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点燃(0.7)

说了短就是很短的。类意识流写不来长篇(X







江波涛的消息挂在通知第一条。周泽楷破天荒没搭理。虽然形象管理是很重要,但轮回还没苛刻到夏休期还勒令队长保持晨跑,只是习惯而已。

他跑完5公里,琢磨着是该给尽职尽责的副队长回应,那边也很快给了消息。


——孙翔怎么样?

——还好。

——能搞定吗?


周泽楷不再回话了。

 

他没有什么歉疚感,单纯因为——是的,周泽楷并不确定。

不应承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是他的原则。对人、对事,周泽楷绝少有特例。

那个特例明显还在躁动着。

 

安静的夜里,他们没什么额外交谈。入睡却比想象里难。见不到面的时候,他不觉得距离遥远,他以为见到后会发生什么——潜意识里,几乎是理所应当的。争吵,讽刺,或者动手,和遥远的记忆没什么两样。

而孙翔只是沉默。

在所有发生的可能性里,这是周泽楷最不擅长应对的类型。

 

晨跑后,周泽楷照惯例去了食堂。而后是技术部,那里没有假期。

“周队…是没睡好吗?”负责人交还账号卡时这么问着。

周泽楷苦笑了。

他甚至做了梦。

他梦见有人吻他,力道蛮横。他在单薄被褥下赤裸着身体,亲吻混着呢喃,他听不清。只有他不熟悉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持续着。

身体不自觉的战栗让他醒过来,脑海里仍然混沌不明。

他睁眼,看到高而瘦削的剪影拉成一道熟悉的弧度。紧接着,他听到孙翔下地的声音,片刻后孙翔回来,泾渭分明地占据属于自己的那半截床铺。   异常平稳的呼吸声让周泽楷明白——是噩梦。

……实在是荒唐到底。

 

他带了早饭给孙翔。推门而入的时候周泽楷惊讶了。孙翔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坐在电脑前。屏幕上一枪穿云静止着。

“你做噩梦了?”孙翔望着他,问。

周泽楷迟疑了下,“没有。”

“我以为你做噩梦了。一直翻来翻去的。”孙翔笑笑说,“我有那么可怕啊?”

周泽楷掏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扔在桌面上。

“动作挺快。”孙翔说,“江波涛是挺靠谱的。”

周泽楷想起自己迟回的那条信息,“你找他了?”

“反正你是打算什么都不跟我说。”他声音相当不屑,“我不问他问谁。”

“不过我搞清楚了一点。”

“什么?”

“你是留下来当陪练的是吧。”

“……”

“轮回想看看买我值不值,这简单。”孙翔兀自说着,“打一场。”

周泽楷没反应。孙翔先站了起来,两指夹起那张账号卡,他回手把一枪穿云那卡从读卡器里抽了出来,直接甩桌上。

“打一场。”孙翔又重复了一遍。

 

 

他的状态、精神、技巧没有问题。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周泽楷无声思索着。

孙翔的进攻仍然狠戾。战斗法师玩到他这个份上,绝少再有技巧体系上的问题。孙翔也许连细微末节的差错都少有。1V1持续了三场,第三场过半时,周泽楷主动退了出来。

“我怎么样?”孙翔问的直白,“买我值吗?”

“你们把我弄来,挺奇怪的。”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躁动的意味,却落点分明,“江波涛说是你拍的板。”

“缺近战。”是官方解释。

“杜明是个摆设啊?”

周泽楷摇头,“需要更强的。”

孙翔无声了一秒,他随即换了一种语调。

“你可怜我?”

“我还没那么差吧。”

“……”

“周泽楷你说句话能死啊?”

而他——不能说。

 

座椅翻倒的声音提醒了周泽楷,然而已经晚了。

在光线明亮的训练室里接着侵略意味十足的吻。完全出于被迫。舌尖相触时周泽楷抖了一下,他想要避开——而孙翔直接咬住了他的上唇。

他带着薄茧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脖颈,继而向上、压住他的后脑。心跳也变得狂乱起来,呼吸与血液上涌的声音无法同调。

他蓦然明白过来,那或者根本不是梦。

“你…”

“我怎么?”

孙翔根本不让周泽楷发出任何抵抗的声音。

“早该想到的吧……你让轮回买我。”

那没有底气的声音让周泽楷皱起了眉。他反而懒得反抗了。

“你有女朋友。”分开时他说。

孙翔嗤了一声,“早分了。”

周泽楷顿了顿,“…我没法接受。”

“可是你没躲。……哦,”孙翔挑高了眉,“现在开始可怜我了?”

“孙翔……”

“觉得我太惨,连人带卡把我买回来。别的你也不介意啊?”

“…”

“你要继续当个好哥哥我也没意见。可我改不了。”

“……”

孙翔说的斩钉截铁,“我跟以前一个样。我没变过。”

 

空气、心跳、呼吸、血液……都可以回归平静。

被留下的人闭着眼睛。

 

可是全乱了。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