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点燃(0.5)

数字是随便标的,因为短,写到哪里是哪里。







 

飞机正点到是下午三点。孙翔一手撑着玻璃,朝下看航站楼在地面投射出的巨大倒影。他是居高临下的角度,那边缘严整而模糊,仿佛能一脚踩碎的质地。孙翔一个人站在那里。

空气里有广播背景音筑成的杂音墙。成群的年轻人从身后走过,里面长腿的漂亮姑娘好奇地投过来目光,他于是拉低了帽檐。

和开始约好的一个样。轮回没人来接他,他也不需要这种阵仗。

出发地点不是H市,而他像一个驾轻就熟的访客。

即便在今天之前,这里从来都不是他的主场。

 

上出租车时被司机从后视镜里盯着看了会儿,孙翔一言不发,只把下巴扬成一道生人勿近的弧度。他没有任何一件行李,报的地点又太过明显,司机竟然也没怀疑。

和轮回新合同的消息还压着没发,司机大概只把他当做轮回的忠实信徒。   

话题开始的突兀而毫无新意,孙翔懒懒听着,只在某些关键字眼留了意。

“……就说这次的广告,那个队长长得好看来,还以为是哪个明星。”

“什么广告?”

司机茫然:“你不是到轮回去?”

孙翔没吭声。

“打游戏的都搞得像明星一样……”

孙翔慢慢伸开蜷着的那条腿,拿出手机刷了一眼。未读信息为零。

他勾了勾嘴角。

 

已届盛夏,孙翔太少在这个时间回来,这座城市没有一丝一毫熟悉的观感。热度雕刻在时间轴上,南北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绿意和升腾的湿气。车速缓慢地降下来,他朝窗外看过去,巨大的广告牌边缘反射白光,行道树枝叶是一种浓厚的绿。

孙翔把目光收回来,仍然懒得回应,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

 

来这里之前,他没有设想过很多迎接的场面。然而真到了要见面的当儿,他也不见得有多紧张。孙翔从车上下来,立刻被高温裹了个彻底。他站直上身,不经意朝前面看过去。

轮回和他想象里的也差不许多。隔着轮回基地的伸缩门栏,出租车从身后扬尘而去,那声音仿佛这场会面的背景音,仓促,突兀。

那人也穿了白色。孙翔眯起眼睛,才发现周泽楷穿的是轮回的夏季队服。

两个人一远一近,谁都没主动往前一步。

空气里漾着股咸味,裹了层让人厌恶的湿热。

 

最后是周泽楷先开了口:“没有东西?”

孙翔把手插兜里,眼神落在周泽楷轮回队服白与灰交界的部分。

“没回家么?”

“没。”

“电话也没打。”

孙翔翻了个不大不小的白眼:“你就打算这么晾着我?晒死了。”

周泽楷像是笑了。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看过去,他比广告屏上那个念台词的陌生人好看。

“欢迎。”周泽楷走出来,然后这么说。

 

轮回是怎么安排的,孙翔不太清楚。周泽楷没提这回事,他也没兴趣多问一句。电梯直达到14层,最终冷气还是打败了那股湿热。孙翔终于愿意开口问问自己的待遇:

“你们队里人呢?”

“放假。”

“江波涛也不在?”

“你找他?”

“我不找他,”孙翔说,“账号卡你们还没给我。”

“在技术部。”周泽楷回头看他一眼,“可能…明天给你吧。”

孙翔停下来。

“那今天呢?要我干嘛?”

“休息。”

他听的笑了笑:“哦?那你在这干嘛?”

周泽楷顿了一下,继续朝前走。

周泽楷背影笔直,孙翔跟的心不在焉。他这样的态度让孙翔明白,周泽楷压根没打算回答这种无聊问题。

 

轮回不会亏待孙翔。但也不会给他类比嘉世时的待遇。房间就很能说明问题。

孙翔上下打量着这里。

他住江波涛的隔壁,和队长宿舍隔了不远。内里是崭新的,孙翔拉开衣柜,那里当然什么都没有。

回家么?他有些漫无边际地想着。

孙翔下决定一向很快。

而周泽楷看到门外的他时,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孙翔撇撇嘴角,周泽楷侧身让他进来。

孙翔目的明确——他是来找衣服的。周泽楷不管他,又坐回到屏幕前。

水声哗啦一下响起来的时候,一枪穿云在训练程序里重新刷开一片弹雨。

 

他洗的很快。不到周泽楷完成一次常规训练的时间。

“没别的衣服了?”

“这里没。”

孙翔手里拿着条周泽楷的队服裤子,上身赤裸。

“那你广告怎么拍的。”

周泽楷不太喜欢他那种腔调:“那不是我…”

“特别蠢。”孙翔一点儿也没收敛。

周泽楷安静了。

那个不带好气的声音继续,“你怎么跟他们说的我?”

“照实说。”

“他们也信?”

周泽楷终于舍得转过来——至少在孙翔看来是这样没错。

“买我是你的主意?”他直直地看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摇头:“队里决定的。”

“你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啊?”

“说什么?”

“行,我服气了。”孙翔往后一躺,赤裸的上半身陷在柔软的床单里。他不再说话了。

 

他或许可以对他做到视而不见。这状态可以持续很长时间。那股带刺的侵略性说轻了叫闹脾气,严重点叫神经病。周泽楷懒得说破。

这半天的多数时候,孙翔躺在床上发呆。这样的重逢说不上是愉快。但他能和周泽楷说什么?

屏幕前那个端正的身影没有动摇的意思。

最终孙翔决定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周泽楷站了起来。

他的位置居高临下,表情却不是那个意思。周泽楷像是在酝酿什么,孙翔无所谓地看着他的脸。

而周泽楷终究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他到衣柜边换衣服。周泽楷背对着孙翔脱下队服短袖,换上睡衣。过了会儿,他换下了队服长裤。

身后的视线过于直白。而空气也近乎凝滞般空白了很长时间。

“你要睡了?”周泽楷躺下时孙翔问。

“嗯。”

孙翔大方让出位置,让周泽楷找到一个舒服的卧姿。

有那么一个瞬间,周泽楷觉得——非常突然的,仿佛冷气骤然停止——是孙翔一手撑在周泽楷头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哥。”

孙翔脸上没什么表情,而从他嘴里吐出的字句却带了嘲讽的意味:

“我这么叫你会吓死他们吧?”

周泽楷安静着。

半响,孙翔好像难得带了点鼻音似的开了口,“也是。说你是我哥他们也不会信吧。”

孙翔挑了挑眉,甚痞一笑,“我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是的。周泽楷想,孙翔说的完全没错。

他们的确长得一点都不像。

不是同一个父亲所生,当然,也没有同一个母亲。

虽然被含糊地概括在某种模糊不清亲缘关系的概念里,可他们原本就不是兄弟。

 

 

 

 

 

 

 

 

 

 

 

 

 

 

 

 

 

 

 

 

 

 

 

 

 


评论(2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