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rifree

楷楷是世界的宝藏

你不知道的关于恋爱的事 Act01

给KFC大大吸血鬼paro文出本预热的G

不长。




01.

孙翔一脸见鬼的表情瞪着面前的人。

 

那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被盯着看久了,脸上满是藏不住的忐忑和局促。他似乎想从这场尴尬对峙中拿回一些主动权,可是,在孙翔杀气腾腾的瞪视下,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你说完了?”

“…?”

孙翔咬牙切齿的样子有些凶狠:“我给你一分钟……选项一,你是在玩什么整蛊游戏,输了要被惩罚才跑来我这儿。选项二,你是喝醉了在发酒疯。选项三——”

“不是的。”那个人打断了他,说话的模样看起来很认真,“我说的,是真的。”

“……”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今晚最流畅的一句话:“我是吸血鬼,是来寻求你的帮助的。”

孙翔:“……”

神经病啊!!!

孙翔黑着脸甩上了门。

本来好好的一个假期,孙翔难得的好心情都被这个陌生访客给毁了。而且还是这种神经病式的上门搅局法,真够莫名其妙的。

孙翔沉着脸,思忖着刚才那句话。

我是吸血鬼,是来寻求你的帮助的。

这话换个说法,可以完美无缝衔接等同于“你活得不耐烦了,不如我来给你放点血吧!”

等等,孙翔怔了一下。

那人刚才说……他叫什么来着。

……周泽楷。

周泽楷?!

孙翔跳起来,拉开门左右张望,那里已经又换了个人。

来人笑眯眯的,像是一点都不意外。

“哈喽,我是江波涛。小孙你好。”

孙翔冷冷地说:“我一点也不好。”

“哈哈,理解理解。”

“周、刚才那人呢?你们真不是在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江波涛微微一笑:“真的不是。不过确实需要解释一下……方便让我进去吗?”

 

短短十分钟内,孙翔的公寓里进出了两个自称为吸血鬼的家伙。和周泽楷不同,江波涛极其健谈。他很快解释了前因后果,以及……他们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吸血鬼,是以人类鲜血为饵食,藏匿于黑暗之中的异类。

“所以,”孙翔干巴巴地总结道,“你们看上我(的血)了?吸血之前,要和血包打个商量,是这个意思?”

“哪里哪里,是小周需要你的帮忙。”

孙翔撇撇嘴:“我看他那样子好的很,根本不是你说的不吸血就会挂掉的状态好不好。”

江波涛维持着礼貌的微笑:“那只是表面看起来完美。实际上小周的状态非常危险。”

进化至今的吸血鬼,虽然已经能和人类社会融合的很好,从外表看几乎和人类没什么差别。然而鲜血对于他们来说依旧是生命之源。一旦长久缺失,就会有非常大的风险。

以三年为限,如果没能完成一次完成进食,各项身体数值都会降低至阈值以下,而且有极大的可能狂化。而卷入刑事案件中的非人类生命体……那后果可想而知会有多糟糕。

“小周的上一个进食周期被打断了。”江波涛言简意赅,直视着孙翔的眼睛说,“他能撑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个奇迹。但如果再找不到适合的进食对象,他一定没法度过这次难关。”

什么进食周期,听起来就让人不舒服。

孙翔切了一声,“他会怎样?”

“会死。”

“……”

江波涛依旧笑着,表情雷打不动:“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和人类会死亡是一样的……他会死。”

孙翔听的眯起了眼睛:“喂,你这是威胁我?”

“怎么会。”江波涛彬彬有礼地反驳他,“我只是觉得,小孙你刚才突然打开门,一定是后知后觉听说了小周的名字才反应过来他是谁。你到R大已经一年多了,周泽楷这个名字大概不会特别陌生,但从没有见过他本人。我说的没错吧?”

孙翔没接话,但心里完全认同。

岂止没错,简直全中。

R大校草周泽楷,那是传说里才会出现的人。就算孙翔有心和他竞争,但人家根本就没出现在女生们的尖叫声里过,一次都没有。空顶着校草的黄金头衔,却是个有名无实的存在。

“那是因为他刚从一场假死里苏醒,我们称之为‘茧化’。但如果他再次进入茧化状态,那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永远都醒不过来的吸血鬼,和长眠的人类有什么区别?

都是死亡的代名词罢了。

孙翔却没什么多余的怜悯心,说实在的,换个楚楚可怜的吸血鬼妹子,他或许还能发挥风度怜惜一下。但这家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好吧,男……吸血鬼。

“所以要是我帮他,我能有什么好处?你们总不会妄想让我无偿放血吧?”

“当然不会。”江波涛笑了,“这个问题,我相信让小周来告诉你会更好。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现在他就在门外。”

孙翔三步并两步地飞奔过去开了门,他还不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表情颇有些嘲讽。

而周泽楷安静地站在门口,抬头朝他微笑了一下。

他还是那样,有些局促式的不安。但笑容却是真心实意的。

周泽楷递给孙翔一个巨大的盒子。

“这什么?”孙翔挑眉问道。

“夜宵。”

“哈?”孙翔拨拉了一下盒盖。他认出这是学校附近风评最好的一家披萨店的外包装,而且这家店不接受外卖。

“抱歉…我,唐突了。”周泽楷话少得可怜,只是执拗地递过去东西给孙翔,动作里却有些不容分说的强硬。

孙翔接过来,却没直接打开。有无数个念头在他脑海里打转,他没纠结,挑了个最直接的开问。

“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

周泽楷垂下了视线。

“你打算怎么谢我?”

那视线又抬了起来。

“钱。”周泽楷相当耿直。

孙翔:“…………”

他觉得好笑极了,又有点生气,“你眼睛是不是不太好使啊?我能住这儿,你觉得我缺钱?”

“呃,不是……”周泽楷有点儿委屈。

钱怎么了?

就他对人类的认知来说,钱是表示谢意的最真诚选项,是最安全有效的选择。

而且比照孙翔要承担的风险,不管多少钱,周泽楷都觉得很值得。

但不管怎么说,有求于人,他还是非常有耐心地回问道:“你要什么?”

孙翔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我什么都不缺。”

“……”

那饶有兴味的声音转了个调,听起来颇有几分不怀好意:“这个披萨,我觉得不错。”

“嗯?”

“你要是每天都给我送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考虑帮你的忙。”

“……”

孙翔坏笑着说:“你给我做牛做马,我就答应。怎么样?”

周泽楷抬起眼睛看他。那双上挑的眼睛里满是挑衅的光。

做牛做马……那又怎么样呢。

所谓的尊严,在生命面前是一文不值的东西。何况他不是人类,那种东西,他根本也就不需要。

眼前这个人类,恐怕没有搞明白这个约定代表什么。

成为吸血鬼的猎物……

周泽楷心里无声笑了笑。

他平静地回视着孙翔。光影在他漆黑的眼底晕染出温柔的旋涡。


周泽楷说:“好。”