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超爱你(1)

 

  • 还是骨科,那个是真-骨科,这是个伪的,不过也差不了多少=v=


1.非典型性关系

 

周泽楷查完房出来时看了表,差十分钟十二点。自从入夏以来心外的夜值几乎天天如此,不到十二点别想休息,有时还会折腾到更晚。

毫无意外今天又是标准结局的一天。

刚才最后一个病人比较让人心累,他重新下了医嘱后准备回值班室,不考虑无缘无故被无理取闹磨损掉的耐心之外,这个时间点倒是刚好适合睡觉。

周泽楷走过护士站,支楞着粉色燕尾的小护士看到他,拼命招手:“周医生!周医生!”

他停下来,脚下没动,比了一个‘什么事’的眼神。

小护士笑嘻嘻的没吭声,周泽楷觉得她的笑容十分不怀好意。

他只好走过去,问:“怎么了?”

“他来啦。”

他?

周泽楷皱了眉:“谁?”

小护士压低声音,用写满是老娘早几百年就知道了你还装个卵的眼睛使劲眨了眨:“‘他’不让我告诉你嘛。”

周泽楷:“……”

这种反应,没有废话下去的必要了。

他简短地点了点头,对她说,“有事叫我。”

“放心吧没事儿的。今天有事我也会替你拦着。”小护士表忠心道,“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可不要过度操劳哦。”说完又眨了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

“节日快乐哦。”

周泽楷:“……”

 

站在值班房门前时他在心里盘算,希望她今天能靠谱点,如果不用半夜被临时召唤的话,(当然包括本科室病人以及急诊)那么他倒可以多睡几个小时,直到明早交班。

周泽楷什么都不缺最缺觉,这样再好不过了。

有过一番心理建设,所以推开门时看到那个人,周泽楷一点也不意外。

 

他的头发好像有点长了。还是毛躁的。脱下来的制服外衣被胡乱扔在桌上,从桌沿垂下来的包带落在了地上。

孙翔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半倚半靠在那张椅子上,背对着周泽楷玩手机。

“你们这儿网怎么还这么烂。”孙翔头也不回地说,“掉了好几次了都,还玩个毛啊。”

周泽楷没理他,径直穿过宽大的桌子,他的脚步很轻,还顺手扶了一把桌上的东西,拯救了被杂物卷的乱七八糟的病例本。然后开始脱衣服。

他背对着孙翔脱下白色的外衣,里面是一件浅灰色的短袖衬衣。周泽楷脱完外衣就停下来,半弯下腰把它叠好,放到枕边。

接下来就是睡觉了。

大概是身后某道目光过于直白了,周泽楷只好转过身,用眼神示意孙翔有话快说,不要浪费他宝贵的睡眠时间。

房间里灯光昏暗。孙翔半仰着脸看他,表情很是无所谓。

“我今天在你这睡,明天早上再回队里。”

他没问‘是否可以’,也没有任何关于行与不行的疑问,孙翔目光平坦地看着周泽楷,目的非常明确。

 

如果只是睡觉的话,对于一个忙碌了一天非常渴求宝贵睡眠的外科医生来说,进入睡眠状态基本就形同躺尸,其实旁边多一个人也没什么所谓的。

但,一张床上并排睡两个身高超过180的男人是不是一件怪事?

如果那张床明明是双层床呢?

再如果睡在床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大于0.5CM小于1CM呢?

周泽楷默默翻了个身。

 

虽然没有拒绝这个人的留宿,但孙翔贴过来的时候周泽楷是拒绝的。这拒绝立刻就有了反效果。

……太热了啊。

身后的热源十分熨帖,孙翔像一个巨大的能量源,他靠的越近就越热。

周泽楷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卵用,索性闭嘴安心睡觉。

跟一个睡相差现在又睡着的家伙计较什么劲儿啊?

他还不如祈祷中央空调制冷再超负荷发挥低那么几度呢。

孙翔的呼吸声就贴在周泽楷的耳朵后面,很快,那种毛躁的触感蹭到了周泽楷的后颈边缘。

“……”

周泽楷睁开眼,漆黑的,他又闭上眼。

他开始不是很确定孙翔是不是睡着了。

 

直到那种触感直接拂在他的耳骨周围。像一种含糊的默契,挥之不去。

“周泽楷。”

孙翔在说梦话了吧?

周泽楷默数五四三二一,孙翔没有回应也没有继续。

 

 

小护士果然说到做到,尽职尽责了一晚上,让周泽楷难得的睡了一次完满觉。他交班时心情非常好,精神也好,神清气爽顺带提升美貌值未知百分点,一圈抱着病例夹竖着白燕尾的小姑娘都忍不住盯着他看。

摘了美瞳还是兔子眼的护士打着哈欠跟周泽楷问好:“他走啦?”

“嗯。”

大约是听到一点鼻音,她歪了头看着周泽楷:“你感冒啦周医生?”

他也只好笑了笑算是回答。

“不过周医生你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早早讲清楚啦?”

昨晚不速之客的见证人不甚满意:“虽然早就听说过但还是没见过真人啊,要不是他和我说清楚了,我还以为他……”

以为什么?

 

周泽楷慢慢回想起孙翔临走时说的话。

 

“你怎么跟她们说的我?”孙翔穿上那身皱巴巴的特警制服,从肩线开始抚平褶皱。而后一腿蹬在前一晚他坐过的那张椅子上束紧靴筒,开始系鞋带。

“…谁?”还陷在清晨被窝兽包围里的周泽楷含糊道。

“门口那些小护士们。”

周泽楷想了想,说,“朋友?”

孙翔直起身,听到这句话抬起头。

晨曦被百叶窗切割成缕。时间好像和空气一样凝住了。

他被笼在光里。从发顶到下颌莫名染了层模糊的温柔。

他很少这样。这种无意识的放空映在晨间最温柔无害的光里,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孙翔。

而同样是无意识的,他抽抽鼻子的小动作,率真而落拓的,这确实是周泽楷知道的孙翔。

可他又忍不住觉得……觉得——

孙翔系好鞋带,随便在地上抵了抵脚尖,手插回兜里。他又想了想,走回床边。

周泽楷:“?”

孙翔笑了笑。

他垂手使劲揉乱了周泽楷的头发——以根本不让他反抗的力度。

“……”

“我走了。回见。”

孙翔说完,就走出了那片不合时宜的光。

 

 

对于一个暂时没有女票的单身汪来说,过节是什么鬼?

情人节也好儿童节也罢,那群傻逼总归会把任何节日都统统搞成一个目的。

孙翔觉得自己去周泽楷那儿凑合一晚上的决定正确极了。反正他也没有女朋友。

但是留宿医院一夜后赚上感冒就不太划算了。

第二天早上,孙翔用带着点鼻音的声音接到唐昊电话时受到了无情的嘲笑。

“出去浪还感冒?你真够可以的。”

“你去死吧。”孙翔面无表情。

唐昊声音要死不死:“到底去哪儿浪了?”

“有事说没事滚。”

“事儿肯定是有,你哪儿呢?发个定位过来。”

“今天我休假啊?!”孙翔想揍人了。

唐昊阴岑岑的:“我们哪来的假期。半小时,回队里报道,速度点。”

孙翔:“我艹。”

“来不来随便你,政委在点名了。”

“……”

唐昊:“你还操吗?”

“闭嘴吧,你这傻逼。”孙翔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评论(1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