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超爱你(2)

 

……还TM有没有点天理了。

 

天蒙蒙亮,距离第一波早高峰还有足够充分的时间。既然被下了半小时到队的指示,什么休假什么放松……都得拜拜。

司机师傅一脸谨慎地看着一上车就陷在后座里的孙翔。

这人,脸色也太臭了吧?

一大清早从医院出来,脸色不善地拦下出租,目的地还是本市特警总队。虽然身上穿着挺像样的制服,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孙翔冷不丁一抬头,视线在后视镜里猛地撞在一起,司机果断目视前方,坚决不再多看他一眼。

孙翔:“……”

靠,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打了个毫无形象可言的哈欠。

 

唐昊的电话其实信息量十分巨大。

孙翔一脸冷漠地窝在后座,脑子里转了几转,立刻清醒了不少。

政委点名?

又不是特殊警备时期,破大点事值得那么大动干戈吗?

教导员吃shi去了?

一定是出事了。

他眯了眯眼睛,慵懒和懈怠随着飞驰而过的摩擦声拐了个弯——在到达目的前达到一级战备状态。

 

本市特警总队距离市局挺远,坐落在A区东北角,安静,偏僻,是一个叫外卖都得贿赂骑手多跑几步路的大院子。

而与安静和偏僻相对应的,是它承担职能的严肃和重要性。

孙翔一溜小跑进了院门,操场上一群新报道的轮训队员正在出操,领头的那个看见他,果断出列,朝着孙翔遥遥吼了一嗓子:

“你找死啊孙翔!就你一个迟到的!”

他身后的小伙子们哄的一声爆笑起来。

孙翔毫不示弱,也朝他遥遥比过去一枚中指:

“迟到你妹!”

回应他的是一众没廉耻的嘘声。

 

会不会迟到,孙翔心里跟明镜似的,一点儿都不担心。

特警总队政委姓张,高,且精干,戴一副眼镜,是个威严和和蔼各占50%的老头。通俗点说,该鼓励的时候慈祥的像亲爹,骂起人来却也毫不含糊。

张政委有个最旗帜鲜明的特点,他对时间的把握特别偏执。误差几乎在毫厘之间。而这一点——也是据说,在他儿子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继承。

所以很直接的,唐昊说半小时——那就一分钟也不会提前。

孙翔掏出手机看了看,还剩下三分钟。

他不慌不忙点开微信,找到周泽楷的头像,想了想,先发了个挑衅的表情。

那边果断没有任何回应。

孙翔也不着急,扒拉了会儿表情包,愣是没找到一个能顺利表达他此刻的心情,索性把那句‘回见’立刻践行到底。

 

横刀:【360托马斯旋转升天.gif】

横刀:你今天有手术不?

横刀:晚上出来吃饭呗

横刀:老地方,我请你

横刀:看到了吱一声

 

搞定之后,孙翔整了整警服衣领,开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行政楼奔去。

 

“……特别是警容风纪,仍需进一步提升。”

孙翔脸不红心不跳,一个闪身拐进了会议室后门。

“我们的快速反应意识尤为重要,它关系着……”

唐昊回头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又冷艳高贵地回过了头。

“各位同志。”

孙翔撇撇嘴角:很好,领导开始做总结性发言了。

“磨炼意志、提高本领、出战必胜、逢战必赢。这十六个字,还希望大家牢记。”

政委目光从讲话稿上抬起来,双手一合。

“我就讲这么多。”

说完,张政委施施然背着手,离开了会议室。

 

“……”

“…点名呢?”有人问。

“搞毛?”大家很茫然。

“注意点警容风纪啊。不文明词少用。领导刚指示过。”教导员闲闲地插了一句。

但毫无解散的意思。

孙翔弹了唐昊后背一下,压低声音:“你们就上了这一节思想政治课啊?不点名多好,我休假的条子批了没?”

唐昊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你说呢。”

切。

孙翔懒得跟他讲了。

 

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会议室里又进来一个人。

瘦,且精干,戴一副眼镜,面容有些苍白。这人手里拿着个文件夹,穿着浅蓝色的夏季常服,在一干特警制服的衬托下显得格格不入。

“大家好。”

“我是刑侦总队六支队副支队长张新杰。”

他环视四方,朝教导员礼貌地颔首,而后打开他的文件夹。

 

张新杰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他的来意。

昨夜,本市C区发生一起人身伤害案。受害者是个21岁的大学生,男性。案发当晚不知所踪,直到今晨宿管老师查房时才发现失踪。报警后,经过多方筛查,最终判定这是一起严重的强制weixie案。

张新杰的叙述冷静而克制,几乎没有废话,信息量十足。

“受害人被发现的地点是在B区。被发现时呈昏迷状态。通过现场痕迹勘察可以初步判断,在受侵害过程中发生过转移。”

“受害人颈部、腿部有明显勒痕,身周多处挫伤,还有……”

张新杰冷静地说:“他的尿检结果呈阳性。”

一片哗然。

严重的人身伤害案。受害者还是男性大学生。最博人眼球的更是甲基苯丙胺——冰du反应。无论哪一点,被网媒揪住都会是一通添油加醋的好写。

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事。

照常理,刑侦总队一向特立独行。除非上级指示,绝少会和其他单位协同办案。张新杰这一次来,一定还带了别的猛料。

他推了推眼镜,继续说:“根据案件串并线索,我们判断,这起案件并不简单。”

他的声音清晰透彻:“我想,‘鬼火’大家都该有所耳闻。”

孙翔冷哼了一声,那动静太大,连张新杰都垂下目光看了他一眼。

 

鬼火?

乍一听是个狂炫酷霸拽的名字,事实上完全是中二的代名词。

前段时间——也就是孙翔忙的脚不沾地那会儿——正是特警总队协助交警总队、治安总队联合清理“鬼火”余孽的专项行动。

对外报道打掉“鬼火”车队3个,收缴违法改装、无牌照机车近100辆。而可笑的是,这些骑着非法改装后的机车,深夜选取不同街区、不同弯道到处飙车,耍车技的,基本都是些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他们以单轮飞车、马路漂移、极限甩尾等高难度动作为傲,以鸣笛响喇、尖叫怒吼、机车轰鸣为乐,速度飚起来的时能吵的整片街区都不得安静。而且飙车时常常肆意变道、逆向超速,非常危险,安全隐患非常大。

不但难抓,而且抓到了也不能拿未成年人怎么办,大多都是联系一下家长进行约谈教育,根本没有任何实效。

没完没了的日夜颠倒,好不容易专项行动结束了——又被拎着领子揪回来旧事重提,孙翔想,这TM就是背。

旁人眼里的特警设定是高大上,特警总队突击大队又是市局的一块金字招牌。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块金字招牌无非是块便携又好用的板砖,简直是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待遇。

张政委提前通气做思想政治教育,张副支队长语重心长做案情剖析警情研判,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面面相觑,心里早已明白过来——

张新杰今天来,就是要来‘搬’这块金砖用的。

 

张新杰走时一脸完成任务的愉悦,而特警总队突击大队第七中队办公室里,剩下的人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非常不巧,由于警力不足,这次协助兄弟单位展开侦查抓捕的,就是孙翔唐昊所在的第七中队。

“怎么办?”

“凉拌。”

“唐队……”

唐昊快被赵禹哲烦死了,一挥手,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赵禹哲苦着脸,接着写他的案情陈述报告去了。

唐昊伸出腿踹了正躺沙发上装死的孙翔一脚,孙翔纹丝不动,警服盖在脸上,完全就是刚才张政委点名批评的忽视警容风纪的典型。

而他偏偏长了一副好相貌。眉眼带刀,唇线锋利,生生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公子哥架势,完全和这身制服不搭调。

唐昊盯了孙翔一会儿,慢条斯理的开口:

“昨天是去你相好那儿鬼混了?”

孙翔扯了衣服,一脚踹在唐昊胸口。

唐昊倒也不生气。

他是这种反应,反而很能说明问题。

“以前好像听你说过啊,那人是个医生?”

孙翔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我没记错的话是姓周吧,啧,周医生。”

孙翔冷冷地开口了。

“你想干嘛。”

“不干嘛。”唐昊不怒反笑,“了解了解情况呗。哎,你跟人周医生什么关系啊?三天两头往医院跑,跑一趟还捞一回感冒,这关系可不一般。”

什么关系?

孙翔一愣。

是不是太巧了点。同样的问题,他也这样问过周泽楷。

发小?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孙翔十四,周泽楷十七,这种后天相逢的关系怎么看也和发小俩字不搭边。

同学?周泽楷大孙翔三岁。虽然是在同一所中学待过,不过孙翔上初中时周泽楷念高中,等孙翔混上了高中,周泽楷早就考上了本硕博连读,开始优秀医学生必经的八年奋斗史了。

其他的……

本能的,他过滤掉了周泽楷给出的答案。

过了会儿,孙翔才说:“邻居。”

“邻居??”

“嗯。小时候搬家认识的。他家在我家对门,玩儿一块就混熟了。”

然后一混就混了这么多年。

唐昊的表情有那么点高深莫测。

停了半晌,他才说:“好人选。”

孙翔怔了一下,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唐昊的意思。

而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不行!”

孙翔说:“周泽楷不行。”

唐昊嗤笑道:“我还没说什么事儿,你着什么急。”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少废话。”孙翔毫不退让。

唐昊的意思,摆明了是让孙翔拉周泽楷入伙。在伪装侦查的初级阶段,会需要到这样和案情毫无干系的圈外人,而周泽楷的优势毋庸多言。

“我也不怕跟你挑明白了说。”唐昊声音没什么起伏的说,“禁毒总队的楚云秀楚队你知道吧?人家可是主动要求伪装侦查,上面都没批。”

“这次的受害人不是妹子。这说明什么?”

孙翔用力瞪他:“所以我就得去装基佬?我可是直的!”

“所以——你有什么怕的?”

唐昊继续说:“你参加过上次的专项行动,比起队里所有人都更了解情况。这是一。”

“二,我还能不知道你啊?警校上学那会儿你不百人斩吗?而且能跟你混熟,你那邻居也不会是个丑逼吧,不会少妹子追吧?俩人都是直的你怕个毛。”

“第三。”

“虽然我一点也不同情那个受害人。”唐昊的眼神非常冷漠。

“嗑药都是自作自受。但张新杰说的还不够明白啊?摆明了这是场涉du的lunjian。他现在是还昏着,醒过来估计也废了。”

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谁都没有退一步的意思。

“怂了?”唐昊笑了一声。

“只是装一下配合下一步侦查而已,又不是真的让你去搞基。”

“谁怂了?”孙翔不耐烦地反问。

只是装一下周泽楷的男朋友而已,又不是……又不是——

他低头抹了一把发顶,忽然想起那人细软的黑发握在手里的触感。

孙翔冷着脸,没再废话一句,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评论(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