眼神太直白,开始当然会不自在,可变得习惯之后,周泽楷也会迎着目光看过去,然后顺理成章的看到孙翔笑起来的脸。

嘴角不由自主就会扬起来。

他当然也考虑过很多。战队啊形象啊粉丝啊,麻烦只会多不会少,可架不住孙翔说他们喜欢的是轮回队长吧,可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是我们的事,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渐渐觉得自己是被孙翔洗脑了,虽然中二,但讲出来还特别有道理。曾经顾虑过的那些,想开了他就完全忘掉,现在他的恋爱对象是他的搭档,队友,和战友。

不过他并不后悔在最初就打破了那一点点阵界,很多时候没有那么多理由,譬如孙翔刚来的那个夏天,曾经的新人王脾气暴戾沉默,偏偏还拒绝交流一脸找不到状态。江波涛苦思冥想外加轮回队员们集体讨论,最终这艰难任务还是交给周泽楷。

在队员们一脸膜拜地看着自家队长求教经验的时候,周泽楷只是说:他打不过我。

慕强且争胜的心,每个职业选手都会有,只不过孙翔更明显罢了。

周泽楷也没有忘记的,那时一对一僵持了两个小时后的莫名气氛。孙翔站起来甩手就走人,他跟在孙翔身后进了他的宿舍,孙翔冲了冷水澡出来,看到显然还很有耐心的周泽楷,孙翔锐利眉眼里满是不解,他说你干嘛?

难道还要打一场吗??

周泽楷不说话,只觉得孙翔这个浑身淌水的形象太碍眼。

他拿过毛巾仍在孙翔脸上,揉了揉,又揉了揉。

盖在柔软下的锋利,仍然突兀,仍然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非暴力不合作的典型。

那一天周泽楷只是说:想打,就找我,一直在的。

 

有什么能比的上一直都在?

在不甘的时候,迷茫的时候,兴奋抑或开始喜欢的时候?

对于孙翔来说,大概是没有。

 

 

孙翔捏着周泽楷手指玩了会儿,脑子里好多念头翻搅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决定让周泽楷睡个好觉。

孙翔半侧着身躺好,问周泽楷你今天许了什么愿啊?

黑暗里周泽楷不想说话,他也半侧过身,亲吻,鼻息和身体都是温暖的。

“到底许没许啊?哎我跟你讲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这玩意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泽楷就笑。

“嗯…”

许了呀,他想。

连着许多记忆的心愿,今年,明年,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年。

 

有情且浓既且耽,风雨亦连年。

 

 

 

 

 

 

 

 

 

 

 


评论(3)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