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超爱你(3)

3、最佳配比

 

“……不太明白。”

周泽楷咬着根吸管,表情有点呆。

 

正是晚高峰的核心时段。所谓的“老地方”无非就是医院门庭前那家开封菜。这会儿人流湍急,俩人坐在沿窗的位置,四条长腿随便那么一搭,窗外急匆匆路过的姑娘们都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几眼。

赏心悦目的帅。

然而孙翔毫无形象可言地趴在桌上,只支棱起一边眼睛瞄着周泽楷。

黑而湿润的眼睛,睫毛自然垂下,咬着吸管的唇齿间露出一点浅红,眉心微微蹙着,他的样子像是真的在困扰。

“孙翔。”

“嗯?”

“都需要我做什么?”

孙翔支棱着的那边眼睛也合上了。

靠,不能怂。

孙翔直起上身,一手托着下巴,半侧向周泽楷。

“就、就是那啥,让你装一下我男朋友。”

“……?”

孙翔挠了挠发顶:“我跟你说过的吧,前阵子把我忙吐血那破事。我们队里跟一帮飞车族杠上了,追了两个月多,抓到了不少,但都是小屁孩。”

周泽楷静静听着。

“结果现在……又出事了。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孙翔挺认真地看着周泽楷:“要听详细点儿的么?”

周泽楷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

 

接下来,孙翔尽可能简略地复述了事情的经过。

“……这主意不是我想的。是我们队里一个傻X。”

周泽楷笑了。面部线条非常柔和。

“但是吧,这确实是个办法。这回的受害人是个男大学生,受害人分析刑侦那伙人做的差不多了。那里面基佬绝对不少。之前抓到的小屁孩都是些掩人耳目的小喽啰,真正的大头压根不在那里面。”

说到这里他又有点气:“被这群傻叉耍了。”

周泽楷想了想,才问:“要怎么装?”

孙翔愣了一下。

还真把他给问住了。

来说这件事前,孙翔满脑子想的都是周泽楷会不会答应,并对他不会答应而产生的一二三种回答作出了四五六种回应,总之,他的进度还停留在友好协商阶段,距离具体实施还差了远远一大茬。

周泽楷毕竟是个行动派。

孙翔莫名地有些兴奋。

“其实张新杰今天留了个大杀器。”

孙翔得意洋洋:“心太黑了这群人。你知道吗,他们为了这个案子,养了好几个QQ,还都绑着微信。看他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一共也就给我们队里留了俩号,我上去一看快笑死了。”

周泽楷:“?”

孙翔掏出手机给他看。

两个人头挨着头,贴的很近。在医院里泡久了,周泽楷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孙翔本来神烦这味道,现在竟然也很习惯了。

他们看的是“鬼火”在QQ上建的群。

这显然只是个分群。Q群的规模非常符合这群中二少年的杀马特画风,聊天内容基本上以表情包为主,信息刷的一溜溜飞快。

群里还挂着公告:进群改ID/车/型/龄。

“龄?”周泽楷笑了。

“看不懂了吧?”孙翔切了一声,“是说玩车的时间,绝壁不是问你多大。我敢说这里面基本全是小屁孩。”

“那怎么抓?”周泽楷直接问了重点。

“先潜进去陪他们玩玩。”孙翔说,“大头应该是管理员级别的,或者更高的根本不在这群里面。他们每天晚上出来祸害人类总得找点幌子呗,这群小孩儿差不多就是替罪羊了。”

揪着这个幌子兜了两个月的时间,孙翔对这些信息的敏感性犹如本能。

“你再看这个。”孙翔退了QQ,用这个号登了微信,直接从朋友圈开始看。

基本上,这个微信账号的人设是个爽朗派。朋友圈记录是从年初开始的,除了吃喝玩乐的照片之外,看不出别的痕迹。完全是个年轻人的日常记录。

周泽楷看了会儿,先是惊讶,然后慢慢想通了合理性。

“号是养的。”

“对。”

俩人相视,都没撑住,笑出了声。

“卧槽你说刑侦这群人是不是闲的,花半年多整这么个号,每天上班干这个,我服。”

周泽楷也笑:“是挺拼的。”

“管他呢。”孙翔耸肩,“反正现在归我了。”

他没有停顿,接着说:“你帮我吗?”

轮到周泽楷一怔。

但他反应很快:“还没说怎么帮。”

孙翔:“平常的基佬什么样我是不知道。反正我不是,你也不是。”

“可能就是…那啥。”

“平时要发点照片什么的吧,放心,不露脸的那种。”

“就这样?”

孙翔回答的非常朴实:“暂时就这样。”

周泽楷有一会儿没说话。

事实上他平常也是这样。不是绝情,不是不讲义气,孙翔很明白,如果周泽楷拒绝,那恐怕只有一个原因。

怕麻烦。

不熟的人,有谁能跟周泽楷对视超过五秒以上么?绝壁没有。

医大毕业的时候,有谁能有荣幸和校草周泽楷合影留念么?绝壁也没有。

人长得太好就是麻烦。这一点就算以前孙翔不服气,现在也妥妥的接受了这种设定。

果然。

周泽楷清了清嗓子:“还是…”

“——你先别说话。”孙翔反应飞快,“我上回求你是什么时候?”

“啊?”

“挺久了吧。所以这回——”

周泽楷笑着摇了摇头:“才不是的。”

“一个星期前。”他不慌不忙的说,“你让我跟你妈妈说……”

“卧槽那个不算!”孙翔想起来了,前一个星期,他确实有让周泽楷告诉自己老妈工作不忙最近作息正常,好让她放心。

理由是自己的发言毫无可信程度。但周泽楷就不一样了。

可事实上,孙翔每天昼伏夜出,日夜颠倒,火气十足的和一群臭傻逼打持久战。以上内容纯属瞎编胡造。

周泽楷算是勉为其难地‘帮’了他这个忙。

两个人对视,五秒,十秒。周泽楷还是没有移开视线。

“我听说,那倒霉孩子现在在你们医院住着呢。”孙翔突然开口。

“唐昊——就是我们队里那傻叉说,嗑药的不值得同情。这话没错。”

“但是他真挺惨的。就算给抓住了,强制 weixie是个什么判法?现在人都那么八卦,搞不好他学校的人全知道了。”

孙翔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但莫名有几分偏执的认真。

“而且,碰了毒,禁毒那帮人一定会揪着领子让他强戒。”

“戒不掉的。”周泽楷轻声说。

“这你比我清楚。”孙翔撇了撇嘴。

“但如果他不是自愿的呢?是被迫的?是被灌倒了然后被才那样的?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这种想法。总之……”

孙翔看着周泽楷,特别认真的说:“他已经很倒霉了。不能再让其他人也再栽进去。这帮臭傻逼一定得抓到。”

“你帮我吗?”

“……”

 

 

套路,全是套路。

周泽楷半无奈半好笑地想。

以上那通发言八成不是孙翔自己想出来的。这个从小到大头脑都一根筋的家伙才不会搞什么怀柔手段。

在他旁边,孙翔正认真地开着车。车载挂着QQ,一路上消息就从没停过。

“看什么呢?”

“嗯?”

“我是不是特别帅。”孙翔食中二指一并,抵在眉梢,笑容邪气又落拓。

“装我男朋友也不吃亏吧。”

“……”

孙翔一副提前进入角色的样子,周泽楷懒得理他了。

在KFC解决了晚饭,又碰上周泽楷没有夜值,孙翔不用呆队里待命。两个人很快达成了一致共识:回家。

“去你家还是我家?”孙翔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眼神还挂在QQ上,全然网瘾少年战斗力全开的架势。

就算他早已不是少年。

“算了就我家吧。反正都没人。”孙翔果断替周泽楷下了决定。

“要玩吗?”周泽楷就笑。

“废话。咱俩多久没PK了你说?我手都要生了。”

中二青年孙翔砰地一声关了车门。

 

中二少年们的第一次见面距今十年有余。据周泽楷回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孙翔的下巴简直要扬到天上去,整个人涂满了反逆期的标志色:欠揍。

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没能打起来,全赖周泽楷一副好脾气。

孙翔在前面掏钥匙开门,周泽楷在他身后安静地看着他。

成年后,父母们早已从老房子里搬了出去,去过甜蜜的二人世界。两家人似乎默契地达到了某种共识,他们俩,单独一个是瞎折腾,两个人呆一块就没问题。

门对门的房子,现在住户只剩下了他们俩。

房子定期有请家政服务来清扫。任何时候回来都干净整洁。孙翔一副杀气腾腾又兴致冲冲的样子,搬了XBOX出来又清了场,周泽楷慢悠悠地做好后勤保障,等他坐在自己的专用坐垫上拿起手柄的时候,游戏已经在LOADING了。

“玩这个?”

“先热个身。我还有一堆新的没拆封呢,待会儿你随便挑。”

竞速游戏,都是两个人的拿手好戏。

周泽楷的样子非常专注。

安静,专注,值得信赖。

他是最好的对手,他从来都想赢。

恐怕他拿手术刀的时候也是这幅模样吧。孙翔没来由地这么想。

最终两个人一人端着一把枪,联手轰掉了敌方的军火库时,爆炸的标志物疯狂蔓延在整片屏幕里,放肆而嚣张。湖泊沉陷,天空坍塌,流星被人类活生生地扯着尾巴拽到了眼前,沉寂的大地终于迎来了第一抹曙光。

两个人的角色都伤痕累累。

屏幕外的人却相视一笑。

“想睡了么?”孙翔打了个哈欠问。

“好啊。”周泽楷站起了身。

“哎等等,你头发……”

“?”

孙翔比周泽楷高一点。他也站起身,伸出手抚了一下周泽楷发梢,周泽楷安静而困惑地,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布。

“这里一直翘着。超傻啊我去,才发现。”

“没有吧?”

“怎么没有……”

周泽楷挣了一下,不打算奉陪这种无聊的对话,转身先去洗漱了。

孙翔盯着自己的手。

指骨清晰,脉络分明。

孙翔抹了抹鼻子,露出一个自己毫无觉察的笑。


他真是喜欢那种触感。




评论(1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